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大难不死余韵未绝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3 19:07:04 字数:6015

当天深夜,万籁俱寂。

就在玉盘圆月被云影遮蔽之时。

几名忍者悄然翻墙溜进了天师门的仙人殿,左右张望确认无守之后,为首、扎马尾的蒙面女忍——身高来看十四五岁的样子,身着一袭袖口网纹包裹、暴露部分肌肤的黑色忍服——来到须臾仙人所休息的房间前,悄然推开了大门。

满头白发,胡须及腹的须臾仙人仍被封印包裹在绿色的时间屏障之中沉睡。女忍没有丝毫犹豫地揭下了床脚立柱上的一纸符咒,而绿色的时间屏障也随之消失——这里的防守缺失与静滞力场的脆弱,她一清二楚。

屏障消失,仙人变得可以触及,那微弱的气息又从仙人的鼻腔里悄然传出。须臾仙人仿佛一位普通的老者,正静悄悄地享受着自己那所剩不多的几次安睡。

女忍看了看这位慈祥的老者,悄悄地绕到了他的床头,拉开了面巾,露出了自己那年轻纤细的嘴唇,在须臾仙人的耳边悄声念道:

“须臾仙人……你的庭院进了妖魔;妖魔杀害了你的弟子;妖魔扮做你弟子的样子挥霍着天师门中的一切。须臾仙人,速速醒来,为弟子们报仇,速速醒来,将这恶山焚烧,速速醒来,消灭你所见到的一切……”

女忍用魅惑的话语在须臾仙人耳边絮絮叨叨,而聆听这妖言的须臾仙人的眼皮开始抽搐,梦中呓语:“天师门……进了……妖魔……”

效果未就,女忍便又多念了几遍。

须臾仙人宛如中了什么迷魂咒,在呓语逐渐清晰的同时渐渐醒来:“天师门……进了妖魔?”

女忍回应着他的话语:“天师门……进了妖魔。”

须臾仙人继续呢喃:“天师门……进了妖魔……”仙人的面孔开始抽搐,表情愈发的痛苦,“妖魔”两个字不断在他口中盘旋。

伴随着莫大的愤怒,最终“妖魔!”二字如同万钧雷霆被从仙人口中喷出,而他的双目也赫然如两盏明灯般张开,喷射着如同太阳一般明亮的光辉。他的身体逐渐发光,并不断有雷电从他体内喷出,击打在周围的木质家具上。

女忍为首的忍者们也都些许陷入了惊慌。“不愧是须臾仙人,临死之际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灵气……”女忍设法镇静下来,吩咐左右:“快撤!”纷纷撤退到房间之外的院落内,忍者们向地面丢出诸多烟雾弹,而女忍则结印:“烟遁!”迷雾散尽,忍者们都纷纷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

当归苑内的刘易斯一天之内经历了太多的悲伤与辛酸;正陷入无穷的懊悔与反思之中无法入睡,甚至连睡衣也没有换上。她身着平时的正装,倚靠着自己的石茉莉步枪,像一个侯岗的士兵,坐在床边半昏半醒。

身边唯有麦德林不声不响地将头埋在自己的羽毛里睡觉,算是刘易斯唯一的陪伴。

刘易斯碎碎念念地咒骂着:“区区一介持刀少女,凭什么能打败身经百战的奥匈士兵……”

“什么强者的国度,什么燃起战火……她可曾知道战争是多么恐怖的东西……”刘易斯越想越气,想着当年自己还是德械精英战士时是多么的神勇、多么烂泥扶不上墙的局面也可以扭转——

“敌人偷袭了我们的右翼!”长官尖叫着。刘易斯便只身去跑去右翼,把敌人打退了。

“敌人的飞机炸毁了我们的防空炮!”长官尖叫着。刘易斯便只身拿起一把机关枪,把敌人的飞机打下来了。

“敌人抢了我们的坦克车已经突破三道防线了!”长官尖叫着。刘易斯只身便拿起烟雾弹和炸药包,把坦克炸了。

明明是这样骁勇善战的战士,像长官的亲妈一样呵护着他下达的每一道命令——明明是足以升官做将军的战功,但最后却落得被安上逃兵的罪名,贬为下士。

转生来到米雷兰,心想战功虽然失去了,但战斗力与战斗的意志却仍然健在。但面对着御火灵童、火之神迦具土的代言者、天洲的剑圣——火织天衣,自己的身体与那引以为豪的枪坚炮利却在转瞬之间稀碎零落。

“瑟娜王妃是不是真的找错人了?”为自己的无能而悲伤,刘易斯这样质疑着。

忽然间,昏昏欲睡的刘易斯听到一声闷雷,起身来到窗外,抬头看看却并未下雨。反倒是北部能隐约见到阵阵火光,并不时有木头燃烧的气味传来。

“着火了?”刘易斯心中咯噔一声,紧跟着又听见几声“闷雷”——这不是雷声,根本就是爆炸声了!

好在刘易斯无需更换衣装,背上步枪和魔杖,同麦德林一起便来到了当归苑院中,向北一望,竟是火光冲天——天师正殿以北的区域几乎已经全部变作了一片火海。刘易斯连忙大声呼喊:“着火了!”没喊几声,便也听到火警的铜锣声四处响起。许多天师门的弟子向南正门奔逃的脚步声也从院外的道路上传来。

接下来的情况更加令刘易斯感到困惑,有几道明亮无比的光线,如同魔法师的光线炮一般从天师殿后向天空喷射而出:“这不是普通的火灾,究竟是——”

随后,一团奇亮无比的闪光赫然跃上了天师殿之颠,在黑夜中犹如太阳一般漂浮在半空中。刘易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须臾仙人?”只见须臾仙人被包裹在明黄色的光团之中,双目喷射着白色的光芒,他披散的头发犹如火焰与闪电般倒束立起,俨然犹如神明的化身。

“须臾仙人苏醒了过来?为什么会是那般姿态?这是在与什么东西战斗吗?”刘易斯困惑地望着须臾仙人,那个姿态是如此的神圣和强大,能让刘易斯产生联想的,恐怕唯有伊碧塔的“原力领主形态”了。

很快,高高在上的须臾仙人也看到了注视着自己的刘易斯,他不言不语,轻轻向刘易斯伸出一个手指——“滋!”一道明亮无比的热光线便射向了刘易斯。

刘易斯大惊失色,连忙向后跳了一步,那热线从她先前的位置横向滑过:当归苑的地砖和假山上瞬间被划出了一道灼热的熔痕。

见刘易斯躲开,须臾仙人口中憎恶地念着:“妖魔”毫不犹豫地又射出了一道热线。刘易斯眼疾手快侧向飞扑躲开,逃过一劫;这道热线与先前的熔痕交叉而过,不偏不倚地直接击中了刘易斯身后的当归苑东厢房,而这座承载了刘易斯近半个月日日夜夜的住所,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刘易斯立即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这可不是什么一般的火灾,这分明就是须臾仙人不知为何发了疯,开始无差别攻击天师门了!

刘易斯躲开了两次须臾仙人的攻击后,须臾仙人不再瞄准射击,而是伸出十个指头,像迪斯科激光一样将十道明亮无比的热线覆盖向刘易斯所在的整个区域,并对一切的建筑和人进行无差别的扫射,顿时当归苑内浓烟四起,火光冲天。

刘易斯心想这样下去自己就要烤熟了,正想要从穿堂夺门而出,却看到当归苑正房的方向,确切的说是正房以北的房屋也已经燃起了大火。

刘易斯知道那是当归苑的食品仓库——刘易斯随卢家三姐妹去过那座仓库:这座仓库通风良好,储存的大多是怕潮的干货,譬如什么虾皮、香菇、面粉、大米之类的东西。刘易斯于是便将自己带来的弹药都储存在了里面——反正储存条件都差不多。

如今仓库起火,弃之也罢,但问题在于卢家三姐妹的宿舍就在那座仓库的旁边的耳房里,要想逃离那片区域则必须从正房左右的小门离开。想到现在仍未看到卢家三姐妹从里面逃出来,刘易斯心想这三人一天劳累,锣声未必能惊醒三人,连忙给自己施展了防火的魔法,就要冲将进去救人,没想到刚来到小门门口,一道撕破耳膜的巨响与扑面而来的烈火就在刘易斯面前发生——

——仓库里的弹药殉爆了!

爆炸产生的猛烈冲击波直接喷向刘易斯的正脸,使她瞬间便被抛了出去,直接飞出了穿堂的正门。就在刘易斯即将撞在对面坚固的墙壁上时,一个坚实的胸膛猛地将她抱紧。

刘易斯抬头一看,竟然是狐暮雪!尹随良也在——二人设法从首当其中的天师门北部逃了出来,并随着人流向南移动,万幸地救到了刘易斯。

刘易斯蜷缩在狐暮雪怀里,从冲击造成的晕厥中勉强恢复回来,大声喊道:“卢家三口还在里面!快去救人啊!”

狐暮雪抬头一看,刘易斯所指示的方向已然是烧的一片通红,弹药爆炸而产生的蘑菇云扶摇直上,也是惊魂未定地看回了刘易斯:“你觉的那种地方还会有人存活吗。”刘易斯听完也只得含泪咬牙,闭嘴不语。狐暮雪便抱着刘易斯继续向南奔逃。

三人一边逃难,一边听见天空中有第二个声音响起——

“仙人息怒!莫要陷在那迷魂咒里啊!”乃是常伴月瑶左右的张师兄张涛手持宝剑,踏着轻功刺向了仙人。仙人看着张涛杀向自己,不闪不避,而是在宝剑刺中自己的瞬间在他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随即出现在了他身后——

张师兄也非等闲之辈,预料到了须臾仙人出现的位置,回身反踢一脚,而须臾仙人竟再次消失并瞬间移动到了其他的位置。几次眼花缭乱的瞬间移动后,张师兄终于是没能看清须臾的落点,被他猛地一掌打飞了出去并狠狠地撞在了天师门外的山地上,激起了滚滚烟尘。

——看来负责防守的天师门弟子已经在和须臾仙人战斗了。然而须臾毕竟是天洲仙术的集大成者,享有着在世仙人的美名;全盛时期,需得五个灵童联合起来才能与之相抗衡;而如今即便已是弥留之际,仍是千军难当的强大战力。

这份几乎无敌的战斗力,却是被以这样一种几乎完全失控的方式释放出来,能够造成的损害之大几乎难以想象。

刘易斯等人在天师殿正南的北广场与月瑶汇合。相遇时,月瑶、高程等几个天师门高层正在大声轰赶那些站在北广场上发呆的弟子们继续逃向山下——显然,天师门平时的灾害演习时,大家都是在这座广场集合的;而此时此地防火、防震的广场面对从高空进行的无差别轰炸显然提供不了什么保护,得用防空洞才行。

此时的刘易斯也已经能够下地走动,连忙从狐暮雪怀中跳下,上前向月瑶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须臾仙人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月瑶忧愁地说道:“有人破坏了须臾仙人的静滞力场,并对他下了迷魂咒,让他把我们都当成了妖怪!现在须臾仙人要用他毕生积蓄的灵气来对付我们了!”

“怎么会?难倒这就是那些人所说的袭击?”刘易斯已有所耳闻:须臾仙人幼年时期父母被妖怪杀害,为此对一切妖魔深恶痛绝。只是刘易斯万万没有想到,所谓的‘袭击’竟然会是以这种方式发生:蛊惑须臾仙人,用天师门最强的利刃来对付它自己!

月瑶点点头:“恐怕是了。没想到须臾仙人被封印的消息竟然会泄露出去……”说罢恶狠狠地瞥了一眼身后的高程。

高掌门憋得面色发紫,当场跳脚争辩道:“不是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天师门!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

月瑶捂脸摇了摇头——她谴责的自然无关是不是高程泄露的情报,而完全在于这个蠢货从一开始就脆弱地封印了须臾仙人这件事。就连哲香都说过,被封在静滞力场之中的须臾仙人如同“定时炸弹”,没想到竟然真的应验了!

看到没有人再为此事谴责高程,那个最愚蠢的问题几乎毫不费力地就从他口中滑了出来:“别愣着啊!这样下去天师门就要被毁灭了,快想想办法呀!”就跟在场的所有人都对此事不关心一样。

月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将手扶在高程肩上,说道:“这边出事的话聚宝镇可能会受波及,帮我去疏散聚宝镇的居民吧!”

“好,好的!”听到还有自己可以做的事情,高程一脸兴奋,点了点头便飞奔着冲下山区。

刘易斯抬头看看天——在张师兄被击倒了之后,又有十来个英勇无畏的天师门弟子踏着轻功上前与须臾仙人搏斗,为众人的逃离争取时间。

看起来这些人来得太晚;很明显,由于月瑶在聚宝镇和天师门四周部署了防御人员应对赵家的攻击,反倒让天师门内部人手不足。负责防守大门的弟子恐怕在火光初现时就已经被击败了,月瑶身边的张师兄作为快速反应小组冲上去为大家拖延时间,而聚宝镇内的弟子这时才刚刚赶了回来。

但就算赶回来也于事无补,他们纷纷被法力高强的须臾仙人用瞬间移动与光影幻术玩弄于股掌之中。最终几个弟子决定团结一心,手拉手围成一个环,用自己的身体压制须臾仙人;而如同被橄榄球队员压制的须臾仙人单单使出了一招天洲版本的“脉冲爆裂”魔法——以自身为中心,向周围发射球状冲击波杀伤附近的敌人——便将十个弟子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投向了天师门外的各个角落。

随后须臾仙人继续如同入侵地球的外星怪兽一般横扫一切。

几人看着须臾仙人继续用那毁天灭地的“迪斯科激光”横扫一切,月瑶摸着下巴一边思考一边说道:“我们得把须臾仙人从天师门引出去。但是怎么……”

刘易斯继承了月瑶脑海中的运算,连忙问道:“须臾仙人有没有什么平时会生气的事情?”

月瑶仔细想了想,说道:“须臾仙人平时是个很和善的老人,很少斥责我们。除了有人对师长不礼貌会惹他发怒之外……”

刘易斯瞬间有了想法:“那还等什么啊——”从腰间掏出魔杖,并施展了当初伊碧塔用来诱龙的“嘲讽闪光术”,杖端闪烁起红光,并喷射出赤红色的烟雾,犹如一根救援信号棒在刘易斯手中闪烁。刘易斯高举魔杖大喊:“臭老头!给我滚过来!”

月瑶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刘易斯怎么可以对须臾仙人这么无礼:“你……那可是须臾仙人啊!”但也立即便明白了刘易斯的用意,憋得满面通红有好一会儿,也跟着大喊起来:“臭老头!你打得是友军!快给我过来啊!”

身边的众人也都纷纷向着高空的须臾仙人大声“无礼”:“臭老头!击中友军!我要你过来啊!”

“无礼的混账东西!”须臾仙人果然勃然大怒,并向刘易斯等人急速飞来。

“成了!我们把他引到树林里!”月瑶看到刘易斯的战术奏效,说着便要发动轻功飞向天师门东边林场——那里是最廖无人烟的地方,能够将须臾仙人造成的损害降到最低!不过大家也都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拿着魔杖、被须臾仙人锁定为第一目标的刘易斯不会轻功!

狐暮雪当机立断,化为巨狐,对刘易斯说道:“上来!”几个人又是推又是顶,将刘易斯弄到了狐暮雪的后背上,纷纷起跳逃向树林。须臾仙人也毫不犹豫地将热线炮射向丛林之中。

月瑶、尹随良、狐暮雪拱卫着刘易斯在丛林间飞奔,并将须臾仙人逐渐引出天师门所在的区域。

就在大家为天师门得救而稍微松了一口气时,尹随良看了看背后紧追不舍的须臾仙人,又提出了一个颇为致命的问题:“那我们怎么办?”

其余三人当场陷入呆滞。“就没有什么能让须臾仙人清醒过来的办法吗?譬如说让他掉进湖里什么的?”狐暮雪反问。

月瑶摇了摇头:“不行。须臾仙人施展了仙术的奥义‘真人形态’,他让自己完全成为了灵气的化身,并且能够生成灵气护罩保护自己完全不受任何外界影响……”

——这不就是天洲版本的“原力领主形态吗?刘易斯又一时间梦回和原力领主形态的伊碧塔在双子杯竞技赛上打成一锅粥的情形。只不过这回的“真人形态”怕是要强个一两千倍。

“……恐怕若是不能耗光仙人的灵气,是没有办法让他解除形态重新清醒过来的。”月瑶为难的说道,“但是须臾仙人的灵气储备量,就算把天师门和聚宝镇一起掀翻都绰绰有余;我们需要一个能够与仙人匹敌的对手。”

绝望。

如今天洲最强的哲香已被掳走;木国灵童沉溺在丽芙丝的位面坐享‘天伦之乐’;另外三国灵童又根本就是这场袭击的始作俑者。真可谓天师门已无用武之兵。

“须臾仙人与哲香匹敌,能与哲香匹敌的人还有谁?”刘易斯也绞尽脑汁思索着能跟哲香打成五五开?**开?甚至七三开也可以凑合的对手。

就在这时,一个可怕的想法涌入了刘易斯的脑海,使她情不自禁地将目光落到缠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苍白、长着眼状肿瘤的号角上。号角上那些眼球形状的肿瘤也用邪恶阴险的目光回看着自己,令她从内心深处感到一阵无比的作呕——时空猎犬!险些击败哲香的强大怪物!

刘易斯知道拿着信号棒,便会被须臾仙人锁定为第一目标;而一旦召唤出时空猎犬,这只怪物必定也会将自己列为第一目标。由此一来,若是同时被须臾和猎犬一同夹击,刘易斯的死相会非常难看;但若是能够让须臾仙人和时空猎犬互相打起来,最好是同归于尽,自己四个人就能得救了!

生与死,只在一念之间。刘易斯设法将这个计划告诉了身边的三个人,本以为三人至少有两人会表示反对,其中一个对这背后的因为所以想不明白——没想到三个人都齐刷刷地举手表示赞成,月瑶说道:“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

狐暮雪微笑着点点头:“不如……”

尹随良一拍大腿:“干‘嘟嘟嘟(电报声)’的!”

尹随良因言辞粗鄙被踢出了直播间。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