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初雪

作者:偷来浮生 更新时间:2021/6/16 19:09:31 字数:2083

冷…似是有寒气灌进了被褥,撩上他的脖颈,他下意识裹紧身上的被子,却忽然又觉得这冷有些不真切,便缓缓睁开了睡眼。

“醒了?”

叶轻尘刚刚坐起,耳边便听见夏冰凝的声音,顺着声音抬眼望去。夏冰凝正坐在窗边,背对着他看着窗外。今日不知怎么,居然没了往日喧闹的叫卖声,十里长街此刻静悄悄的,隐约间能听见沙沙的细响。

“起这么早,在看…”

叶轻尘走到窗边,望着窗外,傻傻的愣住了。

他只望见窗外白茫茫的一片,往日热闹的十里长街只余下雪白的屋顶立在天地间,犹如拉起了一顶顶营帐。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像是铺开了一张素白的地毯,银装素裹,洁白如玉。

“原来是下雪了啊,大楚这是入冬了。”

叶轻尘把手伸到窗外,拦下一片翩翩而下的雪花,看着它被手掌的温热暖化,化成水滴,湿润了他的掌心。

“瑞雪…兆丰年,来年估计是个好年吧。”叶轻尘不禁感叹着说。

夏冰凝看着窗外,眸子里倒映着漫天飞雪的素白,看不出喜怒,“瑞雪么,那这场雪,今年又该冻死多少人呢。”

叶轻尘拾了件御寒的衣裳披在夏冰凝肩上,“起的这么早也不怕冷,是为了操心这些么?你也不像你平日里说的那般无情。”

“只是想到城中豪绅能夜夜笙歌,酒肉不断,而百姓却是忍饥挨饿,居无定所,觉得很好笑罢了。”

“那就别想这些了,你看那些孩子。”

夏冰凝顺着叶轻尘的指尖望去,那里不知何时从家中跑出几个孩童,堆起地上的白雪,拿着雪球互相打闹着,还有的孩子在搭着大大小小雪人…带着童稚的欢声笑语,让这寂静无声的雪天开始有了些生气。

“要下去看看吗?难得有一场雪。”

“我又不是小孩,下去做什么?”夏冰凝白了眼叶轻尘。

“真不去吗?”

“不去。”夏冰凝摇了摇头。

“那我下去练会剑,以前在书中常看见,剑客在雪中舞剑歌,那时便心中神往,早想试试这般滋味了。”

“你还会舞剑?”夏冰凝遮住唇齿,轻声笑了笑,“我以为你只会劈劈砍砍这些粗鲁的剑招呢。”

“我…”叶轻尘似是被说到痛处,脸涨的有些红,“我前几日…学了曲剑舞,你不信,我舞给你看。”

“好啊,我在上面瞧着呢,不过要是真不会也不打紧,我不会笑话你的。”

夏冰凝嘴角笑意更浓,眨了眨她那狐媚的眸子,她身后衬着竹窗外的雪景,平添一抹冬日里的风情。

“那你就瞧着吧。”

叶轻尘拿下挂在墙上的归云,便匆匆下了楼。

……

他抬头望着漫天飘下的落雪,只在雪中站了一会儿,身上便落满了白雪。他又望向客栈,夏冰凝正靠在窗旁,眼角带着几分兴致地看着自己。

叶轻尘并不急,缓缓地抽出归云,将剑鞘立在雪中。

他单手持剑横立,薄如蝉翼的雪花划过归云,竟被分为对半。

叶轻尘在雪中立了半晌,他忽然动了,手中归云上挑,跃上半空停滞一瞬便又飘然而下。

剑舞的很慢,比雪花飘落的速度还要慢,剑刃锋利却透着和煦春风般的柔。

廖廖数个动作,让楼台上观剑的夏冰凝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不经意间,她紧紧地扣住了窗阶,许久不松手。

她不是没见过剑舞,恰恰相反,在京城的时候,天下最好的剑师舞出的剑她都是目睹过的。

但剑师终究只是剑师,所舞出的剑或阴柔或阳刚,都只是为了追求视觉的美感,那样的剑固然美,但其剑本身是沾不了血的,是脆弱的。

而剑尖染过血的剑客又不屑于去练这种华而不实的剑舞,美与力到底是无法并存的。

唯有一些顶尖的剑宗会传授先人传承下来的剑舞给他们的弟子,但不是用于对敌而是用于…悟道。

这种自带神韵的剑舞,非剑道造诣极高者,少有人能悟出,极其稀少。

可他不是失忆了么?这剑舞是谁教给他的?

夏冰凝抿着嘴唇,神色复杂地望着叶轻尘。

……

“小子,天天这样劈劈砍砍地累不累?”

“不累,练久了就习惯了。”

“我教你点东西啊。”

“什么?”

“教你一套我自创的剑舞,本来是留着将来收徒弟用的,索性就便宜你这小子了,你可看好咯。”

……

叶轻尘回想着道玄教给他的剑舞,每一招每一式都在脑海里回放着。

他记得那夜小巷里有风涌入,时而似春日和风温煦,时而似夏日熏风狂放,时而似秋日金风萧瑟,时而似冬日朔风凛冽。

一曲终了,叶轻尘立在原地,久久未曾动,看神情似是怔住了。

头顶纷飞落雪,止于三尺之上,似被无形的风荡开。雪中定住许久,叶轻尘身上却片雪未沾。

夏冰凝望着叶轻尘忽然立住不动,微微站起身,有些担心地看着。

忽的,叶轻尘手里握着剑,仰天倒下,似乎是要以天地为被,陷入了厚厚的雪地之中。

那一刹,夏冰凝脑子像是空了。再等她回过神来,她已经冲下了楼,向着叶轻尘倒下的地方奔去。

奔到身前,夏冰凝急忙俯身去看陷在雪里的叶轻尘,呼吸急促,她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慌乱过了。

可等她静下神来一看,叶轻尘正满脸笑意的倒在雪里,是自己猜错了么?

叶轻尘满身被雪打湿却全然不在乎,笑得很得意,兴奋地喊着,“我好像明白了一些,快了…就差一点,我也能像墨殇兄一样,剑破虚妄了。”

“破你个大头鬼。”夏冰凝气恼地一拳打在叶轻尘胸口,“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等我悟出来了,就能安稳送你回京城。”

叶轻尘握住夏冰凝不痛不痒打在自己胸口的手,从地上坐起来。

回京城,自己现在真的想回去吗?夏冰凝不禁心里问自己。

“我回去了,天冷。”

夏冰凝面无表情地看了眼叶轻尘,把手抽出来,留下这句话,便起身回了客栈。

“我是认真的,你相信我,我真能安稳地带你送你回京城。”

叶轻尘以为夏冰凝不信,向着她的背影大喊:

“骗你是小狗啊。”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