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萝拉的第一次生日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9/16 23:59:32 字数:2049

夜色朦胧,月光被几片云彩所遮住光芒,小小的人影倒影在湖水中,在她的身边,似乎有着不少时隐时现的身影,在她的周围聚集着。

天气微寒,周围的植物上有些挂霜,不过这个人影似乎不惧怕这种寒冷,她衣着单薄,走在湖边上。

名为奥萝拉的狐狸趁着月亮当空,但光芒又闪闪暗暗的时候,从家里偷偷跑出来,孤身一狐来到这里,这座小镇附近未曾开发过的山丘,以前在劳伦斯出去找工作时,她就发现了这里,遇到了许多朋友,而且这些朋友不需要用语言就能流畅交流,而且与他们做朋友是,总会有一种特殊的安全感。

在这里,没人会说出话语,但都能了解到对方的意思,因此,她就更喜欢来这里玩了。

只不过,她的养母劳伦斯并不是很喜欢她来到这种地方。

众所周知的一件事,奥萝拉是狐娘,而且是一只可爱的纯正狐娘哟~

当然,她一直认为自己的养母劳伦斯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吟游诗人,什么赚钱就不唱什么,反而每天在研究一堆历史古籍,有时候还会评论几句,多是在评判错误。

如果说劳伦斯是否有才能的话,奥萝拉是信得,但在学识方面的话,那就不一定了,想要去研究的话,可以去很多学校去申请教授或者讲师的职位,随后去他们的图书馆去研究,而不是整天的在淘旧书。

今晚上又是劳伦斯不会回来的一天,奥萝拉可以放心大胆的出来了。

她是劳伦斯在大冬天出门,无目的随意溜达时,偶然捡到的,那时躺在雪堆上的狐狸仰着身体,在还算强盛的太阳下,暖呼呼的发着光。

据劳伦斯后来说,还以为是什么宝石黄金落在雪堆中了,反射着阳光,她准备过去捡起来,看看大概怎么样,好去卖钱,生活贫困的劳伦斯已经交不起房租了,更别说使用什么魔导家具了。

结果没想到,捡回来的却是个赔钱货,吃饭多了一张嘴,看病要花钱,虽然多数病症劳伦斯自己就能用圣光解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劳伦斯的外科医术非常的高明,也经验丰富,仿佛她曾经做过一遍又一遍一样。

劳伦斯带着奥萝拉辗转各种地区,让年幼的奥萝拉见识到了各处风光、风土人情,最后定居在这个小村子中,后来,小村庄就逐步发展成了小镇子。

她在这里的生活还算祥和,无忧无虑,与世无争,算是一只好狐狸的典范了。

只不过,她的身体稍微有一些问题,在她出逃时,她的腿部似乎就已经受到伤害了,嗓子也变得沙哑,只能发出几个音节,再加上各种天寒地冻的气温、缺少食物与保暖的补给,让腿已经没法治疗了。

但对于衣着如此单薄的奥萝拉是如何在那种极为危险的地区活下来的,劳伦斯自己也表示十分的好奇,但奥萝拉对于过去的事情完全不想透露,最后劳伦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去探索这个答案,结果以添加了数道牙印后结束了、

于是劳伦斯用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相应的机械知识,给奥萝拉建造了一个假肢腿,用于辅助行走。

说不定,这只小狐狸又会创造冬天里的奇迹,腿与嗓子收到了神明的祝福,再度恢复健康。

但是现在,从未有神明回应过她的祈愿,就算是底下的冥神也是这样的。

不过还好,每当奥萝拉开始悲伤的时候,她身边的朋友就会轻轻触碰她几下,用着实际行动去安抚着她的情绪。

“奥萝拉?你在哪里?”来自劳伦斯的声音,使用了特殊魔法后,吆喝声能传的很远,但发出声音时不需要特别的用力。

“呜呜!”糟糕了的念头瞬间在她心里闪过,她向朋友们直接告别后,翻身而起,向着家的方向前进。

快速向前奔行的奥萝拉似乎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在行走,想要上前试探时,轻风扬起了一抹黄沙,同时月光也挣脱开云朵的束缚,将山丘与湖水照成白银色。

之后,山丘之上,唯有狐娘的身影暴露在月光之下,耳朵一抖一抖的,尾巴摇晃着,之前模糊的身影如烟消雾散一般消失在了月光中。

奥萝拉一步步的走回家,看到熟悉的人提着个袋子,袋子中传来非常好闻的想起,劳伦斯仍在站在门口处,有些忧虑的眼神搜寻着自己养女的踪迹,“喀嚓”的踩树枝声响起,劳伦斯的眼神瞬间凌厉起来,她仔细搜寻着每一处可疑的地点。

唯有这个时刻,奥萝拉才会觉得整天笑啊哈哈的养母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只不过,当劳伦斯发觉是奥萝拉踩到树枝时,眼神就会平和很多,她对着奥萝拉招了招手。

“来过来。”

“唔?”

“咚!”的一声,一拳打在了她的头上,随后,劳伦斯又递给她一个袋子,“你这家伙,我回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被人抓走了,之后想要看见你,大概率就是在奴隶市场亦或是乱葬岗了。”

“唔呀?”狐狸举着袋子,两手捂头,不停的揉着。

“平常乱跑就罢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怎么还乱跑?”

劳伦斯没有去看奥萝拉,只是用手挠着脸,轻轻嘀咕着,“先说好啊,我可不知道你的生日究竟是哪一天,我是在这一天找到你的,所以就定这一天做生日了,之前的生日,等我有时间的话,我就给你补上了。”

奥萝拉打开袋子,袋子中装满了她平常只能在城市的柜橱中看到的小蛋糕,劳伦斯将它们买了回来,并用魔法将其固定保护好。

“唔呀呀!rua!rua!”奥萝拉猛地扑入劳伦斯的怀中,狠狠的蹭着,劳伦斯生怕这好不容易买来的蛋糕掉落,接过袋子,另一只手轻轻拍着奥萝拉的后背。

“好啦好啦,放心吧,来年还会有的。”

在这一刻,奥萝拉忽然觉得,从充斥着暴力与疯狂的家里逃出来的那两个月,受了两个月的苦,遇到的劳伦斯还有这些人们,都是值得的。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