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神说

作者:故我曰 更新时间:2013/11/24 21:33:28 字数:0

……这个挂开的。

伽蓝握了握自己的拳头,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常。他尝试站起来,可只是颈部微微抬起,少年就感觉眼前一黑,下一秒脑袋就狠狠的撞在了天花板上。就像一只装在玻璃门上的傻鸟一样,顺着墙面滑了下来。

咲月捂嘴轻笑,“时间术式本身就是一把双刃剑。你自己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但是对于现状的作用方式却会产生彻底性的变化,特别是速度,一般人的话甚至会弄死自己。你要用你过人的精神力去适应这个速度,十倍的速度对你来说不算什么的,在咱家的世界里你的精神体都是可以思考的,区区十倍的速度你难道不能驾驭吗?”

切,说的简单。

伽蓝知道事情远没有咲月说的那么容易。

首先,习惯是人最难纠正的东西,越是基础的习惯越难纠正。好比一个人的走路姿势,军人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之后,一辈子走路都会是那个样子,而现在自己身上就像是开了变速齿轮一样,看起来好像是变厉害了,但在开了变速齿轮的情况下还要维持常速,简直就是一件无比蛋疼的事情。

他现在都怀疑如果自己开口说话的话,会不会因为牙齿合拢的速度过快导致自己的舌头被咬下来。

另外,根据咲月的说法,时间术式的效果完全就是相对论在实际中的现实作用。而自己的内循环和外循环的运行速度逆差是100倍,那么就呼吸方面,自己要注意不能呼吸过快而导致某些身体的内循环崩溃,当然,这种效果也能够适度的调整,在达到身体的极限从而获得超常的力量。这么一来,所谓的人体限制器已经彻底被取消,如果不控制好的话,随时可能玩坏自己,不得不说在没有爱因斯坦的支持下,能弄出这样的术式,咲月不仅在武力上,在智慧上也已经是超人级别的存在了。

不过搞这种研发的高人似乎都是不擅长政治的,毕竟真实性才学术的一切,而没有谎言政治家根本完全就是一个傻子,所以联邦现在这个样子,似乎也就可以解释了。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伽蓝一边思考着,一边调整适应现在的身体状态,果然现实这个游戏根本就没有什么系统辅助功能,一切都要靠自己。

“嗯,那么作为咱家的公会成员,规定自然是有的,不过现在想也想不出来多少,总之必须遵守两条规定,第一,咱家找你的时候,绝对不许拒绝,第二,不论你闹多大,要活着回来。好了,记住这两条就好了,咱家还有点事,你适应了身体之后就去做你自己的事情吧!对了,一周内至少要过来一次。”

说完,伽蓝从自己紧贴地面的视角看到女仆的高跟鞋走了出去,远去的清晰脚步声像是磕在自己脑门上一样。

明明是个女王属性的家伙却万年女仆装,这是一种什么心态?

话说自从刚才那个袭胸意外后,自己就这么莫名奇妙的被从忧郁消沉的负面状态给拉出来了,虽然不知道她是有意无意,但她间歇性的告诉了自己,即使自己不是弓铭,依旧还是有需要去做的事情的。这么一想的话,或许真该谢谢她吧!

当然了,当下之急还是要去把雪珂那个作死的小妮子给抓回来,她简直就是在玩火,不,应该说是玩命才对,一定要阻止她……呃,可是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弓铭了……好吧……

……

因为海洋性气候的关系,尤兰德的雪下的比较快,消失的也很快,前些天的雪夜此刻已经完全看不到了,黑色的天幕笼罩在灯火辉煌的尤兰德,这里依旧是联邦最繁华和最黑暗的地方。

在城东的一条堆满的垃圾桶的街道上,一个醉汉正晃晃悠悠的走着。这里是贫民窟,城市环卫要一个月左右才会来一次,长期没有疏通的地下水管道中充满了生活垃圾,废品,和尸体。每到下雨的时候就会连同污水一起被冲进爱琴海中,波光粼粼的海潮下不知埋葬了多少腐烂与鲜血。

醉汉和这里的所有人一样,没有力量也没有希望,醉生梦死的活着。在酒饱饭足后,寻找生理上的**是他唯一的人生追求,这里是最下等的窑子,只要一点钱就可以爽上一个晚上,运气好还能遇上新鲜货。

朦胧的眼神中,一个金发的女孩子贴了上来:“先,先生,您需要服务吗?”

嗯?好运气,说来就来了。

眼前的这个面目姣好的金发女孩很明显是个才下海的新人,至少自己常去的那些个老野鸡们都不会有这么好的态度的,她们只会死人一样的劈开大腿,然后催你快点结束。

“你,有什么服务啊!”忍不住露出猥琐的笑容,醉汉伸手想要揩一把油,不料却抹了一个空。

“我的服务很好的,你跟我过来吧!”女孩后退了几步,笑的很甜。

这一笑,笑得醉汉心神荡漾,也就没计较自己抓了个空的事情了:“唉,那我要好好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了,哈哈哈哈!”

追着那个女孩,醉汉跟着她走进了路边黝黑的巷子里。

“呸!还想占老娘便宜!”用自己的高跟鞋狠狠的踹在醉汉的脸上,此刻雪珂已经把对方五花大绑捆在了垃圾桶上,圆柱形的垃圾桶让被踹的醉汉在地上无力地来回滚动着,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翻了身的王八。

雪珂虽然发火,却只是单纯的发泄而已,她知道自己干的也不是什么好事情。抽走醉汉的钱夹,那几张被揉的皱巴巴的钱,估计是他这个月背着老婆藏下来,用来逛窑子的零花钱,不过现在都属于自己了。没办法,这几天一直在被各种人追,本来就没留多少积蓄,要是生意没做成还被饿死在路边岂不是太憋屈了点?

话说回来,自己一个人做这个生意还真是勉强,自信心爆棚,二话不说就上来抢的人还真多,那几个以为靠得住的情报来源现在也被断了,现在除了逃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早知道就卖给那个大傻蛋,不用假的糊弄他了,搞得现在连商行都去不了,买吃的东西都要干这种事情。”

赶在面包屋关门之前买了点吃的,雪珂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下,这里虽然杂乱,半夜经常都能听到隔壁动作过大的吱嘎声和奇怪的呻吟,不过正因为有这种噪音在,她才能安心休息。这和在野外要注意蛙鸣声是一个道理,一旦声音停下了,就说明暴风雨要降临了。

并没有选择在床上休息,而是在床上铺了一个人形之后,躲进了衣柜里,这样就是被突然袭击也是有逃脱的机会的。

倚在衣柜里眯了一会儿,小妮子始终不敢真的入睡,大约每隔十五分钟就会醒一次,感觉周围的那种吵闹声还在,她才会再次闭上眼。在不知道多少次睁开眼的时候,忽然一个微小的响动将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喵~~”

……什么,原来是猫啊。

从衣柜的锁孔往往看了一眼,发现黑漆漆的屋子里并没有任何异常,她准备继续睡觉。

就在这时候,衣柜前一个黑影一晃而过。

“队长,情报上说就在这里了,我已经施过法,她应该已经睡着了。”

“嗯,小心,这个该死的女人已经耍了我们三次了,这次一定要把纹章拿到。神交给我们的任务,一定要完成。”

“是。”

这时候雪珂才发现围着自己的床上有三个黑影。又来了,真是不能安生。手在衣柜边一帖,设置好的炼金阵发动,衣柜的背面直接开了一扇门到隔壁。雪珂蹑手蹑脚地爬出去,在隔壁屋子的赤身男女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小丫头露出一个干笑,翻身从窗户跳下去。

“嘣!”

自己刚刚落地,屋子里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雪珂知道自己设置的触发式炼金阵被引爆了,这下子就算对方没死,暂时也追不过来了。可就在她刚刚准备找个巷子溜进去的时候,忽然十几个黑影围住了她。

“神说:信我者得永生,”领头的那个男子如此说道,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袍子,白皙的脸,鹰勾的鼻子,金中泛白的发色梳着标准的背头发型,一双蓝眼睛射出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雪珂,“忤逆我的人,都将被罪业的火永世燃烧。”

“都灵教团吗?你们那么大的组织何必为难我一个游荡的散户。”

“那是地狱的通行证,我们只是在救你。”男子如此说道。

这个大概是雪珂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了:“那么不用担心,我不需要你们救,我只是打算把它卖掉而已。我得到的东西,我自己有权处理它。”

“你不能把这种东西交给别人,这是魔鬼的行径。”男子语气冰冷的否定道。

“那好,反正我也受够了,卖给你怎么样?”雪珂无所谓地耸耸肩。

________________

二更loading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