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梅京往事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0/26 20:24:46 字数:7150

在与尹随良和狐暮雪二人达成交易后,尹和狐便“支付”自己的那一部分,于翌日清晨跟随刘易斯乘车前往水国国都梅京调查罗娜的行踪。为了方便行动,刘易斯卸下了武装挂车,将挂车留在门内——乘坐轻量化后的蒸汽车从天师门前往梅京只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狐暮雪身为未被通缉的“白名”自是可以出入各种场合畅通无阻,但如何让身为通缉犯的尹随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走在梅京的街道上——刘易斯几乎想都没想就将阿米达拉赠与的法宝“血亲易容面”面具掏了出来。

血亲易容面是身为魔物·二重幻影的阿米达拉割下自己的一块皮肤制成的面具,面如其名,可以易容成不限代际的直系亲属的模样。戴上了这个面具,尹随良便可以易容成接近百年之间都没有人见过的自己的母亲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模样,完全不会被辨认出来了。

只是他母亲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留了一撇超级不适合尹随良的小胡子,惹得刘易斯和狐暮雪一路上忍俊不禁。

头天下午,刘易斯将自己携带的野营帐篷交给尹、狐二人供其在天师门外临时居住,自己回到天师门内运筹。

当天晚上的菜肴与午间相似,奉承着返璞归真的两菜一汤,只是其中一道肉菜独得刘易斯的青睐——“珍珠丸子”,是将腌制好的肉馅制成肉丸,外面裹上一层糯米最后蒸制而成。蒸制时,还要在每一只丸子的下方垫上一片切好的胡萝卜片用以吸油,并将一粒精致细小的胡萝卜丁点缀在顶上。放入口中,先达味蕾的是吸饱油脂的糯米所散发的油面混合物的清香;紧接着,软糯的肉丸在舌头上融化开来;伴随着深受东西方青睐的胡椒化解了猪肉的油腻,一次醉人的美食享受就这样完成了。

据月瑶所说,这样一道绝美的佳肴的食用方式在天洲却有着极大的分歧:一些人强烈推荐将底部的胡萝卜垫片一并食用,让原本的米香与肉香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层胡萝卜的甜香;而另一些人拒绝食用胡萝卜垫片,他们认为其中的油脂过多,并且破坏了米肉的纯粹。互相贬损对方为“蠢驴”、“穷鬼”,彼此世代为仇。

而至于刘易斯——一口不吃萝卜;一口吃两片萝卜——岂不美哉?

晚饭后,刘易斯便把交易的事情告知了一同就餐的月瑶和哲香,并向月瑶请问是否有将二人弄进门内的办法。

月瑶扶着脑门犯了难:“尹随良和狐暮雪……这两个人在水国都是武功高手,凭实力入门肯定是没问题,我倒是挺想收了这俩。但问题在于他们一个是通缉犯,一个是妖怪。通缉犯只要让他变相改名就能蒙混进来,但妖怪……”

“天师门不收妖怪作弟子吗?”刘易斯有些紧张地问道——千万别不收。

月瑶喝了口餐后酒说道:“我倒是完全无所谓,巴不得收个妖怪研究一番……但问题是须臾仙人可是跟妖怪结了血海深仇——他双亲都让妖怪害死了。高程受须臾仙人影响很深,又主攻鉴别妖魔的仙术,很不好办啊……”

见月瑶为难地细细思索,红着一张酒脸的哲香责备刘易斯:“真是奇怪了。天师门上上下下那么多武功高手你不用,非得用外面的怪人。”

“他们不是怪人好吗?一个见过罗娜,一个见过罗娜的剑。如果他们做向导不合适,还有谁呢?”刘易斯的脸颊颤抖着反驳道——不干活被数落,干活还要被数落!

一天下来,刘易斯愈发觉得哲香简直就是添乱的——在卡斯佛伦时超级能打的贤妻良母形象一扫而空:在天师门中午喝完晚上喝、没事数落自己。这自然和高程的软弱脱不开干系,但这并不能打消刘易斯希望哲香赶紧回去、“变回原来的样子”的想法。

“……管不了你。”哲香说了句气话,便又转头回去喝闷酒。

月瑶思索了一会儿,终于是将手搭在刘易斯肩膀上说道:“这样,刘易斯你放心,天师门会全力支持你的调查工作,你只管调查罗娜。高程那边我一定会有办法对付的。”

回忆着月瑶做出的保证,刘易斯驾驶着蒸汽车在通往梅京的大道上平缓前行;狐暮雪坐在副驾上对照着旅游地图为刘易斯指路;尹随良则站在两座后面,双手架在左右座椅的头靠上,观看刘易斯开车。

“怎么样?你们的机关术有这样的载具吗?”抱着一点幻想,刘易斯向机关术家族出身的尹随良炫耀道。

遗憾的是立即被小小地“扇了一巴掌”——尹随良颇为愤恨地说道:“本来快成了。父上怕得罪养马的亲戚,说是不能‘两线开战’,就吹了。”

刘易斯吐了吐舌头,同时也诞生了好奇:“真可惜……不过你们家都已经这样小心了,为什么还是会被赵家陷害?”从尹随良的描述来看,尽管出了随良这么个纨绔子弟,但总体来看仍是德建名立、形端表正的大家族。身处官场多代,一定有自己的容身技巧——怎么会发生那样的事?

尹随良回答:“……我们跟赵家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些事情再怎么小心都没用。”

“这是怎么来的?”刘易斯追问。

“赵家是铸兵坊起家,举孝廉入仕。和你们卡斯佛伦打仗的时候负责为天洲提供常规和附魔兵器,在水国算是最古老的仙术军工家族。后来我们尹氏发家,利用机关术为领主制造自动弩炮和攻城器,家族壮大了之后为了养活更多的人,我们不得不向机关兵器小型化方向发展。赵氏觉得我们抢了他们的生意,自三五代前就一直跟我们家族不合。”这才算是将原委道出——原来是天洲军工巨头之间的内斗分出了胜负。

尹随良说罢,狐暮雪便歪头瞅了他一眼,开始长舌:“然后导火索就是你哥。嘿嘿!”

“要你多嘴!”尹随良怒骂,但看到刘易斯一脸好奇;念在这个身手不凡的小家伙已经帮了自己天大的忙——至少让自己能多活好几个星期,便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随便随便。”

狐暮雪便说道:“再久之前怎么样我不知道,但至少在我这几百年的日子里,赵家一直都是领主柳家的钦定夫婿。柳家别的女儿偶尔会嫁给别家,当御水灵童的那个女儿退役之后是铁定要许配给赵家的。结果你猜怎么着,柳哲香跑了之后,柳家那个叫柳梨香那个备选灵童,不好好学武功,偏偏喜欢机关术。尹家大儿子尹随缘听说了,就送了一台全自动绣花机给她,这俩就好上了。你说赵家这口气能咽得下去吗!”

“hmmm……因为这点事儿就互相灭门的惨剧在天洲很常见吗?”刘易斯犹豫了一会儿问道。

尹随良气哼哼地说:“怎么可能!这恐怕是千百年来头一遭。”

刘易斯便颇为疑惑地说道:“我觉得这事儿可能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是尹赵矛盾由来已久,若要下手早就下手了。问题在于赵家本来就是刑部,刑部执行对你家的灭门,又私吞了你家的财产,领主会对此不管不顾?”

尹随良便肆意猜测道:“我看领主只是想让那些跟哲香有关系的人死得越难看越好。你来天洲不会不知道哲香案的事吧?”

哲香的事情刘易斯知道得怕不是比尹随良还多,便直接说道:“但问题在于,领主万一哪天气消了,或者换了领主,或者干脆天子知道了这件事,发现一个全天洲都有名望的老功臣家族被灭门,不会调查这件事吗?赵家就不怕被惩罚吗?”

“你的意思是赵家灭我另有原因?”尹随良问。

刘易斯张口便说:“你们家那么大的家业,赵家一口吞下,这么大胆的举动又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除非有人推了他一把?不。瞎猜的。别当真。”刘易斯感觉情况不对,连忙住嘴。

——刘易斯知道自己被古神伤得很深,以至于但凡有什么潜在的阴谋诡计,刘易斯第一反应便是古神作乱。若真是古神作乱,刘易斯倒尚可义愤填膺一把,毕竟那是人类公敌;但若只是人间惨案,那可是要背负“干涉别国内政”的骂名的——考虑到这是瑟娜的嘱托,刘易斯还是决定不踩这泡浑水,闷头开车不再吱声。

大车进城需要安检并不方便,又不清楚城内会不会有车位供这么长的蒸汽车停放,刘易斯和两人商量了一下,便将车辆停在了梅京东城外,大概不会妨碍通行的路边。步行进入梅京城。

刘易斯并不急着进城,而是沿着绿柳成荫、东西走向的进城路遛弯般地前进。刘易斯对照着地图,仔细研究梅京城池的结构:根据地图信息,整座城池占地约80平方公里。有一条被称为“梅河”的河流自西北向东南穿城而过;城池建得横平竖直,四四方方。

梅京一共有正南、正北两座大城门、三座东城小门和三座西城小门。城内的结构除了能明显看出作为领主宅邸的柳府宛如一座城中城般坐落中央之外,其他地方都没有明显的功能规划;只是旅游地图却擅自将沿河的三条街划为了“不能不去的繁荣宝地”。

刘易斯自此接触了三座天洲城池:天师门、聚宝镇以及梅京,立即发现了三者的共性——全部方方正正,行政建筑位于中央,甚至连城门的位置都是大同小异,虽然会因为地理环境而做出调整、城墙也是或有或无,但仍旧看起来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与卡斯佛伦那些千变万化以至于形态不可描述的沿河城或是沿山城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这些城池简直就像是同一个人设计出来的。”刘易斯赞叹道。

“你在天洲待久了会发现很多东西都是同一个人设计的。上到大的规章、法典、历法,平时见的城池、农田、官府、作坊、风俗店,下到小的车马、船只、生活中的器具、棋牌,他们的原型几乎都出自同一人之手。那就是我们的天子。”狐暮雪尽管是妖怪、魔物,但却离奇的将天子奉为“自己的”领袖——看来魔物与人类共同生活久了,真的可以入乡随俗:阿米达拉并不是个案。

刘易斯听完十分诧异:“真的吗?所以整个天洲其实都是天子设计出来的?”

狐暮雪点了点头:“没错。这也就是为什么天洲有时也称呼天子为圣人。他来时便带着一切的知识,一切的智慧,教导这片曾经蛮荒的土地如何文明地生活。为此不仅是人类,就连我们妖怪也钦佩他。这也就是为什么五国都愿意服从他的指引。”

刘易斯为此感到十分困惑:她一直都对天子究竟是人还是神的问题犹犹豫豫,哲香讲述的“五龙的传说”让天子听起来像是一位神祇或是神子;代际的传承与衰老听起来又像是一位人身的帝王。而如今狐暮雪一说,让刘易斯感觉愈发混乱:“我可以冒昧地问一句,你们的天子是人,或者说是人形生物吗?”

“呃……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问……但天子确实是一位优秀的人类帝王,而且从古至今都是如此。”狐暮雪答道。

狐暮雪给出了“人身”的答复,这让刘易斯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但一个“人”怎么可以拥有那样多的智慧,又为何代代都有那样多的智慧呢?

抱着依旧无法解答的困惑,刘易斯便和尹、狐二人顺着人流进入了东城门。负责守东城门的只有两个身穿青铜铠甲的卫兵,一个高瘦持十字枪,一个矮胖持大锤。两个卫兵并未察觉改变相貌的尹随良,却明显对刘易斯这个金发赤眼的异国少女颇为好奇,正要盘查一番,狐暮雪却忽然从背后扶住了刘易斯的两肩,示意:“我的。”

两个卫兵便翻了翻白眼,犹如看到了什么“非礼勿视”的东西一般看向了远处,挥手示意狐暮雪赶紧滚进城去——很明显,他们早已习惯了狐暮雪拐带民女进城享乐的“日常活动”;如今就连外国游客也中了他的花言巧语……

进入城中,便是一片川流不息的城门市井,建筑皆是整齐划一的白墙蓝瓦;各式各样的行人与车马走在因常年碾压而略有崎岖的青石板路上,不时有人驻足光顾开张于道路左右的各种底商:早点摊、纪念品店、旅行社、客栈,无不透露着一股旅游大城的气息。只是先前光顾了聚宝镇,再加上狐暮雪的一系列介绍,这座城镇已经不太能让刘易斯产生耳目一新的感觉了。

几人前进至位于城门的第一个十字路口,远离守卫耳目的地方,刘易斯忽然转头斥责狐暮雪道:“你知道你的命还在我手上吧?”

这才将一脸得意的狐暮雪拉回了现实,慌张道歉:“我知道!我知道!我不是有意冒犯!但那是最快的办法。”

“Fine!”刘易斯哼了一声;随后话锋一转,说起了正事:“二位,尽管我们是被交易绑在一起的;但是我们终究利益一致。自迈入这座城起,团结一致,是我们达到各自目的的唯一方法。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同志,我们就是战友——来,跟着我。”刘易斯便抬起拳头,示意二人——

依照刘易斯的指引,三人互相碰撞彼此的拳头,然后将手握在一起,猛地往下拽——同时松开,依次喊道:“同志!战友!Hoo-ah!”

如临大敌一般彼此宣誓,实际的工作却远没有想象得那么艰险刺激:毕竟这只是和平的调查活动,还是最和平的第一日。

刘易斯在狐暮雪的建议下乘坐观光马车进行沿河观光,才发现原来梅京的美妙真的全部来自沿河景色——

赋予梅京名称的“梅河”自城西北流向城东南,地图虽然看不出来,但亲身光顾,才知这是一条宽达百米的大河,其中大小舟船无数、川流不息。这条梅河自木国流出,横贯了水国全境并最终流向大海,是天洲重要水文资源和交通要地,据说水国便是在此地发源。

河两侧有两条大路,南梅路和北梅路。北梅路,既尹、狐口中的“梅京花街”便是梅京的商业中心,沿河大小店铺无数;道路南侧更是有许多两三层的大型餐馆向河中延伸,搭起依靠立柱支撑的露台,使得食客们可以一边用餐,一边以绝佳的视野观看繁华的河景;更有甚者,将诸多船舶连成一片,摇身一变成了河中餐厅。

南梅路相较北梅路,没有那么的富丽堂皇,但更加纷繁嘈杂:码头和市场大多都集中于此,过往船只也在此停靠。道路虽然宽阔——甚至比北梅路还要宽阔,但在早市退市的人潮压力下,仍然显得拥挤不堪。

在开阔处环顾全城,可以发现高达三十多米的八角塔鳞次栉比。问及暮雪,才知道这些高塔尽是青楼——也可以说是标准化、模块化的青楼——八角塔每层有八个包间,依照店主的野心层层累加:梅京最大的那一座,名为“大青楼”的青楼,有足足二十层,可以让一百六十名顾客同时欢愉。底部的院落也会因着层数等比扩大,因为底部需要依循人数提供足量且豪华的餐厅、赌场、澡堂等场所。而“大青楼”的底部面积直接占据了一整个街区,也就是四条大路交叉而出的大区块。

观光马车来到梅河入城的西北角,依照刘易斯的指示,车夫驾车向北掉头进入王府路——一条位于北梅路以北、与之平行,充斥着各种政府部门与达官宅邸的大道——向东南返程。刚一掉头,尹随良便示意刘易斯路北的巨大院落——那便是自己的仇家宅邸:赵府。灭门之后,尹氏几乎所有的奇珍异宝、技术文献都落入了赵家的手中;而罗娜的宝剑想必也被藏在了其中某个角落。

王府路北尽是王府,而路南则是各种奢华、进口商品的店铺。其间不乏源自卡斯佛伦的连锁巧克力店、木国的家具店、金国的香料店、土国的乳制品专卖店、白沙国的黄金首饰店等;几家装饰得富丽堂皇的西餐厅也在此地出没,刘易斯对此倒颇为了解:光王祸乱时期,主打禁欲为“上等美德”的光王教会撺掇王室和领主们逮捕并处决宫廷厨师,不少人便逃亡至天洲。祸乱结束后,阿瑟赦免了这些厨师并花钱请回了大部分,但许多人因为已经在天洲娶妻生子便留在了本地;以至于一些在卡斯佛伦失传的宫廷菜肴在天洲却可以吃到。

“你们家不在这条街吗?”一路上没有见到被毁坏的住宅,刘易斯问道。

尹随良便小声回答:“我们家住在梅京城郊,这里只有我父兄的办公住宅。那个就是。”指了指即将经过的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东侧的门脸贴着黄黑色交叉的封条,有两个青铜甲卫兵把守。

继续前行,经过了梅京中轴线,路北那硕大而敞开的门脸,便是领主柳氏的府邸正门了;尽管走北梅路的时候已经经过了一次,但那次毕竟隔了一条街,不如这时看得真切。刘易斯叫车夫减慢了速度,细细观察:

领主府独占一个街区,其面积至少与天师门等大;正门宽达十米,通体漆红,由两座关闭的旁门和一座敞开的大门组成;房檐宽阔颇为阴凉;可以透过大门看到内部的影背墙和探出的绿植;左右各伫立着三名卫兵拱卫。大门右侧设有一只大鼓;左侧设有一张告示板,张贴有募工、停水、通缉等政务信息——尹随良赫在通缉之列;大门正对着的是直通南城门的大道,其间一座汉白玉拱桥横跨梅河,使得车马可以从城南门直接行至柳府正门。

坐着马车沿路颠簸,沿河往返之后便已日正当中;加上早饭吃得早,刘易斯十一点多就饿了。狐暮雪便将罗娜曾经出没最频繁的饭店“府畔食坊”介绍给了刘易斯——店如其名,这座三层酒楼就开在领主府东、一巷相隔的街区,三人便在此地下车。

这是一座中规中矩的传统天洲建筑,占地四四方方,但为泊车留出了空位而将建筑建成了L字形。前两层楼都是封闭的室内,而第三层楼则是前后左右皆为镂空的凉亭模样——与天师门比武场观景阁相似。

尚未到餐点,一楼已有许多挑扁担的持剑人焦急等候。尹随良告诉刘易斯,这些都是送外卖的快递员,依靠“御剑悬浮”的机动性,可以将菜肴在凉掉之前就送到临城。

登上二楼,才略微感到有些冷清。但冷清也罢,正好适合展开调查——与大堂经理请到了使用魔法的许可后,刘易斯便取出魔杖和一个装有鲜血的小瓶子——那是罗娜早在出发之前寄存在瑟娜手中的血样——用魔杖的杖端蘸取了瓶中血液,随意地指向前方念道:“追踪血主·残影重现术!”

粘在宝石上的血与魔杖喷出的蓝绿色魔力混合,形成血红色的猎犬的外轮廓。“猎犬”原地转了几圈之后,便带领着三人冲上了三楼,在最靠近西侧窗台的桌前停下并破裂——鲜血形成的轮廓进而又幻化为坐在桌边的两个人形:其中一个是罗娜,一个是狐暮雪。

狐暮雪的轮廓便开口说话了:“……落焉城是大鲧的都城,在千百万年前就已经沉没在不知何处的海底了,相传只有星象正确时才会重新升起……”——很明显,这便是狐暮雪的证词中提到的“语言接触”的桥段了。只是这段除了可以证明狐暮雪当初没有撒谎外,不能提供任何更多的信息。

刘易斯思索了一会儿,宛如是对残影下命令一般地挥了挥手:“这是我知道的内容。换一段。”

残影随后宛如快进一般快速摇摆起来,摇摆到罗娜完全消失,随后又重新落座——对面狐暮雪不见了,变成了一个文雅的老者。

“呃……那是城中相当有名的老学究了。这都能请到?”尹随良小声嘀咕道。

罗娜将手中记录有那段传闻的记事本递给对方,问道:“先生,您知道这段传闻最初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吗?”

而老者则为难地回答道:“我也只是听说……据说是发源自一本叫《落焉城教本》的古书。但是这本书因为内容会……引领人们发疯,已经在三百年前被天子下令统一焚毁了……”

正说着,邻桌一个留山羊胡的中年人的幻影忽然出现,似乎抱有恶意地插嘴:“说来也巧。一个姓马的书生跟我说得到了疑似是那本书的残页,本以为是稀世珍宝便收藏起来了。结果那东西搞得他整天噩梦萦绕,就问我有没有门路把它卖掉换几个赌钱……我记得他是你的徒弟吧?”

“马生?那小子竟敢去赌——”老者听闻自己的徒弟去赌博,正要拍案而起;但罗娜却先声夺人:“请务必介绍给我!”

“Hold!”刘易斯猛地抬手握拳,将幻影定格在了这一瞬间,然后向尹、狐二人问道:“你们认得这个留山羊胡的人吗?”

“……我想想……他好像是大青楼赌场的大堂经理来着?”狐暮雪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看了看随良,随良点头认同了他的猜测。

“那我们有下一站了。”刘易斯喜出望外地看了看二人,随后仔细观察幻影,目光落在了罗娜面前的瓷碗的幻影中:

“老板,来三晚牛肉面。”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