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天才的神经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3/7 9:00:06 字数:0

弓铭一行人从学校围墙里爬出来之后,小心的攀上了一条商店街的房顶。

遍地的尸骸铺满了横七竖八的摆满了整个街道,有死去的活人、有活着的死人,也有死了的死人。弓铭小心的观察那些游走街上的怪物,发现这群怪物和自己概念中的丧尸有根本的区别。

比如弓铭他们眼皮底下的这个,躲在厨房里被抓出来的胖厨师被丢了出来,可是怪物们并没有扑上去,而是其中一个张开嘴,那个口器如同蛇头般射出来,刺入了那个胖厨师的喉咙里。

被刺入的胖厨师并没有立刻死亡,而是挣扎了好一会儿,用手拼命去抓自己的脖子,将脖子上的皮肉都撕下来,指甲都插入了喉咙里,才在挣扎中痛苦的死去。接着他就像其他怪物一样站起来,开始搜寻其他的猎物。

看完这一幕的弓铭瞟了下旁边的两个女伴。雪珂一副要吐出来的样子,山本学姐也是一对秀眉拧的紧紧的,看来不论多么理智的女人,对于这种东西还是挺敏感的。

他对两个女孩挥了下手势,然后悄悄的转移到了商店街一家人的阁楼上。

小心的将阁楼关好,这种地方常年落满了霉味,气味影响很大,不用担心被追过来。这会儿,弓铭才长出一口气安心下来。

“怎么样?你特意拉着我们去看了一下那些东西有什么收获?”副会长或者说会长女儿山本樱总是摆出一副这样居高临下的姿态,就算是这个时候跟人说话也是这样。

“还不能确定,不过已经有点眉目了,”弓铭搓着双手,似乎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就情况看,现在我们已经跑迟了,这附近几百米范围内都已经被怪物占领,不知道人类发起反击要到什么时候。想要活下来必须有有效的自保手段,而在这里,我们中有战斗力的只有学姐你,万一遇到怪物的话,我和小珂只会成为你的累赘。”

这点三人都心知肚明,雪珂也是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什么都不说,她虽然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战斗力的,但看到下面那一大群的怪物,她觉得自己这点战力有和没有没什么区别。

“嗯,于是你决定怎么做呢?”樱歪着头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我们需要可以快速杀死这种东西的武器,武器我可以做,但前提是必须知道怎么样才能杀死他们。”弓铭似乎下了什么决定的微微点了下头,“学姐,我有个很过分的要求,想让你帮忙完成。”

“什么?”

“我要抓一只活的。”

樱和雪珂都用看着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弓铭。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了还不清楚吗?还要抓一只活的,这不是去送死吗?

意料之中的表情,弓铭并没有生气,他从口袋里取出自己几颗小玻璃球:“这种东西是我自制的,叫催泪弹,就是之前救学姐用的,可以制造出大量的刺激性气体,让周围的生物都无法呼吸。这样不仅可以用来逃跑,还可以有效的将怪物隔绝开。这里还有三颗,我们一人拿一颗,作紧要关头自保用。”

弓铭将催泪弹拿出来两颗放到两个女孩面前,用来坚定他们的信心:“首先根据我刚才的观察,这种东西应该是寄生而不是感染。当然这一点有待确认,至少现在可以看到的是,即使怪物被腰斩了还能活着,所以这次我们只需要腹部以上的部分,并且不需要肢体部分。”

“你的意思是把下面都和手臂都砍掉,只拎着头和上半身带回来吗?”樱皱着眉头,说实话即使是她,毕竟也只是个女孩子,这么血腥的事情何时干过。

“是的,不过不用回来,怎么制住它,其实并不难,我来准备,所以山本学姐你负责处理突**况,小珂负责望风,确保我们不会被多只同时注意到就好。可以吗?”少年环视两人,雪珂有些犹豫,不过看樱点头了,自己也就跟着点头了。

“那你准备怎么做?”

被问到这个,弓铭忽然一笑,随手从这个阁楼仓库里拿起一瓶酒:“灌醉他们。”

根据观察,这些东西只对人有兴趣,并且靠气味分辨,弓铭并不算一口气抓太多,一只就够了,所以弓铭决定这么办。

这家的主人应该已经变成那堆怪物中的一个了,卧室里空空的,没有人,门也没开。或许就是这个原因,才让卧室里面的“人味”并没有传到外面去。所以弓铭在确定下面没人的情况下,让动作最快的樱把卧室的门给打开了。

果然没过多久,就有顺着气味找到的怪物送上门来了。

弓铭看了躲在门后的樱一眼,对她点了点头。就在怪物进来的瞬间,以她的速度,在关门的瞬间躲到天花板的夹层里来。于是这个东西就被关在了这个密闭的卧室里了。

而弓铭要做什么呢?其实很简单,他将酒重新炼成,用乙醇交换出**。**是人类最早的麻醉剂,**气体可以将任何会呼吸的生物神经麻醉掉。弓铭根本不担心这种麻醉剂会对这种东西没用,因为任何东西它要控制生物体都必须通过生物体的神经才行,就算这个东西能够抵抗掉**的麻醉,也阻止不了**对于人体神经本身的麻醉。

把炼成的**气体以催泪弹的方式弄好,丢进卧室里,不需要太浓厚,只需要这东西被迷晕就好,如果彻底神经麻醉而死了,那就适得其反了。

麻醉弹丢进卧室十分钟左右,那个怪物已经趴在地上不动了。弓铭用木头交换出了活性炭,给三个人做了防毒面具,防止自己被迷晕,然后他一个人就进入卧室开始他的事情了。为了保证安全,他决定就在这个充满了**的房间进行。

进行什么?

当然是解剖。

在弓铭的指挥下,樱一脸不适的挥刀砍掉了这个人的腰部以下的身体和手指,然后弓铭就开始了他的工作。他拿出从雪珂那里借来的蝴蝶刀,时候先开始检查下半身。

为什么检查下半身呢?因为这关系到这个人究竟是受到感染还是受到寄生的问题。换句话说,究竟是异形还是生化危机。

带着手套的弓铭切开了柔软的腹部组织,大肠、小肠、盲肠、膀胱这样的内脏组织都拿出来,小心的切开发现并没有被感染的迹象。当然,这还不能完全排除感染的可能,或许是这个东西对于内脏不感染。

接着他开始了对于胸腔的解剖。用刀子划卡胸口之后,弓铭愕然发现这个人的肺部已经完全变成黑褐色的了,并且上面有诡异的蓝色斑点。侵蚀身体了,难道真的是感染?没有先去动肺部,而是将心脏,肝胆全部切下来之后,弓铭发现,即使这样,这个东西还是活着的。

那么切掉脊柱神经能?他将这个人翻过来。用后面脊柱部分,将蝴蝶刀**去,费了不小的劲将蝴蝶刀插入骨髓,切断脊柱神经之后,这个东西还是活着的。这样的话,就很像是寄生了,只不过,难道宿主死了,这个东西也不会死吗?

弓铭抱着这样的想法,将蝴蝶刀的刀刃顺着这个人的眼窝**了脑髓之中,这样的话,这个生物的神经网络已经是彻底的被摧毁了。可即便是这样,被这个东西寄生的肺部还是活着的。

究竟是什么情况?似乎已经明白情况的弓铭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切开了喉管部分,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喉管里层层叠叠的是类似孵化中蛇一样的软组织,塞满了整个喉管,怪不得之前那个胖厨师硬是抓烂了自己的喉咙。顺着喉管切开肺部,无数的幼蛇一般的软组织在相互咬着对方的尾巴,就这么一个接一个的连在一起。看起像是肉眼能看到的细菌,不断的相互咬噬,吞并,然后成长。而越是小的寄生体,受到**影响就越小,卡在喉咙最上方那个已经长成型的,变成了弓铭它们之前看到口器的那个“蛇头”反而是因为麻醉而处于假死状态。

那么这样的话,让最上面这个“闭嘴”是不是就结束了呢?弓铭给了那个上面的蛇头一刀,将其杀死在昏睡之中。

在那个蛇头被杀死后所有的小“蛇头”的活性瞬间就降低下来,过了大概不到一分钟之后,就彻底的不动了不再相互吞噬,也失去了白色的生机,跟坏死的肺一样变成黑褐色,迅速的死亡。

果然是寄生吗。

弓铭扯下手套丢在地上,转身回到那个阁楼。这次解剖得到了想要的情报,现在需要想一些应对手段了。

他自己正在出神的想着自己的事情,跟在他后面的樱都将自己好看的眉揪在一起了,至于雪珂,她看了一眼就跑到一边吐去了。她们此刻心里的想法不谋而合:难道天才都是这种神经?太可怕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