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武功之路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12 17:46:06 字数:4626

自那天以后,每当车队在驿站或是野外停下来歇息,刘易斯和哲香手持棍棒的习武身影就从未间断过——

刘易斯虚心向哲香学习,为有可能再度出现的时空猎手和其他强敌作准备。

——早期是刘易斯模仿哲香的动作,进而演变成刘易斯对哲香进攻,最后进化至二人演练棍棒攻防。乒乒乓乓的棍棒碰撞声和刘易斯的笨拙动作不断地引来旁人的侧目,但刘易斯自是不会介意——她的造枪之路已经被鄙视、被嘲讽、被打压了无数次,当着别人的面学点武功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手中的棍棒终究还是从哲香召唤的冰棒变成了木棒——因为没有灵气的刘易斯根本没办法抵御冰棒的寒凉从而握紧武器。那天晚上因为刘易斯未能及时防御,被哲香一棒敲晕了过去。第二天刘易斯醒来后,哲香这个当师傅的不得不土下座才求得刘易斯的原谅。

刘易斯自是会原谅哲香,因为为了应对时空猎手的再次出现她必须做好准备,但哲香实在是操之过急了——哪有这么教徒弟的?幸亏刘易斯头铁才熬过了那一击。

但也自此,刘易斯的旅途变得繁忙起来。

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在哲香的教导下挥舞木棍进行基础训练;木棍是刘易斯在哲香的指导下从一棵柚木上“车”出来的,长度与刘易斯的秘银马提尼加刺刀后的长度相近,并用魔法增重以保持与马提尼等重。

哲香要传授给刘易斯的武功被称作“六合戟”。因为考虑到刘易斯喜欢在枪的刺刀槽中加装魔杖,并用魔杖生成形状自定的“魔力战刃”来近战,而这种近战模式与戟十分相似。

到了行车的上午,刘易斯要背诵武功秘籍中的口诀——出于在科斯穆背咒语养成的习惯,刘易斯每次都要站在车厢中,压住肩膀伸直了脖子,一手压着书,一手曲肘上举并抖动,用如同歌剧念白的嗓音带着小舌音背诵那些口诀——每次都惹得哲香发笑。

到了犯困的下午,刘易斯则要在哲香的教导下在车上打坐,学习如何在体内制造灵气。按照哲香传授的口诀,刘易斯确实可以在体内产生大概是灵气的东西——

依照哲香的描述,这是一种温暖而不炎热的力量,当它充斥在体内时,可以自由控制它流向身体的各个角落,甚至是手中持有的物体。通常需要几次运气才会使全身充满灵气。这下刘易斯可犯了难——只是深吸一口气,就感觉整个身体都在膨胀,那股力量宛如要溢出了一般,若是再运气几乎肺腔都要爆炸了。

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就连为刘易斯把过脉的哲香也说不上来——最后只留下一个结论:刘易斯或许是被魔法占据了太多容量,灵气容量实在是太小了,一时半会儿无法调整过来。如此一来,包括灵气甲在内的许多灵气招式就都不能使用了,只能用魔法的类似功能或刘易斯的身法补充缺陷。好在刘易斯身法了得,在去年的科斯穆“双子杯”魔法竞技赛上,只凭**走位和一系列的滑铲、滑趴、翻滚、侧步硬生生是扭过了伊碧塔发射的魔弹火网最终赢得了胜利,收看了直播的哲香也对此了然于心。

众多灵气招式不能学,但唯一的一招“灵气攻击”,无论灵气多小,都是要学的——

邻近精灵国领地的一日清晨,露营结束,车队歇息待发。刘易斯和哲香在溪边找了块空草坪继续习武。刘易斯和哲香已经不再使用木棒,纷纷换成了自己的拿手武器对峙而立:哲香手持关刀;刘易斯左臂带盾,双手持步枪作近战之态,枪头已经激发了魔力切割刀的经济版本——“魔力战刃”。

魔力战刃不同于带有“切割的概念”的魔力切割刀——魔力切割刀本是进行魔法手工雕刻用的魔法,无实体无重量,虽然开山劈石无坚不摧,但耗费的魔力量巨大,战斗续航很差,且遇到“抵抗的概念”的事物时切割效率低;魔力战刃则是将魔法凝聚成任何形状的剑刃实体汇聚于魔杖之前,施展之后无需持续提供魔力,碎裂后还可以快速补充,适合于真正的战斗——毕竟不是所有敌人都拥有“抵抗的概念”这种哲学防御的。

随着哲香一声令下,刘易斯大吼一声,将盾顶于身前,将带有戟刃的步枪夹于腰间向哲香倾身冲锋,这是“六合戟”中的一招——“人车”意为整个人向战车一样向前突进。

哲香不闪不避也不用兵刃抵挡,硬生生地让刘易斯撞向自己,随着“噔”的如同撞在钢板上的脆响,刘易斯的攻击被向后弹开了——她单脚蹦跳着勉强站稳,在稍近一些的地方重新发动人车,但依旧是随着“噔”的脆响,攻击被弹开。

“这又是为什么?”刘易斯收刀请教。

“这是因为你没有将灵气注入攻击啊。”哲香说道。

“我明明运气了。”刘易斯嘟嘴。

“但是灵气只在你体内,未能传达到兵刃。若是兵刃上没有包裹灵气,撞在灵气甲上就会发生弹刀,并且对灵气甲几乎没有一分一毫的破坏——灵气会完全压制没有灵气的攻击——但若是注入了灵气,你的灵气就会与对方的灵气发生中和,刀刃会确实地切入对方的灵气甲,从而夺去对方灵气甲中供给的灵气。虽然命中的一刀仍旧不会伤及皮肉,但这样的攻击一般轻击两次或是一次重击就足以摧毁绝大部分人的灵气护甲了。”

讲解完毕,恢复练习,哲香用御水灵珠召唤出了一个由充满灵气的水构成的自己的分身,作为刘易斯练习的靶子。

刘易斯依照哲香的教导继续练习,试图借用原力魔法的原理,用意志之力将灵气向刀刃上引导——纵劈,弹刀。“Ad……”

横挥,弹刀——“Ad Mortem……”随着弹刀的次数增加,刘易斯心中一个模糊声音渐渐响起。

突刺。弹刀——“Ad Morten Inimi……”

在无数次弹刀之后,那个声音逐渐变得清晰,犹如咒语一般——那咒语闻所未闻,却又充斥着力量——终于,刘易斯抓住了那个声音,她将枪戟向后摆动至极限,向前挥砍的同时,大声喊出了那句咒语——

“Ad Mortem Inimicus!”伴随着灵气被武器抽走的爽**,刘易斯用力斩了下去——

戟刃落地,伴随着玻璃粉碎的声响,包裹着水靶的灵气甲应声破碎,而水也哗啦一声散落一地——

刘易斯自是为迈出武功的第一步露出了欣喜的微笑;而哲香却是早已为自己教会了刘易斯使用灵气而激动地跳了起来,甚至情不自禁地冲过来抱住了刘易斯,称赞之言不绝于口。

刘易斯被哲香搂在怀里,有些尴尬地笑着,但直到这时,刘易斯才略微理解了哲香的心情;因为刘易斯自己感到最为欣喜的时光,也正是教会伊碧塔开枪的那一刹那。

“伊碧塔……”被哲香搂在怀里肆意揉搓的刘易斯惆怅地望向东北——已经出发一个星期了。伊碧塔究竟是已经北上前往不死国了呢?还是依旧在卡斯佛伦等待出发呢?

伴随着小有所成的欣**和思念恋人的惆怅,车队渐渐接近了精灵国的领地。

几日过后下午,刘易斯的苹果队又轮换到了队首。

从邻近边界就已经有所显现了,精灵国领地的风貌与卡斯佛伦那平缓的山丘与广袤的原野大不相同。

越过了卡斯佛伦最东之城、充斥着大量摊贩的“免税镇”和她的城墙,便进入了一片由千万棵粗达十几米的巨型红杉组成的精灵国树林。在高耸入云的红杉面前,车队小得几乎就像玩具。阳光透过树与树之间的缝隙普照在地面上,伴随着疾驰的车队,太阳仿佛在天边闪烁。

这里的环境又静谧又凉爽,以至于即便是炎热的夏天,关了空调开了车窗,仍能感到凉风吹拂。只是这段旅程是如此的静谧,以至于刘易斯又在担心是否会有魔物现身,反复问及齐莫、守卫等人后,才有常跑精灵国的镖人告知,精灵国一直都是这么地广人稀,魔物也十分罕见。

随着地图上实时定位的魔法标记提示刘易斯,她们即将经过村落时,才看到环绕着那些红杉,有阶梯状的栈道蜿蜒而上;离地几十米的高处,有茅屋与树洞屋组成的村落坐落其上;些许精灵向下张望。

那些成年的精灵身材窈窕,仅穿一身单薄布衣,但刘易斯注意的却是她们的翅膀——大多没有,即便有的也只有一对——王妃瑟娜可是有两对翅膀的;而且精灵族在树与树之间飞翔时,翅膀只是简单而做作地扇动,便可以违反物理定律地飞行,沿路洒下魔法粉尘发出“叮铃铃”的悦耳声音。反观王妃瑟娜在飞行时则需要全力扇动翅膀并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周围十米范围内几乎不能站人,否则会被吹飞。

车队孤零零地在林中疾驰着,透过窗户向两边望去,刘易斯感到一丝紧张。依照石茉莉老师的讲述——精灵国的土地,全部处于被称作“精灵之神”“树妖之王”“万树之主”“自然化身”的古神“丽芙丝”的庇佑之下。刘易斯很难不担心再次与古神的接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阿荼、光王、索托斯都想要刘易斯的命。

况且此地的丽芙丝又绝非前三者这般的没落货色:阿荼作为混沌的邪神只能潜伏于阴影之中作恶,如今阿荼的化身丹卡斯已死,他的影响力已被刘易斯从这个世界抹除;而光王尽管曾经坐拥卡斯佛伦全境,但在阿瑟打击了光王教会后也已然覆灭,只能在教堂那一寸见方的领地里称王称霸;索托斯坐拥“万门之钥、万钥之门”“万物归一者”这般的穷极名号,终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前出现的时空猎犬作为其眷族,其实稀世罕见。

丽芙丝不同。丽芙丝坐拥整个精灵国的领地,是实实在在的在米雷兰做大的古神。只需观察这片领地的原生生物,就可以弄清这位古神的势力结构——深居林间,半人半树的丛林守护者——高阶眷族树妖是丽芙丝的宠儿和力量延伸;而长耳的双性类人生物,精灵,作为一般眷族则是丽芙丝的臣民;更有诸多精灵鹿、小妖精、树人这样的低阶眷族散布在精灵国的各个角落。

不同于一般的信徒——这些由丽芙丝创造、丽芙丝培育的眷族可以直接接受丽芙丝的命令,依照她的意志办事。如此一支庞大而思想统一的古神势力,一旦决定统一米雷兰,恐怕是弹指间喝光一晚粥般的容易。

然而丽芙丝却选择按兵不动甚至长期和周边的人类及不死族交好;将原初的魔法传授给卡斯佛伦;即便是遭到侵略也不会反抗——全部是因为丽芙丝本身是追求生命蓬勃与自然平衡的古神。

“恐怕也正是因为她不威危及其他势力的性格,周边势力才能允许她做大的吧。”刘易斯心想,尽管依旧紧张,但念在丽芙丝在众多杀人吃人的妖魔鬼怪中已经算得上是绝对友善的了,心中的忐忑渐渐放下。“丽芙丝……丽芙丝……丽芙丝……”刘易斯口中默念着精灵之神的名字,心中忽然有种疑惑一闪而过,向对面闭目盘腿打坐的哲香问道:

“哲香师傅,木之龙的名字叫什么来着?”

“李夫子。”哲香睁开一只眼睛回答道。

刘易斯一边理清思路一边说道:“科斯穆的课本里有说过,卡斯佛伦最早的原初魔法是从精灵国传过来的。换句话说就是精灵神丽芙丝传授给了卡斯佛伦魔法;而天洲的灵气是李夫子传授的;我听着这丽芙丝的名讳与李夫子几乎相同;我能不能理解成丽芙丝和李夫子是同一个古神?只不过是传给了东西方两种不同的力量?”最后刘易斯得出了一个自以为惊人的结论。

哲香轻轻叹了口气,收腿改为正坐在床铺上:“确实是这样,丽芙丝就是李夫子。但是这种事情最好别在天洲说——他们打死也不会承认李夫子就是丽芙丝的。”

刘易斯愈发惊讶:“你们跟精灵国不是自古友好吗?”

哲香摇了摇头:“本来是友邦,听说卡斯佛伦对精灵国发动圣战时,天子特遣了一万精兵前去支援。然而还没等开战,精灵国就降了卡斯佛伦。一万精兵被困在精灵国的境内,卡斯佛伦利用精灵族提供的捷径,夹击了这一万精兵,呃……”哲香做了一个死光的手势和表情。

“仇是这么来的吗!”刘易斯大惊。

“精灵族的绝大多数几乎是偏执狂一般的避战。他们为了避免战争发生在自己的领土上无所不为,谁侵略她们,她们就投降于谁;若是被两个彼此敌对的势力来回侵犯,就来回投降,仿佛另有目的一般——瑟娜是个例外,理论上她已经斩断与丽芙丝的连接了。”

“这种性格仍旧是好讨厌……怪不得光王祸乱时卡斯佛伦那么欺凌和奴役精灵族、随便屠杀也不怜惜”刘易斯扶额,“真是可怜又可恨的种族。丽芙丝简直是个懦夫。”

哲香说道:“我自己也不喜欢李夫子。李夫子狡猾是从古就有的事情——其余四龙都将自己的‘五行之力’化为镇国之宝赐予各国,只有李夫子象征‘木’的木心镜是个假货,尽管天洲官方宣称它是真货——但木心镜完全没有操纵草木或植物的力量,它的本质实际上是个——”

“吱——”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话音未落的哲香和刘易斯猛地向车首方向摇摆。

“怎么停车了?”刘易斯和哲香从左右探出头来向车头望去——一个衣着华贵,白布袍下挂有诸多金饰银饰的窈窕精灵,宛如凭空出现一般,戴着类似于尼尔那般的笑脸,赫然站在道路中央、车队面前。

噔 咚——心 肺 停 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