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番外篇,迫害我自己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1/14 12:23:14 字数:3524

还是番外篇,迫害我自己

————正文————

“你们闭嘴!我知道该怎么做!哦,Papyrus小天使你不必那么担心,我会宽恕这只青蛙的。”

“哈,这孩子依旧是那么偏心,这种诡异的说话方式简直要吓得我骨气都没了,兄弟,她可能真的是喜欢你。”

“捏嘿嘿嘿~sans,你这次可骗不了我!人类分明是想要和我成为……朋友?OMG!我要和人类成为朋友了!”

Qairei戴着一个眼罩,用另一只眼睛看着眼前准备攻击的小青蛙,或者说是蛙吉特。

有意无意的到了眼躲起来看她选择的Toriel,Qairei突然很想来一句“真香”。

是的,Qairei重置了,只不过她不是自己回来的,还有在她眼睛里的上一条时间线的怪物们的一部分灵魂。

【行动】

【赞美】

【宽恕】

【你战斗胜利了,你获得了6G】

Qairei看着赞美一句就放弃攻击的蛙吉特,嘴里喃喃自语道“好骗的怪物;当初我好骗的时候咋没人骗骗我然后宽恕我嘞?”

不杀死任何一个怪物,宽恕没一个怪物,向每一个怪物借用影响不大的一小部分灵魂,最后回收其余六个人类的灵魂,打破结界;这,就是这次重置的目的。

雪镇,瀑布,热域,核心……每一个怪物都被Qairei以各种方式宽恕,每一个怪物都慷慨的给了Qairei影响不大的一小部分灵魂。

终于,她又一次来到了审判长廊,又一次面对着那个审判人——sans。

“嘿,sans,你确定这个时间线上的你不记得任何有关于人类屠杀的事吗?”

“当然了,兄弟,这个时间线上的我就是另一个sans,并不是经历过屠杀的我。”

sans说的没错,这条时间线上的衫只是和Qairei聊了几句,就放她过去了,而她也就这样毫不犹豫的直接走进Asgore所在的房间,和他前去结界解决这一切。

然而,当Qairei准备和Asgore一起打一架然后教那朵无耻小花做人的时候,一个十分眼熟的火球直接砸中了Asgore。

“……Toriel?”

“多么粗暴的生物,居然想要对一个弱小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

“不过别担心,我已经来了,不会再有事了。”

Qairei看着她,突然想到;既然Toriel都从遗迹里出来了,那其他的怪物……

没错,他们都来了。

如同事先约好的一样,Sans,Papyrus,Undyne,Alphys,Mettaton,Asgore,Muffet,Grillby,Monster Kid,Napstablook,Temmie,Mad Dummy,Nice cream guy,Gerson,Burger***ts,Riverman,Annoying Dog都来了。

“你们……怎么都来了?是谁带你们过来的?”

本能的,Qairei感觉似乎有些不妙,但是下一秒这种感觉就被丢到脑后了;疯子的脑袋储存不了太多不必要的东西。

“是Papyrus带我们过来的,说是让大家一起和你告个别。”

“哦,是一朵会说话的金色小花告诉我的,它提议我让大伙一起来的。”

这时候,Alphys猛然想起了什么,声音颤抖的问道“你是说……一朵金色小花?!”

话音刚落,一堆藤蔓突然窜出,捆住了所有的怪物。

“哈哈哈哈!你个傻子!多亏了你我才能把他们聚在一起,我才能有机会吸收他们的灵魂!”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你浪费了大把的时间让这些家伙爱上你和你成为朋友,我才有时间为这一切做准备!”

“现在,我不仅拥有六个人类的灵魂,还有这些怪物的灵魂,我即将成为神!”

随后……

嘚啵得了一大堆,小花变成小羊,又变成了中二小王子,Qairei都是一脸的决心—_—。

————分割线————

彩虹摇滚重金属炫彩中二小王子,也就是Asriel Dreemurr,集齐了七个人类灵魂外加整个地下世界怪物灵魂的超脱死亡之神。

Qairei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是她知道,人类的灵魂肯定没有这么Dio,只是这些怪物的魔法将灵魂的另一种层次的力量引了出来,说的简单点就是类量子纠缠式的运行模式。

换句话说,只有会怪物的魔法的生物,才能将人类灵魂在另一个层面的力量发挥出来。

而似乎是因为怪物身体结构的特殊,灵魂和人类差别不大,同样能在特殊条件下发挥出强大力量的怪物们,并不能像人类一样用魔法或者魔法环境下随意释放力量,否则身体会融化。

更加令人困惑的是,如果怪物获得了人类的灵魂,就能无副作用的使用灵魂的力量,好像因为这力量而融化的家伙从来不存在一样!

不过现在Qairei算是明白了,如果说魔法可以使用灵魂力量属于量子纠缠的话,怪物就是发动量子纠缠的脆弱的人,通过人类灵魂这个可以忍受力量的容器发动量子纠缠,这也正是眼前这个防御无限血量无限的现在的状态。

Asriel Dreemurr他本身其实并不强大,但是透过人类灵魂发挥出的力量保护住了脆弱的部分,如果脆弱的内里中的灵魂的意识苏醒,他也就不再无敌了。

但是,Qairei会用这种方式解决一切吗?

不,Qairei重置的理由不是玩所谓的友情游戏的,她来这里就是为了力量!

不然你以为Qairei收集怪物的一部分灵魂干嘛用的?

于是,在彩虹摇滚重金属炫彩中二小王子,也就是Asriel Dreemurr在那诉说悲催过去的时候,Qairei掀开了左眼的眼罩(终于知道是哪只眼睛瞎掉了)。

和Qairei完全融合并一起穿越到这个时间线的怪物们从眼睛中钻了出来,散发着与正常怪物们截然相反的疯狂气息和魔法能量(参考恐惧之下,疯狂而恐怖的时间线)。

紧接着,Qairei眼睛里浮现出六个爬满了裂纹的灵魂,以及一个不知何时诞生的黑色的灵魂——这是屠杀线的人类灵魂,被Qairei和怪物们的疯狂冲刷而变质的人类灵魂,以及这条仁慈时间线怪物灵魂搭配Qairei本人的情感形成黑魔法并创造出的全新灵魂。

浅蓝色——耐心,橙色——勇气,黄色——正义,绿色——仁慈,紫色——毅力,蓝色——诚实,全都变成了;

深橙色——【急躁】深粉色——【恐惧】浅银色——【邪恶】古铜色——【残忍】墨蓝色——【颓废】灰白色——【虚伪】和新诞生的纯黑色——【仇恨】。

十多岁的孩子很容易被遭遇和情绪影响,而且这种影响不可逆转,往往是伴随一生。

当Qairei彻底放弃对死亡的恐惧的时候,她的情绪变得十分剧烈,这种剧烈的变化将灵魂们的意识感染,将其另一面的力量给引了出来。

达成共识的灵魂们意识融入Qairei的意识从此消失,六个变质的灵魂也彻彻底底的归属于Qairei的力量,从独立的灵魂变成了六种形态的特质。

而用怪物们的部分灵魂加上Qairei的情绪塑造的黑色——【仇恨】,其力量已经足以匹敌真正的人类灵魂的力量,这让Qairei相当于额外多了一份人类灵魂的力量,加上她本身的决心和已经和她融合的怪物灵魂——现在的她,远比Asriel 要强!

“nmd!同归于尽吧渣滓!然后我会复活,最后在你的灰烬上蹦迪。”

灵魂和意识之间的碰撞没有什么大场面,不过是轻细无声了一阵,就已经出现了结果。

“你输了大鲨必!(故意打错的)是我赢了。”

Qairei无视了怪物们意识的消散,不管是和平还是屠杀,现在她虽然在嘲笑Asriel,但是那不断转动的眼睛表示了,她明显在思考着什么,但是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哈…哈…哈……他们…这些怪物……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关心的,他们将之视为家人的你,其实如此的冷血!如此的……”

“Under mistake。”

“哈?”

Asriel顿住了,这答非所问的情况似乎在某些小说里看过,他有那么一丝不好的预感。

“……你从来没对我,哪怕有那么一丝一毫的好感,但是这不应该发生,“游戏”规定你会因为这个有决心的人类而心软,可是你没有。”

“决心就只有一个不是吗?我不应该是那个拥有决心的人。”

“Frisk,你在等拥有这个名字的人类对吗?但是你没有等到对吗?”

“但是我出现了,决心是只有一个的,当我出现了,就意味着那个你们的救赎、你们的屠杀者、你们的伪善者、你们的“家人”……就不会出现了不是吗?”

Qairei…符碧鹊的左眼里,灵魂的印记已经消失,

“……你为什么知道这些?Game player,在你们的眼中,这里不过是一场游戏,但是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非“设定”的东西?”

Asriel也干脆不装了,看似失去力量的他其实一点问题都没有,甚至好像更强了。

“失去意识的灵魂更好控制,甚至可以完全和自己融合,这点你深有感触不是吗?”

符碧鹊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满脸无所谓的坐在了地上。

“是啊,可是你并没有足以支撑这些特质灵魂的灵魂框架,这就是你们怪物所缺少的东西,不是吗?”

“是的,我非常清楚这点,毕竟我经历过也十分清楚真正拥有这些的时候自己有多强,虽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

这次,换作符碧鹊一愣了,她本来以为Asriel只是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但是没想到他居然是已经经历过【差错之下】的那个Asriel。

“好吧好吧,看来你拥有的底牌不会是我能全部破解的;天知道你为了防止再次出现差错,到底布置了多少后手……做个交易如何?你彻底激活我的特质,我不在来打扰你,并且帮你把这个世界封印起来再无玩家如何?”

Asriel则是冷笑道“像你这样的承诺我听了不下百万遍,每一个玩家都许下承诺永不重置,可是结果呢?你知道对同一个人说好几遍同样的台词有多无聊吗?”

符碧鹊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不会是想把我留在这里吧?拜托,缺胳膊短腿的感觉可不怎么好,我也没兴趣在目的达成之后还在这里待着。”

“当然,我很清楚;毕竟你是头一个没有附身在Frisk身上扮演Chara而是用本来身体进来的,否则我不会跟你聊这么多。”

“那好吧,还是那句话,做个交易——你教我怎么用这魔法,我帮你封住世界,再无玩家。”

“这个交易不对等,现在你是被我困在这里,如果你不把这里封起来我就不会放你走。”

气氛一时间僵硬了起来,很显然,我们可怜的中二小王子没有意识到,劣势的一方,可从来不是符碧鹊。

“额嗯……那什么,其实我能自己离开,现在还没离开的原因只是因为我还没学会怎么使用这些力量而已,我要是想走你拦不住我的。”

尴尬,大写的尴尬。

“哦……好吧,就按照这个交易来吧,我教你方法,你封印世界。”

“嗯。”

我跟你讲,符碧鹊她……没啥决心,该怎样还怎样。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