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穷凶极恶的棒球大赛(上)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1/15 15:57:36 字数:0

“十球胜负!”千年巡接住工藤扔过来的球,随手扬了扬自己的黑色长发,趾高气昂地说。

“规则随你定就是。”

“我投十个球,你小子只要能击飞一球就算你赢,当然,如果十球投完你都没击中,但是我没有投出七个以上好球的话也算你赢……”

“喂喂喂……这规则对你也太不公平了吧,你看不起我吗?”工藤源忍不住打断了对方的说明。

“能击飞老娘的球的人还没出生呢!”此时的千年巡,每个毛孔都在散发着目中无人的气息。

“学妹(从衣服可以看出来,不同年级的运动服不一样),你太自大了吧。学长我三球内就打个全垒打给你看!”

就算是明星球员,一个赛季也最多只能打出五六十支全垒打而已,很多比赛一场下来也不一定出现一次全垒打。居然放话说要三球内打出全垒打——两人的自大程度不过是半斤八两。

千鸟巡摆出了投球的姿势——

“能做到的话……试试看啊!”

伴随着“啪”一声脆响,棒球不偏不倚地射入了捕手的手套。

工藤源没有任何动作。

当击球手对上投手时,第一球一般是不挥棒的。

他需要好好观察对手的投球动作和习惯路线,以此确定好接下来的对抗方针。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事实却是,他什么也没观察到。

刚才这一球,千鸟巡如同在进行投球姿势演示一般,异常缓慢地完成了整套标准动作。然后,球在脱手的瞬间急剧加速,如同子弹般射了过来。工藤源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球早已到达了目的地。

站在捕手身后的裁判也愣了好一会,这才突然反应过来,高声叫道:“好球!”

看台上的女生们开始嘈杂起来。

“真的假的?工藤学长居然连棒都没来得及挥吗?”

“咦?已经投过了吗?我都没看到有球飞出来。”

“安心啦,工藤学长肯定是在观察对方的投球手段,等会儿就会一击逆转了!”

捕手苦着脸将球扔回给了千鸟巡。

千鸟巡亮出左手,中指无名指小指三根指头傲然耸立着。

“刚才只用了三成力道哦!”

工藤源、捕手和裁判的头上同时冒出了冷汗。

裁判从后面拍了拍正在瑟瑟发抖的捕手的肩膀,捕手回过头,两人隔着面罩相视一笑,一脸即将接受枪决的诀别神情。

“那么,接下来是五成力量哦,好好见识下吧!臭男人!”

一模一样的动作回放后,千鸟巡射出了比刚才更快、更劲、更强力的一球。

“啊!”捕手的惨叫声盖过了球射入手套的声音。

作为捕手的男生,捂着自己的手,躺在地上剧烈地抽搐着,活像一只即将嗝屁了的甲壳虫。裁判立马取下了捕手的手套,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已经完全红肿了的右手,和那掌心里的数道裂伤……

裁判遗憾地摇了摇头,说:“看来……他已经不行了。”

“最多就是骨折而已啦,你这种好像我挂了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啊?啊!别动我手!啧啧……痛痛痛……快送我去医院啊!”跟裁判打情骂俏了一通后,捕手强忍住痛苦,转过脸对着工藤源挤出一丝微笑,“学长,对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后了……你一定要打倒那娘们儿为我报仇啊!”

那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工藤源既没听到捕手的话也没看到捕手的笑容。

千鸟巡的第二球带来的冲击太大,惊得他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

第二球,他依然没能挥棒。

一群球员赶过来,七手八脚地把捕手给抬走了。

“虽然捕手被击倒了,但球是在好球带射入手套的,所以第二球依然是‘好球’!”裁判大声宣布道。

“不会吧!”

“难道工藤学长要输?”

“这才两球而已,后面还有很多机会的。”

“那女生强得简直不像人类啊。”

看台上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异常地激烈。

“学长,看来你没什么干劲啊,连棒子都不肯挥一下。要不我们下点赌注吧?”千鸟巡走到工藤源身边,附在他耳边说。

工藤源无精打采地回道:“你想赌什么?”

“这个嘛——我赢了的话,你就得当我一整天的仆人。”

“那你输了呢?”

“我不会输的。”

“先说说看输了怎么办吧。”

“没考虑过耶~我想想啊——对了!把我穿这条运动短裤送给你吧。”

“!”

“顺道一提,我现在没穿内裤哦!”

“!!!”

看台上的人们无法听到场上两人的对话,但她们确实看到工藤源突然热血沸腾起来了。

他边空挥着球棒边呐喊着:“来吧来吧!看我把你的球打飞到爪哇国去!”

“你们商量好了吗?那我们就继续比赛吧。”裁判说完后,转头面向其他球员:“有谁愿意来当一下捕手的?”

无人应答……

“这样这样,你们都过来排好,对对对,站成一排……想要当捕手的人上前一步!”

哗!所有人齐刷刷地退后了一步。

“……我们从来一次……想当捕手的人退后一步!”

轰!全体球员坚定地往前踏出了一步。

工藤源脑门上的血管开始发跳了,他拿球棒指着那群低年级生,恨铁不成钢地吼道:“你们怂什么怂?不过就是个女孩子投的球而已嘛!一个二个怕得跟见了鬼似的!自己摸一下裤裆,那话儿还在不?”

“学长,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是要命不要命的问题啊!”球员甲哭丧着脸说。

“对啊,学长,那女人投出来的根本不能叫棒球,而是炮弹啊!”球员乙应和道。

“绝对会死!被击中身体的话绝对会死的!”球员丙表现着不甘示弱的软弱状态。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吵了半天,终究没人敢出来担任捕手位置。

千鸟巡的黑色长发快得意成孔雀开屏状了。

“咱来做吧。”一个浑厚的成年男声压下了球员们的争执。

身穿白色小背心,脖子上搭着毛巾,高度接近两米的汉子拨开人群来到场地上。他的模样足以让人看到就会发出——这是日本人吗——或者——这是人类吗——的疑问。

“刚做完铁人三项回来就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让咱参一脚把,工藤。”汉子边说边用毛巾擦了擦自己那密布着汗珠散发着油性光亮的黝黑结实的手臂肌肉。

“没问题啊,猩猩。”

碰!汉子抬手就赏了工藤源一个爆栗。

“要叫猿山老师!”

看台上的女生们又开始呱噪了。

“是猩猩耶!”

“人猿?人猿混进人类社会来了吗?”

“好可怜~是不是没有进化完全啊?”

“也许是返祖现象啊(笑)!”

从身材到长相都无比悲剧的猿山老师,早已习惯这种戏弄了。

裁判走过来说:“但是,我们这儿没有猿山君(裁判也是体育老师,所以是同事称呼)你能穿上的护具啊。”

“给咱个手套就成。”

“这、这样太危险了!”

猿山老师用拳头捶了捶自己高耸的胸大肌,发出了如同打在板甲上的咚咚声,“田村老师觉得,咱这幅千锤百炼的身体,承受不了一个小姑娘扔出的球吗?”

“可、可是……”

“别可是了,拿东西来吧。”

只戴了手套的猿山老师进入了捕手位置。

“虽然我很想称赞你的勇气,但是这个女生强得简直不可思议啊。”工藤源边做着挥棒练习边向猿山老师搭话道,“你这样的装备真的没问题吗?”

“放心,没问题!(大丈夫だ,问题ない!)”

千鸟巡无聊地抛着球,不耐烦地说:“你们搞好没有,一群臭男人,磨磨唧唧的。”

“这女生,真不是一般地讨厌呢。”猿山老师愤愤地说。

“对吧对吧。所以我必须杀杀她的锐气,让她明白这学校里谁才是老大。”

由于猿山老师帮忙出头,所以围观球员们开始声援他了。

“猿山老师,你是纯爷们!”

“猿山老师,我太崇拜你了!”

“要活着回来啊,猿山老师!”

……

“同学,你用尽全力地投过来就是了。咱这铁打的身体,接得住你的投球。”猿山老师自信满满地说道。

“那你小心了哦,老师。”千鸟巡摆开了投球架势。

一如既往的缓慢动作之后是更上层楼的高速投球。

工藤源挥棒了!他反应过来了!

但什么也没打到……

球再次稳稳地射入了手套。

看台上响起了一阵叹息。

裁判立马高声宣布道:“坏球!”

“什么?!”千鸟巡一脸的不可思议。

裁判顿了顿,说道:“猿山老师你个子太高啦,接球位置已经超出好球带了。稍微蹲下来点嘛。”

全场黑线……

为什么一开始不说啊?

作为男人的裁判老师,大概也看不惯千鸟巡这女人吧。

“无所谓,”千鸟接住猿山老师丢回来的球,朝工藤源露出了猎鹰般的眼神,“就算裁判偏向你,我也会让你输得服服帖帖的。”

工藤源突然将球棒狠狠地插入了地面!

“田村老师!”

“在,在!”

“我会堂堂正正地赢得这场比赛!请不要做多余的事好吗?”

“……是。”

完全不知道这场争执是因自己而起的美浓琉璃,在远远的地方,茫然而不知所措地望着这边。

不管如何,她自然是支持工藤源的一方。

“加油啊!前辈!”她努力地叫道。

那声音连蚊子都听不到。

“居然放弃裁判的支援,已经可以确定你输了哦。”千鸟巡冷冷地笑着。

“别太得意啊,学妹,等会儿我会让你当着全校同学的面把东西给我的。”

“做得到就来试试吧,你这变态!”

千鸟边骂边投出了第四球。

“不要小看我啊啊啊!”

碰!

伴随着一个巨大的打击声,本来还沸腾着的球场一瞬间鸦雀无声……

像山一样的猿山老师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被工藤源一棒子放倒了……

工藤源蹲下来,在猿山老师耳边轻唤道:“猿山老师——猿山老师——没事吧——我这儿有珍藏的萝莉美少女的18XDVD哦——”

躺在地上的巨人没有一丝反应。

工藤源站起身,一脸遗憾地说:“这都不起来?没办法了,叫救护车吧。”

“等等等……”猿山老师突然捂着后脑勺坐了起来,“差点就去另一个世界报道了。幸好以前执行任务时受过伤,在后脑植入了钢板……(老师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紧接着他暴跳而起,揪住了工藤源的衣领,怒吼道:“臭小子!这回咱不揍你!刚才说的东西,事后必须给咱双手奉上!”

“成成成!先放手先放手……”

千鸟巡皱着眉头问道:“裁判,这球怎么算呢?”

然后……裁判口吐白沫,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捕手被击倒了,千鸟射出的球理所当然地砸到了站在捕手身后的裁判身上。

田村老师光荣牺牲,享年四十……哦,还没死呢。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

球场上,战斗还在继续。

“老师,你的手正在抖耶!这样还接得住球吗?”千鸟巡笑着说。

“没事儿,轻微脑震荡而已,一会儿就好了。”猿山老师像**般颤抖着回到了位置。

“可是没有裁判了啊……”千鸟巡摊手道,“难道要这样继续下去?”

一只女生的手从后面搭上了猿山老师的肩膀。

“猿山老师,你来当裁判吧。捕手位置交给我就可以了。”

那声音让工藤源浑身上下打了个激灵。

“咲、咲夜!”他转头的同时惊呼道。

身穿白色道服,腰系黑带的青梅竹马,正站在他的身后,展现着足以杀人的迷人笑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