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穷凶极恶的棒球大赛(下)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1/1/18 14:38:17 字数:0

“为什么你会……”工藤源刚问出半句,立马把后半句话吞了回去。

“我还想问问为什么在国文课的时间,源你会出现在棒球场上呢?”咲夜维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这、这个嘛……”

“无非是——啊,今天的课依然这么无聊啊(看向窗外状),咦,有小崽子们在打棒球,去加一个吧,‘老师!我想解手,嗯,大的,不用等我回来啦。’,全班哄笑——这样的情况吧。”咲夜模仿着工藤的神情,完全再现了几十分钟前发生在三年A组的场景。

尽管她不在现场。

“你、你在我班上装了摄像头吗?”

“凭你那木鱼脑袋,随便猜一下就知道你会干什么了。”咲夜从猿山老师手里接过手套,继续说道,“刚才在部室练习时,有后辈来告诉我说棒球场有好戏看,我就想会不会是你又捅出了啥娄子,赶过来一看,果不其然。”

“不不不,”工藤源慌忙解释,“这次不怪我啊。我不过是在跟学弟们一起愉快地打棒球而已,那女生突然冲进场子来向我挑衅,还说要跟我决斗……”

“学长,我承认我的确是挑衅了你,不过决斗的邀请是你发出的哦。”千鸟巡幸灾乐祸地看着像只宠物一样被治得服服帖帖的工藤源。

“啊?是吗?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啊……哈哈……”工藤源苦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工藤源!”咲夜突然提高了音量,头发开始产生了如超级赛亚人变身般的倒竖效果,“等比完以后……哼哼,做好觉悟了吧。有遗言可以现在说哦。”

“咲夜。”工藤源突然换上了一副十分认真的神情。

“什、什么啊?”

“跟我结婚吧!”

意料之外的台词让咲夜瞬间傻了眼,一抹红云不自觉地飞上了她的脸颊。

但小野咲夜毕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她的呆滞过程没有超过两秒钟。

咲夜回神后的第一反应就是给工藤源脑袋上来了一手刀。

“表白也是没用的!今天就算是谋杀亲夫,我也要宰了你!”她气急败坏地说。

“好痛!你真想杀了我啊!”

“喂,两位,你们的打情骂俏适可而止些吧。”千鸟巡插嘴道。

两人停下争执,异口同声地朝千鸟吼道:“我们哪里是在打情骂俏了啊!!!”

“总而言之,先自我介绍下吧,我是二年A组的小野咲夜,看衣服就知道我是干什么的了吧,请多多指教。”

“1年D组,千鸟巡。”

“你的自我介绍就这么短吗?”

“千鸟流八极拳传人。”

“啧啧,这称号真不是一般地虎呢。”

看台上,球场旁,聚集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了。

工藤源的支持者自然是最多的,但其中也不乏小野咲夜的忠实簇拥。

“小野学姐,加油!”

“工藤前辈,Fight!

“小野学姐,别受伤了啊!”

“打飞那娘们啊,工藤君!”

“咲夜同学,小心点啊!”

“别输了,大哥!”

千鸟巡冷眼观望着现场的局面,仿佛自己已经成为了彻底的反派。说实话,那感觉很憋屈。不过,早已习惯了跟伦理和世界作斗争的千鸟并不害怕这状况。

只要赢了就好。

只要证明自己比男人更强就好。

这个世界是成王败寇的世界。

“看来,你们俩的人气都不低呢。”

“?”两人莫名其妙地望向千鸟巡。

“一个学校,不需要有两个女王。国王什么的,就更不需要了。”

千鸟巡在心中默默更改了胜利条件。

不止是打败工藤源,还有那个姓“小野”的女人,绝对要送她进医院!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继续比试吧。”猿山老师进入了裁判位。因为上一球工藤源犯规,所以算千鸟得一好球。现在从第五球开始继续。

千鸟巡屏住气息,闭上双眼,静止了数秒之后,再次做起了缓慢的投球动作……

在球脱手的瞬间,她的手腕如强弓般猛地一绷!

千鸟流八极拳奥义·弹弓打!

棒球瞬间获得了极大的加速度,像流星一样朝咲夜直射而去。

目标是——咲夜的脸!

球在离那张俏面不足三十公分的时候,安然地滑入了手套。

没有打在其他人手套里的啪啪脆响,球十分安静地停止下来了,就好像一头猛虎突然变成了乖巧的猫咪一般。

“好球!”猿山老师用洪钟般的声音宣布道。

千鸟巡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咲夜笑着把球丢回给千鸟,“这就是千鸟流八极拳的威力吗?还是你没吃饱饭才投出这么软绵绵的球啊?”

千鸟巡的头皮微血管绷断了几根。

然后咲夜转向工藤源,娇嗔道:“这么慢的球你都不挥棒啊?难道是想故意输吗?”

“我、我怕伤着你了……”

咲夜愣了下,接着笑道:“你以为关心我,等会儿我就会手下留情吗?给我用力地打就是了!如果输了,本来是死十遍痛苦的惩罚会变成死一百遍哦!”

“看我的吧!”工藤源忙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千鸟巡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不止是自己,连带她整个家族的武功都被看扁了。

现在,胜负已经无所谓了。

她想要,拼尽全力去争一口气。

千鸟巡扎起马步,左手前抬,右手后收,整个人都绷成了一张弓,而棒球则被卡在弯曲着的右手拇指与中指之间。

“千鸟同学,那并不是正确的投球姿势啊!”裁判猿山老师提醒道。

“由她去吧。”咲夜说,“这样才有意思不是?”

“准备接招吧!”

千鸟巡在大喝的同时,完成了前踏、转身、推手、弹指的全套动作。

千鸟流八极拳奥义·兰花指!

棒球发出了撕裂空气的长啸,如怒吼着的狂龙般一直线飞出。

这是千鸟巡的得意技巧,拥有足以将棒球嵌入水泥墙的力道和破坏力。

凭血肉之躯,是接不住这球的。

千鸟巡攥紧了拳头。

你是接不住的!她在心中大吼道。

“这不是你们之间的战争,而是我的战斗啊!!!”

工藤源大喝着猛挥球棒。

碰!

击中了!

啪!

木制的球棒立刻断成了两截。

球被阻碍了下,稍稍减速了些,但是依然维持着高速飞行的姿态。

“哈!”小野咲夜娇喝一声,稳稳地接住了球。

见到这一幕的千鸟巡彻底焉了。

咲夜并不是用带着手套的右手,而是用裸露着的左手,仅以五个指头便紧紧地钳住了她全力投出的球。

“你学的八极拳虽然刚猛,但杀意太重,这样的话,就连源这种功夫门外汉都能判断出球的飞行路线。”咲夜走过去,将球塞回千鸟手里。

“你学的空手道不一样是种‘杀拳’,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看来误会很深啊,”咲夜掩嘴轻笑,“我有说过自己学的是空手道?”

“那你这身衣服?”

“这是合气道的道服。”咲夜正色道,“我所学的,是不主动进攻,以擒拿和防守为主的合气道。”

“合气道?那个还没有一百年历史的武学?”千鸟巡嗤之以鼻。

“武学无分贵贱。无论是侵略如火还是不动如山,不管是重攻或是重守,武学家的强大,并不是体现在他能破坏什么,而是看他能保护什么。”

“那你现在有在保护着什么?”

“当然。”

“那是什么?”

“我所爱的男人的尊严。”咲夜附在千鸟耳边轻声道。

千鸟巡崩坏了自己的一颗磨牙。

难以言喻的愤怒感情支配着千鸟巡的全身。

男人?尊严?别逗我发笑了!男人都是胆小鬼,都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无论平时装得多么威风凛凛,真正遇上麻烦就会变成缩头乌龟!面对弱者,他们暴戾而缺乏同情;面对强者,他们卑躬而又屈膝。

为私利而贪污的官员大多是男人,挑起争端进行杀戮的军人基本是男人,被下半身支配而不懂情调的全是男人。他们满以为自己两腿间多出的部件足以让他们主宰世界,将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殊不知对女人来说,他们那话儿连黄瓜都比不上。

千鸟巡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她无法理解武功高强英姿飒爽的母亲为什么会选择不过是个普通公司职员的父亲作为人生伴侣。那男人软弱而卑微,无力而渺小,阿谀奉承点头哈腰便是他工作的全部。这么一个家伙,居然还出轨过,惹母亲哭泣过。现在他又选择了逃避,带着千鸟到这个远离家乡远离母亲的地方来工作。

他当初不过是看上了母亲的年轻貌美,才跟母亲结了婚。现在母亲风华不再,他便敬而远之了。

母亲又是看上了他的什么呢?一没权二没钱三没貌的父亲到底哪点能吸引人呢?

为什么要选择这种男人呢?

千鸟巡不明白。

比赛还没有结束。

千鸟巡还有四个球可投。

只要再投出两好球,胜利就是她的了。

换句话说,她可以再投两次坏球。

无视好球区的存在,瞄准咲夜的脆弱部位的攻击——这样的机会,有两次。

或者不用在乎胜负,直接一球将工藤源送入医院。(投球打在击球手身体上的话,按规则会判定为击球手击中了球。)

其实刚才那一球,千鸟已经卯足了全身力量。凭她现在的气力,是不足以再投出四个强球的。

获胜无望了吗?

那就让工藤源去死吧!

这足够证明她比男人更强。

千鸟巡尚且拥有能将人一击致残的力量。

“继续投吧,还有四球哦,学妹。”换上了金属球棒,得意洋洋地站上打者席的工藤源如是说。

如果刚才不是木制球棒,而是金属的话,八成就打出全垒打了。

所以他此刻充满了自信。

要笑就趁现在吧,等会儿我让你哭都哭不出来!千鸟巡在心里狠狠地宣言道。

因为使用了奥义而酸痛不已的肌肉,没有办法再使出八极拳中的“寸劲”,千鸟巡打算凭力量决胜负。

她摆开姿势,用尽全力,以标准而快速的投球动作将棒球暴投而出。

球朝着工藤源笔直飞去了。

千鸟巡露出了胜利的微笑——那男人不可能料到有这么一出。

“接招!我流喧哗杀法(“我流”就是“自创”的意思,喧哗就是打架,连起来就是“自创的打架招式”)!”工藤源大声叫出了莫名其妙的招式名称。

他没有用正常的方式挥棒,而是把棒子从下往上狠狠一提。

哐!

夹带劲风高速棒球被坚硬强力的金属球棒高高击上了蓝天。

“高飞球啊……我还以为一定是全垒打的说。”工藤源望着飞出去的棒球,喃喃地说。

“怎么、怎么会?”千鸟巡彻底瘫软在地,她不止输了比赛,而且还输给了男人。

“看你先前那表情我就知道,你这球一定会瞄准我的小XX,所以我这么一提,就击中了。”工藤源重复示范着刚才的动作,脸上挂满了微笑,“我说学妹啊,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我到底什么地方招惹过你,你能下这么大狠手?那球真不是闹着玩的,震得我虎口都麻了。要是被击中,还不得成废人了?”

突如其来的局势变化,观众们这才明白过来。

“赢、赢了啊!”

“工藤学长,你是最强的!”

“不愧是我们的大哥啊!”

人们欢呼着,雀跃着,高喊着,振奋着。

那声音传达不到千鸟巡耳中。

她茫然地看着为庆祝胜利而相互击掌的工藤源和小野咲夜,嘴唇翕动,却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突然,一只强大而有力的手拉住她的胳膊,将她牵了起来。

那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边的工藤源的手。

要是平时的千鸟,绝对不会允许男人触碰她的身体。

但此时的她,已经身心俱疲,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真的很强啊,千鸟学妹,强到令我大吃一惊呢。”工藤源佩服地说着,“从你的行为看来,你莫非特别讨厌男人不是?那还真是遗憾。你要是发句话,追你的人能从东门排到西门去。”

“你们男人不都这样?都是些**上脑,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上的家伙。”千鸟巡愤愤不平。

“你说的或许很对,男人的确是容易被下半身支配的生物。”工藤源挠了挠脸,斟酌了一番台词,接着说,“但是,男人对女人的情欲,是一种占有以后还要保护她不会被别人占有的感情,无论是身体还是心,所以男人会拼尽全力去讨自己所喜欢的女人的欢心,不愿意她爱上别的男人……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是不是有点小家子气啊?”

千鸟巡对不上话来。眼前这个男人,和他所说的话,诚实得没有丝毫虚伪的痕迹。她就算能找出一百个反驳点,可以证明男人的确是种渣到不行的生物,也无法说明她眼前的他,是个坏家伙。

“这样……是犯规啦……”千鸟巡小声嘀咕着。

“你们在聊些什么?”咲夜很警觉地靠了过来。

“没什么啦,我说自己很佩服她的实力啦。”工藤源连忙回话道。

“运动短裤……”千鸟巡突然冒出这么个单词。

“那个是玩笑啊!玩笑!别当真啊!”工藤源拼命想制止千鸟巡继续往下说。

“作为胜利的奖品——我的运动短裤,要现在脱给学长吗?”千鸟巡坏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啪!

那是咲夜脑部血管爆裂的声音。

“工藤源……”她从喉咙深处,发出了犹如恶鬼般的低吼。

“咲夜,冷静冷静!听我解释!”

“问答无用!接受死刑吧!!!”

“啊——!!!”工藤源的惨叫,回荡在球场上的青空。

看着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千鸟巡吃吃地笑出了声。

男人,果然还是种简单生物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