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逃跑

作者:冰渃 更新时间:2021/7/28 10:17:48 字数:1976

帕萝蒂根本来不及穿鞋。

她跌跌撞撞的穿行于众多房间中,踏过黏滑的砖石、血泊,和糜烂的尸体,胸脯因急促的呼吸而剧烈起伏,血液在脑袋中嗵嗵乱撞,视线都因此模糊不清。

在下一个的转角,她打了个趔趄,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紧握的短剑差点**她的胸膛。她躺在那里喘着粗气,望着烟火燎燃的教堂。

她很确定守护教堂的卫兵片刻前还与她一起,现在却了无踪影,其他人也了无下落,这次袭击来的很突然,她和其他教会人员被冲的七零八落。她本应该回去与他们会合,无奈到处都是火焰。她感觉到炙热的火焰在加热教堂这个蒸笼,鼻子里充斥着烤肉与烧焦的气温。

左边隐约传来打斗的呐喊,帕萝蒂扶着墙壁慢慢起身,努力不发出声音。

只听“噼啪”一声响,一块燃烧的木梁烧断摔落,她迅速回头。

一扇木门带着熊熊火焰向她袭来,恶狠狠的气势汹汹,正是房梁的断裂导致的。

“见鬼。”帕罗蒂咒道,她扑向一旁,脚下一滑,摔了个嘴啃泥。她在残肢血泊中扑打翻滚,心想着自己随时都可能被一扇巨大的门板或者墙壁砸成肉泥。

帕罗蒂慌乱爬起,惊魂未定、气喘吁吁,“咚!”,厚木门带着火焰在她面前落下。

木门燃烧着的火焰舔舐着帕罗蒂染血的教袍,一种难闻的臭味萦绕在这里,她弯腰捡起一把长矛别着短刀,继续向着教堂中心跑去。

教堂的中心,立着一尊庞大的女神像,在圣像之下,残酷的暴行正在进行。

随着“咔吱”的骨骼碎裂声,披头散发的染血骑士将斧刃深嵌入一位教士的脑壳。

“呵,又来一个。”

帕罗蒂向来幸运,不过,她觉得她的幸运也该到头了。

骑士站在那,眨眼瞪着她,鲜血自脸颊滴落,被劈碎脑袋的教士在他脚边抽搐,骑士脚踏在教士身上,用力的将战斧拔出,血液挥洒一地。

他猛地向前探头,引得她向前一刺,见此骑士立刻闪向另一边,之前只是虚晃,但帕罗蒂果然中计露出破绽,骑士用尽全身力气举着斧子大吼着劈来。

帕罗蒂顺势向前一扑,侧身躲过骑士的战斧,矛尖划过胳膊,而斧刃则劈入教堂长椅中,骑士回头盯着帕罗蒂,她扔下长矛继续奔跑,骑士的战斧难以拔出,所有敌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骑士猛扑过去,他们撞在一起,倒在尸骸遍布的地板上,在武器、长椅、血肉和骨头间翻滚,嘶吼着挥拳撕打,骑士的头被狠狠的撞在讲台上,耳朵嗡嗡作响,他倚坐在地上晃着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帕罗蒂双手胡乱的在地上乱抓,却只抓到粘滑的血块和沉重的尸体。

她看到骑士试图爬起,出于惊恐,不禁呜咽起来,手上的动作更加慌乱,该死的,她可不想留在这里,当这座该死教堂的陪葬品。

当时她就觉得应该直接撤离,那群家伙们非说教堂易守难攻,因为大量的材料还没有被转移出去,留守的必要性更大,况且周边有村落,防守效率更好,但当他们残缺的尸体陈列在教堂中时,这个好点子就失去了说服力。

在骑士没有扶稳失去平衡倒下时,帕罗蒂抓起一块破头盔,她爬着撞过去,骑坐在他身上,狠命摔打着。

“啊呀呀呀呀!”帕罗蒂忘我的摔打,骑士无助的挥手阻挡,终于他不怎么动,她也有些力竭时,他一拳捶中帕罗蒂柔软的腹部。

“呜哇!”她惨叫着翻滚到尸体堆中,骑士也趁机摸了一把脸,钢铁的触感让他略微清醒些许,血液涂抹的非常均匀,雨露均沾。

“呼哈...”她挣扎着爬了出来,捂着肚子一瘸一拐的向着神像后方前进着。

【只要能到地下室...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这个想法在她的脑海中回荡,为她的腿脚加一把力,让她能走到目的地。

但机关门变洞口,连楼梯都只留下半块石头,这打击还是太大了,希望从有到无的过程让帕罗蒂都瘫坐在地,看着边缘发呆。

她恐惧下面的东西被发现,被摧毁。

“咔哒咔哒”的铁靴行进声响起,她回头一看,骑士已经站了起来,沿着血脚印追过来了!

她撑地起身,不料“哗啦”一声响,边缘处开始垮塌,她所在的位置迅速下落,就算是拼命的往上爬,也只是刚刚抓住边缘。

“噗铛!”石块的落地声让她脊背发凉。

帕罗蒂的双手把住岩壁边缘,身体无助的在空中晃着,骑士沉默着走过来,遍布血丝的眼睛盯着她,血液自脸颊出滴下,落在她的脸上,痒痒的。

他抬起脚,随后重重的落下,“吱嘎”沉重的铁靴与柔嫩的手相接触,她的右手无力的垂下,手指被踩的粉碎,鲜血不停的滴落着。

帕罗蒂的脸因剧痛而扭曲,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但骑士只是沉默着将目标转向另一只手。

“求你...别。”帕罗蒂泪流满面你们!,语无伦次。

“...都得死。”骑士的脚再次抬起,帕罗蒂在审判的铁靴落下前主动松开了手,**的脚在松软软的边缘处使劲一蹬,一瞬间,她如释重负。

然后帕罗蒂开始下坠,势若流星,她看到光亮的洞口逐渐变小,骑士毫不留念的转身就走。

她害怕下面全是坚硬的石头,落到上面,摔成一团帕罗蒂...

“铺咚”的落地声,帕罗蒂睁开眼,伸出完好的左手,摸了摸后脑勺,没砸出血,还好还好。

“哈哈哈...哈哈...”她放声大笑着,“哈哈...”她还活着,一个骑士还想要红修女帕罗蒂的命?她试图坐起来,但没成功。

在她开始慌张前,迟来的剧痛感像是流水迎面扑来,像狂奔的公牛冲向她,卷走所有力气,驱赶脑海中的意识,将她掷入冰冷的黑暗......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