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丽芙丝的邀约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13 21:04:05 字数:6282

“如果一个人戴着尼尔那样的笑容站在你的面前,那么你将会后悔你干过的任何亏心事”——刘易斯·亨利

尽管这是现编出来的,但刘易斯一直坚信这句话真实不虚。那种半睁半闭的眼睛,仿佛能洞悉人的心灵,知晓世间万物的一切,任何恶意与诋毁都会在她面前袒露无余。

面前这个衣装华贵、祭司模样的精灵,拥有的正是这样一对眼睛。刚刚跟哲香说完丽芙丝的坏话的刘易斯绝不想下车面对她。

好在齐莫已经托着那只打了绷带的右手,下车上前交涉:“那个,这位尊贵的精灵女士,我们是卡斯佛伦的商贸车队,在此地合法入境……您这般拦车是为何呀?”刘易斯和哲香在齐莫下车后,各自从左右车窗伸出头来向前张望。

“我是丽芙丝的高阶祭司。我主有意恩泽于汝等,邀请汝等前往神殿一坐。我主命我前来为各位引路,请各位返回车上,稍安勿躁。”对方平静地说着。

刘易斯略感惊讶:“精灵族的神殿?”不同于满地开花的光王教堂,精灵族的神殿只有其首都苍翠之都一座,作为行政和信仰中心使用;精灵族平时的祭祀活动只需使用供于家庭内的神龛即可。

神殿所在的苍翠之都尽管在前进路线上,但仍有一个星期的车程。此时这位祭司前来引路,究竟是——

见对方地位高贵,自己又是外来人,应当客随主便,齐莫也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副驾上坐好。只见那个精灵高举双手,身上的各式饰品互相碰撞,发出悦耳的铃响。她的双臂举过头顶,准备仪式;但却又疑惑地歪着身体看向了刘易斯,告诫了一句:“头部请不要伸出车外。”

吓得刘易斯和哲香滋溜一声缩回了车内,只得争抢着闯入驾驶室从前车窗观看仪式。

那精灵击掌两次,大声念诵道:“树海啊!为我们开辟道路吧!”

简简单单的两句过后,便见到车队虽然停止,但前方一排排的树木却逐渐逼来,层层叠加,仿佛前方的道路自己向这里靠近一样。可以看到雾霭重重的迷雾森林,不见天日的幽暗森林,红叶似火的永秋森林,这些本来应该由车队经过的地区从车队两侧快速掠过,在大概不到二十秒后。途径的那些区域已经在队尾之后、百里之外了——车队已然在一种神秘的传送魔法的作用下,来到了苍翠之都的所在地。

——这简直是一座人间仙境。

在那比边境更加郁郁葱葱的丛林之中,一颗巨大的“精灵树”——或是说一座树之城雄壮地坐落在车队左侧的地表之上,那颗巨树是如此之大、占地至少约一平方公里,以至于它不得不将自己塑造成如同山一般的形状才能支撑自己庞大的重量。出乎刘易斯的意料,精灵树并非如训练魔杖一般地通体洁白,主体树干皆如铁树那样呈现深沉而稳重的暗棕色。

顺着精灵树的树干,可以看到有盘树栈道蜿蜒其上,而栈道却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痕迹——这些盘山路是精灵树本身生长出来的;而远距离连接于树枝与树枝、坚固而富于装饰的高空索桥,亦是源发于巨树本身的藤蔓生长而成;沿路、沿桥而立的种种建筑,也同样非人工所为,皆发源于巨树本身的生长。

在房屋上,那如同训练魔杖一般的白色木材才终于显现。刻意龟裂的暗棕色树皮之下,一条条白色的枝干生长出来,盘绕、扭曲在一起,经过简单的装修,便形成了一座座或圆或方的小屋;而白色的木材到了房顶、梁柱等坚固之处,又演变成绚丽的绿色、蓝色或是紫色的木材,使城镇更加艳丽和绚烂;藤蔓从棕木与白木之间的缝隙穿出,盘墙而上,装点其间。

贴近地面的小屋往往小巧而简单,越是靠近树顶,房屋就愈发的繁复、宽大或是高耸,房檐或房顶上还能看到树枝编织而成的棱形网纹装饰。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不少房屋有着卡斯佛伦那般尖尖的三角形屋顶或是锥形塔尖,但却又在两侧生有飞檐,变化成了天洲建筑的模样。

在那巨树的顶端,多根棕木枝杈的中央,一根纯白色的树中树亦是拔地而起;树干上充斥着镂空窗户、旗帜与金饰银饰,紫色与蓝色如花般艳丽的树叶充当窗帘遮盖其间,即使是远远望去也能感受到赏心悦目的雄伟和艳丽——不出意外,这便是精灵神殿了。不同于卡斯佛伦,精灵族的王宫和神殿是同一座建筑物,精灵王——名为艾拉,当政五百年的女王既是行政元首,也是宗教领袖。

“Oh My God……”刘易斯将头重新探出车窗,将身体向外拔,伴随着“咯噔”一声骨盆卡出车窗的声音,刘易斯终于得以在车内踩着床铺在车窗上坐好;她的上半身转向路左,双手扒住车顶从而望向精灵都城,一边惊讶于丽芙丝的神力如何将车队凭空传送长达千里,一边惊讶于精灵城的宏伟。

忽然一股传送带来的反胃感油然而生——

“rue——”一时间身体探出窗外回不去的刘易斯够不到呕吐袋,直接吐在了精灵国那如花似锦的草坪上……待到呕吐物堆积成一座小山,才气喘吁吁地抬着手颤抖着向那个车队前方一脸“我想打人”表情的高阶祭司道歉……

“我已为诸位准备了客舍。请各位在客舍先行休整,晚间我们的王将会宴请各位。请随我前往。”高阶祭司微微鞠躬,做出请诸位下车入城的邀请之姿。

“赞美丽芙丝,这确实省下了我们的许多车程。我代表卡斯佛伦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齐莫下车鞠躬回礼,正要准备接受,但看到后面刘易斯半个身子卡在车窗,像游乐场边的充气立柱一般高举双手左右扭动有话要说,连忙拖延一番,“但是此番邀约,实在超乎我等预料,也未事先告知。所以……”又看了一眼刘易斯,便见刘易斯把手伸回车体倒腾了一番,将车载魔法电话顺着自己腰与窗户之间的一点点缝隙掏了出来,拨号并递给了齐莫。

齐莫连忙小跑几步来到刘易斯身边,接过电话后看到电话显示连通到了阿瑟的座机,连忙向大祭司陪了个笑脸:“容我打个电话。”接过放在耳边——

卡斯佛伦王城,国王办公室,瑟娜坐在桌前正审阅着堆积成山的文件。刚喝了口茶,便听到手边那座手摇电话发出了铃响:

“滴来打滴,呆来打登,呆来底等登。”

“滴来打滴,呆来打登,呆来底等登。”

瑟娜撇了撇嘴,接起了电话:“莫西莫西?齐莫先生?啊哈……原来是这样……啊哈……”

齐莫开着免提一边讲解当前的状况,一边将瑟娜的答复放给刘易斯听,刘易斯正期待着瑟娜建议她们不要赴约,但却只听到电话里传出瑟娜悠哉的声音:

“精灵王艾拉约你们**灵饭啊?多好啊?去呗,不过精灵族的皇宫晚宴是没有肉的。要吃宵夜可以让刘易斯请你们。顺道,刘易斯啊,代我向艾拉问好。”瑟娜用光脚穿凉鞋的脚指头都能猜出来这通电话肯定是刘易斯想要躲事儿才提议打的。

嗡~随着车载电话发出一段震颤。王妃挂断了电话。齐莫也只好耸了耸肩。刘易斯煞时便是一脸惆怅——要见神仙,要见皇帝,还要见神仙皇帝。

于是乎,车队在路边停泊妥当,车上的诸多人士在高阶祭司的带领下沿着蜿蜒的盘山路进入了树城之中。

“喂,有没有人能把我**或者推回去呀?”只是似乎没有人意识到刘易斯依然被卡在车窗上。已经下车的哲香大笑着,右手把她从腋下搂住,左手托着刘易斯的屁股把她从车里抱了出来。

只是哲香的左手从刘易斯穿着厚黑丝的大腿上掠过之时,心跳却忽然加快了。

登上了近百级的树城栈道,在大祭司的安排下,商队众人入住了伫立于神殿之下一座相当华贵的客栈——已经算得上是五星级酒店的级别了,费用全部由精灵王室承担。

在那白木板作为主色调的双人客房里,刘易斯拉开了紫色的树叶窗帘,立即便能俯瞰精灵城的全貌:郁郁葱葱的城市之上,负氧离子浓度高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只是深深地吸一口气就会感觉到心情舒畅,不由自主地爱上这个地方。

“似乎以后在这里买房养老也不错,是不,哲香师傅?”刘易斯享受着被树林击成碎片的阳光与清新的空气,狂吸几口后回身向哲香问。此时的哲香却有些呆愣地盯着自己的左手,听到刘易斯问话的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呃,当然。”

旅途劳累,二人相继洗澡后午睡一觉,在下午五点左右醒来,更换衣装并前往精灵族的神殿参加宴会。刚一离开酒店,便看到同伍的众多人员也已然排着稀散的长队前往宫殿正门了。在傍晚阳光的映衬下,精灵城依旧是风景独好。

待到太阳落山,精灵城的灯光纷纷亮起——空气中充斥着无数星星点点的淡黄绿色萤火虫,伴随着沿街与室内的魔法灯共同撑起了苍翠之都夜晚的光明——精灵王的宴会也就此开始。

商队的人员进入了那如同掏空树心,巨型凉亭模样的半露天宫殿大堂内:此堂仅有北面封闭,其余三面靠四根与凉亭浑然一体的白色巨柱支撑。大堂地面是全木地板,为了方便用餐已经铺满了坐垫,每一个坐垫前都设有一只矮桌

用餐的区域被分为王台区和外围区两部分。王台区位于北墙中央之下,以坐北的王台为起点,王台下两排长桌向南延伸数米,周围有可以随时开合的屏风环绕,总体呈正方形;外围区的桌子被摆放成东、西、南三面辐射波型的多层环,面向王台。

每个人面前的桌上都摆放有一套完全相同的精灵族饭菜——包含一份蔬菜沙拉,一份蘑菇汤,一份奶酪拼盘,以及一份炸土豆条;这就是生来吃素的精灵族们所能提供的最丰盛的晚餐。

精灵族的信仰中有着明确的禁止食肉的约束,因为丽芙丝宣称世间动物皆是自己的眷族,食肉相当于同类相残。另一方面精灵族确实只需要摄入很少的物质就可以生存,精灵族在丽芙丝的领地上可以像植物那样通过光合作用获得维持日常活动的能量,摄入额外物质更多是为了成长:一个精灵族儿童需要吃东西才能长大;如果一个精灵族希望调整外貌——譬如短发变长发,也是要吃些东西才能做到的。

但并不是说精灵族就完全不能吃肉。像瑟娜虽然是精灵,但依旧每天酒池肉林不亦乐乎——很明显丽芙丝是给精灵留出了食肉的接口的,虽然目的不明。

商队的众人被安置于外围区;刘易斯、哲香、齐莫却被安排在了距离精灵王艾拉最近的王台下的两排长桌上。齐莫坐在精灵王左手第一席;刘易斯和哲香,分别坐在精灵王右手第一席和第二席——距离王如此之近,这让刘易斯好不紧张:

只见精灵王身材高大而丰满,身着白色的丝绸,头顶则戴一顶百花王冠,浑身的装束透露着一种朴实的高贵和优雅;她的双腿并起并十分淑女地歪向一侧,既威严又和善地坐在那亮紫色调、离地几十厘米的王台地面上,并对在场的人们进行了表达欢迎的饭前演讲。

听着演讲,刘易斯学着哲香跪坐的姿势坐在坐垫上——这是天洲的常用坐姿。但不习惯这样坐着的刘易斯开始感觉屁股逐渐挤开双腿下沉,正当她尝试着重新恢复姿势时,一个控制不当却让屁股彻底滑了下去——“咯噔”伴随着大腿筋被拉长的疼痛感,刘易斯在无声的惨叫中变成了鸭子坐的姿势……

正巧此时演讲完毕,大家开始用餐;左右侍者将王台区的屏风拉上;艾拉便转向全力遮挡自己痛苦表情的刘易斯询问“瑟娜在卡斯佛伦是否安好”之类的问题,却不向齐莫问——很明显瑟娜和艾拉是就刘易斯此行执行特殊任务一事通过气的,所以艾拉对刘易斯表现出额外的关心。

刘易斯忍着酸痛,客套地假笑,如实回答着每一个问题;而哲香则一开始便自顾自地拿着木质的叉子和汤勺吃东西,没有正眼看过艾拉——对于王来说,可以说是毫无礼貌。

这不是平常的哲香。

哲香除了是武术大师、美食大师之外,还是一位礼仪大师。平时的哲香饭后闲暇时光,除了打拳做饭,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卢卡斯和刘易斯的面前表演和教导各种各样的天洲礼仪,晨昏定省、接物待客、行走坐卧的姿态,无不用她那完美的身体控制力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据哲香自己所说,礼仪是天洲一种重要的生活工具,是一种表达情感的工具,掌握了礼仪,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将自己对另一个人的敬意、爱慕、溢美等感情淋漓尽致的表达出来。而正是这样一位礼仪大师,一旦停止使用礼仪,可以表明坐在高位上的那个人,是多么招她的讨厌。

待到用餐完毕——至少是刘易斯表示用餐完毕后,艾拉温和地看着刘易斯说道:“刘易斯,我们的神想要见你。”

刘易斯听完心中一紧,但还是压抑住诸多的不安感,略有颤抖地问道:“什么?见我?怎么见?什么时候?在哪?”

艾拉示意之前的那位高阶祭司进场,并将一件用白丝绸包裹的椭圆盘状物恭恭敬敬地呈给了刘易斯,高阶祭司说道:“刘易斯,请接受木心镜。凝视它,它就会将你引导至丽芙丝的面前。”

正当刘易斯要接过那件宝物时,听闻木心镜三字的哲香眉头一皱。用力一拍挂于腰边,瓶口向上的水壶——“腾”的一声,壶盖弹开,一道水流弹射而出并在空气中凝结成冰,最终形成关刀的形状。哲香左手握住冰关刀,手起刀落,悬在半空,将刘易斯和高阶祭司隔开。

“我不允许!”身体依然坐在原位,右手还在喝茶的哲香厉声喝道。

刘易斯吓了一跳,整个面部都在颤抖着转向哲香:“哲……哲香师傅?这是——”刘易斯希望哲香能明白状况——这可是和精灵王的会面啊!虽然是非正式,但再怎么说也是国际会议啊,这个时候做出这种过激的举动可是要惹麻烦的!

哲香终于正眼看向精灵王,怒骂道:“你们难道忘了三年前的事情了吗?你们用这东西害死了我的朋友,现在又想用它害死刘易斯?”那祭司一脸茫然地看了看艾拉,艾拉也一脸茫然地看了看祭司。

哲香继续说道:“你们宣称木心镜是丽芙丝用来操控树海的宝具,我们天洲还天真的相信了。现在木心镜是杀人机器的身份已经公布于世,你们别想骗我了。”

刘易斯更是愈发不解,有些恐惧地看着哲香:“什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拉困惑而严肃地说道:“二位,我必须澄清,木心镜是连接人世与仙境树海的宝具。这是也是唯一能让人在活着的时候造访丽芙丝位面的桥梁。这里一定有什么误会。”

刘易斯在科斯穆学过“丽芙丝的仙境树海”的相关知识——那是类似于“光王的光之圣殿”“阿荼的虚无空间”这样的领域,是丽芙丝用来会见自己的眷族或信徒的灵魂时塑造的灵魂位面;通常虔信者在死后将会有机会升入这样的位面,从而到达自己追求的理想安息之地。

哲香冷笑:“误会?你们现在终于承认木心镜根本就不能操纵植物了吗?它是个假货,还会杀人。”

祭司补充道:“这位女士,与水土火金这些无机物不同,世间植物皆有灵魂,就像根生长在土中一样,植物的灵魂全部生长在仙境树海。若要与它们交流就必须进入仙境树海。精灵族何尝骗过你的族人。”

“但这改变不了我的朋友潜入里面就再也回不来的事实!”哲香咆哮道。

“与万物和谐相处是丽芙丝的性格,也是我们精灵族的教条。丽芙丝是不会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故或是误会。”艾拉虽然身居高位,但似乎知道些什么般,渴求着哲香的谅解。

听到双方争执不下,刘易斯捏了捏鼻梁骨,叹了口气,对哲香劝道:“但是……哲香师傅……我觉得我没有选择,我必须去。”

“刘易斯……”哲香困惑而惊讶地望着刘易斯。

刘易斯调整了下表情,一字一句地说着:“师傅,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精灵族,你们之间可能确实有些过节……但我奉瑟娜之命而来,如果我拒绝,我就是羞辱了她和她的族人;其次……从光王教堂回来时,我就开始思考光王说的那些让人不明不白的话。我觉得丽芙丝可能会知道些什么,她可能会知道为什么光王和索托斯都想要我的命……而且丽芙丝应该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跟人类正常交流而不是单方面施压的古神……更何况……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而我们现在所有人都蒙在鼓里,我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给我吧。”伴随着刘易斯向高阶祭司伸出手,哲香抬起了她手中的冰刀,让开了通路。但在刘易斯接过木心镜后,哲香用肉眼难以看清的步速冲至祭司身后,擒拿住她的一只手,并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祭司当场发出一声尖叫,引得左右守卫立即拔出刀来。哲香怒目瞪着周围人说道:“如果刘易斯出了什么意外,就由你们的祭司来偿命。”

艾拉只得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并命左右守卫放下武器。

刘易斯有了哲香挟持人质的保护,鼓起勇气一层一层地打开那丝滑的丝绸裹布,最终看到的,是一面完全由金树木材打造的宝镜,镜框和镜面浑然一体。镜框上雕琢了多种多样的植物形象;中央的镜面,摸上去虽然是上漆木头的制感,但打磨得真如同玻璃镜一般光滑。

“做吧。”刘易斯心中默念,鼓励自己道。在本能的驱使下,刘易斯轻轻敲击了镜面——镜面立即发出了语音,镜面上也出现了文字:

“已验证使用者身份。”三个省略点相继出现一次。

“正在与用户建立灵魂连接。” 三个省略点相继出现两次。

“已与用户灵魂波形相匹配。” 三个省略点相继出现一次。

“仙境树海正在生成着陆点。” 三个省略点相继出现两次。

“着陆点生成完毕,请说出口令开始连结。”随着最后的文字被说出,镜面上出现了一组口令。

刘易斯深吸了一口气,念出了这句口令:

“Link Start!”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