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巨神站在大地之上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4 18:17:58 字数:5174

不知何时,遮挡月亮的那片云彩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那玉璧一般的圆月,静悄悄地倒映在天师门林场清澈幽邃的湖水当中。远远望去,一时间天空与大地仿佛各出现了一个月亮。侧头观看,则如同两只明亮的眼睛,注视着、见证着即将发生的一切。

就在这双目之间,一位金发少女,站在湖边,左手拿着小小的号角,右手拿着熠熠生辉的信号棒,深深地喘着气,胸口随着气息有起有落。如同即将要完成什么伟业一般,静静地,也紧张地等待着什么。

刘易斯先前骑着狐暮雪蛇皮走位,已经将须臾仙人在密林中拉开了有好一段距离,将“追逐”暂时变为了“搜寻”,这为刘易斯吹响这号角“索托斯之笛”创造了时机。

刘易斯怀疑吹响这个号角除了召唤出时空猎犬外,还可能会造成一些不可预料的后果。她知道基本每一件古神赐予的物品都会附带没有写明的功能——譬如说刘易斯在发现索托斯之膜自带透视、弹道计算、自动瞄准、照相录像功能之前一直以为那就只是个能变焦的眼镜片。于是刘易斯让自己的同伴,李月瑶、狐暮雪、尹随良藏在不远处的树后……不,应该说是尽量远,但还是能勉强看到刘易斯身影的地方悄悄等待着,并依照刘易斯的嘱托,用手指尽可能地堵住了耳朵。

就在刘易斯看到面前的树林上沿,须臾仙人散发的第一缕金光与金粉升上地平线时,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最大的肺活量注入进了那苍白色的号角之中——根据索托斯的暗示,这召唤时空猎犬的号角需要连吹三声才能完成它的使命。

“呜——”第一声号角响起。刘易斯原本所站的还是一片苍翠的草坪,在笛声响起后,每一根草都变得枯黄萎蔫垂下头来,并最终发黑化为土灰;附近树木的叶子也纷纷脱落,变为枯树死树;枝叶上的虫豸站立不稳,纷纷掉到地上死了;月瑶等人感到头皮发麻。

“呜——”第二声号角响起。天空中的夜鹰与乌鸦纷纷坠地;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水声,湖中的波纹搅浑了倒影的月盘,成百上千的鱼浮上了水面,摆动着身体艰难地跳动,随后便齐刷刷地翻倒去世;林中路过的那些不幸的兔子、貒猪和鹿立即倒下,四脚朝天地死了;月瑶等人感到一种宛如心脏被紧握的痛楚。

“呜——”第三声号角响起。霎时间诡异厚重阴云自不知何处飘来,遮蔽了天空,闪电与雷鸣剧烈的闪烁。那些枯黄的树枝上有蓝色的鬼火悬浮跳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都传来撕心裂肺的尖啸声,仿佛是先前死去的每一个生灵的灵魂都被这号角撕裂了。李月瑶和狐暮雪感到头晕目眩站立不稳,而尹随良干脆是没能忍住,哗啦一声吐了一地。

就连笛子本身也承受不了这可怕的神威,在吹奏了三次之后,变为了一堆尘土飘向了天际。

三声号角结束。

气氛音乐盒中那诡异的诵经声重新响起,刘易斯便知道召唤成功,并睁开了眼睛。她看到周围的景象后大惊失色——脚下已是焦黑的废土,身后的美湖已变作肮脏的毒池,就连晴朗的天空也变作风暴的先兆。自己躲在远处的几个朋友,即便是堵住了耳朵也一个个神魂颠倒,宛如理智与心智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刘易斯自己却难以置信地毫发无伤:四肢健在,头脑清晰,宛如索托斯之笛那毁天灭地的“不明伤害”对她完全无效。

刘易斯回头望向那毒池,池水中央,黑点如同先前那般出现并悬浮于半空,逐渐变成了一条撕开空间的黑色直线。

那棱形的传送门要出现了——刘易斯心想。然而这次出现的传送门不是一个,而是三个!那个巨大的棱形传送门的顶端和底端,又各出现了一个装饰一般的小传送门。

那只畸形的、令人憎恶的、如同被福尔马林泡过的苍白色犬状怪物——时空猎犬——再度从传送门中钻出,再度以他那亵渎的身姿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上。

只是这一次,他那原本就开裂并渗出粘液的怖人胸腔却被一块向下突出,并向上穿出脊背的巨大蓝色结晶快所填补且不再渗出粘液——这是刘易斯用火炮打出伤口的位置;索托斯之膜的强大魔力溢出并化为结晶封住了它的伤口,并使他拥有了飞升为神的潜质。这也正是索托斯要诛灭这只魔物的原因。

时空猎犬离开了传送门,蜻蜓点水地站在了密布着死鱼的湖面上,那庞大的身躯仿佛没有重量。

如先前算计的一般,刘易斯再度高举信号魔杖,并毅然决然地背对着时空猎犬站立。

在用那无眼的头部“看到”刘易斯毫无防备地背对着自己后,时空猎犬露出贪婪的神色。险恶的用心驱使着他悄声来到刘易斯背后,张开那分裂成三瓣的口器,并用那紫色的剧毒舌头绕到刘易斯的正面,想要在给予她莫大惊吓的同时结果她的性命。

伴随着“妖魔!”的吼叫声,被金光笼罩的须臾仙人在树林的缝隙中找到了刘易斯的踪迹,高举双拳急速向刘易斯冲来。前有仙人重拳出击,后有猎犬垂涎欲滴,如同预料的一般,刘易斯被须臾仙人和时空猎犬夹在了正中央。

千钧一发之际,刘易斯大吼一声,转体的同时用尽全身的力量将手中闪耀着嘲讽信号的魔杖扔向了时空猎犬的血盆大口。不明事理的时空猎犬将其一口吞下:“嗷么。”

在发觉这魔杖并没什么滋味之后,时空猎犬抬起头,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伴随着嘲讽信号的脱手,须臾仙人赫然改变了自己冲锋的方向,擦着刘易斯的头皮,用那高举的双拳与莫大的动能笔直地撞在了时空猎犬身上——

时空猎犬惨叫着被须臾仙人顶着直奔湖对岸而去,并伴随着飞溅而出的岩石与山崩地裂的巨响撞在了对面的山石上。

飞扑躲过这次惨烈撞击溅起的石块和尘土之后,刘易斯略有打滑地起身,飞速离开了危险地带,冲回了同伴们的身边。

狐暮雪和月瑶惊魂未定,而尹随良扶着大树仍是呕吐个不停。

“天呐,我还以为我要死了……”月瑶扶着头晃晃悠悠地抱怨说。

“抱歉,我也没想到这东西还能吹出灭世魔音。”刘易斯低头说道。

“不怪你,古神的事情不能用常理去理解,咱们听起来的灭世魔音,没准就是人家开饭的铃声。”狐暮雪听了这笛声之后头脑还算清醒,但有些流鼻血,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

“呕呕……为什么你会没事,你明明没有堵耳朵,还处在那么近的位置……”尹随良一边吐一边问。

“听多了?大概……”刘易斯小声回答了尹随良,也在回答自己——她也弄不太清楚为什么听了索托斯之笛吹出来的声音自己会没有任何异常反应,只能理解为在经历了死而复生、直面古神、再度死而复生、复活别人、直面眷族、再直面古神、再死而复生这些一般人早就疯掉的超自然现象之后,自己对这类事物已经有相当的抵抗力了。

这点另说,好在远远望去,时空猎犬和须臾仙人已经赫然扭打成了一团。

刘易斯掏出一只双筒望远镜和一只单筒望远镜,还有四根能量棒——狐暮雪的那根没有巧克力——分给众人,可以使四人轮流观看这两个流石强者彼此搏斗的场景,同时恢复一路下来损耗的能量。

“接下来怎么办?”月瑶问道。

“让他们打!”刘易斯拿着望远镜一边观看,一边咬了一口能量棒说道。(Let them fight——by 芹泽博士)

远远望去,可以见到须臾仙人在将时空猎犬顶到山石上后,二者就陷入了近距离搏斗的状态。须臾仙人悬浮在半空,召唤出了两只灵气构成的金色大拳头对时空猎犬一阵猛砸——须臾仙人即便是中了迷魂咒,也认得这是真的妖怪,这使他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对妖怪的憎恶化为满腔的愤怒输出在了时空猎犬身上。

时空猎犬那无骨的身躯十分灵活,左右闪躲着使须臾仙人无法命中。时空猎犬纵然想去吃刘易斯,但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它也知道自己必须毫无保留地用尽全力才能完成任务。于是它不再施展什么“沙拉曼达亚空间横扫”和“阿波菲斯奇点理智突刺”这种花拳绣腿的招数,而是站稳了脚跟,收起了舌头,并在那布满利齿的圆口中积蓄能量,施展他的绝招“舌头攻击!”

一道耀眼夺目的蓝色光线从它口中喷射而出,笔直地击中了须臾仙人。而须臾仙人“真人形态”产生的球型护盾则将这道光束散射成无数支流,落在树梢、水上并激起爆炸和熊熊大火。即便有所散射,光束所含有的动能仍将须臾仙人向后顶飞,并来到了湖中央。

此时须臾仙人身在明处,时空猎犬却躲在树林的暗处,本应是须臾仙人不利。然而须臾仙人调集灵气,打太极般在双手之间积蓄起一个灵气的球体,双手抱球并压破——灵气球破裂并化为如同葡萄弹一般的无数霰弹光粒,范围极广地覆盖向了时空猎犬所在的整个区域,并燃起大火。

“天呐,要是刚才须臾仙人就用了这招我们就玩完了!”尹随良一边吃能量棒,一边拿着双桶望远镜大惊失色——这招覆盖范围巨大,数量众多且落点不可预测的光粒虽然不能全部命中,但对于普通人来说淋上一粒儿就足以当场去世了。

“这招叫什么?”刘易斯把望远镜都给了出去,只见光影,不见人形,一边吃能量棒一边问道。

“灵气粒子扩散焚烧炮。”月瑶一边吃能量棒一边拿着单筒望远镜观战,看完了就将望远镜还给刘易斯。

“出来了!”狐暮雪嚼着能量棒一边低声提醒唠嗑的三人安静。狐暮雪是妖怪,能够使用“千里眼”一类的法术,无需望远镜即可观看战况。

须臾仙人的扩散炮显然击中了躲藏的时空猎犬——它的身体上有多处焦黑的痕迹,疼痛驱使他愤怒咆哮着从树林里冲了出来。须臾仙人一边向后飞行一边再次挤压那个灵气球,又是一团密集光粒射向时空猎犬,时空猎犬侧跳躲避,光粒团落入水中并激起了巨大的爆炸水花。

见时空猎犬躲开,须臾仙人改发射热线光束,挥舞手指,一道激光劈头盖脸地斩向时空猎犬。猎犬从容地在自己面前和右侧不远处召唤了传送门——面前的传送门将时空猎犬从头到尾吞没的同时,不远处的传送门如同打印一般将时空猎犬从头到尾传送了出来,这使得他躲过了热线攻击并来到了须臾仙人的侧面,抓准时机并发射光束反击。

须臾仙人高举左手,一手刀劈下,一道金色、混合着高压灵气的气刃一边折射着舌头攻击的光束一边劈向时空猎犬。时空猎犬顿时有了诡计,没有再莽撞地冲向须臾仙人,而是向后跳跃,使气刃在自己面前入水——爆炸溅起的巨大的水雾阻挡了视线,使得须臾仙人暂时失去了目标。

就在须臾仙人犹豫的一刹那,时空猎犬猛地从水雾中冲出,如此近的距离使得须臾仙人连忙弹动手指,发射单发的光弹拦截时空猎犬的撞击。半空中的时空猎犬用魔法制造空气墙,在脚下形成垫脚,在半空中连续跳跃躲避,并最终跳上一块正对着须臾仙人的空气墙,难以置信的发力加速,笔直地撞了上去,并用三瓣的带齿颚片死死地抱住了须臾仙人的球状防护罩。

巨大的冲击力顶着须臾仙人飞向了湖对岸,并以巨大的动能撞倒了整排整排的树木。须臾仙人为了避免后背受损,将防御的能量转向背后使得前半球的护盾变得薄弱。时空猎犬趁此机会,在口中聚集能量,喷射出一发“零距离舌头攻击”。在颚片的包裹下,光束没有发生散射,而是全部聚焦在命中的点上。

可谓一招鲜吃遍天,须臾仙人的防护罩竟然被这凶狠一击就地粉碎,光束穿透了须臾仙人的腰肾,并将他顶飞出去,在地面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沟。

“须臾仙人!”观战的四人惊叫着转移了位置,换了个角度观看须臾仙人的状况。

须臾仙人的躯干被轻微击穿,但在“真人形态”的保护下既没有流血,状态也没有解除——很显然舌头攻击是那种穿透深度很高但后效很蠢的攻击:不管多高的防御都可以击穿,但多高的防御击穿了也顶多就打个眼儿,这对须臾仙人不构成太大损伤。

须臾仙人干劲十足地站了起来,愤怒地双手合十,大吼一声:“法天象地!”随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始变大——两米,十米,十五米,二十米!三十米!四十米!五十米!

在一段炫彩夺目的闪光之后,须臾仙人赫然变成了一个身高五十米的巨人!

月瑶不禁惊叹道:“天呐……法天象地。听仙人说了无数次,这是他第一次真的用出这招。”

刘易斯惊慌地问道:“这招……就是变大?它是做什么用的?”

“法天象地通过一次性投入足够多的灵气,使自己的身体的体积和质量膨胀到极限。然后再使用无与伦比的力量和质量碾压对手。”月瑶尝试解释其中的原理。

“那不还是变大吗?”只是这丝毫不能缓解刘易斯的惊慌。

月瑶陷入了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混乱。

“不妙,情况相当不妙……”刘易斯心中念道——越到战局吃紧,越是要保存实力并寻找对手的破绽;而在须臾仙人先吃一招并失去了护盾的情况下投入自己如此之多的灵气来换取战斗力,只能说明一种情况:须臾仙人因战局不利而陷入了愤怒,而愤怒是战斗中的大忌!

伴随着无穷的力量与愤怒,须臾仙人踏着地动山摇的脚步向不远处那身高不足两米,体长不足十米的渺小猎犬冲了过去,想要一脚踩死这恼人的蝼蚁。

也就在这时,刘易斯的气氛音乐盒里再度响起了诵经声和时空猎犬那怖人的主题曲。拿起望远镜一看,时空猎犬并没有畏缩,他胸口的魔法结晶开始闪耀起光泽,而他的身体也悄然产生了变化——他用尾巴做支撑,以两条触手拟态成的纤细后腿站了起来!

“他在……变形?”刘易斯大惊。

后腿在变粗变长,尾巴在变粗缩短,并最终使时空猎犬以一个三足鼎立的姿态站了起来!他的躯干的纹路有了变化,用来拟态成前肢的触手产生了肌肉与骨骼一般的纹理和制感,末端一分为三,并逐渐长出了拥有关节的两根锋利手指和一根拇指。

随着身体的立起,时空猎犬的头部三瓣柔软颚片开始逐渐延长,牙齿被回收,内外的颜色也逐渐一致,最后变化成在空中飞舞,宛如皮鞭一般的三根白色触手。

整个变形的过程中,时空猎犬的身体都在肿胀与颤抖中逐渐变大,最后变得与须臾仙人一样的庞大,算上触手比须臾仙人还要高个十米!

原本的时空猎手最后变成了这样一只头部长着三根触手、胸插水晶、瘦骨如柴、三足鼎立也顶天立地的人形古神出现在了众人与须臾仙人面前。

其名为:初生之神。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