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惊悚游园(十五)

作者:有希哥哥 更新时间:2017/2/4 0:47:18 字数:2063

碰!

我条件反射地猛推开门,冲进了眼前黑漆漆的病房,并狠狠地用背将门撞拢在了身后。

“唉哟!”

糟了,情急之下忘记师父还在我背上了。

“对不起啊,欣语、啊!!!唔……”我道歉的话刚出口,脖子上就被狠狠地咬了一口,疼得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半声。我连忙捂住嘴巴,用理智和意志把后半声吞回了肚子。

这娘们儿,下口就不能轻点儿吗?

还有隔壁那狗东西,什么玩意儿啊?!

刚才我们在走廊上一拖一拽地走了老长时间也没见他动手,等我们放心开始找出口时才后知后觉地搞起动作,这等突然袭击,无异于往孵蛋中的母鸡窝里扔了个炮仗,炸得一地鸡毛。

胆大如我也被吓了一跳,连带着被白咬了一口。这番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损失,待会儿得在那家伙身上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聪明如我当然不会与那怪物正面碰撞,我借着手电环视了屋内一圈,琢磨着弄几个陷阱来坑那家伙的可能性……不行不行,无论做哪种陷阱都太费时间了,对方摸索过来的时间最长不过两分钟,最短可能只有二三十秒,时限太紧了!

突然,挂在墙上的一件物品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蓦地计上心来……

————

黑影站到了目标所在的房门前。按照DOLL一贯的作风,在进入有人埋伏的房间时——先以强力无匹的暴力瞬间崩毁房门,趁烟尘四起,屋内的伏兵产生惊愕的瞬间突入,眨眼间血洗现场——才是最有效率的办法。但是,它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在摧毁房门时可能产生一些无法预料的杀伤效果,突入房间后大脑执行的是见到目标就攻击的机械反射,速度极快,来不及进行额外敌我判断。所以,这种方式的使用范围,仅限于房间内全是“可以射杀”的敌人时。

眼前的房间中,有50%是不能杀害的目标,断不可能简单地冲杀进去。黑影摸着后脑勺考虑了一阵,她想起1号曾经提到的一个情报,如果它真实可信的话……这地方应该能找到她所想要的道具。

————

伴随着“吱嘎”的开门声响。我知道,他进来了。有点儿意外的是,对方花了比我预想的多得多的时间,才找到了这地儿。

至少用了五分钟吧,等得我都快睡着了的程度。

在开门声响起的一霎,这份睡意瞬间烟消云散,我立马用上了“龟息法”。“林妹妹”也同样屏住了呼吸,这种由身体记住的技术并不会由于智力的衰退而消失。

咯噔……

靠近了……

咯噔……

又近了……

咯噔……

等他再靠近一些……

直到我能听闻到他轻微鼻息的时候,就是现在!

我猛地点亮了照向自己方向的手电光。

在这瞬间,出现在敌人眼前的是:一个身高超过三米,身披白布、蓬头垢面的怪物。

“咯啊——!!!”

响彻房间的尖叫声如我所料地震颤着我的鼓膜。

抓住这个机会,站在我肩上的师父飞窜了出去。非常好,师父!就是现在!用你无与伦比的技术将敌人秒杀吧。

又听得“咣嚓”一声巨响。伴随着飞入我后颈的木屑和砸中我屁股的木板,一片阳光从我身后洒下。我连忙回头,在意外的强光刺激中,眯着眼看到了使出“北斗**”(“北斗飞卫拳”的音译)姿势的师父踢穿如拿破仑蛋糕般层层叠叠的木板飞身而出的情景。

我说……师父……您老……是不是踢错方向了……

远远地传来了师父“呜啊啊啊”的哭喊声,这声音……搞半天刚才的尖叫是你发出来的啊!

有点儿,不想回过脑袋。摆正头去,看到的会是怎样的怪物?

我就像个轴承坏掉的机器人般,一点、一点、一点地将头部恢复了原位。在阳光的帮助下,我很容易便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他带着个防毒面具似的恐怖面罩,身着沾满“血迹”的白大褂,看上去好像某个电影里出现的变态杀人医师。也难怪师父会哭叫着逃走,她要是不逃,落在我脖子里的就不会是固态的木屑,而是某种温热的液态物质了。

他银色的短发在脑后束成了一个髻,身形不高,大概只能够着我的眉毛。

我沐浴在透过破窗所洒落的阳光中,对方则如同惧怕着阳光的吸血鬼般,丝毫没有进入到光芒的直射范围。

相视无言。

这种沉默不同于无言以对的尴尬,而是双方都在无比紧张地打量对方,以确定下一步是该交口还是交手。

我估摸他确实没有要杀过来意思。真要杀我,在我刚刚回头的时候就该动手了。

于是,我勇敢地打开了话题。

“你这是,找我有事儿?”我一边说着这话,一边心里牢骚着——警方说好派来“保护”我的保镖呢?真正有事儿的时候倒是看不见人儿了!

“那女人,是谁?”他的声音透过面具的处理后,浑浊而低沉。

打听情报吗?关于师父的情报我以前确实知之甚少,今天倒是一口气知晓了一大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全知道了。这里就打个哈哈吧,DOLL组织要真是师父的死对头,他们知道的肯定比我多。用他当前的扮相能够吓跑师父,估计也在他们的情报之中。

“新藤千条啊,水野琉璃的专属女仆,她可是个比你们厉害得多的战斗专家。”

对方摇头。

“我说的是,那个女人。”说罢,他抬起右手,手指所向的方向,是琉璃演唱会的会场。

“你是说‘星野琉璃’?你们不就是冲着她来的吗,连她的真实身份都不知道?听好咯小子,人家可是这个国家最大的黑帮‘水口组’的大小姐,要是惹到她,可没你们好果子吃!”

他猛烈地摇头,甚至还气得跺了跺脚。

“你到底,要我说几次才懂。在那里,骑在你身上的,那女人是谁?”

他的问题着实令我摸不着头脑。他是在问小鬼?我弟弟?工藤勇气?他能跟DOLL组织的家伙扯上什么关系?

等等……

等等!

这姿态……

这语气!

我好像……好像……好像在哪里……

用问题来回答问题,既没有礼貌,也没有逻辑。但我顾不得许多,还是问出了口:

“你,你的名字是?”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