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手指与牙医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7/29 17:18:36 字数:2003

少年闻言背过身去左顾右盼,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嗯?你在等什么?”

话音未落,不远处似乎有着崩塌声,石块土灰“哗啦啦”的落下。

“伟大的神使将会降下,审判你这个该死的走狗!无边的烈火灼烧你的灵魂,你将会在神的国度中哀嚎数千年!”诅咒的声音响起,微红的嘴唇开开合合,少年发现帕罗蒂的嘴有时候还挺会说话的,抑扬顿挫,富有情调,不去当个唱诗班的可惜了。

“嗯哼...说,接着说,兴许我还能活用于下次。”

少年歪着头看着帕罗蒂,空洞的眼眶与清澈的眼神相结合,让帕罗蒂有些作呕,她一点都不想看下去了,就算魂归神的怀抱中,也比和这个没人情的走狗交流强。

“你还在等吗?喂喂,我已经空了两顿饭了,能不能快一点让你的底牌出现呢?”他走到帕罗蒂的身后,无聊的摇着椅子,“喂喂,你的时间是不是没掐准啊?”

“哦~该不会你等着的是圣像底下藏着的那东西吗?”转到正面后,少年轻佻的表情与话语成功挑起她的不安,“你做了什么?你这个...”

质问声在他从桌子下面掏出一个残缺的头后戛然而止,此时的帕罗蒂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鹅,她的脸青筋滚动,脸上的淤青与血污扭动着,少年的手指轻抚上她的脸庞,扣住她的下巴,把她使劲往前拉,随后细小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我只能说,当早饭还凑合,味道不错,可惜小了点。”

说罢,他就把失神的她扔了出去,不过还好把凳子踩住了,没让这位尊贵的主人再次摔倒,少年有些烦躁的挠头。

“按还是不按?按了我马上就送你去格罗特,你在路上还能补个觉。”帕罗蒂脸色煞白,嘴唇不停的微微颤抖。

少年端详着犯人,不动声色,希望与绝望的轮舞曲让她的自信几乎全部丧失。

“啊哼...我喜欢按照艺术家的标准办事,可惜你懂得,艺术需要时间去雕琢,为了抓到你,我连夜找到这个教堂再杀进来,审问罪人,写好供状,再等你醒来就耗了我将近一整天。”

“时间有限,我快失去耐心了,你不招也得招。”少年将眼眶处的短刀拔出,插入在桌面上。

他的视线略过帕罗蒂,最终定在那双曾经精美的手上,“哦~抱歉抱歉,把主人的手都绑上了,还怎么签字画押啊?我的问题,我的问题,这就给您松绑。”

帕罗蒂在被松绑的时候,目光一直落在那把短刀上——短刀的刀刃磨得如镜子般光亮,昏黄的灯光反射在眼睛中觉得有些刺眼,哼着小曲的少年低着头解着绳子。

她会不会一把夺过短刀砍飞我的头?可惜她只是用左手推开了供状,死活不签,真是没意思。

“嗯,这左手还真是没意思,”他一把抓住犯人的右手腕,将其摊开在华美的小桌上,另一手包裹住短刀光滑的刀柄,拖着刀,刀刃在桌子上留下一道难看的刮痕并发出刺耳的刮擦声。

他盯着帕罗蒂的左手,多漂亮的手,精致圆润的指甲,修长白皙的指节,一看就不适合下矿打铁。

他举起刀,中指的指甲被剥离了,指甲在桌面弹动几圈落在地上,“砰!”短刀再次砍入桌面,他抬起刀,将中指指尖拨到一边,鲜血汨汨流出,流向桌面,并沿着划痕散开。

“快点!”他怒吼着。

帕罗蒂惊的合不拢嘴,呼吸急促,前额汗津津一片,眼神还算可以。

少年自知疼痛稍后会来,举刀,再落,短刀剁下食指无名指的指尖,食指指尖腾空而起,无名指指尖滚落在地,中指的第一个指节也被彻底带走。

在这之后,他客串了一把牙医,帮帕罗蒂去掉了几颗不知名顺眼的牙。

“呼...”少年用手背抹了抹前额的汗水,短刀还不错,但拔牙的钳子不怎么顺手,多费了不少力气,亏她还能坚持下来,脸都疼到抽搐,眼神还没溃散,他喜欢这种意志力,但事情该了解了。

“开门见山吧,帕罗蒂女士,不会有人来帮你的,今天不会,明天不会,以后不会,永远都不会!你会签字的,唯一的选择就是在什么时候签,再受多少苦。拖延毫无意义,只会徒增痛苦,我会让你吃不消的。”他坐在满是血的桌子上,踢着腿看着她。“早点结束对大家没什么坏处,”

帕罗蒂血肉模糊的脸看不出什么表情,肩膀却垮了下去,少年主动的将供状与墨水递到她面前,她用颤抖的左手拇指蘸着墨水,在供状底部一页一页的有点斜的写自己的名字。

“很好,”少年道,指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在此刻尤为悦耳。

待到全部签完后,他将文件细细的整理起仔细翻阅,当翻到同伙名单的时候,眉头皱了皱,扫过这些名字:三个佣兵团,两个教会名,还有八个反动分子以及两个王都的城门保卫小队长,过于乏味的菜谱,不够全面,得加点料才行。

他抽出一份同伙名单,放到桌子上,将桌子踹到她面前。

“把奥普森·穆尔的名字加上。”

帕罗蒂很疑惑,“三皇子的宗教顾问?”

“当然。”

“我从没见过他。”

“我让你加就加!照我说的做!”他面露厉色,她害怕的缩缩头,少年转而露出微笑,轻轻抚摸着帕罗蒂的头,“听话,乖孩子,相信一句话,人一旦开口,蹦出来的名字就会停不住,况且你们是怎么进入王庭的呢?总得找个还过得去的理由。”

“好,好...”帕罗蒂想要去蘸墨水,“不,沾着血写,这样才更显真实性。难能可贵啊。”

“奥普...森...穆尔。”她一边写,一边自言自语。

“嗯,很好,很好。我很喜欢这份礼物。”他小心翼翼的将文件整理齐全,“那么,帕罗蒂·伊多姆,你愿意用灵魂起誓这份供状的真实性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