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0/9 20:54:28 字数:2186

第二十三章

————正文————

兽矛,又名【兽之矛】。

那是一把铁制的长矛,矛刃形状较宽近似剑,锋利坚硬的刃上遍布伤痕;那是被时间刻下的历史的痕迹。

兽矛是于2300年前的古代华国乃驱魔灵矛,曾经被用于斩杀无数的妖怪;最后被一名武士带走,用来对抗一只能口吐火焰放出雷电的强大妖怪。

那个妖怪和武士大战了许久,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终于,在第五天!

武士用这把驱魔灵矛,将那妖怪,钉在了石头上!

但即便是武士,也只能做到将那妖怪钉在石头上;为了防止妖怪再次出来,人们在那块石头上面建立了一座寺庙,武士成为了和尚,作为住持镇守寺庙。

一代一代的传承下来……

“这就是我们苍月家的……”

“再来一碗!”

“…………”

芙玄院的住持,棕色皮肤一头白发的苍月紫暮,面对自己儿子苍月潮理直气壮的递过来的空碗,顿时气的青筋暴起,直接飞起一脚踢在苍月潮脸上!

于此,苍月家一老一小两个男人,每天日常的“战斗”开始了。

“一天一天又一天,一年一年又一年;说真的,我快腻歪了唉。”

“这样和平平静的生活也挺好。”

“可是我们这么过了整整两千年唉!”

符碧鹊以完全解放的狰狞形态漂浮在符华身边,身上的盔甲偶尔还会划出细微的破空声,口中如同玉石一样的利齿獠牙还会讲符碧鹊喘息的气流阻隔成悦耳的清哨声。

“就是这里了吧,吵的这么厉害。”

符华看着梦婷大开打架争吵声巨大的寺院,微微叹了口气。

符碧鹊满不在乎的打了个哈欠,从符华身后环手抱住符华的脖子,然后就这么挂在符华身上,像是一面旗子一样被符华拖着在半空中飘动。

“区区一个臭小子,还想打败你的老爹?你还早的很呢;唔哈哈哈!”

“别忘了去收拾一下仓库!”

符华和符碧鹊看着从寺院居室里提着箱子走出来的苍月紫暮,知道这父子俩日常对练已经结束,同时也是日常的苍月潮败北紫暮胜出。

“啊哈哈哈!”

“哈…啊,是您啊。”

刚刚还放声狂笑的紫暮,看见符华的时候立刻停止了笑声,收起嬉笑的样子,恭敬的向符华鞠了个躬。

符华以抱拳回应,和起身的紫暮同时看向走出房子准备去仓库的潮。

“唉?啊!欧内!”

“啪!”

{这个臭小子……}

紫暮右手捂脸,强迫自己不去给自己的蠢儿子一个爱的铁拳;居然敢一次又一次的将来自华国的年岁至少两千岁的仙人喊做【姐】,如果不是仙人并不在意的话,这臭小子早就被他“教育”的对仙人毕恭毕敬了!

“啊哈哈!欧内!你又来了啊……嗯,是我的错觉吗;感觉欧内你和三年前,没什么两样呢?”

奔跑过来的潮先是很激动的和符华打了声招呼,紧接着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一样,看着符华做沉思状。

{当然了,这可是仙人;区区三年能么可能让仙人产生容貌上的变化。}

当然,这都是紫暮心里想的,没有说出来;毕竟自家的儿子至今都还以为妖怪神秘这类的东西不存在呢。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祝您…你在这里住的愉快。”

“嗯,我会照顾好潮的。”

“我知道了!一定是欧内为了让我画像而特意保养……桥豆麻袋!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用这种把无知孩子交给保姆的语气把我交给欧内啊!”

喊出这话的潮,顿时收到三个【在我(她)眼里你就是个无知的小孩】的眼神;虽然其中一个他看不到,但是这不妨碍他被自家老爸和年轻的过分的欧内,用那轻视的眼神打击到。

“怎么这样……”

“好了,快去打扫仓库吧,我去收拾房间;我之前住的房间,还在吧?”

“啊,哦!还在,一直都留着呢。”

符华点点头,然后走进了房子里。

潮看着符华的背影,对于符华为什么提着一个那么长的手提箱感到疑惑;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思考,转身去仓库里收拾东西了。

————分割线————

“好……了,未来大概一两个月,我们都要住在这个房间里了。”

“说的那么感叹做什么啊,阿华;我们不是去年才离开这里吗?”

已经收拾好房间的符华,将手里一直提着的至少半米长的手提箱放到被炉上;话说这种冬天用的东西,春夏季就拿出来当桌子用,是不是有点太浪费了?

符华弯腰坐下,将腿盘起来后,缓缓地打开了箱子,拿出里面的东西组装起来。

“……阿华,这块应该放在这里。”

“我不想放在那。”

“好吧(~ ̄△ ̄)~听你的。”

三分钟后……

“拼好啦!”

“限量版千年隼号飞船!”

符华抱着千年隼号,眼里莫名的闪过一丝自豪,而符碧鹊飘在符华身边,开心的为符华鼓掌。

“呜啊啊啊啊啊!”

“呯咚啪哐!”

一阵惊叫传来,差不多五分钟后,又伴随着几下人体不同部位撞击硬物的声音,从房间里探出脑袋的符华和符碧鹊,看见潮像是被什么东西给追杀一样一脸气氛加后怕的跑过来了。

“欧…欧内!”

“你不会…把那个地窖门打开了吧?”

“我把地……啊嘞?欧内,怎么知道的?”

{废话,你当我们瞎吗?身上残留这么多妖气,院子里的妖气还不断增加,除了你打开地窖以外还能有什么解释?}

符碧鹊仗着潮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对着潮一阵的数落,就差没指着他鼻子骂他蠢了。

符碧鹊数落潮的原因,就是因为潮身上现在缠绕着的黑红色的妖气。

这股气息除了符华和符碧鹊之外的潮,根本看不到,甚至连自己身上已经沾满了妖气都一无所知,更不知道这些年头还算久远的妖气,会引来多大的麻烦。

“啊先不管这些了!欧内,我家仓库地窖里的那个!”

“那个妖怪啊;我知道啊,那把矛也见到了吧。”

“你不是一直念叨着没见过你们家传家之宝的长矛长什么样吗,现在应该仔仔细细的看过了吧。”

“其实矛的刃部分扎在妖怪身体里和石头里,没怎么看清啦……啊,不对!那些老掉牙的传说,难道都是真的吗?”

{这臭小子,喊谁老掉牙呢?!}×2

有这么一瞬间,符华和符碧鹊都起了胖揍潮一顿的心思——并付出了行动。

“知道是真的还在这里站着做什么!快点去沐浴焚香然后冥想,去去身上的妖气!”

“啊疼疼疼!我知道我知道了啦!”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