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终到结局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1/19 20:17:33 字数:2003

迫害,

终到结局

————正文————

先不提无限接近史诗级(80到99级)的骨龙和其他的亡灵生物,单单就是从死亡的生物尸体里复活的亡灵,就比之生前相差得有五级,如何被世界承认为天灾?

答案是,每一代巫妖王都会的一首歌,一首属于亡灵的歌。

只要这首歌还在唱,不管是灵魂冲击还是灵魂燃烧或者是灵魂粉碎;这些亡灵都会一次次的站起来,一次次的从杀死的敌人身上获取的灵魂变强。

他们舍弃了记忆和神智,这使得他们变强所需要的灵魂最多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一个灵魂可以让三个亡灵变强。

他们只是一味的杀戮然后变强,聆听着歌曲的旋律,一遍又一遍的回到家乡,尽管此次回乡,带来的皆是死亡。

不知上一代的巫妖王究竟经历了些什么,被封囚了数不清的岁月。

但是现在,已经被人遗忘的巫妖王再次归来!

虽然是以被人一拳打断脊骨的超级丢人形象归来的,但是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彻底被唤醒的称为亡灵天灾的超级大军,竟然被直接给秒了!?

我的天哪,我真的没在撒谎,那个不知名的屠村者一剑就把所有的亡灵大军给秒了!直接做到了光明神都不能轻易做到的事情!

不要说我太串戏!我是旁白不是作者!旁白向来无视第四面墙不知道吗?

不行,我得砍死三百来次贝老黑冷静冷静!

“……老娘起了,被一剑秒了,这他嚒的是什么情况!?灭星的家伙不去外太空打高尔夫(星)球玩跑来玩个鬼的屠村啊!”

得,刚刚那一剑的威力符碧鹊算是看出来了,作为一个表面莽的一批实则内心老阴【哔~】的精神病人士,她根本就不傻。

刚刚那一剑别的不说,被束缚在一片区域一丝没有扩散的歼星级攻击全部砍在亡灵大军的时候,符碧鹊就知道这次她八成要凉上一次,决心稀碎的那种。

本着打不死对手也要恶心死对手的想法,符碧鹊一声不吭的把腹腔挤扁,什么酸液啤酒烤肉小妖精什么的奔着屠村者的脸就去……唉等会?是不是混了啥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斯卡蒂你个臭蒂蒂!又趁我不在玩屠村!”

说实话,当看见屠村者一剑灭杀亡灵天灾的时候,阿飘已经不抱希望了,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这具身体三百年来的第一次死亡。

然而,阿飘是万万没想到,就在她眼睁睁的看着剑刃砍向自己的时候,突然从天而降一个修女,二话不说照准屠村者就是一撬棍!

不说别的,阿飘敢肯定,这一撬棍肯定很疼!没看一直没破防的屠村者都流鼻血了吗?!

{哎等会,那修女打的不是肚子吗?}

看着仍旧面无表情甚至还擦了擦鼻血的屠村者或者说【斯卡蒂】,阿飘想起修女从天而降是一闪而过的蓝白色……

{我不会被灭口吧?她看上去好凶的样子!}

来自虎鲸小姐的凝视ing

“臭蒂蒂我跟你说话呢!别回头看别的女人!是我不好看了还是你SAN值不够高了!转过来!”

“铛~~”

阿飘目瞪口呆的看着被撬棍强行敲走的来自虎鲸小姐的视线,还有刚刚貌似暴露了什么的修女小姐;阿飘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变换,随之而來的是沉思{明明是如此暴力的场景,为啥会有一种很和谐,让人露出老妈子看女儿向男友撒娇而产生的柔和情绪呢?要不……}阿飘的目光锁定了远处,超强的视力紧紧盯住了正在互损的时臣和希琳。

这个时候,不需要多说,只需要一个无声的笑容就能诠释阿飘此时的想法(笑容逐渐缺德ing)

作为一个被迫长生的前短命种现长生种,阿飘可是很会找乐子的……

————分割线————

符碧鹊躺在地上,看着满脸气愤的像是发疯二哈一样呵斥着屠村者的修女,心里飘的那是满满当当的姓曹的羊驼。

刚刚打在屠村者也就是斯卡蒂的肚子上还有脸上的撬棍,从表面看上去也只是普普通通的根本不破防撒娇攻击。

可实际上,符碧鹊在那两次表面普通的攻击上,清晰的感受到了足以致命的威胁,而且这两次攻击还仅仅是泄漏的那么一丢丢气息,就已经是致命的威胁了,跟别说攻击本身到底多强了。

“dnmd,wsm!深海猎人还有高等外神眷属怎么跑到这来闹着玩了!”

每次,符碧鹊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两个家伙到底有多强,破坏力又有多大。

不管是屠村也好,一剑秒杀亡灵大军也罢;对于最低战斗力灭星的深海猎人来说,就跟小孩闹着玩一样。

符碧鹊余光看着一边斗嘴一边向这里走的时臣和希琳,就知道他们已经发现村民们全都自己复活然后开始重建村子了。

根据那位修女所说的话来推断,这村子被屠不是一次两次了,再参考外神一系列的恶心人的不死性和复活能力,这一村子人八成自己就能复活。

总的来说,这损失惨重的一架,是白打了。

眼瞅着时臣和希琳已经跟阿飘汇合准备带上符碧鹊一起离开,但是只听一声巨响,从天上又掉下来一个人,十分沉重的轰然落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喲~虎鲸小姐~又来找我们玩了吗?”

“唉?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呀?”

没有人回答,只是所有人都把视线移到了这位从天而降的小姐的脚下。

“?”

这位从天而降的少女顺着其他人的视线向下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落到别人身上了!

“哎呀妈呀!压死个人!”

少女的嘴里诡异吐出了东北口音,一窜挺老高的跳到了一边。

众人看着趴在地上,伸出手和手指指着前方的符碧鹊的尸体,感觉周围仿佛回荡起了一首歌。

看着那坚定不移的右手,和一往无前的手指,众人仿佛还能听到她生前的声音,仿佛她依旧在众人的耳畔,坚定不移的大喊着;

“花Q!🖕”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