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0/10 22:44:14 字数:5310

第二十四章

(四千字大章)

————正文————

“那个…欧内你能别这么盯着我看吗?”

“别想太多,我只是在想你到底哪里不好吃了,为什么你能活着出来呢?”

【这家伙一点都不可爱,就是一个臭小鬼,怎么可能会好吃?鬼才会去吃他嘞!】

洗完澡的苍月潮穿着衣服被符华像看稀有品种一样盯着看,以及不知道哪根脑筋又抽了的符碧鹊,仗着苍月潮看不见她而疯狂吐槽。

符碧鹊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主意,把自己下半身变成了蛇身鱼鳞马鬃牛尾鹰爪的真龙身躯,缠在符华的身上一脸不贫的看着苍月潮——顺带一提,符碧鹊还在头上搞了一堆水晶质的龙角,配上符碧鹊的一嘴尖牙和刻意缩成竖瞳的眼睛,看着倒还挺像那么一回事似的。

“行吧,看在你没事的份上,暂且原谅你的莽撞;不过接下来就有点麻烦了,我们要处理的那些……”

“苍月!在家吗?”

“苍月同学!麻子特地来看你了哦!”

“啊!才没有!”

终于打算放过苍月潮,让苍月潮免受来自三亿岁长者注视的符华,刚刚准备和苍月潮交代一下之后要处理的事,就听见外面有两个清脆的女声传来——其中一个似乎和苍月潮关系还不一般。

【哦,是那两个小丫头,长成了很可爱的女孩子呢,很好吃的样子!】

符华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打算贯彻【恶邪真龙】人设的符碧鹊,微微叹气过后,决定陪符碧鹊玩到底。

“快点出去看看吧,免得出了什么问题。”

“哦!欧内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真由子和麻子?”

“不必……算了,还是看一下吧。”

想到外面现在妖气四散,那些弱小的普通人都能打死的杂鱼妖怪被大量的吸引过来,要不了多久就要实体化了;大概是以前的习惯作祟,符华觉得自己还是护着点那两个女孩比较好。

小心翼翼的放下了千年隼号的乐高模型,并用泡沫和铁盒子保护起来,符华才放心的和苍月潮一起走下楼去见那两个女孩。

“好慢啊!苍月!”

“啊~抱歉~对了,你们来这,是有什么事吗?”

“还问有什么事?笔记啦笔记!说好今天还给我的!”

“额,啊!啊哈哈~忘记啦……”

“【忘记啦~】你也是真行啊!苍月!”

符华和符碧鹊眯着眼睛看着苍月潮和中村麻子以及井上真由子的互动,眯起的两双眼睛闪过了一丝不引人注意的光芒;似乎,这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些什么。

“苍月!你做什么去?”

“苍月同学!”

符华将眼睛完全睁开,看着奔向仓库的苍月潮,为他的冲动摇了摇头。

【他已经看见了吧~】

“肯定已经看见了;麻子、真由子,到我身边来。”

“唉?你是——苍月的欧内……这是什么啊!”

“呀!!”

才注意到符华的中村麻子还没来得及说完一整句话,就发现自己眼前飘过了一条,从外形看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生物,被吓得和真由子一起跑到了符华的身后。

“呲呲呲!”

“嘶——”

符碧鹊双手覆盖爪甲,迅速挥动灭了钻到室内的弱小虫妖鱼妖,符华则是二话不说伸手关上了房门,贴上了两张A4纸剪裁批量复印的符咒。

“敕!”

“嘭——”

一道金光闪起,在房子上形成了一个结界,将这些妖怪挡在了外面。

“嗷!”

“嗯?**了吗,那把矛。”

【哼哼哼,被放出来了呢,字伏。】

明白那把矛的威力的符华和符碧鹊,放弃了出手,在屋子里当起了摸鱼保家的辅助。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苍月潮就驮着一只橘色的妖怪拿着一把破旧长矛,走进了屋子。

“唔啊!”

苍月潮走进屋子的一刹那,他身上驮着的妖怪像是撞上了一堵墙一样,挂在了门外的空气上。

“啊!岂可修!那是怎么回事?结界?有这种本事的人在,为什么还要强行把我留下啊?!”

“你在说什么呢,阿虎?什么结…界……”

苍月潮一边叫着他给那妖怪起的名字,一边看向在外面叫骂的妖怪;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有一道金色光芒将那妖怪牢牢的挡在门外,并像是吸铁石遇见了铁块一样吸在了金光上。

“怎么回事?这里为什么会有结界……欧内!?”

像是才意识到一样,苍月潮猛地转身看向符华;符华摊手无奈的叹口气,看向苍月潮的眼神很是失望。

“居然到现在才意识到;身为一个寺院住持的儿子,你可真是一点都不称职。”

“啊…这个嘛~”

符华伸手撕下了贴在门上的A4纸符咒,结界瞬间解除,被锁在空气上的阿虎也掉了下来。

“唔吼,好闲,还好本大爷我会飞。”

苍月潮看见阿虎摆脱困境之后,暂时松了一口气;为了看住这只妖怪不出去害人,苍月潮觉得自己必须将阿虎紧紧的带在身边。

“哦对了,真由子和麻子呢?她们还好吗,欧内。”

“真由子和麻子啊……”

符华有些拖延的语气念着真由子和麻子的名字,双眼看向了符碧鹊嘴里还在缓缓往她肚子里沉的手臂,还有符碧鹊下半身龙躯部分突出来的人形,不动声色的回答到;

“我用了点小手段让她们回去了,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她们就会把这件事当做一场梦,然后给忘掉的,小潮你不用担心。”

“啊哈哈,这样啊,欧内你真厉害啊!”

苍月潮傻里傻气的放下担心,挠着脑袋笑呵呵的回到房间里了。

只有阿虎顶着符华看来看去,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但是偏偏又没有什么发现,而且他和苍月潮的关系可是一点都不好,凭什么提醒苍月潮那两个女人可能就此消失的事。

【妖气很重啊这个女人;妖气重的可怕,虽然妖气的感觉有点不同,但还是很浓重,简直堪比当年的那个家伙一样……嘛算了,反正又不是这女人本身散发的妖气,也没必要去管那不知底细的妖怪。】

内心戏很重的阿虎心里叨咕着,在屋子里飘来飘去。

符华趁此机会转头看向符碧鹊。

【咕噜~】

符华转头看向符碧鹊的时候,符碧鹊刚好将手掌整个含进嘴里,吞了下去。

“你啊……”

看着凸起的人形轮廓,逐渐滑向符碧鹊下身的龙躯里面,符华无奈又宠溺的点了点符碧鹊的鼻子。

“看在我的份上,把这两个小丫头还回去吧,小潮的小女友我们还是要关照一下的,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人家吃了;听话,啊~”

【看在阿华你的份上,我就把她们还回去吧;不过她们是真的很好吃哎,刚好还回去还能多吃几次!】

“你~啊~”

【嘻嘻~】

————分割线————

第二天。

苍月潮走在上学的路上,扛着缠上了厚厚一层白布的兽矛身上附着阿虎,低头郁闷的想着为什么还没有看见麻子和真由子。

【唔哼哼哼~傻子潮,还不知道那两个他拼死也要保护的女人,说不定已经被那个会用结界的女人身边潜藏的强大妖怪给吃掉了~还在这里傻傻的想~】

【傻子傻子傻子~】

“傻子……好疼!”

“你这混蛋,在心里说我坏话,居然还直接讲出来!”

苍月潮气氛的看着被他用兽矛敲出一个大包的阿虎;他还没对阿虎打坏电视的事消气呢,这个妖怪居然还不识好歹的骂他!

“嗯啊!你这家伙!看到你的脸我就来气!就让本大爷来告诉你吧!昨天的那两个女人,已经!”

“苍月!”

“啊!找到苍月同学啦!”

阿虎:"(º Д º*)

阿虎看着从后面跑过来和苍月潮打招呼的真由子和麻子,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瞪成了两个圆圆的O型。

【傻子潮~傻子傻子傻子~】

阿虎仿佛觉得自己之前骂的一句句傻子,现在全都呼在了他自己的脸上,把他平时威武偶尔可爱的脸,砸的鼻青脸肿。

【怎么可能?明明那时候已经闻不到这两个女人活着的气味了,那时候淡淡的酸味和血腥味,都是这两个女人被吃掉的强有力的证明啊!怎么可能还活着?】

【嗯?】

“桥豆麻袋……”

“啊?又怎么了?阿虎?”

阿虎没有理会以为阿虎在叫他的苍月潮,双眼聚精会神的看向真由子和麻子身上。

“——!!!”

突然,一股对于一千岁的妖怪都极具威慑力的妖气从麻子身上喷涌而出,真由子的身上也喷涌出一股足以让一般妖怪远离的妖气。

【吼~原来如此~】

顿时,阿虎就明白了(自以为的)。

这两个女人的确是被吃掉了,但是不是一口气吃掉全部;也许是一部分存在感,一部分灵魂,又或是一部分记忆?

总之,阿虎可以断定,这两个女人是被那个,会用结界的女人身边的妖怪,给盯上了;并且,那个妖怪还打算反复利用吞食这两个女人,所以在这两个女人身上留下了作为猎物的【标记】,免得这两个女人被其他杂鱼妖怪袭击,导致吃不上。

“阿虎。”

【不过,那个叫做麻子的女人,比另外一个女人要好吃吗?身上驻留的妖气要不那个叫做真由子的女人重的多啊……黄头发的这个女人,只是沾了短发女人的光吗……】

“阿虎!”

“嘭!”

“好!疼!”

————分割线————

芙玄院里的苍月居内,符华用新买的液晶电视看着新闻,符碧鹊则是飘在一旁,将一个长相可爱的人形女妖怪反复的吞下去吐出来再吞下去的玩。

可怜的女妖怪连反抗的声音都不敢吭出来,生怕这条来自华国的邪龙不把她吐出来就此消化掉。

【我还年轻,还没有吃够小孩,还不能死!】

好吧,符碧鹊为什么会抓她吞吐着玩的理由找到了;不过,她是注定不可能活下来的了,只等符碧鹊找到更加可爱好吃的女孩子,就是这女妖怪被消化掉的时候了。

“……亲爱的,看这。”

【咕噜~怎么了,阿华?】

符碧鹊彻底将女妖怪吞进肚子里,任由女妖怪从她的上半身滑进龙身里,将龙身突出一个人形。

“这个是不是小潮他们那个学校?”

【好像…是这个没错……这是有妖怪啊,这么明显的结界隔着屏幕都能看见。】

符碧鹊发出了相当有强者力的发言,让龙身里被挤压的很不舒服的女妖怪,瞬间失去了动一动的想法。

【切…居然不动了,明明还挺舒服的。】

符碧鹊很享受猎物在身体里挣扎的感觉,女妖怪突然停下的动作,让符碧鹊有点不爽;下一刻,听见电视上记者说的话的符碧鹊,立刻给龙身里的妖怪执行了死刑。

“!!!”

女妖怪甚至来不及震惊,就被符碧鹊瞬间吸收,符碧鹊龙身突起的地方就像是橡皮筋一样弹回了原状。

“有十数名女子在校生在这个校舍里失踪,而且刚刚有一个同学校的男生也冲了进去……”

后面的话,符碧鹊没心思去听,符华也是。

她们只知道,她们有事可以做了。

【可以消化掉一两个吗~】

“这次不行,我懒得应付紫暮他们。”

【好吧~】

符华站起身子,对着天空吹了一声口哨。

“咻~~~”

“嗡!嗡!嗡!”

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传来,一两钢铁巨兽在没有人驾驶的情况下,从天而降!

“我们走吧。”

【走喽~】

“嗡——”

符华骑上在迪迦世界符碧鹊用过的改造摩托,平静的说了一句之后转动油门,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冲了出去。

各种意义上很快的到达了苍月潮他们学校的旧校舍之后,符华将摩托停在路边,以告诉摄像机都只能拍下残影的速度跑进了旧校舍之中。

“抱歉了阿虎,我不能…被你吃了……欧内?”

“啊!是你这个女人!”

“嗯?是什么人……唔!这妖气!这妖气是!”

突然出现在旧校舍的符华,瞬间吸引到了在场一人两妖的注意。

据说活了一千多年的妖怪——食石,看见符华的身上的妖气,瞬间想到了那个身上缠绕着令它恐惧妖气的那个女孩。

而苍月潮和阿虎则是震惊于符华的突然出现,甚至没注意兽矛的颤动。

“铮~”

“咻!”

“呲——”

“嘭隆~”

颤动的兽矛突然从支撑结界的位置飞出,直直的戳向了苍月潮,然后精准的刺进了苍月潮石化的部分;下一秒,苍月潮体表的石头突然碎裂,露出了毫发无损的苍月潮!

在石块落地碎裂的声音中,苍月潮吸收了周围的大量妖气,头发变得极长眼睛变成竖瞳,指甲和牙齿都生长成了尖锐的模样,让苍月潮化身成了如同野兽一般的姿态。

但是苍月潮没有注意到,符碧鹊的一部分妖气,随着其他的妖气一起,被他吸收进了体内;以至于,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兽矛出现了一小定点的碧蓝色的水晶结晶。

【吼~这就是他的半兽化的样子啊,还挺帅的啊~】

“以人类的视角,确实很帅。”

符华伸手将两道符贴在一直试图合拢的妖力结界上,瞬间红光爆发,停住了结界合拢的进度。

“小潮!把结界切开!这些女孩的石化和记忆由我来解决,你安心击杀妖兽!”

“明白了!欧内!”

变身的苍月潮闭上眼睛,短暂的感受了一下兽矛告诉他的信息,随后猛地睁开凶兽一般的双眼!

“给我——开!”

“锃——”

“轰隆!!!”

仅仅一下!

仅仅一下,兽矛就将这只千年的蜈蚣妖怪以此自傲的结界整个切开,甚至还顺便打碎了它的外壳伪装!

“怎么可能!我堂堂一个活了一千多年的大虫!怎么过会被一个小鬼和三流妖怪给!”

【呵呵,你口中的三楼妖怪可是活了至少两千年的字伏啊……】

【呜哇~这些女孩子的衣服都变成石头碎掉了,去掉包装吃感觉这些可爱的女孩子更好吃啦~可惜不能消化掉,残念~(。•́︿•̀。)】

符华看了一眼将苍月潮提起来的阿虎,又看了看双头的千年大蜈蚣;符华点点头,觉得让这两个家伙去解决五毒之一,应该没问题。

毕竟,一个是手持专门斩杀妖魔鬼怪的古代灵矛的苍月潮,一个是活了两千多年实力足以横扫整个霓虹任何一个单体妖怪——虽然经常大意失误,但是他现在还活着没被吃光,就足以说明他的强大了。

符华这会才看向符碧鹊。

而此时,符碧鹊布下了一个会让人类妖怪甚至电子器械产生错觉的结界,在里面给那些被石化的女孩祛除石化咒,然后一脸享受的,一个一个的将衣服变成石头碎掉所以光溜溜什么都没穿的女孩子们,给吞进了肚子里。

【啊~这些女孩子都长的好可爱~皮肤滑滑嫩嫩的~身上也一点杂毛都没有~尝起来甜甜的好好吃~】

贯彻着这个世界给自己设计的【喜欢吃可爱女孩子的华国上古恶邪真龙】人设的符碧鹊,认真的享受着吞吃每一个女孩的举动,品味着这些女孩子滑过她味蕾和喉咙时留下的美味。

【话说回来,这个世界的女孩子真爱干净呢,身上一点灰尘都没有的说~】

符华看了看符碧鹊享受的样子,然后看着符碧鹊延长了不少的龙身,像是糖葫芦串一样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人形轮廓。

“别把这些孩子消化掉了哦,但凡漏掉一个可就会有不识趣的家伙找上门的,还有别忘了改一下她们的记忆,让她们认为是小潮救得她们!”

【知道了~啊呜~嗯~~这个好甜!真的好甜!她是糖果变得吗?怎么会这么甜这么好吃~】

符华无奈的摇了摇头,抬头看向准备给千年大蜈蚣致命一击的苍月潮和阿虎,任由符碧鹊乱来一样的吞吃女孩子。

反正符华的话符碧鹊是一定会听的,不用担心这些女孩的安全问题。

更何况……

符碧鹊,本来就是这么乱来疯狂的家伙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