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接近真相

作者:司马御狐 更新时间:2020/12/25 20:17:08 字数:3790

我们本来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聊一聊关于案子的事情,但是在外边逛了一圈却发现都是都是人,尤其以恋爱发烧者居多,无论是在大街上、餐饮店、还是公园的小树林后面处处可以见他们的身影。他们或搭肩或牵手或直接把嘴唇合在了一起,完全不理会旁边单身人士那憎恨的眼光。

真是的,这么热的天还要到外面来秀恩爱,行行行,算你们有男/女朋友幸福死了,怎么样,要不要给你们个喇叭向全世界宣告一下?

无奈,我只能提议,和易钏雨提议要不要去我家,没想到,她立马说好,还特别兴奋。

我租的地方学校很近,也就是离那家咖啡店也很近,所以没几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家里。

“呜哦,没想到小竹一个大男生的家里还挺干净整洁的嘛,难得难得。”

“行了行了,说的你好像第一次来我家里一样。”

“我这不没有什么话可说缓解一下尴尬嘛,你这人有点情商好不好?”

易钏雨生气地嘟着嘴说道。

“是是是,我情商低,但我智商高啊,根据赫尔克里·波洛的相对论:一个人的智商越高,他的情商越低,所以没办法嘛。”

“啊?那个《东方快车谋杀案》里的侦探?”

“是啊是啊,我书读的多,不会骗你的。”

对不起了克里斯蒂老师,我只能用您笔下知名人物来骗骗这个笨女人,省得她老是说我情商低我还没借口反驳。

“那个小矮子侦探居然还说过这种话,真是不可思议啊。”易钏雨拖着下巴说道。

“不许这么说波洛,人家的本事可大着呢,小时候到现在没少崇拜他!”

“是嘛——那他这句话是出自哪个案子呢?《东方快车谋杀案》和《鸽笼里的猫》着两部作品我看过,里面绝对没有,啊呀,那这句话到底是出自哪个案子呢?”

易钏雨忽然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眼神看着我,看得我毛骨悚然。

“这、这我哪记得呢,毕竟这么多作品呢。”

“话先说清楚,要是我把波洛系列全看完还没找到的话,我就捅死你哦~”

哇,这么沉重的一句话,你居然是眯着眼睛笑着对我说,可怕……

不过也不要紧,波洛探案系列一共差不多有7、80本了,你慢慢看……算了,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买件钢板背心吧。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打开了冰箱的门。

“那个易钏,哦不小雨啊,要不要喝点饮料?”

叫了四年的全名,要我一下子要我叫昵称,说实话还真的不太习惯。

“不用了,刚才在咖啡店喝得很饱。”

“哦,那你先在沙发上坐下吧,”我拿出一瓶矿泉水,在另一个单人沙发上坐下,“废话不多说了,赶紧开始我们的……的……的解决烦恼吧!”

差点就说出“问话”两个字了,还好。

“好,小竹你问吧,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易钏雨举了举双拳,看上去精神很好。

“好,首先问一下你在案发当天去油桐村干嘛?”

“我是去找小媛哒,因为我们好几年没见面了,有天她说想见我和我聚一聚,但她又说没法出家门,所以就我想去找她了。”

没想到易钏雨也称呼李雯媛为“小媛”,看来她们的关系不一般。

“那你们见到面了吗?”

易钏雨摇了摇头。

“没有,我就小时候去过一次,早忘了,油桐村这么偏僻这么绕,打小媛电话也不接,发她信息也不回,我只能回去了。”

“那你在我和你说之前,你知道那里发生杀人案,而且李雯媛自己承认自己是凶手的事吗?”

“什么?小媛说自己是凶手?!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易钏雨激动地站了起来。

“你先坐下,”我按住她的肩膀强行让她坐下,“她只是自己这么说过而已,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她是凶手,现在她还是嫌疑人。”

“哦,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

易钏雨平抚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我知道小媛家发生了杀人案,案发的第二天小媛就发信息给我了,还问我怎么办,我只能说一些安慰的话,让她不要急,其它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你认为李雯媛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她是个很内向的人,平时很难从她脸上找到表情,什么事都不愿和别人说,哪怕是自己烂在肚子里。我也是花了好长的时间和精力才成为她的朋友的,虽然她还是有很多话不愿和我讲明,但我也没有嫌弃她,因为小媛很纯真、很善良,没有心机、也没有什么坏心思,就像一张白纸一样。”

说完易钏雨淡淡地笑了,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注意到吧。

的确,就如她所说,李雯媛很纯洁,但也很无法敞开心扉,尤其是张扑克脸一动不动。不过你知道吗小雨,小媛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会属性反转,露出意想不到的表情哦。

“啊呀,问了那么久,忘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和李雯媛是什么关系?”

“我和小媛是小学同班同学。”

“同班同学……嗯不对,我记得李雯媛不是刚刚高考考完吗?”

“四年级的时候她全身骨裂过一次,还挺严重的,差不多休息了半年多的时间,我想想……哦对,是5月份到12月份嘛,所以就干脆留级一年了。”

“5月份到12月份啊……7个月?!你确定没搞错?”

骨折是比骨裂还要严重点,老话说伤筋动骨是100天,全身骨裂再怎么严重算它3个月好吧,那也应该可以痊愈了吧,怎么可能要7个月这么长时间?

我看着易钏雨,发现她的脸色有点凝重。

“我不会记错的,的确是7个月。”

“怎么可能……”

“一开始的时候就没有积极治疗,后来原本是差不多好了,但又裂了一次,而且比上次更严重,这才导致7个月不能上学。”

“你是说快好的时候,李雯媛又骨裂了一次?我的天哪……”

不敢相信,连续两次骨裂,这得承受多少身体和心理的打击啊!

“悄悄告诉你个秘密。”

易钏雨说着像只猫一样地爬到了我身边,一只手按住我的膝盖,另一只手则按住我的胸口。

“噗通——”

这个动作让我浮想联翩,有点不敢正视她的眼睛。

“我认为,小媛的这两次骨裂是……”

?!

“什么?这怎么可能!”

听到原因后的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小媛在有意无意中给我透露过一点关于这个的消息,所以应该不会错。”

“这这这…抱歉我还是无法相信,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他(她)就很有可能就是凶手了,毕竟能做出这种事。我一开始还以为他(她)是凶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呢。”

“说实话你和我一说小媛说自己是凶手,我就在想很有可能是在帮他(她)定罪,你大概不知道吧,其实他(她)是小媛的……”

!!!!!!

当最后几个字从易钏雨嘴里说完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惊,调查了这么久,我居然连这种事都没都没查到,简直弱智!

“你、你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为、为什么这么重要的信息没人告诉我呢?李雯媛的家人也是,油桐村的人也是,警察方面也是,没一个人告诉我!”

“其实这件事也不是小媛和我说的,是我上小学时无意中听几个老师谈起的,据说这件事很隐秘,知道的人除了当事人外就没几个,而那些知道的人也没事不愿意主动给自己摊上事,所以就像是被关在了一个密封的盒子里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却并没有人打开。”

……

“小雨!”

我抱住了易钏雨。

“小竹,这、这有点突然。”

“太好了,多亏了你,这件案子总算是有眉目了,我爱你易钏雨——哦不是……”

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考虑,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其实这就是句很普通的朋友间高兴时的玩笑话,但当我说完后才发觉对象是个女生,说这话会引起误会,但想解释时已经来不及了。

“小竹……”

“啊,其实我……”

“太幸福了!”

易钏雨的眼睛瞬间发亮。

“小竹接受我的告白了,小竹接受我的告白了,小竹接受我的告白了,欸~~耶!”

她兴奋地跳了起来,虽说她不重但我还是可以感觉到地板在震动。

“啊呀~小竹真是的,在不经意间接受人家的表白,真是个坏男人。”

她又突然坐回到沙发上,双手捧住发红的脸,一副**的样子。

看她这样子,好像是沉浸于突如其来的幸福中无法自拔。

哎……我到底要不要告诉她真相呢?

“那个……小雨啊,我其实……”

“小竹不用再解释了,我都懂的啦”

“……”

我连该怎么插上话都不知道!

最后,经过我千辛万苦的努力,终于是把口误解释清楚了,只是还是没有逃过一顿暴打罢了。

嗯哼,哈哈哈哈~

这可真是一个简单的案子啊,本来还以为是一件多么难解的谜案,现在看下来,却有可能是我有史以来办过最简单的案子了。

凶手在杀人的过程中并没有使用什么新奇的杀人手法,只是案发后逼李雯媛去顶罪,再掩盖住自己和李雯媛那层隐藏的关系从而摆脱自己的嫌疑,所以,这件案子的最大难度就在于——所有人都有杀人动机,但却搞不清楚李雯媛的顶罪动机。

不过,要说解决这件案子的最大功臣应该是易钏雨了,要不是她给我爆的那两条重要信息,我可能还在调查那些毫无相干的事情吧。

一开始听到这个人名字的时候我是完全不敢相信的,但听到来龙去脉后,我突然有点想笑——别误会了,我不是在笑别人,而是在笑像蠢货一样的自己,明明当初离真相那么近,却被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打乱,看来还是太年轻了。

易钏雨走后,我又躺到了安乐椅上,闭上眼睛后,开始慢慢回想起案发后我去过的地方以及经历过的事情。

光从李雯媛这块来说,从最初见到她时的扑克脸,到初次和她“约会”,再到大太阳底下的偶遇以及之后到她家时的这些场景,明明有很多细节值得我去深思,可惜我那被绿巨人踩过的脑子却完全都没有注意到!哎,福尔摩斯看出华生去过阿富汗只需要一秒不到的时间,我要是也有这种天赋就好了。

“算了,多想无益。”

我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

晚上,我在和李雯媛、易钏雨、月篠和梦织四个人分别通讯完后,又拨通了爷叔的电话。

差不多过了7、8秒,爷叔才接通了电话。

“喂,义竹,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爷叔……”

我说出了凶手的名字,他的杀人动机以及李雯媛的顶罪动机。

“是真的吗?!你确定吗?!”

爷叔在电话那头激动地喊道。

“我确定,不过保险起见你那边还是再调查一下吧,对警察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你有证据吗?没证据抓到了也没法起诉。”

我“哼哼”冷笑了一声。

“只要人落网,证据什么的都是手到擒来!”我自信满满地说道,“所以,我决定……”

从傍晚开始起,就有点起风了,因为我窗没关好的缘故,一张纸从台子上被吹了下来,就是梦织的那张“Master Scroll” ;我弯下腰把纸拾了起来看了一下,这时右下角的血手印却显得格外地耀眼……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