Section 9:兔子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16 20:17:51 字数:3129

又要下雪了吗?

祝九感受着比平时要冷上几分的空气,气压有些低沉,让人胸口发闷。自那天从漫展回来,他就有点儿魂不守舍。

这一切只因在台上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镜月。

那次与镜月一起去过医院后,他就把所有的药物丢进了垃圾箱;蓄了许久的头发也狠心剪短。如今,一身男装的他最多只是稍带点女子气而已。

药娘的道路艰难而残酷,作为失败者,祝九并不孤单。而作为成功者,舒亦辰只是极少数的而已。

羡慕吗?嫉妒吗?说没有大概是骗人的吧。

扶流苏的长裙,天使样的容貌…祝九眼中的舒亦辰在熠熠发光呢。可是对比起来,自己却日渐黯淡。

或许,那穿上裙子便跑到大街上撒欢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吧。明明还是短短三四年前的事情,却连那时的样子,那时的心情都记不得了。

不止是女装而已,在轻小说逐渐没落,国内漫画行业又发展不起来的大环境下,自己作为一名画师也再难靠着封面插画和漫改吃饭了。

在名为现实的野兽面前,为了生存只能委曲求全。什么追求,什么梦想,什么热血和中二幻想,都敌不过一日三餐和下个月的房租。

他那些不切实际的可笑妄想,都在那一刻随着药物丢进了垃圾桶里。

名为青春的冲动,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吧……

将头扬起,把还没能从泪腺流出的水滴再倒回去。祝九现在明白,身为一个男孩子是有多羡慕女孩子想哭就哭,想撒泼就撒泼的任意妄为了。

紧了紧手里装满食材的塑料袋,祝九加快了脚步。他还要为自己的肚子负责,没有太多时间来自艾自怜。

脸颊忽感一丝冰凉的触感,祝九禁不住抬头望去,只见大片如棉絮般的雪花从天而降。这场大雪,终于还是没等他回到家,便纷纷扬扬飘洒下来了。

祝九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几乎已经是小跑。没有什么欣赏雪景的闲情雅致,他现在只想回去吃顿饱饭,然后躲进温暖的被窝里舒舒服服睡上一觉。

可是天不遂人愿,祝九的想法终究要成为一场空。

在前方的路口处,尖叫声骤然响起,路人纷纷侧目。只见一个满身鲜血的男孩子正一脸惊恐得逃窜,他一手捂住肩膀,一只脚也是跛的,胸口,后背全都有骇人的血迹。

令祝九瞠目结舌的是,这个男子居然一路跌跌撞撞的朝自己而来。

“救我,救救我!”他朝着祝九伸出手来,眼眸中,恐惧和希冀交织着。可是没等他来到祝九的面前,那只手便无力的垂了下去。

祝九第一次看到人死前的表情,他的整个心脏都已经停滞了。

男子的瞳孔一瞬间好像扩大的几倍,嘴巴张到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他脸上所有的肌肉好像都拧在了一起,说不出的狰狞可怕。

那双眸子就这样在和祝九的对视中渐渐失去了神采,在瞳孔彻底涣散开之前,他还带着某种哀求,那是对生的渴望。

“啪”

尸体倒在地上发出声响,鲜血自其身下的地面流淌开来,一股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

“啊!”

周围的路人这才反应过来,不远处一个穿着粉色羽绒服的女孩发出恐惧的尖叫声。在现实中亲眼看到有人死亡,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心理上的挑战。那些胆子稍大一些的,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一副惊骇的表情。

下意识的,人们与这里拉开距离,谁也不想摊上事,谁也不想惹上一身晦气。他们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掏出手机来拨打110顺便拍几张照片发到朋友圈吧。

反观祝九,已经彻底呆滞。那生命就在眼前几步远的距离处彻底消散的冲击,让他仿佛忘记了呼吸。他能够听到周围的尖叫声,也能看到地面上那触目惊心的尸体和鲜血,可是身体却无法行动。就好像他遗忘了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一样。

祝九看到,那倒在地上的男子后心处插着一把尖刀,就是这把刀取走了他的生命。那杀害他的人,就在不远处转角的过道里。

抬起头来,祝九果然看到了那里有人正在看向这边,对方的目光先是扫过地上的尸体,然后像是觉察到了祝九,慢慢扭过头来。两人的视线就这样交汇。

“嗡”

在接触到对方视线的刹那,祝九的大脑变得无比空白。他难以解释这是一种怎样的目光,仅仅是对视一眼而已,自己似乎就要被那其中蕴含的疯狂吞噬进去。

而当看清对方的全貌后,祝九不敢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兔子君?”

祝九的声音在颤抖,说不出是因为震惊还是因为恐惧。这张面孔,他不止一次的见过,那就是常常在群里和自己聊天的兔子君。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杀死这个人?

听到祝九叫出兔子君三个字,对方并没有回复,只是深深看了祝九一眼,然后便向后退去,身体消失在了阴暗之中。

接下来警察来到,询问了一些问题后,便放祝九回到了家里。在整个过程中,他都如同木偶一般,好像丧失了自己的思想。不过有一点,他并没有告诉警察自己看到了兔子君的事情,只回答了一句什么也不知道。

回到家中,祝九便将自己包裹在被子里,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带给他一点安全感。男子死前的模样,兔子君充满血丝的瞳孔以及最后那饱含深意的一眼,都在祝九的脑海里久久不能散去。

这一切是在做梦吗?

祝九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曾经吃了太多药,而造成了精神问题。

恐惧,猜疑,不安…这种种负面情绪充满了祝九的内心。与此同时,还有一种孤独感。这空旷的屋子,也让祝九感觉害怕。

不能这样下去了,否则他一定会疯掉的!

祝九拿出手机来,他需要有人和自己说说话,他渴望听到活人的声音。最好,能有个人来陪陪自己。

可是看着屏幕,他又犹豫了,这些要和谁去说呢?

祝九出身在一个离异家庭,父母都各自再婚组建了新的家庭,他永远都是多余的那一个,在现实中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网上倒是认识了不少人,可他们都不能给予祝九真正的安心。

最后,祝九想起了那个曾陪伴自己去医院看病的人。那个自己既憧憬又羡慕嫉妒的人——镜月。

打开好友列表,祝九点开镜月的头像,发过去一条消息:你在吗?

大约一两分钟的时间,对方回复了信息。

“在的,怎么了?”

看到回复,祝九松了口气,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要不要将今天看到的一切告诉对方呢,祝九心里充满了犹豫。

“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可以打电话吗?”最后他还是决定将这件事说出来,否则他真的承受不了。

“好的。”

得到肯定的回答,祝九迫不及待将电话拨了过去。“嘟”的一声后,舒亦辰接通了电话。

“喂,小九。”

“镜月!”听到对方的声音,祝九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怎么了,你的声音那么颤抖,没事吧?”舒亦辰问道,“是不是身体又不是舒服了?”

“不,不是这样的。”祝九拼命摇头,眼泪止不住的流,“我,我今天遇到了兔子君。”

“遇见了兔子君,然后呢?”舒亦辰不明白,为什么遇到兔子君他会那么激动,群里的人碰面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而且,祝九似乎和兔子君关系不错,两人私下里也见过几次。

“不是这样的,他不是平常的那个兔子!”祝九激动道,“我看到他,他,他杀人了!”

空气安静下来,舒亦辰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是在开玩笑吗?”

“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他杀人了,一个男人,就死在我的面前啊!而且,当时他的样子和过去很不一样,就像是着了魔。我从来没看过那么冷酷的眼睛。他……”祝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有敲门的声音。

“砰砰砰”敲门的人很大力。祝九没有挂断电话,而是保持着通话一步步走到了门口。透过猫眼,祝九向外面看去,正迎上对方抬头看来的目光。

是的,就是那冷酷而又充满疯狂的眼睛,布满了血色,好像带有无穷的杀意。门外站着的人正是兔子君,祝九还能看到他衣服上被鲜血浸渍的污点儿。

“怎么了,小九?小九?!”电话里传来镜月的声音,祝九赶紧把手机给捂住了,生怕被外面的兔子君给听到。可是,却已经晚了。

“小九,你在里面吧。”兔子君在门外喊道,“不用躲着了,我已经听到声音咯。”

“你到底要干什么?”祝九问道。

“我想你了嘛,所以才来看看你。你把门打开,让我进去好不好呀。”兔子君一边说着,一边再次敲响了门。

“我今天太累了,不想见人,你赶紧回去吧。”

“哎,不见我吗?”兔子君的声音听起来有种萝莉音的感觉,配合那种带点撒娇的语气,给人的感觉非常可爱。

“果然呢,小九全都看到了呢,今天的事情。”兔子君的声音一冷,“既然如此,那我也就只能…杀死了你啊!”

门外,兔子君已经将身后备好的斧头拿了出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