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更迫害我自己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1/13 10:43:01 字数:3881

加更迫害我自己

————正文————

【战斗】,【战斗】,【战斗】,【战斗】,【战斗】,【战斗】……

LV1,LV2,LV3,LV4……

Qairei没有再听Toriel的话,选择仁慈……

她一遍一遍的寻找着怪物,一个一个的杀掉了他们,直到……

【但是,谁也没有来……】

【额嗯……我想你把它们杀光了,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怪物了】

{……我不想这么做的,我…我想要宽恕它们的……}

【是的,你的确想要那么做——但是你并没有不是吗】

{…………}

【好了,需要休息一下了,去找Toriel吧】

{…………}

看着手中布满了尘埃的玩具刀,Qairei离开了已经没有怪物的遗迹房间,前往了唯一一个还没有去过的房间。

路上,Qairei希望能有一个怪物跳出来,她想试试宽恕,说真的,不论是体型还是思考方式都仅有十岁的她,不希望做一个坏孩子。

【但是,谁也没有来……】

是的,谁也没有来。

Qairei放弃了寻找怪物,寻找着Toriel,她开始害怕了,虽然她搞不懂为什么自己会害怕,但就是怕,她需要找到Toriel。

“叮铃铃~”

Qairei的口袋里响起了清脆的铃声,是Toriel给的手机。

下一刻,Toriel从房间里的大树的另一边找了过来,她的手中还拿着另一部手机。

很显然,刚刚是Toriel打电话给Qairei,而刚刚碰巧的,Qairei来到了这个房间。

“哦,天哪,你怎么到这里来的,我的孩子?你受伤了吗?”

Toriel看到身上有一些破损的Qairei,有些愧疚的释放起魔法。

“乖,乖,我马上为你治疗。”

“我不该丢下你一个人这么久……”

Toriel突然停了一下,扫视了Qairei几眼,随后用一种一言难尽的眼神盯着她。

“哦……我试图用这种方式给你一个惊喜,是不太负责任的……”{不论对谁都是……}

“呃……好吧,我也不能再藏着了。”

“来吧,小家伙!”

Toriel直起身子,走进了遗迹房间的深处。

而Qairei则站在原地。

【emm……有点奇怪不是吗】

{……她发现了?}

【是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犹豫了】

{…………}

【这可不符合常理】

{为什么?}

【她一直都在关心你,哪怕是犹豫的时候,关心你的情绪依旧存在】

{……哪怕她知道我做了那些事?}

【是的没错;但是,她到底在犹豫什么?】

{我不知道……}

【好吧……来吧,Qairei,保持你的决心;相信我,你不用去思考其他的事,听我的就可以了】

【当然,你是个有主见的人,不是吗】

{………………}

Qairei看着RUINS中这座可爱,整洁的小屋,感觉充满了决心。

————分割线————

“你就这么……讨厌我!?”

“现在我明白了……不放你走……保护的不是你……而是他们……”

“哈…哈……哈……”

随着最后一声不知是悔恨还是自嘲的笑声缓缓落下,这个守护在遗迹里的慈祥母亲,化为了灰尘随风飘散。

【你的了LV提升了,你升到了六级!】

{……我为什么……我……}

【嗯……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你已经不需要我了】

{不,不是,我才没有!都是你……}

【我从没说过要你杀了她】

{我……}

【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说过你需要杀死她,在她选择宽恕你的时候我已经不再干扰你的选择】

【而现在,你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

【好了,现在,这个遗迹已经没有任何怪物了,你可以放心大胆的离开了,我……】

{闭嘴}

【……你什么时候开始模仿我说话的方式了】

{我说了,闭嘴}

“啪嚓!”

【♟♤♡♥✔۞】

{……离开这里,离开地底,杀光怪物后……离开地底}

Qairei充满了,绝心。

——————屠杀分割线——————

“哦,嘿孩子。”

“你知道你已经重置了10000次了吗?说句大实话,这是我一辈子的运动量。”

“so,我在问你最后一次;你的本心是什么,你觉得,像你这样的孩子,是否能再次成为一个好孩子呢?”

Qairei向前走了一步,第10001次无声的挑衅和嘲笑。

“……啊,算了。”

“这是多美好的一天啊,”

“花儿在绽放,鸟儿在歌唱。”

“在这样的天气里,像你这样的孩子……”

“就应当在地狱焚烧!”

——————sans战分割线——————

“咳咳……哇哦,你变得好强啊……你……终于成功了?”

“呵…呵呵……我只是想再看一眼我兄弟……”

Qairei冷漠的走过sans身边,准备去解决最后一个怪物,那个所谓的毛茸茸的好好先生。

“嘿,孩子。”

Qairei只剩下一只的眼睛猛然睁大,她意识到sans没死,这让她难得的开始有一丝恐惧——她想起了那条鱼,那条因为决心而强大的鱼。

【你必须要更努力一点!】

{既然,她是英雄,那么……你是谁呢?我的“朋友”sans?}

“你还记不记得你因为什么想要离开这里?你为了什么而做出了这些举动?”

“孩子,你还记得,你口袋里还有一块派吗?”

是的,Qairei当然记得这块派,知觉告诉她,这块派可以消灭她的一切伤痛,所以她一直都没有用过,她觉得这个只有在最后一刻才可以用。

“孩子,你吃掉了多少食物?”

Qairei回过头,看见了坐在长廊边上的sans,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问这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孩子,那位老女士治不好你的眼睛,所以,她给了你一个礼物。”

“她告诉我,如果你出来,就让我尽量给你吃一些更充满魔法的食物。”

“大量的魔法不仅仅会恢复你的伤痛,也会不断的填补你空洞的眼眶——她给了你一只新眼睛,孩子,一个充满了魔法力量的眼睛。”

Qairei想到了sans的审判眼,随即摇了摇头,Toriel并没有那么强大,她没有制作一个审判眼的能力。

“孩子,那眼睛,要现在试试吗?”

Qairei犹豫了片刻,最终,她摘下了眼罩。

“我……能看见了,这眼睛很不错……”

sans听着Qairei的评价,轻轻的笑了笑。

“是啊,这是一只能保存魔力和灵魂的眼睛,的确很不错。”

“保存灵魂?!”Qairei想到了什么,她想闭上这只眼睛,但是她已经做不到了……

“人类!我,Undyne!绝对不会让你毁了每个人的希望,每个人的愿望!”

“人类,我本来应该站在你的阵营的,但是你杀害了太多无辜的生命了!”

“人类!我,伟大的Papyrus!再也不相信你了!”

“人类!你杀了我兄弟!你杀害了我最喜欢的兄弟!”

“人类!你将我的妻子杀害了!你绝对要付出代价!”

“人类!去死吧!!!”×N

每一个,每一个曾经被Qairei杀死的怪物,带着我憎恨与愤怒,一寸一寸的撕裂着Qairei的身体和灵魂。

“啊啊啊啊啊!!!”

Qairei的意识即将消散的时候,Toriel从眼睛里出现了。

“我的孩子,我问你,你做这些事,后悔吗?”

Qairei仿佛找到了救赎,拼尽全力,的说道“我……知道错了……”

“不,我的孩子,你没有。”

“……嘣~”

Qairei死了,但她仍旧忍受着痛苦。

她再次读档,再一次被撕裂……

“我的孩子,你后悔吗?”

“我后悔了,请不要再折麽我了!”

“不,我的孩子,你没有。”

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

“我的孩子,你后悔吗?”

“我…我从不后悔!我恨你们!我会杀了你们!杀光你们!”

“Why?”

“你们所有怪物都想杀了我!当我比你们强大的时候请求宽恕?我一次次被你们杀死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宽恕我!?除了你,Papyrus,你宽恕了我,说真的我很喜欢你,对比其他人和怪物,你简直是天使,杀了你的事我很抱歉,但下次我还会动手的,因为我需要这力量。”

“孩子……你还好吗?”

“我?为什么不好你们心里没点数吗?!哦,对了,你们还真没赫拉克勒斯,毕竟你们主要是为了离开地底。”

“你们需要七个灵魂?七个灵魂的力量很强大?你们需要打破结界就不能和七个人类好好谈谈让我们帮你们打破吗?哦,对了,在你们绝大多数怪物的观念里人类都该死。”

“我为什么一定要在乎你们?!我明明可以做任何事都不受限制!我甚至可以来一出活吃怪物,你们又不是人类!就像是人类吃鸡肉一样,你们凭什么认为我必须要关心你们!?哦,对了,这是理性生物的通病,总觉得别的种族必须要按照自己种族的规矩做事,差点忘了。”

愤怒的怪物灵魂们开始逐渐停了下来,他们意识到,自己等人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一件事;这个人类,她是一个会因为一件事而记恨永生的,价值观未完整的孩子。

现在这个人类孩子的奇怪表现,让怪物们本来并没有什么恶意的心里开始有那么一丢丢的愧疚。

“我的孩子……我们对你做了什么……假如……怪物们从未打算伤害你……你会宽恕他们吗?”

“我【决心粗口】的为什么要对跟我无关又没碍着我事的怪物下杀手?!从我到地底的第一时间就享受了信任被背叛!我凭什么还要相信你们不会背叛我的信任!哦,当然了,自始至终你都是信任我也让我信任的小天使,Papyrus,再次对于杀了你的事感到十分抱歉。”

“我想要宽恕!但是迎来的依旧是你们的攻击!那我凭什么还要去宽恕想要杀死我的家伙!你们在杀掉其他人类还打算杀掉我的时候给我做好自己也会死亡的心理准备啊!哦,对了,我忘了,你们之中根本没有这种心态的存在,毛绒绒的好好先生我不知道,反正你们没有。”

怪物们被重新塑造的身体逐渐褪下了血红色,变成了原来的颜色;看着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一边歇斯底里的发泄情绪,一边仿佛精神分裂一样以看透世间沉华的语气吐槽——很显然,一个孩子的意志力不会有多强大,而他们,把这个脆弱的意志给逼疯了。

“Sorry, my child, I'm very sorry!”

Toriel再也忍受不了,冲上前去,一把抱住了Qairei,不断的道歉,不断的说…对不起……

“Toriel…我想吃派……”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Toeiel……战斗,还是宽恕?”

【战斗】

【宽恕】

所有的怪物眼前都出现了两个弹窗,一个是战斗,一个是宽恕。

“…………”×N

“嘿,孩子……很抱歉我们没有试图去了解,了解你,了解人类。”

“孩子,我们已经没有理由阻拦你了,过去吧,离开这里。”

【宽恕】×N

每一个怪物,他们都不是什么大恶人,也不是什么非我族类必杀之的非理性生物。

他们大多被王子死亡的悲痛击碎了善良,他们渴望着离开地底,他们渴望着给王子复仇。

这种情感侵蚀了他们很多很多年,他们已经下意识的忘记了,去世的王子,被所有怪物承认的王子——同样是一个人类。

他们忘记了并非所有人类都很恶劣的事,他们只想要获得自由,想要给王子复仇。

所以他们杀死了一个又一个掉落下的人类,随着灵魂数量的逐渐集齐,有很多的怪物……他们被即将获得的自由冲昏了头脑,忘记了杀死前六个人类时的愧疚,脑海中充斥着各种貌似理所应当的理由,对着眼前的孩子痛下杀手。

当他们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原本天真仁慈的孩子,已经化为了屠杀者,手中的屠刀结果了一个有一个怪物。

如果,再给怪物们一个机会,他们不会再对这个人类动手,他们想要试着和这个人类孩子……交个朋友。

“你们宽恕了我?你们以为我会重置一切,然后打出一个PN吗?!我不会原谅你们!不会原谅你们所做的一切!我会一遍又一遍的屠杀你们!一遍又一遍杀死你们和你们爱的人!一遍又一遍,直到永远!嗯,反正一次次复活都习惯了死亡了,试试其他各种的死亡方式也不错,说不定能缓解一下我这小暴脾气。”

“哦,对了,你们知道吗?”

“我现在对着一切……充满了决心!”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