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作者:死士符华 更新时间:2020/11/20 23:41:41 字数:2681

第四十四章

(作者我疯狂迫害自己的时候,符碧鹊和符华回到了正常时间线,并拉过来了两个有趣的世界;而我们这次,从这两个世界开始——讲起。)

————正文————

“拳愿赛?”

符华端着一杯咖啡,看着自己桌子上的文件,微微抬眼看向面前的家族成员。

“是的,小姐;是一种以集团麾下斗技者决定胜负,进行资产赌博的一种地下比赛,而拳愿会的会长邀请我们家族加入注册拳愿会。”

家族成员的话,让符华放下了咖啡,若有所思。

“拳愿会,地下比赛……亲爱的你怎么看?”

论搞事方面,符华自认不如符碧鹊,于是转头看向上半身只有裹月匈下半身只穿了条运动短裤的符碧鹊。

“地下比赛?也就是说……有架打喽?”

正在看健身房传单的符碧鹊转过身,看向开始冒冷汗的家族成员。

“是…是的!拳愿赛的比赛,即便没有足够小姐看上眼的对手,也都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力量,可以观看到各种技巧互殴的血腥比赛。”

“吼~原来如此……我同意了,加入全员会,而我们家族的斗技者——就是我!”

符碧鹊随手一丢传单,将传单像飞镖一样丢到了家族成员的身前;传单几乎是擦着家族成员的脸,飞入地面的,但是即便这样家族成员也是一动不动。

“接下来,我们来说说——关于你手下擅自贩卖○品给小孩子的事;我们说过的吧,我们喜欢小孩子。”

听到这句话,家族成员仿佛是听见了比死亡还要可怕的消息,“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不敢吱一声。

符碧鹊过来拍了拍家族成员的肩,身子几乎是一百八十度弯下,眯眯着眼睛笑嘻嘻的看着家族成员。

“怎么做,知道吗?”

“我明白的,小姐,我会将所有涉及○品的成员,强行灌入可吸入量最高的量,然后单独将他们锁进无法自杀的屋子里的。”

“这就对了;别忘了顺便帮我和阿华在白银先生健身馆报个会员,我们想去练着玩玩。”

符碧鹊单手拿着虎皮披风,从家族成员身边走过,没有多看他一眼。

“啊,差点忘了那个了——阿华,你来吧。”

“唉……就知道麻烦我。”

望着已经离开的符碧鹊的背影,符华拿出一把纯黄金制成的一指宽简朴小刀,丢到了家族成员的面前。

“家族规矩,一把金刀一个错,一个错误一条疤,七把金刀滚出家族。”

“是,小姐!第四把金刀,第四条疤!”

“呲!”

“啊啊啊!”

符华无声的将自己的咖啡往后拉了拉,免得里面溅进血液。

符华默默的看着捂着左手的家族成员,没有一丝怜悯的意思,同时眼底有一丝微不可查的的怒意;符碧鹊之前也说了,她们喜欢小孩子——那种害人的东西,怎么能让孩子接触?

左手小指,右手无名指,左脚三拇指,右脚二拇指,心口右方三寸,右眼,左耳;七个伤疤,七处教训。

这就是符碧鹊和符华定下的规矩。

小打小闹可以罚点钱罚点劳动就过去,但是一旦犯了重罪,就必须用上金刀;在这个家族,金刀不是荣耀是屈辱,每一个中高层家族成员,都以自己拥有的金刀数量为耻!

虽然因为各种原因,基本所有加入家族的人都会有一两把金刀,并且已经成了外界辨识家族成员的一种方式;但是,金刀数量一旦超过三把,那绝对会被所有中高层的家族成员看不起,因为那意味着持有金刀的人辜负了两位族长的信任四次!

能够爬上高层的家族成员,目前为止金刀数量最多的也不过三把,甚至有四个没有金刀的成员——这四个成员也是除符碧鹊和符华以外,整个家族所有成员最崇拜的四个人。

不过,这些都是在家族内,在家族外,亮出金刀相当于示威。

符华和符碧鹊规定亮金刀必须亮出所有的金刀,所以当亮出金刀的时候,就是在证明家族成员受信任的程度,拥有的金刀越少,这个家族成员收到家族保护的就越多。

而四个从来没有金刀的成员,都戴着一个刻印着火红羽毛的物品——戒指,项链,耳环以及一颗义眼;这就是最受信任的,身份的象征!

哎呀,扯远了~

符华轻饮一口咖啡,敲敲桌子示意家族成员离开,自己则是看起了最近收到的邀请函。

“这个是……神州武术协会的归国邀请?”

————分割线————

来到外面的符碧鹊披上虎皮披风,坐进改装过的悍马越野,拿出一个高脚杯给自己倒上一杯冰可乐,用杯子轻敲车窗,示意司机开车。

车子开动,符碧鹊放松的躺在真皮座椅上,看也不看一眼的将可乐一饮而尽,然后……

将酒杯狠狠摔在了车前窗上!

“小子,说吧,谁派你来的。”

符碧鹊根本不在意自己刚刚喝下去的一大杯毒可乐,看着满头冷汗无比紧张的“司机”,毫无保留的展示着自己嘴里比妖刀村正还要锋利的牙齿。

“司机”在来刺杀符碧鹊的时候,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因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

“吸……呼!”

“听说你们家族敬重不惧生死,捍卫尊严的人,哪怕是敌人也会在人死后保护其家人。”

疑问句,但是肯定语气。

“哼哼哈哈!当然了,虽然我对你们的好感并不比普通人高多少,但至少我的阿华敬重这种人,所以我就稍微的提供一点帮助。”

符碧鹊的回答,让“司机”放下了心;深吸一口气,开始上报自己的身份家庭住址以及家庭成员,最后开始诉说派遣任务的人。

“金犬组?那是什么?”

“一个不算大,但也说不上小的极道。”

“啊……喂,你们听见了,去把地址的房子拆了,人都保护好,然后找人去把那什么金犬组的组长,送去泰国给切了!”

随手捏碎车子上的通讯器,符碧鹊缓缓地将身子向前探去,面无表情的脸缓缓转向了已经彻底平静下来的“司机”。

“接下来。”

“啊,我的时候到了。”

“轰!”

符碧鹊站在东京湾上,用爆炸汽车残骸上的火焰点燃一根古巴雪茄,深深吸了一口。

“莫名其妙的家伙。”

随手将刚吸了一口的雪茄丢进海里,符碧鹊披着虎皮披风一步一步离开了,任由曾经的爱车在黑夜的火焰中燃烧。

“纱仓响,我记得是个好苗子来着……”

————分割线————

“你好~是符碧鹊女士对吧?”

“对是我,之前预定了会员,今天来是来看一看的。”

“嗯…另一位?”

放回去穿着西装叼着百醇,跟在健身房前台小姐姐的身后;今天,符碧鹊打算来逛一圈,顺便看看运气。

“哦,她最近有事情要做,所以暂时来不了,会员费还会照常给的,不用担心。”

“倒不是担心这个……嘛,今天除了符女士,还有两位皇樱女学院的学生一起参观。”

“哦?学生?”

前台小姐姐毒辣的眼光,一下就看出了符碧鹊藏在西服下的野性美身躯,不明白能在家练到这种地步的人为什么还要来健身房——不过,要恰饭的嘛,多一个会员加一份业绩,前台小姐姐自然不会自断财路。

符碧鹊则是听到前台小姐姐说有两个学生要来,就开始提起了兴趣;看来她今天的运气还算是不错,当场就撞见了纱仓响和奏流院朱美来这个健身房的剧情。

符碧鹊从怀里掏出一盒百醇,摘下脸上的墨镜,在前台小姐姐“这眼睛好漂亮”的眼神注视下,用四敞大开的大佬坐姿坐下,自顾自的开始吃了起来。

这个坐姿配上符碧鹊面无表情的脸,以及一嘴鲨鱼齿咬百醇的声音,直接让前台小姐姐退避三舍。

“阿拉,今天还有别的人和我一起吗?”

“嗯?”

听到说话声,符碧鹊侧目看向完全不怕自己的少女,上下扫视一番确认了其身份。

“奏流院朱美,奏流院家的二小姐。”

“唉?这位小姐姐认识我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