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天师陨落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1/5 19:04:51 字数:6363

在看到须臾仙人变身为法天象地的巨人之后,时空猎犬也激活了索托斯之膜的力量,使自己站起的同时进化成了一位能够与须臾仙人相匹敌的巨大古神。

“这就是……索托斯之膜的力量?”刘易斯惊讶得张大了嘴。尽管索托斯确实曾经说过,时空猎犬尝试着成为新的古神,但没想到竟然会是在战斗的刺激下孕育而生。

时空猎犬本是险恶与贪婪的存在,如果是以这样一种生物为基底诞生出的古神,又是握有权柄的米雷兰本地神,想来必会变成贻害四方的魔鬼,是不得不趁早消灭的存在。原本期待着仙人和猎犬同归于尽的刘易斯开始期盼仙人能够获胜。

但此时的自己即便期盼也无能为力,面对两柱天下无敌的巨神,刘易斯只能默默地为仙人祈祷。

仙人踩踏着大地向时空猎犬急速接近,而刚刚成神的时空猎犬似乎还没清醒过来,处于呆滞当中。须臾仙人抓住机会,挥动右手,一击右勾拳打在了大概是时空猎犬脖子的位置。猎犬立即向那个方向趔趄,但三条稳健的大腿一阵猛捣,虽然激起了阵阵尘土,很快便站稳了脚跟,用那长着利爪的左前肢打向须臾仙人作为还击——

须臾仙人抓住了他的左前肢。时空猎犬打出右前肢,也被须臾仙人抓住。须臾仙人抓住了时空猎犬的两根肢体,正准备用头锤给予那孽畜一次重击。没想到时空猎犬用头上的触手不知何时从地面上拔起了一颗老树,像大锤一样挥舞起来猛地砸在了须臾仙人脸上。

须臾仙人被砸昏了头,松开了双手并向后倒了下去。时空猎犬则立即扑了上去,将须臾仙人压倒在地,用那瘦骨如柴却力大无穷的双臂死死地按住了须臾仙人的双臂,并将自己两肩中央,如同被砍过头一般的空洞口器对准了须臾仙人的头部并开始积蓄能量,打算用“舌头攻击”直接射爆须臾仙人的头。

须臾仙人哪能善罢甘休,抬起一脚猛踹时空猎犬的腹部,使他硬生生地飞了出去,同时口器喷射出的光束——此时与其说是光束,不如说是“光束棍”,无比明亮地扫过大地,并将远处的山脊切成两段之后扫向了天空。

时空猎犬被这巨力的一踢击飞,在空中划出了一个诡异的弧线并重新落到了湖对岸。双方拉开了距离。须臾仙人拍拍土起身,脸上满是怒气;时空猎犬也爬了起来,一脸不爽地摇头晃脑。

须臾仙人深吸了一口气,死死地盯着时空猎犬,将一根手指高高地指向了天空。细细一看,在金光卓硕的须臾仙人身体之外,开始逐渐有橙色的粒子汇聚在须臾仙人指尖。

月瑶惊得大叫:“不行啊!须臾仙人,这招不能在晚上用的!”

刘易斯困惑地看着月瑶:“那是什么?”

月瑶解释说:“那是天洲仙术里威力最大的一招‘太阳神指’!白天可以从太阳上借取部分灵气得以施展;但晚上则所有的灵气都必须由身体供应——须臾仙人这是要跟时空猎犬玩命啊!”

时空猎犬也感觉出须臾仙人即将使出杀手锏,自然也祭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它将身体扭曲过来,用那空洞的口器瞄准须臾仙人,并开始积蓄起蓝色的粒子能量,也准备发射自己的绝招“超级米加粒子集束加速舌头攻击”

须臾仙人在指尖积累的灵气如超新星般闪耀,并将其挥下;时空猎犬也将积蓄的光束喷射而出:一道金黄色的光柱和一道苍蓝色的光柱同时喷射而出,相向而行,并在空中交汇在了一起。

两光交汇的刹那,天地骤变,电闪雷鸣,撞击喷射而出的冲击波形成强风吹向了刘易斯等人的藏身之所,那些原本就因为笛声而变得不怎么结实的树叶也一并零落,一池的死鱼更是被汹涌的巨浪吹上了岸。

剧烈的闪光过后,四人抬头一看,两道光束的交点赫然停留在半空中并四处迸发出闪电和耀眼夺目的光芒。双方如同拔河一般僵持、彼此推来推去——只不过这种拔河是将光束的交汇点推到对方的脸上去。

如今须臾仙人和时空猎犬陷入了纯粹实力的较量:再也没有任何战术的机动,再也没有尔虞我诈的算计,纯粹的实力强者胜。

“须臾仙人一定要赢啊!如果说现在还有什么人能够阻止这头怪物,那只能是须臾仙人了!”和身边的三人一样,刘易斯颇为紧张地遥望着眼前的激战。

就在此时,受这绚丽闪光与横空出世的两位“巨人”的吸引,那些负责防卫天师门却被须臾仙人的强大法力击倒的弟子们也都从惊吓与晕厥中恢复了过来,凑齐了人数聚到了刘易斯所在的湖边,看到这般大场面,也惊得不知所措。

就在须臾仙人开始将光束的交汇点推向时空猎犬时,时空猎犬忽然伸直了三根触手,并在每个触手的末端都紧急进化出了三根略微小一些的口器,汇聚能量,并将它们汇聚到主能量束中。时空猎犬的光束顿时变粗,并开始将须臾仙人取得的优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推了回去。

“怎么办?”刘易斯心想——如果这个时候任由须臾仙人倒下,那么全米雷兰肯定再无能与神化的时空猎犬匹敌的强者。“火国三恶人”——刘易斯不知何时已经为那三个灵童想好了团队名——肯定是乐于远远地坐在海岛之上,看着这家伙将整个米雷兰付之一炬的;她们根本不知道古神若是真兴风作浪起来,管你藏在天涯海角也都要一并焚烧殆尽。

眼看唯一的希望就要破灭,刘易斯振臂一呼:“诸位!把你们的灵气全部提供给须臾仙人!”

诸多弟子虽是对带来破坏须臾仙人心有余悸,但月瑶、尹随良和狐暮雪都毫不犹豫地抬起双手,将自己的灵气化为一道金色带有粉尘的光芒射向了须臾仙人。

在掌门夫人的带动下,诸多弟子纷纷抬起双手,大吼发力,将自己不多的灵气化为金光——霎时间一道道金光汇聚而成的雾状洪流飘向了须臾仙人。须臾仙人很明显感受到了这份力量,再度发力将汇聚点投向了时空猎犬。

而刘易斯也尝试着对须臾仙人输出灵气;但那种类似于“数学题想不出来”的干使劲之力并不能使她挤出哪怕一点点灵气投送到须臾仙人身上。但好在其他人的灵气似乎已经足够了。

时空猎犬哪愿就此善罢甘休,它胸口的结晶再度亮起,逐渐粉碎并被吸收为能量,汇聚到自己的那份光束中去。索托斯之膜这来自高位的秘宝的威力仍是过于强大,在索托斯至尊之力的加持下,力量的天秤再次导向了时空猎犬这一边。

眼看着光束的交汇点就要被推到须臾仙人身上,只能干看着但却什么也做不了的刘易斯不由得颤抖了起来:“即便是这样也做不到吗?即便是人类同心协力也没法对抗古神吗?”

面对灭亡的命运,刘易斯脑子如同过电一般想到了什么:“古神……神性?”

或许是与古神过于接近,刘易斯先前面对古神的经历犹如走马灯一般开始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这其中包含着光王的怒吼:“神性是世界的本质!是万物的根基!是对抗统御者的武器!现在就把它给我!”

还有丽芙丝魅惑一般的劝说:“……拥有了神性就相当于拥有了成为神的资格,而一旦成神,神之血液将流淌在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你将成为为所欲为的化身……”

神性,那是刘易斯最为厌恶的东西。它一方面等同于“值得被利用的价值”,一方面也意味着自己那与古神斩不断的千丝万缕的可恶联结。正是因为自己存在这神性,古神一次又一次地来找自己的麻烦,让一个又一个种族将自己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简直比枪械还可恶。自从光王口中听到这个词之后,刘易斯便尝试着一切可能不去想,更不愿意和任何人提起以免招来麻烦。

但此时此刻,这可能是唯一能拯救自己、拯救众生的东西,她心中咆哮着:“神性……为所欲为的化身……你为我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仅此一次也好,请化为我的力量,为我所用吧!如果你真的是一种力量,那就展现给我看吧!”

刘易斯闭上眼睛,尝试着让自己从一片混乱中平静下来,尝试着用哲香教给自己的呼吸法寻找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力量。

刘易斯隐约能看到一个魔法阵——“这是魔法!不是这个!”

紧接着,一股微弱的金光开始在眼前跳动——“这是灵气!也不是这个!”

但除了这两种力量之外还有什么呢?

一片漆黑。

一片漆黑。

什么也没有。

还在找?

渐渐的,刘易斯能感觉到那片黑暗的遥远深处,有光点在闪烁跳动。

刘易斯尝试着用意念将那光点拉近自己,那似乎是一条细细的裂缝。

刘易斯能感觉到,仿佛那就是神性的源泉。而这源泉一旦被打开,就再也合不上了。

即便是这样,刘易斯也将意念幻化为双手,对着那裂缝猛地一掰——霎时间,无数的光粒从那细缝中喷涌而出,而刘易斯也霎时间感受到了那股喷薄而出的力量。睁开眼睛,她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发光,并开始飘离地面。她没有犹豫,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推:“全都变成灵气吧!”

霎时间,刘易斯从双手间推出了一道无比明亮的金色光柱,在那万众之力汇成的光雾之中脱颖而出,笔直地撞在了须臾仙人的背后。

五十米高,接近千吨重的须臾仙人都没能第一时间化解这份灵气带来强大动能,“唔啊!”向前轻微趔趄,同时身体变得先前的数倍闪亮,也愈发地洁白纯粹,甚至有溢出的灵气开始向上升腾。

须臾仙人抓住了灵气充盈的瞬间,举起了左手的手指,再次蓄积了一发太阳神指并和先前正在发射的太阳神指合并在了一起。双指相合的瞬间,喷涌而出的灵气光束膨胀到原先的数倍,几乎与须臾仙人等高——

那几乎是刘易斯见过得最粗的光束了。

灼热的灵气光柱旋转着,伴随着毁天灭地的动能劈头盖脸地喷向了时空猎犬,时空猎犬来不及反应便被须臾仙人的太阳神指所吞没。伴随着骇人的惨叫声,时空猎犬的皮肤开始剥落,血肉开始沸腾,并最终在一片耀眼的白光中化为了宇宙的尘埃。

而那太阳神指的残余能量,则划着一条美丽的弧线笔直的飞向了夜空。这道光柱几乎照耀了天洲全土,就连遥远的卡斯佛伦都能在太阳升起的地方看到一道并不是太阳的闪耀光芒,扶摇直上长达数分钟之久……

身上的光芒散尽,向上微微飘起的刘易斯又重新受到了重力影响,落回了地面上,并和众人一起发出了:“赢……赢了吗?”这样的疑惑。

天师门的人们聚集在金光卓硕而巨大的须臾仙人身后,惊叹地遥望着湖对岸,只见时空猎犬曾经站立过的地方,只剩下三只逐渐消散的长腿,向空气中释放着蓝色的粉尘并逐渐消失殆尽了。

就在众人以为取胜的须臾仙人就要用那剩下的灵气继续破坏而开始陷入惊恐时,却见须臾仙人站着不动,构成那“法天象地”的身躯开始化为光芒逐渐消逝,最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老者倒在了地上。

“须臾仙人!”

“须臾仙人!”看到仙人倒下,众人便纷纷围了上去,月瑶更是当场跪下,用膝枕将须臾仙人垫在了怀里。

“啊……那迷魂咒,终于是解了啊……”大战过后,毛发凌乱的须臾仙人躺在月瑶怀里,似乎恢复了理智,迷迷糊糊地呻吟道,左右看看,又看向了远处烈火渐渐熄灭的天师门,惭愧地说道:“没想到啊没想到……为师一生小心谨慎,没想到竟是栽在了这迷魂咒的手上。把好端端的天师门弄成了这个样子,真是……”

“须臾仙人您放心,无论天师门变成什么样子,我等都会将它修复如初的。”月瑶握着须臾仙人的手说道。

看着月瑶真诚而坚强的眼神,须臾仙人仿佛立即便明白了一切,释怀地说:“有你这句话,为师就放心了。好在……最后终于是消灭了那妖魔,我这毕生功力也没有白费。”又看看远处高程跌跌撞撞从山下走土路跑了上来,颤巍巍地说道,“啊,高程你也在。”

看到躺在月瑶怀里的须臾仙人还活着,高程当场便哭天抹泪地冲了上来并一个滑铲跪到了须臾仙人身边:“师父!”

看到众人都围了上来并保持安静,须臾仙人便虚弱地深吸了两口气,说道:“为师本就时日无多,今天这一番折腾,恐怕只有不到几句话的时间了。我知道天师门陷入了危机,但此时的为师也是无能为力,只能临走之前,把该交代的话告诉你们。”

“师父您说!”高程颤抖着握着须臾仙人的手说。

须臾仙人深吸了一口气:“高程啊。你不会以为,你封印为师的这些日子,为师对天师门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吧?”

高程瞬间脸就绿了。

须臾仙人用最后的力气笑了两声:“我在你封印我之前,便以灵魂行走之术,游逛于天师门各个角落,你和月瑶的一举一动,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如今,我算是明白了。你是个合格的弟子,你性情温顺,你忠诚,你事事以天师门为先,从来不计自己的得失,在我掌门时便是如此。但是,你却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你面对外人太过软弱,审时度势不够果决,太容易被迷惑。掌门一职对于你来说想必是难以胜任的重担吧。”

高程羞愧地低下了头。

然后须臾仙人转向月瑶说道:“月瑶,你自土国远道而来,又在我的门庭中制造了如此多的争端;我原本是将你当做一位调皮的客人来培养的,待你武功大成便送你回去。没想到为师被封印的这些年,竟然辅佐我的大弟子将天师门打理得如此井井有条,祖上的规矩和财富非但没有被废却,还在你的经营下蒸蒸日上。原来你才是最适合做天师门领袖的人啊。”

在众人惊讶的面面相觑中,须臾仙人深吸一口气说道:“为此,为师左思右想……掌门之位,还是传给月瑶吧!”

即便是月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陷入了呆滞之中。

高程更是百感交集,一下子便哭了出来,又是懊悔、又是释怀地握着须臾仙人的手连连点头:“师父……是。全听您的。”

看到自己的大弟子如此情绪失控,须臾仙人还不忘安慰他说道:“高程,你从此以往,要细心地辅佐你的妻子,做她的左膀右臂。天师门能有你这样一位弟子,月瑶能有你这样一位丈夫,这都是……福分啊。”说罢,便将双手放在腹上,深吸了一口气,轻轻一颤,便停止了呼吸。

众人看到须臾仙人离世,都悲痛地呼喊了起来:“须臾仙人!”

高程更是失声痛哭:“师父——”

就在人群唉声遍天时,不知是谁突然看到了须臾仙人身上的异样:“你们快看,须臾仙人……须臾仙人羽化成仙了!”须臾仙人的肉身竟然渐渐发光,化作灵气开始升腾。

“须臾仙人成仙了?他的修炼不是还没有完成吗?”月瑶又惊又喜地看着须臾仙人发光的躯体渐渐化为粉尘飞向了天空,左顾右盼,忽然想起了刚刚人群当中腾空而起的光柱:“莫非是……那道光?刘易斯人呢?”

…………

与此同时,重新变得清澈的湖畔,刘易斯静静地坐在天地两轮明月之间的一块石头上,呆滞地望着湖水沉思。

“小姑娘,你藏在这里做什么?”老者的声音让刘易斯稍微惊讶,回身一看,才发现闪着金光,如梦似幻的须臾仙人漂浮在自己身边。刘易斯并没有太恐慌,她知道这是须臾仙人的灵魂——自己也时不时会变作那个样子,次数多了或许就能看到灵魂了。

刘易斯小声回答:“没什么……就是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藏在这里的。”

没想到须臾仙人轻轻笑了两声说道:“为师要感谢你。本以为选择了哲香之后,成仙之事已经和老夫无缘了。多亏你鼎力相助。”

刘易斯知道是自己将神性注入给须臾仙人导致他即便没有“完成修炼”也成功成仙,便假笑了两声说:“我是不是该庆幸第一次使用这种力量就能帮到别人而不是像以前那样毁掉了半座城市。而且我很抱歉,把你最珍贵的徒弟弄丢了。”

化作灵魂的须臾仙人仿佛可以看穿一切,说道:“哲香并没有死。为师能感觉到。而且我也能感觉到你一定能把她带回来。”

刘易斯并不是没想过要去这样做,想到面对三个藏在暗处的灵童,自己又该如何在那样的强敌面前“釜底抽薪”……刘易斯不敢相信须臾仙人:“真的吗?但只凭我?我几乎什么武功仙术都不会,魔法也只是三脚猫的功夫。”

须臾仙人微微一笑:“你的力量很强大,我能感觉到。刘易斯。远超你的想象。但你要相信你拥有这份力量,才能真的将它发挥出来。为师本是不能成仙的,但在你的帮助下,不光击败了初生的古神,还成为了神仙。你拥有的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力量,这难道还需要什么别的证据吗?”

刘易斯听完,心中最后一块石头也悄然落地了,她抬头看了看须臾仙人说道:“谢谢。我会试着去做的。”

看到刘易斯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般不再言语,须臾仙人也一脸满足地飘上了天空:“为师如今已经超凡入圣,和人世再没什么瓜葛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你省个跑腿的活,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送到你手中,作为感谢吧。”说着,他将手指向了时空猎犬殒命的方向,像是施展了类似“原力牵引”的法术,将一枚闪亮亮的光点从远处拉了过来,并交付到了刘易斯手中。

刘易斯张开手掌一看,便发现是一枚晶莹剔透的枣核型宝石,角度正确地看上去,像是一只眼睛。刘易斯知道这便是“索托斯之膜”本来的面目——即便自己是借须臾仙人之力打败了时空猎犬,索托斯也没有食言——交易完成了。

“谢谢。”刘易斯握着宝石,站起身来,远远地眺望着须臾仙人升上了夜空之中。

再听到呼喊声时,便已经是月瑶、狐暮雪、尹随良从树林中追着自己的脚步跑了出来。月瑶惊慌地说道:“刘易斯!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也人间蒸发了!”

刘易斯连忙挥手:“啊,我在。”

月瑶来到刘易斯面前,略有伤感地告诉她噩耗:“须臾仙人仙逝了。”

刘易斯点了点头,给了月瑶一个略显忧愁的微笑:

“那我们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