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出征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8 17:17:21 字数:5909

出发当天的早晨。

伴随着“咣!咣!咣!”砸夯般的沉重下楼声,刘易斯拎着两只硕大的行李箱蹒跚走下了“亨利的歇脚”那看似有些脆弱的狭窄木质楼梯。每下一层楼,就会有木屑伴随着灰尘沙沙地落在地上。

刘易斯身上依旧穿着那身穿了“一万年”的白衬衫、棕色棉裙、厚黑丝袜和西部马靴,而这样的衣装她的箱子里也带了不知多少套。腰间的战术束腰已经换做了更专业的战术背带,两把超过一米长的步枪一左一右的背在她背后。

这身行头配合上左右手上的行李箱,恐怕已经有一套骑兵重甲的分量了;终究是长期的锻炼,让刘易斯凭借着那双和同龄人比略显粗壮的双臂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持有它们。

刘易斯的身后跟着作为伙伴一同出发、全副武装的麦德林——鹅头上戴了一顶小小的野战头盔,脚蹼上缠着信件包;后背绑了一只药剂支架;支架上倒插着三支新制备的回生腺素,这样一来刘易斯便不必自行携带沉重而易碎的液体药剂,需要用药时将其唤来即可拔下并立即使用。麦德林原本乖乖地跟着刘易斯,但闻了闻脚下的木板,怀疑楼梯不结实,便扑棱着翅膀径直飞到了楼下,在阴凉处的桌子上降落,趴在上面睡回笼觉。

来到楼下,见到卢卡斯依旧如往常一样拿着抹布清扫店面。放下行李和装备,道过早安,刘易斯环顾四周,发现竟有不属于自己的两只行李箱和一根被货运包装纸裹起来的长杆状物被堆放在墙角。

行李箱半开放着,里面净是些尚未拆标签的西式衣装;童装与成人装皆有;有男装也有女装。刘易斯轻轻一挑眉,她早有预感,但还是不太敢相信。

刘易斯在吧台前坐下问道:“哲香去采购还没回来吗?”——一般这个时候哲香已经从卡斯佛伦那人挤人的食品市场回来了才对。

卢卡斯点了点头:“哲香要去买一些别的东西,晚些回来。”正说着,哲香已然左手拖曳着另外一只轮式行李箱,右手拿着今天采购的食材,挤开了沙龙门回到了店中,口中半抱怨地说着:“哎呀,今天人可真多,好在那几件衣服终于是弄到手了……”

刘易斯正要说话,却听见后厨烤箱里发出“叮”的一声:“我去拿。”出于习惯,刘易斯正准备动身,却被卢卡斯轻声制止:“你在吧台那坐着吧。”一边走向厨房,一边向刘易斯笑了笑,“你的早餐好了。”

刘易斯一脸惊诧——卢卡斯极少向自己献殷勤,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而当卢卡斯将一盘肉排状的食物和一杯牛奶摆到刘易斯面前时,更是几乎吓到了她——那是一星期前被收起来、多出来的那块龙尾肉排——已经被熏制处理了,这样便能储藏更长的时间。

“这!老哥……这样不好吧?”刘易斯知道五瓣龙尾肉里卢卡斯收起了其中之一,但自己心里猜测的是,要么兄长会拿去讨好哲香;要么兄长会拿去讨好公主伊碧塔;无论如何也不会落到自己嘴里。

“你不喜欢吗?”看到刘易斯面带疑惑,卢卡斯颇为奇怪地问道。

刘易斯连忙伸出手搭住了盘子——尽管卢卡斯没有撤回盘子的动作——说道:“不不,我很感谢。我会吃的。”随后双手合十,颇为礼貌地祝谢过后,开始用餐。

卢卡斯坐在刘易斯对面,伸出两个手指说道:“刘易斯,我欠你两个人情。希望……这能偿还其中之一。”

刘易斯一边吃肉一边调侃地说:“我知道其中一个是你可以不用去天洲送命,继续开你的店了。这个算是还清了,还有一个呢?”

卢卡斯犹豫了一会儿,有些颤抖地抿着嘴说道:“……哲香会跟你一道去一趟天洲。”

“耶,就是我~”正在蹲在一边重新整理行李的哲香背对着吧台做了一个高举的胜利手势。

刘易斯听完并没有太惊讶,轻轻叹了口气:“好吧,从殿下当时说有人能帮我拉人脉的时候我就有预感是你了……”——毕竟除了哲香外,瑟娜还能调动哪个在天洲有人脉关系的人呢?但刘易斯想想又觉得不对,转向哲香问道:“……但是,哲香姐,你不是在天洲被四处追杀吗?”

哲香拉上行李箱的拉锁,站起身来对刘易斯郑重的说道:“天师门寄信来,说我师父须臾仙人已经快不行了。我得回去看一下。”刘易斯偶有从哲香口中听过“天师门”的这个名讳,据哲香解释说——那是她幼时习武、接近于武术学院的存在;只是相较科斯穆,门派中的人团结紧密得更像家人而不像同学。

刘易斯十分不解,皱着眉头问道:“天洲那些人若是知道你入境,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抓你。而且你怎么知道天师门不是在用你师父的事情骗你、诱惑你回去送死?”

哲香笑了笑:“放心,天师门几乎都是我的亲朋,而且天师门名声在外,不会牺牲自己的信誉来做这种事。就算此事真有内鬼,我可是水之国最强的人。如果没有别的灵童,就算把全天师门集结起来,再加上水之国全境的军队也打不过我。我不会在那里停留很久,探望完师父,我就会先行离开,我父亲甚至不会知道我曾经来过。”

“啊……”听到哲香再次叙述自己的实力,略微张了张嘴的刘易斯才稍稍有些放心——当一个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一个军团瞬间蒸发的时候,所谓的国家机器就全成了纸老虎。

“所以那第二个人情是怎么回事。”刘易斯转向卢卡斯问道。

卢卡斯的颤抖似乎更加剧烈,他哽咽着说道:“我希望你能替我保护哲香。”

刘易斯听完,张开大嘴用手指和头部来回在自己和哲香之间摆动:“我?我保护哲香?是哲香保护我吧?她能跟红内裤外穿的蓝基佬打成五五开,我就是一坨会动的肉包子,老哥你说反了吧?”

“不,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比她成熟多了……她虽然厉害,但你为人处世的经验比她丰富的多。我希望你们互相照应……”卢卡斯哽咽着,愈发的语无伦次,最后居然干脆当着刘易斯的面哭了出来,“我……我不能没有哲香,她,她是我唯一可以相伴一生的人……而现在她却要回到那个伤害过她的地方……我、沃、窝……不知道该怎么……”

这是刘易斯第一次看到兄长有这么激烈的情绪波动。尽管这看起来有些滑稽,但却是同样承受着离别之苦的刘易斯所能理解的。卢卡斯深爱着哲香,所谓的老夫老妻只是他们共同营造出来的一种幻觉罢了。

“不会有事的啦。”看到卢卡斯伤心不已,哲香一边安慰着,一边走上去给了卢卡斯一个深深的亲吻,而卢卡斯也激动地抱住了哲香。

刘易斯看到这一幕,自觉地转头回避,但还是忍不住掏出了魔杖打开了计时器——十五秒,三十秒,一分钟,看到两人终于彼此松开后,偷偷地说了一句:“嗯,法式的。”

哲香听罢皱起了眉: “什么?”——她自然是听不懂什么叫“法式接吻”,但刘易斯可清楚得很。

“不,没什么。”刘易斯偷笑。

上午十点钟,卡斯佛伦城门口、门外的大路上。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十几辆武装货运蒸汽车在道路的右侧整齐排列,路上身穿制服的商队成员来来往往,搬运着各种货物和生活用品,准备出发。而道路的另一侧,则有一群科斯穆音乐部的学生,在阿米达拉和尼尔的带领下高声唱道:

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那天早晨,从梦中醒来,

我不得不背井离乡;

青青的牧场,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故乡风云,伴随我成长,

磨难会使人更坚强——

歌声中,刘易斯则在参观货车——

武装货车的先进远超刘易斯的想象——她一直以为这样一截长达十米的车头中,光是烧煤的动力部就要像火车那样占据三分之二,而剩下那几米见方的小空间则要由几个大汉日夜不停的向锅炉中填煤才能让货车跑动——齐莫设计的装甲货车的车头异常地宽敞舒适,刘易斯从货车车头尾部那宛如火车车厢连接门的后门进入了起居区中——

起居区干净整洁,狭窄的过道左右顺着车体容纳了上下铺共四张标准长度,宽度减半的单人床;由一个小门与驾驶室相互沟通。

穿过小门来到驾驶室的一侧,可以发现在驾驶座的后方还巧妙地容纳了一个完全封闭的卫生间;驾驶室十分宽敞明亮,魔法驱动的雨刷器、空调和调频收音机一应俱全;副驾驶配备有一套魔法通讯电台,能够与范围两公里内的其它车辆通讯,以便及时获得头车的路况信息等情报;副驾座椅可以放倒,提供一个额外的床位。左右车窗外都有方便观察后方的反光镜,镜上书有蕴含无上真理的一行小字:“The object in the mirror is closer than it appears.”

要说这座车头唯一的硬伤,就是那略有挡视线的庞大车头了——圆筒形的锅炉车头长达三米,鼻尖高高耸立的烟囱挡住了驾驶窗正前方三分之一的视线,以至于在面对盘山路等复杂地形时,副驾驶员必须将身体探出车窗帮忙勘探地形才能安全行驶。在这里,刘易斯才终于弄明白齐莫为何将动力部缩得如此之小,且没有燃料仓的奥秘——齐莫采用了魔法火宝石和配套魔法师来替代煤炭。

魔法火宝石是一种科斯穆的师生都会用到的便携式热源,通过魔法命令使其燃烧,释放出足以媲美煤炭的温度;一枚重量不到二十克的火宝石,能够剧烈燃烧超过12个小时,以至于只需一箱火宝石和一名负责触发宝石的魔法师就能允许车队在不补给燃料的情况下一路跑到天洲,而到了天洲则可以购买当地的火宝石同素异形体

“火玉”获得返程所需的燃料。

车头的尾部可以携带A、B和C三种型号的挂车。A型为货运挂车,内部储藏有商队所需要运输的各式货物,可以提供两名持枪看守所需的床位,在中段车顶配备有一座机枪炮塔;B型为起居附属挂车,可以为车队提供厨房和餐厅,餐厅配备有魔法电视,能够容纳六名额外人员起居;而C型车为武装挂车,即是刘易斯在王宫后院里看到的那种,C型车携带有大量的弹药,头尾的顶部各装备有一座230毫米臼炮炮塔,左右侧舷各装有一座57毫米火炮炮塔和一座7.62毫米机枪炮塔;车厢中段配备有保险箱,可以用来储存票据、信件、现金等高价值货物。

C型挂车只提供两座床位,但配备有可供八人待岗的座位,八名人员将负责操纵六座炮塔。配合B型起居挂车,恰好可以提供八名作战人员休憩。

整车的悬挂系统从外部看起来确实为刚性悬挂,但在车轮与车轴之间,安装了一种名叫“延迟扰频悬挂系统”(Delay Glitch Suspension System,DG悬挂)的魔法垫片,是马车常用的老技术——刘易斯没坐过马车,当然不知道——当车轮发生上下位移时,DG悬挂会将这种位移延迟一秒传达至车体——在视觉上宛如车轴和车轮在某一瞬间断裂开了一般。如果在一秒内DG悬挂至少发生过一次恢复原位,譬如说从一个凸起的地面恢复至平地,那么这一次位移就被视为不曾发生过,直接计算下一个凸起。

为此,如果车辆没有抛锚,那么将无视路面上所有经过时间小于一秒的凹凸,如同悬浮一般地前往目的地,旅行体验将会非常舒适。

此次跑商,商队分为五组,即苹果Apple、黄油Butter、查理Charlee、戴夫Dave、爱德华Edward五组。每组由三辆车头加ABC三种挂车各一辆组成。

每组配备一名货物管理员,一名厨师,五名守卫,三名技术员、六名可轮换司机、三名魔法师负责为货车补充燃料。一共十九人。五组共计九十五名男男女女将在接下来小半年的时间内同舟共济,唇齿相依。

每个车头都会确保两个床位空置,一组空六个。因为依照齐莫的计划,本次跑商后一组货车将会被卖给天洲,返程的时候一组人员将会整合到其他组中。

刘易斯、哲香跟随整座车队的队长齐莫一同搭乘苹果队头车——一辆C型挂车的车头。其中齐莫负责驾车;刘易斯作为副司机也可兼职魔法师和技术员;而哲香这位武林高手负责酱油。

刘易斯将行李和麦德林一同安置在了自己的上铺后,继续研究车上的设施——

“所以D挡前进,R档倒车,P挡停车?是这样吧?但是不能控制前进速度?”刘易斯摆弄着变速箱的控制杆,凭借那幼小的身材坐在略大她一号的驾驶位上,尝试着在出发前重新学习已经十几年没有驾驶过的自动载具——刘易斯没有考过驾照,但战场上复杂的环境常常让他没有选择,必须在各种运输车辆的驾驶员阵亡的情况下替代驾驶,后来干脆自学成才,成了疾驰在莱茵河与伏尔加畔最绚丽的狂风。

齐莫坐在副驾上,一边比划着一边向刘易斯阐述着自己变速器的工作原理:“将档把推到D右边的加减位置可以控制变速。不过你一般用不着这个操作,因为我已经通过行星齿轮让它实现了完全自动化,只要踩加速踏板就可以一路向前开。”

刘易斯自惭形秽地摇了摇头:“……啧啧啧,齐莫我真是佩服你。我上辈子就觉得各种错综复杂的齿轮组才是真的魔法;我曾经执迷于让男人用上魔法,但现在才明白,只要书读得足够多,万物皆魔法。”然后给了齐莫一个认可的微笑。

年轻的齐莫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哈哈哈,您实在是过奖了。”

刘易斯将后背在舒适的皮质座椅上蹭了蹭:“所以我能开第一段吗?”面对着先进而舒适的驾驶体验,刘易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问道——如果能玩上这些新东西,这趟旅程也不会太过乏味了。

齐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呃……首发日我们是头车。出城的道路比较复杂,所以今天还是我来吧。明天我们变成随车可以交给你来开。”

“……嗯……”刘易斯理解但也有些落寞的点了点头。

刘易斯和齐莫的海聊险些让她忽略了一个声音,一个从车外传来、绝不能忽略的声音。

刘易斯快速打开驾驶侧的车门跳下了车,飞奔向了道路中央——“伊碧塔!”

果不其然,伊碧塔拿着一个手包,气喘吁吁地小跑在道路上,大声呼喊着刘易斯,左顾右盼着在车队中寻觅刘易斯的身影。看到刘易斯向自己奔来,伊碧塔也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两人汇合一处,刘易斯急忙扶住伊碧塔。

“赶上了——”伊碧塔一边喘着气,一边艰难地从手包中拿出一件器物塞到刘易斯手上,“我赶制了这个,虽然我的导师只给了B级的评价,但这是我的最快速度了。”刘易斯赶紧张开手心一看——那是一对做工精巧的皮质露指手套,手背的中央镶嵌着一枚椭圆切割的卡拉水晶,而水晶的前后则镶嵌了秘银制成的弧形雕花:这是一对咒术手套,是一种可以通过“结印”来进行无声施法的魔杖替代品,兼容咒语施法。

相对魔杖,咒术手套操作精度更高,适用于魔法手工、炼金、召唤等多种领域。缺点在于魔力放大倍率低、没有用来装载杖芯的容器——要么靠施法者硬扛副作用,要么在手腕上携带魔物素材制成的消耗品“杖芯手环”来抵消副作用。

刘易斯心中一震——伊碧塔的B级评价,和阿米达拉的B级评价绝不是一个概念:阿米达拉的B级基本是“慢工出细活”、“精益求精”的代名词;而伊碧塔的B级则意味着她可能是在一两天内,怀揣着忐忑心情彻夜不停赶制出来的。

伊碧塔说道:“我听说天洲那边有专精‘结印’施法的文化群体,怕你万一要跟他们比试的时候吃亏,想着也没有什么别的值得送你的,就赶制了这样一副手套——手套是用那天狩猎的龙皮做的,所以不用戴杖芯手环也不会承受副作用。”龙皮,本身质量上乘的同时还具有魔物素材的属性,恰好替代杖芯手环使用;只是龙皮昂贵,一旦承担了杖芯的功能就会变成消耗品——这个手套每施法一次,就会变得更破旧一些,不可逆转。

“谢谢你——”刘易斯激动地抱住了她,伊碧塔紧紧地将脸贴在刘易斯平坦的胸膛上,含着泪花哭道:“虽然劝了你……但是我真的舍不得你走……”

“为了我们的未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你也一定要平安康复啊!”刘易斯松开了伊碧塔,表达了自己的祝福。伊碧塔泪汪汪地点了点头,两人便再次抱在了一起;此时路对面的合唱团,恰巧唱起了:“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

不久——随着齐莫推动电闸模样的引擎开关、魔法师们为火宝石注入能量,整个车队发出的一连串、令人心惊肉跳的“咣!嘎吱!咣!”的启动声——这声音听起来像是高密度的蒸汽将皱巴巴的铜管撑大的形变声,随后全部顺畅地变作了动力杠杆空挡的运作声,没有一台发生故障!

在离别亲朋的注目中,在欢笑儿童的追逐中,满载着卡斯佛伦特产的十五辆蒸汽车排成的长龙,已然况且况且地驶向了远方。

刘易斯·亨利的天洲之旅,开始了。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