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我回来了,让你久等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5/21 20:46:31 字数:2488

往日青州城内最为繁荣的城南如今已是面部全非,路边尸体、断肢…随处可见,满地淌着血污,更不提那些在屋子里深睡时就被夺走生命的百姓。一场无底线的屠杀,正在青州城肆虐。

叶轻尘望着这惨淡的画面,忽然想起二叔常在他耳边说的乱世。

乱世,乱世,怎么的世道算是乱世?百姓食不果腹为乱世,还是战争烽火不息为乱世?这些都是那时的叶轻尘想象不出来的,但他清楚前面的路这番光景不会少见。

路不平,也要走。

叶轻尘抓紧步子,踏过路边带血的水洼,直奔城南而去。这一路上都不曾见到送婚的队伍,叶轻尘心里有些害怕,害怕他是不是已经来迟了。

路上,叶轻尘忽然感到胸口有一股灼热感,是那枚挂件。他从胸口拿出那枚小剑模样的挂件,可入手后却是冷涩的寒。

太累了么?叶轻尘停下来扶住额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快些,再快些,别停下,你的女孩还等着你去救他呢?”

耳边忽然响起的声音吓了叶轻尘一跳,他慌张地环视四周。可除了路边的尸体,再无别人了。

那声音忽然又出现了,像是直接投在了自己的脑袋里,“一伙山贼就让你如此了么?直接一剑斩了便是,剑客当斩断一切纷扰,一往无前!”

“谁?是谁?”叶轻尘头疼的让他忍不住吼了出来。

“我?我就是你啊。”

“我…我怎么可能是你。”

“我们的确不一样,我不会软弱到连自己的女人都弄丢了。”

“你自问,你若不肯,县令府的那群官兵能抓住你关在牢房么?”

“你再问,你若想逃,牢房的门真的拦得住你么?”

“既然早就能逃,为何偏偏要到今日快来不及的时候?你在犹豫些什么!”

脑海里喋喋不休的声音越来越大,疼痛如同潮水般袭来,仿佛要将叶轻尘彻底吞没。

“我能救她的。”

叶轻尘对着空处大喊,压在喉咙里的野兽猛地扑出,发出震耳地怒吼。

突然,耳边那个声音消失了,四周又静了下来。

手中的归云划落,直直地插在地上。它沾血过后迸发出的煞气收敛了起来,像是在畏惧什么东西…

叶轻尘脱力倒在地上,巨大的痛楚让他蜷成一团,急剧地喘息着。

……

送婚的队伍已经快要到城门口了,唢呐吹奏着喜庆的百鸟朝凤,仿佛今日真的该是个大喜的日子。

绛红色的八台轿子稳当地被架在半空,点缀在周围的金黄色流苏微微摇曳…

路上时常有尸体挡路,队伍里的人强忍着从尸体身上踩过,但没人敢停下,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刀疤龙让送婚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只能继续麻木的敲锣打鼓,抬轿前行,哪怕他们的家人正在这场屠杀中死去。

忽然前进的队伍停滞了,没人再往前走了。

“怎么不走了?都跟老子走快点!”

队伍后面的刀疤龙冲到队伍前面来,手里拎着的硕大的狼牙棒加上他惊人的体重,道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问你话呢?”刀疤龙拎起最前面一个小生的衣服。

小生整个身体悬在半空中,指着一个方向,结结巴巴地说:“大…大人,前…前面有人。”

“有人?”

刀疤龙顺着被指出的方向望去,正如小二说的,那里城楼下的确站着一个人。

那人的身形并不魁梧,甚至看起来有些消瘦,身上还留着浓浓的血污,像是刚从路边的死人堆里爬出来。他手里拖着一把剑,正向着迎婚的队伍走来。他大概走了七八步,忽然像是没了力气似的停下来。

他重重地将剑插在地面上,拄剑停下,眼神微垂,但此刻他仿佛是君临了天下。城门前如同被立下了一道天堑,无人再敢越过一步。

“废物。”刀疤龙把手上抓住的小二扔出。

也许是自己也被震慑了神魂,刀疤龙有些恼怒,“一个半死的人就把你们吓成这样了?路上死人多了去了,也不差再多一具。”

刀疤龙手里那把嵌着上百颗钢钉的棒槌被他握的死死的,尖锐的钉尖泛着扎人的银光,然后向着城门下那人走去。

刀疤龙大喊:“报上名来,老子不杀无名之辈。”

拄剑的人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文弱清秀的脸来。只是那张脸上挂着些血污和尘土,看起来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叶轻尘。”

那人说话的声音很轻,刀疤龙却听得很清楚,仿佛他就在自己耳边说了这几个字。

“装神弄鬼。”

刀疤龙高高地举起他的狼牙棒,带着上千斤的力道向着叶轻尘拄剑的地方重重砸下。

巨大的破风声划下,叶轻尘甚至连眼皮也未抬,只是微微侧身,错开了身子。

伴随着地面开始龟裂,扬起满天尘土。刀疤龙挥手拂开灰尘,望着毫发无损的叶轻尘,心里更恼了。

但刀疤龙还未动,叶轻尘先动了,手里的归云猛地划出鞘,单手持剑,向上一撩。

只是最基础的剑招,可却快的刀疤龙根本看不清。等他反应过来时,胸口已经被刻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刀疤龙吃痛,咧着嘴又拎起狼牙棒向着叶轻陈横扫而去。

叶轻尘还是未退,归云被横在半空中,似乎要把这千斤威力的棒槌截住。

刀疤龙内心的喜悦几乎写在了脸上,手上的力气再度加大。他心里很清楚,没人能在角力上赢过自己。

巨大的棒槌与单薄的剑背相击的一霎,刀疤龙脸上的喜色忽的凝结,这势在必得的一击并不像他想的那般摧枯拉朽,而是被完完全全地挡在了半空中,分毫难进。

“无趣。”

眼前清秀少年的话彻底激怒了刀疤龙,他撤回狼牙棒想再击。可只回到半路,他忽然瞪大眼睛,低头望向刺入胸口的归云剑,满眼不敢相信,为什么这个少年明明每一招不过是最普通的剑技,为何会这般快?

刀疤龙微张着嘴,想再说些什么,可血却止不出的涌出喉咙,最后他感觉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重重地向后倒去。

叶轻尘拾起插在地上缝隙里的剑鞘,把归云剑缓缓还入剑鞘。这把煞剑见血后不再如之前那般躁动,安静的像是死物,心甘情愿地被叶轻尘所挥动。

叶轻尘提着剑缓步向着送婚的队伍走去,队伍里的人看到刀疤龙一死,纷纷扔下手里的东西四散而去。抬着轿子的八个大汉对视一眼,一起放下了手中的轿子,也混入到那群逃跑的人之中。

没有多看那些人一眼,叶轻尘的眼睛盯着那驾绛红色的轿子,未曾离开一丝。

他走到轿子前,慢慢掀开随风舞动的门帘。

望着轿子里端坐着的女孩,叶轻尘像是松了口气。方才握着归云面对刀疤龙都未曾抖动分毫的手,在伸向女孩的红盖头的时候竟然微微颤抖起来。

叶轻尘轻轻揭开盖头,望着盖头下那个抹着胭脂,涂着红唇的俏丽女孩,轻声说:“我回来了,让你久等了。”

周嫣然眼睛里的错愕只持续了片刻,像是反应过来了,耳垂霎时红的如一片火烧云,素手握成拳打在叶轻尘胸口,“呆子,你…你怎么能揭我盖头?”

叶轻尘一把握住周嫣然打在自己胸口的手,这突然的举动吓了周嫣然一跳,想把手往回拉,却半天都挣不开。

“你涂唇脂的样子真好看。”叶轻尘笑着轻声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