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旧剑出鞘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5/22 16:40:11 字数:2094

此刻的青州城大狱正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午时还有三人要在门庭被施斩首之刑。青州城破城已久,大狱却集结了近半的官兵藏在大狱准备斩首的事。

许多士卒神色担忧地趴在围墙上望着远处,他们大都是青州城本地人,家人都还住在青州城。要不是马师爷亲口答应他们,会把他们的家人也保护好,这些士卒怕是早就坐不住了。

三日前马师爷亲口对他们说,只要他们能配合这次造反,就赏每人五十两银子。这可快抵得上他们十年的军饷了,更何况前线吃紧,军费一年少于一年,再过不久光靠发的军饷怕是连家人都养不活了。

大多数士卒不过是上位者拿来操控的棋子,他们不会动,也不敢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嘭!”

正门不知被何人一脚踹开了,大庭里的士卒纷纷看向门口的方向。

夏冰凝穿着幽蓝的劲装提着剑缓步走入大庭,冷涩如冰的眼神看的众人心里有些发寒,竟许久都没有人敢说话。

“想必大家都还不认识我,我是青州城的县令夏冰凝。”

夏冰凝的声音刚落,像是一颗大石落入深坛激起巨大的波澜,士卒们心里都是一惊。

“青州城县令是个女人?你见过么?”

“没见过。”

“县令都来了,那我们造反的事不就…”

“这如何是好?”

……

“你们有时间在此地议论我的真实身份,难道不能出去看看现在的青州城么?”夏冰凝高声喝道,“一半士兵在城中誓死抵抗,因为他们有家人在青州城,这座城就是他们的家!你们当真以为马杰会护住你们的家人么?”

“退一万步说,你们是楚国的士卒,是大夏的子民,你们对得起身上的甲胄,对得起楚,对得起大夏么?”

夏冰凝的声音越来越高,如同古钟长鸣,在每个士卒耳边回荡,震慑心魄。

“啪!啪!啪!”

一阵掌声忽然响起,马师爷拍着手从屋内走出来。

“精彩,夏县令当真是口才了得,虽为女子,但却是女中豪杰,马某佩服。”

马师爷笑笑,开口说:“天下熙熙皆为利往,楚国?大夏?一年不过五两银子的俸禄,”而今日助我上位者,不仅你们的家人会安然无恙,我马杰再翻一倍,赏银子百两,立大功者金锭一锭。

“百两?这么多?”

士卒们面面相觑,心里又开始动摇。

“这么眼馋这县令的位置么?”夏冰凝看着马师爷得意的嘴脸,“你若想要的话,我可以直接给你的。”

“给我?你以为我只是想要县令的位置?”马师爷狞笑着,面容有些扭曲,“我要看的只是你被赶下高位时,那副落魄无力的样子,你这贱人。”

“高位?一个县令就值得让你如此么?看来我还是有些高看你了,马师爷。”

“你不要以为你和皇室有些关系我就不敢动你,你这被下放边城的人都看不起的官位,你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想坐么?我就是看不惯你的这般高傲的样子,你不过是生了个好姓氏罢了!”

又是这副样子,这种漠视一切的眼神。

马师爷望着夏冰凝看向自己的眼神,神色变得有些歇斯底里。

“大人,我有事要报。”徐捕快忽然近到马师爷身前。

“说。”

“县令府上的牢房…牢房…空了…”

马师爷瞪着眼睛望着徐捕快,“你说什么?叶轻尘呢?”

“也不见了,我们去晚了。”

“废物!”马师爷气到极了,一个巴掌扇在徐捕快脸上。

“看来马师爷可是失算了。”

夏冰凝嘴角带着一抹轻蔑的笑,彻底点燃了马师爷心里的怒火。明明这个该死的女人从来到青州城担任县令起,就从未正眼瞧过自己。可她不经意间露出的威严,却总让自己克制不住地渗出汗来。

“给…给我把这个贱人抓起来!我要抽她几十…不…几百鞭,把她这张好看的脸蛋抽的皮肉都翻开!”

四周的士卒磨磨蹭蹭地不敢上前去,眼前这个女人光是站在那里,身上的压迫力就让人难以提起勇气来,始终没人敢打头阵冲上去。

“打头阵者我多赏一锭金锭,给我上。”

银子的诱惑终究是战胜了理智,几个胆子大的士卒向着夏冰凝走了过去。

“县令大人…就别怪我们无礼了。如今这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那便来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决心。”,夏冰凝声色不动,缓缓抽出手中的窄刃细剑。

士卒对视一眼,带着凶猛的气势,瞬间一齐扑了上去。

夏冰凝手中将要挥出的剑忽的一停,神色漠然的站在了原地,似乎像是放弃了抵抗。

几个扑上来的士卒心头一喜,可就在他们将要抓住夏冰凝衣角的瞬间,一把剑像是突然横空出现,截在了他们面前。

这是一把还未从剑鞘中脱出的剑,剑鞘上甚至还生着些墨绿色的铜锈,看起来只是一把许久未曾维护过的旧剑。

几个士卒还未反应过来,胸口就被剑鞘狠狠地击中,几道身影霎时飞了出去,痛苦地躺在地上呻吟不止。

“马师爷,怎么闹这么大阵仗啊?我在牢里可是念你念得紧呐。”

三叔独臂执剑,立在夏冰凝面前。

“你…你怎么出来了?”

“当然是来取你狗命的!”

三叔轻抚着手中的剑,“除了那叶轻尘小子,这剑已经很久未曾出过鞘了,今日就拿你的人头祭剑吧。”

“你这剑哪来的?”身后的夏冰凝忽然开口道。

“你认识这剑么?”三叔回过头,望着夏冰凝,“我还以为姑娘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是不会懂这些的。 ”

“边塞回来的将士会把自己在战场上厮杀的剑插在沙场上,是为立剑。有虽身不在,但仍愿为江山而战的寓意。临走时,再从葬剑的乱剑岗把与自己同一家乡的将士的佩剑带回家乡故土,有替死去的将士还愿之意。”

“你是从边塞回来的么?”夏冰凝不再盛气凌人,说话的声音变得很轻。

“都是老黄历的事了,不提了。”

三叔摇了摇头,把剑抽出指向马师爷一伙人,银色的剑光直晃眼睛。

“这剑本来是只杀边塞蛮子的,不想死的就赶快退开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