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迟到的救赎

作者:司马御狐 更新时间:2020/12/26 20:26:24 字数:5417

什么叫推理,什么叫抗争,什么叫正义,什么叫——侦探?

然后,什么叫救赎?

……

此时此刻的李雯媛就站在我眼前,她的脸上表现出了少许的紧张,两个手掌不停地交叉着。

今天的天气不错,相较与前几日的闷热,今天稍微有了点风。

这风啊,是我个人很喜欢的一个元素,只要吹的时机得当,有治愈人心的效果。

“义、义竹,我已经听你的吩咐把家里人都支出去了,所、所以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呢?”

“是嘛,那太好了,终于没有人可以打扰我们了。”

我把撑住敞开大门的手放了下来,朝李雯媛走去。

“不不、义竹,你要干嘛?”

她慢慢地向客厅后退。

这已经不是紧张了,是惊慌失措的表情了,这对一个扑克脸来说是个奇迹,虽然我也不是第一次从她身上看到这种奇迹了。

“义竹,门、门还没关上!”

“没关系,让它开着。”

我还是保持微笑,迈开步子向李雯媛慢慢走去,我每跨一大步,她却只往后退一小步,所以很快就追上了她。

“义义义义竹竹……”

终于她停止反抗了,我抓紧机会上前一把抓住了她。

“——等一下!”

“——站住!”

“——ちょっと待って(等一下)!”

就在我刚想开口的时候,背后连续传出了三个声音,瞬间把我和李雯媛两个人的动作和表情冻住了。

我回头望去,门口出现了三个女生,从左边开始,分别是月篠、易钏雨和梦织

“我去……”

我无奈地一巴掌打在额头上。

“小雨?!还有义竹的妹妹,还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让你们先待在外面,到关键时刻再进来给我助攻的吗?”

“这不是已经到关键时刻了吗?”

“我看刚才的剧情发展不太对,如果再不阻止的话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

“是恶魔之血的注入导致荷尔蒙大增吗?可没想到义竹君这么快就禽兽化了……哦对了,我们是初次见面,我叫南泉梦织,叫我梦织就好了,请多指教,李雯媛小姐。”

“噢,my卡米!”

我又往额头上打了一巴掌。

真是找了一群“好”队友啊!

“这这这,”李雯媛在三个人身上来回地指着,“义竹,小雨,你们把我搞糊涂了,还有,你们俩认识?”

我叹了口气。

“小媛,既然如此我就开门见山了,我今天来的目的是——”

“为了破案。”

“为了找出真凶。”

“为了拯救李雯媛妹妹。”

“喂,你们三个,要不你们来吧!”

三个搞事的人同时把头转向了不同方向,然后分别“呋呋”、“哈哈”、“嘻嘻”地笑了起来。

“你们……”

老夏你在哪里,我需要一个正常点的助手。

“算了……”

我闭上眼睛胡乱地抓了抓头发,等到我再睁开眼睛时,我已经换成一直尖锐的眼神看着李雯媛了。

啊,你问我怎么知道自己是是“尖锐”的眼神?凭感觉啊,就像我明明看不到却能了解到头上那根呆毛的所有动向一样。

“小媛,我本来还想搞一点剧情和套路的,不过现在看来是砸了。那我就干脆开门见山地说了吧:我已经知道要油桐村杀人案的凶手是谁,也知道要你顶罪的那个混蛋是谁。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小媛你不能再生活在这个人的魔爪之下了,我会把这人送进监狱,而你要忘掉自己多年以来的梦魇、阴影、顾虑和伤痕,我知道这很困难,但是,我,还有我的这些同伴都会帮你。

——我要拯救你,李雯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羞耻好羞耻好羞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好羞耻,明明在动漫里,那些男主总是会很帅气地说出这句话,怎么一到三次元就变得那么怪呢?总感觉说完后脸上好烫,就像是个隐藏中二病突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火力全开了一样,之后想起就会抱住头砰砰砰地朝墙壁猛撞。

“呋呋呋……”

“唉……”

“啊咧……”

你们别再火上浇油了,有豆腐吗?我想撞!

“噗哈哈哈哈哈……”

嗯?

这像铃铛般的爽朗笑声是……不会吧?

带着内心的疑问,我慢慢抬头看向了李雯媛——

“哈哈哈哈,对、对不起义竹,我实在是忍不住了,你刚才的表情,我都想拍下来做表情包了!”

“……”

我滴妈呀,眼前那个大声狂笑的人真的是李雯媛!

我又回头看了看易钏雨,发现她也是一脸的惊讶,看来她也对李雯媛的笑脸感到很意外。

是的,李雯媛以前是笑过,但那些充其量也就是淡淡一笑,怎么可能是这种肆无忌惮的大笑呢?如果把现在的李雯媛样子拍下来发给那些熟悉的人,他们肯定会回一句“PS的吧?”。

“哈哈哈哈,义竹你刚才真的好二啊,最后一句话是在学漫画里某个男主的告白吧,但是真的学不像诶……”

这是哪个男主作出的告白,站出来,打一架!

不过……

“哈哈哈哈哈……”

虽说是这不是我想要的过程,但结果还是不错的,我说这句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放轻松,有助于接下来的发展。

“好了,笑也笑过了,接下来,该进入正题了,”我把一只手搭在李雯媛的肩膀上并直视她的眼睛,“小媛,杀害李亚娜并期望嫁祸给你的凶手,就是你的父亲李强对吧!”

“我……!”

李雯媛听到后,立刻停止了笑容。

“案发当日,李强先是让自己的儿子到别人家住宿,为的是让他与这起杀人案完全够不着边。到了晚上,李强在自己妻子的饭里或水里放了安眠药,使其睡着醒不过来,然后便把被害人李亚娜叫到了自家后院玉米地后,用斧头一刀劈死了她,李强以为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尸体处理掉,谁知却被你不小心看到了,而他也看到了你,于是丧心病狂的家伙干脆叫你来顶罪,然后再装出一副慈父的样子来把嫌疑从自己的身上挪开,我说的没错吧!”

“我我我……”李雯媛听完后显得很紧张和害怕,“……怎么可能呢,李强可是我的爸爸,天底下哪有父亲让自己孩子顶罪的……”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完全没有底气。

“哎,事到如今了你为什么还要袒护他?他根本就不是你父亲!准确来说,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而是你的继父对吧!”

“什……”

(“说实话你和我一说小媛说自己是凶手,我就在想很有可能是在帮他(她)定罪,你大概不知道吧,其实她是小媛的继父,不是亲生父亲!小媛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大约在她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的母亲又嫁给了现在的这个继父,原因是这个人侵.犯了她母亲,然后用武力逼她嫁给了自己。”)

易钏雨的这两句话和李雯媛母亲李张青的样子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恨得我直咬牙,恨这个人皮兽心的村长,也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不能早点看出来。

第一次见李雯媛的时候我就感到奇怪了,因为那天是大热天,特别容易出汗,而李雯媛的那个房间里却更加闷热,原因是房间里没有空调,只有一个老旧的吊扇——如果父母都是亲生的话,不可能连自己女儿最基本的需求都视而不见吧。

其次,是家里客厅墙壁上的照片,我找了那么久,却只找到一张有李雯媛出现的照片,还是一张全家福,其余的全是她弟弟的,也就是说,这家人偏爱小儿子,因为只有小儿子是李强和李张青两个人亲生的。

其它的,诸如李雯媛手臂上的伤痕或是她面对真凶身份时吞吞吐吐的态度,我只要随便看出其中的一个猫腻,这件案子不就能早点解决了吗?

“你的继父当初是贪念你母亲的美色才逼她结婚的,谁料结婚以后感情一直不错,但他却一直把你当成拖油瓶,所以一直在虐待你对吧?这种情况在你弟弟出生后愈演愈烈。但你的母亲却一直被闷在鼓里,一来李强的表面功夫做得不错,二来有了新孩子在你身上花的精力自然而然地会减少,三来你也不愿闹出事情来破坏你母亲的安定生活,所以你也没和母亲或别人说过自己的处境,一直忍气吞声到现在。”

(“我认为,小媛的这两次骨裂是因为她的父亲,她的父亲很讨厌她,总是趁她母亲不在的时候打她虐待她,而且那年前正好是她弟弟出生的时候,母亲怀孕而父亲忙着自己的新孩子都来不及呢。”)

“以上便是这起案子的真相和外带的一些内因。”

我把手再次搭在李雯媛的肩上,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我,连微表情都不带动一下。

“我知道你是个总是喜欢替自己身边人考虑并十分在意他们感受的女孩,我也是,易钏雨也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但我们也有我们的原则和底线,而你迁就到这种程度就不是善良了,是软弱了!如果一个奴隶对奴隶主打的暴行只知道忍气吞声的话,那只会遭来他更加残忍、更加肆无忌惮的折磨。唯有反抗才能改变一切,如果连挣扎都不挣扎一下,那就完全没有机会了!”

我歇了口气,一下子说那么快那么多的话,有点喘不上气了。

“不对……”李雯媛听完我的话后一个劲地摇头,“爸爸并没有折磨我,也没杀人,我生活在一个和你幸福的家庭,爸爸、妈妈还有弟弟都对我很好。”

我隐隐约约地看到了她的眼眶的泪水,但她屏住了,用尽全力不让泪水留下来。

“小媛……”

“义竹,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我很好,不用担心我的。”

“怎么可能不担心啊!”

身后的易钏雨突然冲了上来,推开我拉住了李雯媛的手。

“小雨……”

“你个白痴!你以为这次替他顶罪就算完了吗?那下次呢?他还是会变本加厉地拿你当牺牲品直到你失去利用价值为止!这次多么好的一个机会啊,你明明马上就能摆脱这种生活了,为什么不拼一把呢?这么多年,他是怎么对你的,你比我们都清楚吧!”

易钏雨没忍住,直接哭了出来。

“你知道吗?我是多么希望自己的挚友能和我自由地一起打闹、一起逛街、一起吃甜点,累了的时候可以互相扶持、悲伤的时候可以互相安慰……可现在你就是一个被囚禁的奴隶,死、生、自由,都听不了自己的掌控。”

“我、能和小雨、一起做这么多快乐的事吗?”

“当然可以了!以你在现在的年纪,就应该享受和普通的女生在这个年龄段该有的权利啊。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然后和喜欢自己的人去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再说小媛并不难看啊,光是素颜,就能打动很多男生的心了吧。”

“你之所以故意把自己整丑,也是因为你那个继父吧,他是个好色鬼,你的母亲就是因为长得好看才掉入了他的魔爪,你害怕有一天这种悲剧也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从小就遮住自己姣好的容颜,表面上就装作自己很难看对吧?”我插话道。

“各位……我对不起大家,可是我……”

李雯媛欲言又止,现在她的心里一定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吧。

说实话现在的情况比预想的还要糟糕,再这么拖下去的话……

“也许你之前是一个人不敢,但现在有这么多人帮你啊,我数数……1234,再加上你一共5个人,总不见得连一个人都打不过吧。”

“不错嘛月篠,话粗理不粗哦,刚才那句话,very good!”

我抚摸着也走上前来的月篠的头以示奖励,但不知为什么她却低下了头。

“是啊是啊,这种败类不过是最低等的变异体而已,我相信义竹君能一个打30个都没问题。”

我回头一看,发现梦织就在我背后,海蓝色的长发在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耀眼。

(谢了,各位!)

“小媛,你还有什么顾虑你就说出来,这里没有外人,可以放心地说。”我对李雯媛说道。后者机警地看了看四周,然后低下头叹了口气。

“我……”或许是被我们的劝解打动了,她终于是下定了决心,“就算我没事,妈妈该怎么办,她已经够苦的了,我不希望妈妈再受到伤害,我我,呜……”

如果该哭的时候不哭,把泪水都积攒起来,总有一天会泪流决堤的。

眼前的李雯媛,正倒在了易钏雨的怀中嚎啕大哭。

“为妈妈考虑自然是好的——但你自己呢?你觉得你妈妈会希望看到你伤心的样子吗?”

“……?!”

我说完话的瞬间,李雯媛把埋在易钏雨胸口的头抬了起来,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不只是李雯媛,梦织、月篠还有易钏雨都看着我。

“当然,我不是说不管你妈妈,你妈妈不会再受到伤害了,所以我也不允许你再受到伤害,相信我吧,我能办到。”

“义竹……我我……呜啊啊……”

李雯媛又哭了起来,而且比刚才更凶,直接是瘫坐在地上,两个手不停地揉着眼睛,就像个孩子一样。

“哭吧,哭完就好了,哭完就好了……”

易钏雨弯下腰温柔地抱住了李雯媛的头,任由她的泪水弄湿自己的衣服。

(好温馨,要是我也能被这么宠爱就好了。)

我淡淡一笑,突然开始羡慕起了眼前这两个人。

“小媛,你老实告诉我,那家伙到底是用什么手段让你替他顶罪的?当然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

其实现在说不说对我都没什么关系,大不了之后拜托一下爷叔;但对李文媛来说可是至关重要——如果她肯说了,就说明她已经没有了顾虑,可以放下过去的阴影重新开始人生了;反之,就说明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等于白费,而且我必须马上独自进行下一步的计划,虽然很残念,但也没有办法,因为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呜……当时我只是睡不着觉,然后听到后院有动机,就好奇过去一看,结果发现有个人倒在玉米地里,旁边站着的一个人是爸爸,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把滴血的斧头。当时我害怕极了,想逃,但是被他发现了,他喝住了我让我不敢动弹,后来,他笑嘻嘻地对我说,他刚才杀了个人,但他不能被抓坐牢,所以要我去顶罪……”

“你答应了?”问的人是梦织。

“怎么可能啊?我当时立刻拒绝了爸爸,可他瞬间换了张脸,给了我好几个耳光,然后他用很可怕的眼神看着我,跟我说、说如果我不帮她顶罪,他就立刻在这里杀了我和妈妈,还说反正杀一个人和杀三个人没什么区别。我知道这个人干的出这种事,所以就很害怕,害怕妈妈会…….所、所以我才……呜啊啊啊……”

我看着痛苦的李雯媛不禁在心里问自己——如果我是她,我会怎么办?

……我应该会直接往那个畜生脸上来几拳吧,把他打到爬出起来为之,因为和这种人相劝和智斗是没有用的,只有拳头的滋味才能让他不敢就范!

……

可我毕竟是我,不可能代替李雯媛,只能作为一个朋友和侦探的身份去救赎她,虽然这个救赎还有点迟到。

算了,多想无益,等这件事情过去之后会慢慢好起来的,人生的大落她已经承受地够多了,是时候该尝尝幸福的滋味了。但不知她获得新生后第一件事会做什么呢?是看电影、吃甜食还是谈恋爱?如果是最后一个的话,我想只要恢复她自己原来的模样,再加深她善解人意的性格,估计马上就会有一大票男生来要联系方式了吧……嗯,也许吧,我在三次元是个恋爱反对者,不懂这些。

不过呢,在此之前,还有件最重要的事没做呢——

“哦吼吼,在这种时候打扰你们可真不好意思,不过你们好歹收敛一点,这里可是我的地盘。”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们5个人一起朝门口看去,发现油桐村的村长李强正一脸邪笑地看着我们。

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劈柴用的斧头,而在他的后面,还有大约10来个人也都各自手上拿着武器正气势汹汹地盯着里面。我认识其中几个,他们都是油桐村的人。

“爸、爸爸?!”李雯媛惊讶地大喊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