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光王的威胁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7 21:15:43 字数:4955

时近黄昏,刘易斯等人乘坐飞行扫帚,降落在了郁郁葱葱、林木遍野的卡斯佛伦王城社会服务区,光王大教堂的广场上。

广场上空空荡荡,不见一个游客。这四个人造访显得有些寂寥——要知道在几年前,这里可是天天摩肩接踵、张袂成阴,是卡斯佛伦最热闹的地方。那时,成百上千人的目光,全都落在广场的正中间的一排排曾经为木质,如今为铜制的X型火刑架。

这些X型火刑架,全部都是光王教会用来处决罪人的。在光王祸乱最疯狂的日子里,这块广场上每天要烧死将近五十名罪人,这些人有可能是逃兵、盗贼,也有可能只是不小心顶撞了教士的倒霉蛋。滔天的大火让那段时间的王城终日不见阳光,而全城的市民一边唱着赞歌一边观赏着罪人被火烧死,同时每天上百人因为吸入有毒烟雾而染病或死亡。

新王阿瑟在惩治了光王教会后,移除了火刑场的原有设施,用黄铜雕像重塑了火刑架和其上受刑者的惨态,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人们记住光王教会的恶行,并警告着卡斯佛伦的人们“选择了错误的信仰会招致何等的后果。”

因为不愿回顾那段悲惨的历史,以至于现在很少有游客愿意造访这里;仅春秋两季,各地的学校才会组织到这里游览。

怀揣着敬意,刘易斯等人绕过了雕像群,来到圣光王大教堂之前——这是一座相当宏伟的哥特式建筑,由纯粹的、洁白的大理石打造。走近凹入墙体内部的正门,可以看到大门关闭,而门上的小门则是开放的。旁边负责收门票的工作人员正打着瞌睡——甚至已经睡过开放时间了。

由于无人看管,刘易斯便从手包中掏出王妃给予的信件,当做门票放在了检票桌上,四个人蹑手蹑脚地跨过门槛,来到了有些昏暗的教堂之中。

在稍微适应了明暗变化后,刘易斯抬头望去——

“Oh……My……God……”伴随着这样的感叹,刘易斯被教堂宏伟的气息震惊了。整座教堂恰如其分地体现了字面意义上的金碧辉煌——十几座高达十米的彩绘玻璃窗的边框与房顶的边线都使用了如太阳般金光灿灿、透露着华贵气息的黄金;天花板的拐角与折角处栩栩如生地雕刻有大量不计工本的洛可可式墙花,层层叠叠令人目不暇接。

窗花与雕像的主题,无不描绘了一个不可名状的黄衣兜帽者在一群两个翅膀遮脸、两个翅膀遮脚、两个翅膀飞翔的天使保护下,降临人间、分赐神力、统御万物的故事景象——若不是这般截然不同的主题,刘易斯还以为自己回到了前世的梵蒂冈。

“你哥带你来过吗?”行走在空无一人的一排排的长椅之间,阿米达拉小声问道。

“从来没有。我哥一直跟光王教会有仇……”刘易斯环顾四周回答道——这份仇恨其实来自于完全相同的好恶:卢卡斯喜欢敛财;光王教会也喜欢敛财;然后光王教会盯上了卢卡斯敛的财,于是一见成仇。

扛着吉他斧的尼尔则看起来有些失望,刘易斯叫自己来“护驾”,原本期待着多多少少可以和教堂守卫打一架,而如今这里门可罗雀。

看着空空如也的教堂,刘易斯略感困惑,来到教堂的正中央,提高了嗓门喊道:“有人吗?刘易斯·亨利,今日前来赴约!不管你是人也好,牛鬼蛇神也好,请你现出身形!不然我就要走了!”

刘易斯喊罢,便听到回声传来:“在!在!我只是拿个东西你就来了。”教堂尽头的祭桌之后,一个身穿黑色教会长袍,长脸的中年男教士,手持一只水瓶和一只圣杯站了起来,将手中器物放在了祭桌上。

刘易斯不认识这个男教士,环顾左右,同伴们也都摇了摇头;于是便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发审判信件给我?你们不是已经没有权利审判任何人了吗?”

男教士向杯中倒水,有些急躁地回答着:“是的是的。正如国王陛下所说,我们教会已经没有权利了。但是我们至高无上的光王,仍对这世界有绝对的统治权,而祂将会替我们教会来亲自审判你。”用手沾了水,一边念诵着诡异的经文,一边在桌布上画了些什么,“给我一分钟,这很快就好。”

看到对方如同生怕自己跑了一般急急忙忙地进行仪式,刘易斯的心跳开始加速,弓起身子的同时,手也伸向了藏于腰间的【史密斯威森骚(三)号左轮手枪】,若有危险,刘易斯将会像西部快枪手一般在对方攻击前掏枪射击。其余三人也都举起武器挡在刘易斯身前。

“他在干什么?”然而教士的一系列的举动还是引起了刘易斯的好奇,她小声询问同伴,期待着哪个人能够回答自己的疑问。

伊碧塔不在的情况下,年级最高的尼尔便成了智囊:“这是当年最高级的主教聆听神音时才会使用的仪式。”

“真的假的?”刘易斯的面容开始扭曲。

男教士继续急急忙忙地进行仪式,并没有理会剑拔弩张的四人;另斟了一杯水,准备饮下时,却突然提醒道:“另外,不管一会儿光王跟你说了什么,请,请不要问罪于我,我只是个传话的。”随后一饮而尽。

“咚”一声,几近失去控制的圣杯被重重地放回了桌子上,男教士如同着了魔一般闭着眼睛抽搐了起来,双手扶在桌子上用尽全力不让自己跌倒。而刘易斯看着这诡异的景象也愈发紧张——

在一阵酝酿后,男教士猛地睁开了那双发着金晕白光的双眼,他的眉间一道耀眼夺目的光环放射状地喷薄而出,扩散向四面八方。刘易斯连忙扬手规避——光环径直掠过自己,彻底改变了周围的环境。

原本略显昏暗的教堂在光环掠过之后变得通体明亮,暗色的内衬石墙变得洁白无瑕甚至有些刺眼。金色的窗框愈发的绚烂,五颜六色的彩绘窗变得透明,充斥着羽屑的光芒从四面八方而不只是太阳所在的西面射进了室内,其光亮度一时间不亚于正午的庭院。一种阳光直射的焦灼感刺激着刘易斯的每一寸皮肤。

光环掠过之后,刘易斯睁开眼睛,惊讶地发现身边的同伴全都消失不见了,只剩自己在这陌生的环境中与那男教士对峙。尽管一时间被失去同伴的恐惧所淹没,但刘易斯很快回想起教科书上的叙述——古神只能通过自己的眷族或信徒对这个世界施加影响。而这个充斥着人类气息的男教士就算是信徒,也绝对做不到瞬间抹杀几个防备状态的科斯穆魔法师,而如此这般的环境改变,只可能是幻术。

稍稍从恐惧中恢复过来后,刘易斯听到诡异而不成韵律的圣歌声从四面八方传来,那个双目发光的男教士如同被附身了一般,口中呢喃聒噪着非人的语言。毛骨悚然的感觉席卷了刘易斯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配合着这特色极为鲜明的场景,无一不让人联想到一件事——光王已然附身在这个教士身上、降临在了刘易斯面前。

男教士口中的呢喃开始有了变化,刘易斯逐渐能听出几个无法凑成整句的只言片语,以及不断出现的自己的名字;如同电台调整无线电频率一般,切换了几种语言后,光王终于发出了刘易斯能够听懂的声音——

那声音出自男教士之口,却是与先前不同的沉闷嗓音。这个嗓音张口便骂:“刘易斯·亨利!你这世界的毒蛊、米雷兰的蛀虫、阿荼的呕吐物、背叛之子、不讨喜之人!你肆意妄为!骄纵轻狂!不得好死!”

“什么鬼?”刘易斯面对这个出口成脏的古神有些受到惊吓,但刘易斯经历了生死,也算是见得多了,并没有惊诧于这可怖的神威。

光王低吼着威胁道:“而今,你唯一的救赎,你的光王正降临于你的面前!立即下跪并献出你的神性,这是你唯一的选择!”

“等等,你在说什么?什么神性?”刘易斯听完困惑地问。

光王似乎不屑于回答刘易斯的提问,而是自说自话地吼道:“统御者即将回归,献上神性是你存活的唯一方法!而我,这颗星球真正的主人,将保证你成为我的眷族,并在我的圣殿拥有一席之地!”

“——他不会是想要那罐神之精华吧?”刘易斯心想,但知道光王是敌害的存在,刘易斯不打算透露任何信息,只是捂着脸,装糊涂地叹了口气:“先生,如果你不告诉我你说的神性指的是什么,我可没有办法跟你进行对话啊。你能不能快点,我还忙着回去找我的朋友呢。”

看到刘易斯有些不耐烦了,光王才傲慢地解释道:“神性是世界的本质!是万物的根基!是对抗统御者的武器!现在就把它给我!”——似乎又不是指的那罐精华;如果光王真的想要那罐精华,也不会要求刘易斯现在就交出来,所以大概不是。

这般解释却让刘易斯更加困惑——当统御者第一次出现在光王的口中,刘易斯以为他讲的是光王自己即将回归,然而现在统御者似乎又指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存在。这让本来就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各种事情心烦意乱的刘易斯逐渐失去了对话的兴趣,干脆回绝道:“我……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也没有那玩意。况且,现在天下皆知你这个金闪闪的家伙是个战争贩子,就算我有那玩意我也不打算给你。”

听到刘易斯拒绝,光王也如同丹卡斯一般,几近无能狂怒地放下了狠话:“愚不可及!你这蠢货终将在地狱燃烧,到时候你的神性仍将属于我!”说罢,那道刚刚掠过的光环飞速倒退着将周围的场景又变回了原样,光环继续收缩,最终收拢回归了那个男教士的眉间。

阳光从之前相同的角度射入昏暗的教堂,而同伴们也都摆着同样的姿势站在原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连时间也没有前进一秒。

只是随着“咣当”一声,那个教士两眼反白,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留着口水并不断发出难以理解的胡言乱语。

正当刘易斯惊恐地看着那个教士莫名倒地之时,阿米达拉却焦虑地绕到自己面前来仔细检查自己的脸:“刘易斯你没事吧?他刚对你做了什么?”

刘易斯似乎还没回过神来,晃了晃脑袋、眨了两下眼睛回答:“我倒是没事,但是他怎么了?”

罗姆上前检查了那个教士的脉搏,有些尴尬地说道:“他失去神智了……他疯了。”

尼尔叹了口气,她很少叹气,也很少这么认真地讲话:“无论是聆听神音,还是让神明附身,都必须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光王教会每聆听一次神音,都必须牺牲一个教士并使其陷入疯狂。而聆听神音的主教也都会变得疯疯癫癫好几个月。你能够没事真是太好了。光王都对你说了什么?”

“他叫我……臣服于他。我当然是拒绝了。”简单应付着尼尔的提问,刘易斯暗自陷入了后怕之中,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能承受同伴口中可怖的精神影响却安然无恙——或许是两度死而复生让自己有了抗性?还是说真的如同光王所言,某种可以被称之为神性的东西存在于自己体内?

刘易斯站在原地细细思索这些问题,同伴们却无法忍受这紧张而诡异的气氛。阿米达拉催促着:“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看到刘易斯原地不动,尼尔更是干脆伸出大手把刘易斯抱起,抗在肩上。

身位的转变让刘易斯略微清醒,连忙问道:“那这个人怎么办?我们不应该叫医护人员来吗?”

“医护人员会来的!你就别管了!”阿米达拉喊着,一马当先,带着四个人如一阵风般地逃出了教堂。

……当天晚上,刘易斯没有回亨利的歇脚过夜,而是前往了一整个周末都没有使用的科斯穆贵族宿舍217室、伊碧塔的房间——上课的日子里,两人会在这里共同起居。

此时上了一天课的伊碧塔早已在那座柔软的公主床上安睡;刘易斯坐到伊碧塔的课桌上,摆弄着一个三角形基座的水晶装置——这是可以与王宫进行内线通讯的通讯器,只有贵族宿舍装有,方便贵族学生与自己的家长联系。

而正是因为如此,刘易斯才选择在这里过夜。她按动通讯器上的机关,便见中央的水晶投影出了一个人像——不是别人,正是瑟娜王妃。从瑟娜的表情来看,她明显期待着刘易斯带来的情报。

“殿下,深夜禀报恐有打扰。”刘易斯压低声音,坐在椅子上轻轻鞠躬说道,看到王妃点头示意后,刘易斯说:“我已经拜访过光王教会了。他们……他们用聆听神音的仪式强行让光王与我进行了对话。”

瑟娜听完略有惊讶,问道:“真的假的?你见到了光王?本尊吗?他跟你说什么?”

刘易斯组织了一会儿语言说道:“光王他……他要我为他效命。当然,我拒绝了。”

“嗯。真罕见。一般来说教会逼迫市民信奉光王不会动用这么大的阵仗。光王有说为什么要你效命于他吗?”瑟娜问道。这一问让刘易斯陷入了沉思——刘易斯实在不想把“神性”这种或许存在的、自己都不了解的东西告诉瑟娜。

正是因为自己具有着各种各样别人没有的才能,瑟娜已经如此对自己呼来喝去。若是“神性”真是一种稀世罕见的力量,恐怕瑟娜还要再加以利用,让自己背负上更大的责任。为此,刘易斯思索了一会儿,尝试面不改色,但仍有些磕绊地说道:

“光王说他……看上了我的能力。看上了我从我上一世带来的那些知识。“

就在瑟娜即将回应时,刘易斯继续汇报,打断了瑟娜的思绪:“光王还提到了统御者即将回归,但显然另有所指。殿下知道统御者吗?”

瑟娜明显被刘易斯带跑了,摇了摇头回答道:“不。从来没有。”随后郑重地说道,“刘易斯,你带来的信息非常重要,我对此深表感谢——如果神明们都开始有了行动,说明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具体什么事情会发生,恐怕只有研究古神的罗娜能够知道。这回你知道罗娜的重要性了吧?”

“是的,殿下。非常。”刘易斯全力掩饰着自己疯狂抖动的大腿,扶着膝盖深深鞠了一躬。

瑟娜点了点头说道:“我会安排瓦尔基里和禁卫军加强城防工作。城里的情况你尽可放心,只需如计划一般出发寻找罗娜就可以了。“

“遵命。”刘易斯保持着鞠躬的姿势,待到瑟娜挂断之后,她连掐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