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5章 罗姆的背叛(下)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2/15 18:28:42 字数:3301

刘易斯问:“这个规则又是怎么回事?”

“会有老师给参赛学生施加一个保险魔法,这招能够确保学生可以全力对射但又不会真正受伤。即便最为严重的物理碰撞也能进行一次死亡豁免。然而这个保险魔法同时能侦测被击部位并作出出局判定,其中头部和心脏如果命中都必定出局。伊碧塔绕过规则就在于这个护盾可以抵挡这些致命伤,你的爆头术在她这个形态全都用不了。”

“我的精准射击怎么就成‘爆头术’了……”刘易斯暗自吐槽,然后说:“也就是要么我们先发制人,在她施展这招之前就击败她,要么就寻找破解之法……我认为两手准备都要做。一般伊碧塔开局就会用这招吗?”

“不……这招据说会折寿,她只会在感到威胁或者愤怒的情况下用。”

“嗯……也就是有先发制人的空间。那么你觉得破解之法哪里可能会有?”

“极有可能是在图书馆塔,与施展‘原力领主形态’的方式一并记录在同一本书里。伊碧塔的这招正规课程不可能教,因为涉及到‘原力的光与暗’中‘暗’的部分,属于半禁术。此书应该在图书馆塔里的风险区——就是那些不是谁都可以进的地方。”阿米达拉推测。

“所以我们也得去图书馆塔。”刘易斯立即起身移动。这回改为阿米达拉在后面追:“风险区不是我们这些平民学生能接触得了的。那个图书管理员奈姬·福尔达可是出了名的难缠。”

“她是贵族吗?”刘易斯问。

“不是……古今中外都没有她这个贵族姓。”阿米达拉摇头。

“她有钱吗?”刘易斯再问。

“有钱人不工作。”阿米达拉说。

“她平时对人态度怎么样?”刘易斯三问。

“对贵族学生笑脸常开,但是对我们就三箴其口。我们怎么求她都不会松口的。”阿米达拉想了想说。

“知道了。”刘易斯点了点头,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两人走着伊碧塔走过的道路,乘着伊碧塔乘坐过的垂直升降机,从那座严丝合缝的电梯井升入了图书馆,气势满满地来到把守着通往风险区楼梯的图书管理员奈姬·福尔达面前。

奈姬坐在半环形的办公桌前,正呆呆地将整个上半身压在桌子上看着阅读架上的书。

Bang!刘易斯走上前去将一枚金币响亮地拍在了奈姬的桌子上。奈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张着嘴愣了一会儿,伸出小手像小蜘蛛一样从桌子下面爬上来从刘易斯手底下抠走了金币,又像小蜘蛛一样爬了回来。看了看面前的人,环顾左右,然后小声说:“进去吧。别告诉其他人……”

阿米达拉立即变作一副惊讶而扭曲同时不发出一点声音的表情,待到进入二楼风险区的书架丛林后,才问:“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你用一枚金币就贿赂了她?”

“不是贵族,说明不会跟伊碧塔站在一头;在工作就说明需要钱,一枚金币对于雇员来说很多,你知道王都一个月生活开销顶多十二个金币;对人态度前后不一,加上前两条……她就是个变色龙。这些人无非干活谋一份薪水……多那一个金何必不赚?”刘易斯依照阿米达拉给的信息讲出了推测手法,“当然了……也有赌的成分,不过一个金币搏两千个金币,为什么不呢。”

“你从哪学的这种招数?”阿米达拉惊奇于刘易斯的刁钻角度。

刘易斯回答:“我哥……大概吧。三年前他就靠这么一个金币赶跑了来敲诈勒索的宗教警察。”其实刘易斯也不太清楚自己这招究竟是从卢卡斯那学的,还是从军需处长那靠巧克力换缴获枪的时候就已经会了的。

进入二层的风险区之后,刘易斯和阿米达拉立即寻找那些已经被整理过的书籍,从而直接找到伊碧塔的藏书库。

但是对刘易斯来说,图书馆永远是一个魔性而剧毒的地方——尤其是在简单易懂又配有精美插图的书本面前。说白了就是刘易斯容易受到画书,尤其是具有知识性的画书的吸引。

“Wow……我甚至不知道原本这所学校以前这么小。”刘易斯看着一本的《科斯穆的构造与变迁》愣了一会儿:“嘿!这本书是去年出版的,有哪个傻东西把这本书拿到风险区来了……但……这个真是太棒了。这些风景画……简直比得上魔法照片了!”

“嘿~我们不是要找伊碧塔的弱点吗?别忘了我们的午休只有二十分钟!”阿米达拉从书柜后探出脑袋来压低嗓音吼道。

“抱歉!”刘易斯赶忙合起书,然而却不小心碰掉了一页纸——刘易斯赶紧捡起来,幸好不是书页,而是有什么人把研究笔记恰好落在里面了。

刘易斯打开一看,发现那是整座学校的管线设计图,错综复杂又井然有序,刘易斯发现——所有洗澡、洗手用水被排放掉后,会顺着同一组管线流入一条地下管道,向东排入护城河;而马桶用水和炼金废液则会向西排入海边的废水处理中心。只是有一块等边三角形区域用途尚不明朗。“蓄水池的话应该是方型的啊……”

刘易斯还发现,这张设计图几乎是以一比一的比率对应着书本上的一张不包括森林的教区俯瞰图,立即勾起了刘易斯按照地道路线图铺设爆破俄军阵地的炸药线路的回忆。

刘易斯认为,将这两张图进行对照,可以掌握整座学校的地道网络,立即动用索托斯之膜的第二功能:照相,对着两张图片反复拍摄,并在阳光下制作出了叠在一起的透视图,同样拍摄。随后便匆忙将图纸插回原处,将书塞回了书架上,加入了和阿米达拉寻找伊碧塔藏书的行列。

“找到了!伊碧塔的小书库!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在这本《原力奥义:光与暗的结合》里。”阿米达拉找到了秘籍而刘易斯接过来研究:“原力的暗是指在操纵原力的过程中引入负面的情感……诸如愤怒、仇恨、嫉妒、自大等等。原力的暗能够释放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而投入同等数量的正面情感如快乐、自信、归属、责任心来抑制这种破坏力使其受控地为自己所用……这便是原力领主形态……若要破除领主形态,只需加入对方缺少的正面或者负面情感,就会使情绪失去稳定,自然而然地解除。但原力领主的护盾是具有“抵抗”属性的概念魔法,若不能击破护盾,外部的情感影响类魔法便不能穿透。”

“凉了啊,解除形态需要情绪影响;情绪影响又需要破坏护盾——问题是护盾怎么破坏嘛!”阿米达拉一边同刘易斯看书,一边发牢骚道。

刘易斯突然来了灵感:“……魔法切割刀!魔法切割刀是具有‘切断’概念的魔法,如果用这个魔法攻击护盾说不定能有效。”

“原来如此——刘易斯你才是真天才啊!我们可以用美梦术给伊碧塔注入情感——”阿米达拉高兴地跳了起来,但也仅仅跳了一下,“但是……我们并不知道伊碧塔缺少哪种情感。”刘易斯咬牙:“可恶……我们对伊碧塔了解太少了!我们得——”

这时,午休结束的铃声响了。“见鬼!我们要迟到了!”刘易斯喊道。

两人连忙放回了书本,假装没来过的样子,赶往西操场上课去了。

刘易斯获得了破解原力领主方法的一半,心中惴惴不安:“不光不知道伊碧塔缺少的感情,破盾也困难重重。魔力切割刀是需要在极近距离才能施展的近战魔法。换句话说就是要顶着伊碧塔的火力在她面前与之交战……但是这样做需要军中使用的身法……”

刘易斯坚信,战场上身法比枪法重要,身法决定了人应该何时躲在掩体下,何时露出头射击;懂身法的人能比只会枪法的人得到更多的射击机会甚至是免费的刺杀机会——也更能生存下来。“只是身法需要体力,对付伊碧塔需要的体力远比对付那五个人需要的多……然而我转生过来,身上的肌肉全都没有了……”

由于在图书馆浪费了太多时间,刘易斯刚一到西操场就受到了原本就对自己有气的体育老师的处罚——“刘易斯,迟到!沿着操场跑三圈。”刚说肌肉,肌肉就来了。

“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赏赐啊!”刘易斯这样想着,毫无怨言地在一千米长的跑道上飞奔着。

而活动课结束后,刘易斯则被几个不知何时出现在操场上的老师揪回了主教学楼,出席神学课。刘易斯之前就了解到,神学课是一个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基础必修课。很久以前魔法学院受光王教会欺凌与迫害,双方结了仇;新王政变后,虽然出于传统和仁慈还是允许教会派人在学校授课并列为必修,但是在全体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将神学课变成了没人来上、不会计分的课程,并成为了学生处分的处刑场;而无需受罚的学生则在这节课的时间内想去哪就去哪。

刘易斯来到教室,一个很凶的大妈级教导老师拎来两桶水。刘易斯愣了一会儿,很快明白这是要做什么了——这是提水罚站的经典刑罚。

刘易斯深深吸了一口气,默念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一开始会难受一阵子,但刘易斯相信,这将有助于让她重新获得一身精美的腱子肉。教导老师安排好刘易斯便坐到了后排,拿一本书往脸上一拍便开始呼呼大睡。

“也就是说我把桶放下她也不会知道。”刘易斯颤巍巍地拎着捅点了点头——但是为了肌肉,她不会这么做。可惜这份从容到了真正授课老师的入场便终结了。

授课老师是个男教士。是一个蘑菇头还剃秃了头顶,满脸雀斑面黄肌瘦的男教士。“妈呀!这女校里钻进这么个男的还不得出事啊?”刘易斯吓得蹦了起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