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tion 10:上演

作者:浅夜 更新时间:2018/1/17 23:33:30 字数:3037

从猫眼之中,祝九看到兔子君拿出了那把锋利的斧头,他是打算用这个将自己杀死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祝九心底有些发寒。

哪怕知道对方绝对不可能破门而入的,可是恐惧感却依旧没有丝毫减少。

祝九已经挂断了与舒亦辰的通话,并拨通了110,相信要不了多久警察就会到来吧。而当祝九再次透过猫眼看向门外的时候,却发现兔子君已经不见了。

大概是他意识到如果再不走的话就会面对警察的逮捕了吧,祝九这样想着。可是不知为何,兔子君的眼神不停地在脑海里闪现。无论是在街上时,还是刚刚从猫眼中,那泛着血色的瞳眸,都是那么令人心惧。

说要杀死自己,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呢。

祝九想不明白,原本活泼可爱的兔子君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难不成兔子君被鬼附身了吗?

祝九想要去接杯水喝让自己冷静一下,却听见“哗啦”一声,那是从阳台处传来的声音。

祝九匆匆跑到卧室,看到满地的碎玻璃,阳台通向卧室的玻璃拉门已经彻底被毁坏。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兔子君,正一手提着斧子,脸上带着那种诡异的笑容看向祝九。

“啊!”因为恐惧而发出尖叫,那曾经可爱的脸庞在祝九眼中变得狰狞吓人。最重要的是,祝九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不久前在街上看到的那个男子死前的表情,就如同扎根在了脑子里一样。那时他伸出的手,不是在求助,而是要将自己也一同拉下地狱!

祝九转身就跑,他已顾不得许多,也无法冷静思考。脑海中唯一剩下的就只有兔子君充满疯狂和杀意的眼神以及那具男子的尸体。

自己,自己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吗?会凄惨的死在兔子君的手下吗?

不,我不要死,我不想死!

从因为害怕副作用而放弃药娘的道路,就可以看出祝九是个胆小的人。他没有为了所谓梦想,为了什么美丽而付出一切的觉悟。他是没有追求,没有理想,像条咸鱼一样活着。可是,只要活着就好了不是吗?他真的不想死。

有那么多可怜可悲的人,他们不还是一样苟延残喘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吗?为什么自己要对生命轻视呢?

恐惧和对生的渴望唤醒了祝九的潜能,他以从来没有过的敏捷和速度逃窜。从卧室奔向客厅,到开门逃出屋外,这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

从三楼一直跑下来,跑到了住楼的外面,他忘记了疲惫,忘记了寒冷。**的脚丫踩在积了一层薄雪的坚硬地面上,被冻僵,被扎伤。可是这些他都顾不得,唯一想到的就是跑,就是逃。

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夜是黑的,地面却是白的。

来人啊,怎么没有人呢?

祝九大声呼喊:“救命啊!”

声音转了个圈儿又回到了自己的耳朵里,空荡荡无一人的小区安静地令人害怕。

脚下一麻,整个身体的重心倾斜,祝九一下扑到在地面上。只穿着秋衣裤的他被这一下摔得不轻,脚自是不必多说,现在就连膝盖和手都被划破了。

“哈赤哈赤”他喘得就像一条狗,狼狈得倒在地上。

“谁来,谁来救救我啊!”祝九哭喊道,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可是从腿到脚都已经彻底麻木,无法支撑他的身体。

耳旁似乎听到了正在靠近的脚步声,一步步踩在夹着雪的地面上,发出奇怪的声音。那是死神的号召声,他擦拭好了镰刀,正准备来夺走自己的生命。

终于,那脚步声停止了,他就在祝九的身前,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视野中。祝九的头慢慢向上移,黑色的西裤,同样黑色的风衣。这个人几乎隐身在夜色之中。

“需要我帮忙吗?”

眼泪夺眶而出,祝九一把抱住眼前之人的大腿。

“哈….啊…..呜呜呜呜……”祝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哭,拼命的哭。只有这样,他才能从那几乎窒息的恐惧中发泄出来。

身上一沉,一件黑色的风衣盖到了祝九的身上。

“乖,没事了。”顾墨笙轻声安慰道,他能够感觉到这个孩子有多么害怕和无助。这种无力感,他的人生中不止一次体会过。

目光看向前方十几米外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往这边移动。视野太暗,无法全窥对方的容貌,不过那娇小的身材,看起来似乎是个相当可口的萝莉。

“叔叔,谢谢你的帮助。”走到近前,兔子君对顾墨笙微微一笑,然后目露担忧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祝九道,“这是我的哥哥,他的精神不太正常。能让我带他回去吗?”

听到兔子君的话,祝九稍微平稳了一点的情绪再次紊乱起来,他紧紧抓住顾墨笙的裤腿,拼命的摇头。

“不,他在说谎。他是杀人犯,之前已经杀了一个人了,现在还要杀死我。相信我,求你相信我!”祝九泪流满面,他生怕眼前的这个人相信了兔子君的话,将自己交了出去。一旦自己落入兔子君的手里,那后果可想而知。

“哥哥…”兔子君的声音里充满了忧伤,“我们回家吧,好吗?”

顾墨笙没有低头去看不断哀求自己的祝九,而是紧盯着眼前的兔子君。对方无论是脸上还是眼中,都是满满的忧伤和无奈,还有那一丝若有若无痛苦。似乎祝九真的是他的哥哥,而他只是一个伤心却又无可奈何的可怜女孩。

这一切,配合他可爱的萝莉相貌,有着超乎想象的迷惑性。精湛的表现,完美的伪装,兔子君诠释了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

“好了,哥哥,我们回家吧。”兔子说着便要将祝九带走,可是一只胳膊挡在了他的面前。

“怎么了吗,叔叔?”兔子君俏脸微抬,仰视着高出自己许多的顾墨笙,这个角度正好可以露出他雪白的脖子和衣服里若隐若现的锁骨。

如果是个萝莉控在场的话,一定会大呼受不了吧。

可惜,顾墨笙不是什么萝莉控,也不是什么看不清事实真相的人。

“哥哥,我们快走吧!”兔子君的眼睛躲闪,似乎有点害怕,但依旧鼓起勇气呼唤着祝九。将萝莉的柔弱和担心精神病哥哥的妹妹那种坚强表现的淋漓尽致。

“哥哥!”

兔子君的语气加重,带着急切和不安。他无视顾墨笙挡在前面的胳膊,直接越过就要去搀扶起祝九。

脚下轻轻一绊,兔子君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向着一旁顾墨笙的身上倒去。

头颅低下,长长的刘海遮住眼中骤然闪过的凶光,他的舌头伸舔着嘴唇,那是渴血的表现。在寒芒乍现中,右手已不知何时握住了一把小巧的果刀,借着倾倒的力量灌注一切向着顾墨笙的身上刺去。

“啪”

刀子与石板铺就的地面碰撞发出声音,兔子君看着被顾墨笙一巴掌呼得通红的手腕,原本的杀意和厉色在脸上定格。

“演够了?”顾墨笙平静的说道。

兔子君默然抬头,看着顾墨笙幽深的瞳眸,这双眼睛好像能够看穿自己的所有伪装。心里的警报拉响,兔子君感觉似乎遇到了一个不好惹的家伙。

可是箭在弦上也不得不发,如果不在这里解决祝九和这个男人,那么他很快便会暴露,到时候被警察抓住,一切就都完了。

心下一狠,兔子君向刀子掉落的地方扑去。从身体素质来说,以他娇小的身材根本不可能是顾墨笙的对手,也只有手握利器才有一丝机会。

然而,顾墨笙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手臂一伸,一拽,便将兔子君拉到了跟前,然后一个肘击打在了其脖子上。

压迫动脉的强力一击,让兔子君的大脑瞬间当机。堪比奥斯卡影帝的他就这样被顾墨笙给放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就连祝九也被惊住。看到兔子君抽出刀的一刹那,他脑子里想的就是完了,恐怕自己和这个男人今天都要死在这里了,可没想到居然发生了大逆转。

“你……”祝九看着这个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能站起来吗?”眼见兔子君被自己撂倒,顾墨笙不再理会他,而是先将祝九拉了起来。看着祝九已经紫青的脚掌,还有腿部,胳膊擦破的地方,情况不是很乐观。

“你需要治疗。”顾墨笙查看着祝九的伤势,“伤口挺深的,而且脚也冻伤了。如果拖下去的话,很容易留下病根。”

经过这段时间的缓和,祝九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之前,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兔子君的身上,也没怎么在意身上的伤痛,经顾墨笙这样一说,才感觉到各处的疼痛。

“这附近有药店或者诊所吗?”顾墨笙在祝九身前蹲伏下来,要将他背起送回家。同时他还需要一些药物来为其治疗一下。

“那他怎么办?”祝九看着昏倒在地的兔子君问道。

“先绑起来,拖到你家里去。”

“哈?”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