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以牙还牙(上)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1/12/16 17:26:42 字数:2310

刘易斯的大叫惊起了尚未睡着的老师。老师大骂:“慌什么!这小子已经被我们调教好了!他要敢图谋不轨我会把他往死里打的。安心上课吧。”然后便继续睡。

教导老师的一席粗暴的话语过后,刘易斯看到教士的脸上露出了婴儿般委屈的表情,然后便掏出一本经书,开始一边抽泣一边结结巴巴地讲:“呃……呃……起……起初……天地间只有……一片混沌……”

“我的亲娘啊……”在这种折磨下,刘易斯拎桶不到十分钟便坚持不住昏昏欲睡了,“但是……为了击败伊碧塔……我不能放弃!”刘易斯努力坚持,并开始靠唱起那首《七国联军》来鼓励自己。

歌声打断了教士的演讲,但教士却没有发怒,而是一脸委屈和无奈地看着刘易斯将整首爆烈的歌唱完。然后像复读机一样地:“呃……呃……起……起初……天地间只有……一片混沌……”“妈呀怎么重头开始了啊?”刘易斯整个人都慌了神。

后来刘易斯才了解到,教会把犯了错误的年轻人派到这里来讲课作为刑罚。教会教义中的禁欲内容让他们没法和女人正常交流,而女教师,尤其是大妈级的女教师们早就恨透了教会的压迫和迫害,为此尽其所能地欺凌这些可怜的小年轻。

在这四天的神学课中,刘易斯不断改变着训练方法;譬如用一根扫把将两桶水串起来,自己用肩扛着做上下蹲起;将桌子摆成一排,躺在上面不断地挺举——后来刘易斯干脆又找手工课老师买来了两块十公斤重的铁块,自己加工成带手环的杠铃片以便更好的锻炼。因为杠铃片比水桶重,教导老师愣是没有阻止刘易斯的行为。

经历了为期四天的“力量训练”与户外活动课上刻意进行的有氧训练,刘易斯感到自己强壮了许多——至少已经可以坐着举起自己坐着的凳子了……当然是在滑轮组的帮助下。但这样的推重比,足以将少女形态的刘易斯在2秒内送过10米到2米的魔法师“死亡区”——在这个区域,所有的魔法都必定命中目标。

而除了在体力上确保超越,刘易斯也要确保在知识和技能上能够与之匹敌,这样才能应对精通几乎所有魔法的伊碧塔有可能使出的奇邪诡招。

为此刘易斯在课堂上加倍努力,做到了一个理想形态的好学生该有的一切特征——校对笔记、不耻下问、参加各种讨论组并确保在上课之前先把书中的内容读透——而这些特征都是刘易斯前世不曾表现出来的。

前世的刘易斯在课堂上除了物理、化学和历史认真听课,其余课程的时间全部被在教科书和笔记本上涂鸦枪支所浪费掉了。

双子杯失败的后手准备刘易斯也没有忘却,如果这个学期不行,那么下学期的天鹰杯将是她的唯一希望,为此刘易斯也必须在飞行课上付出同样的努力。

在阿米达拉的辅助下,刘易斯开始恶补前生没有学习的飞行知识,这就得从飞行扫帚的结构开始了解。

飞行扫帚可以被理解成一种特大号的魔杖倒过来用——很久以前飞行扫帚真的只是扫帚,但随着长久的发展,这种载具原有的清洁功能逐渐消失,变成了纯粹的魔法驱动的飞行器——现在的飞行扫帚结构符合魔杖的拓扑学结构,由杖柄、杖端和杖芯彼此连接构成。只是前端加装了便于控制转向的横握把;为了驾驶员的健康加装了自行车座一样的牛皮座椅;后端则是一个扫尾形状的锥桶;杖端宝石位于锥桶之内,由专用的、进行过魔法刻纹的“风之水晶”取代其他的选项。

风之水晶上的刻纹便是“飞行术”,使得魔法师不需要咏唱咒文,骑上扫帚并注入魔力就可以飞。飞行术会向宝石尖端瞄准的方向喷射高能风压,并产生一个最大等于骑乘者和扫帚重量的反重力,二者共同协作,将扫帚和骑乘者推离地面,为了减少高能风压的溢散,魔法师们用木质或金属、内侧涂有防热漆的隔片呈锥筒形包住风之水晶,仅允许风从锥筒的尾部喷射,如此便形成了扫帚的基础形状。

在飞行过程当中,若不添加其他设备,滚转、偏航和俯仰动作都要依靠魔法师本身的腰力扭动进行。为此注重机动的运动型扫帚都会添加转向辅助设备,譬如伊碧塔的扫帚就加装了动量轮加快偏航;而阿米达拉的扫尾则添加了原力控制的二元矢量喷嘴加快俯仰。

但无论如何,人体暴露在载具之外进行高速飞行都是非常危险的运动,初期的课程也以六十公里每小时以下的慢速飞行训练为主。

刘易斯耐不住低速下的寂寞,便去找阿米达拉开小灶,学习各种高端操作,而阿米达拉也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各类机动绝活传授给刘易斯。

阿米达拉在课后手持法师骑扫帚的模型进行教学:“进行各种机动,最重要的就是留存你的能量——要么你有足够机动的高度,要么你有足够机动的速度。否则——”

“你就坠毁——”刘易斯接上了阿米达拉的话——很明显阿米达拉就这一点已经重复了多遍。

几个月的时间,刘易斯通过将飞行扫帚的机动与红男爵的飞机进行比较,很快掌握了飞行扫帚的主要机动方式,重要的“殷麦曼机动”、“攻防滚筒”、“boom&Zoom”、以及在原力矢量喷口辅助下才能做到的“响尾蛇机动”和“钟式机动”。

正当刘易斯学会技巧,壮志满满地参加期中小测的绕圈飞行时,却高估了训练扫帚的性能。

——测试的赛道中有一个高低差较大的U字型转弯,原本按照课程要求低速右上转向通过就能解决,刘易斯坚持要在这里实践自己学到的殷麦曼机动;当其他学生在转向前的直线赛道里排着整齐的队伍仅飞六七十迈时,刘易斯突然侧偏离开队列并将速度飙升至两倍,加速超过其他学生,进入转弯的同时准确地向右滚转四十五度,猛地将扫帚向上拉。

在同学的惊讶和教师的愤怒间,刘易斯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开始过弯。

过弯的同时刘易斯感到一股庞大的正G将自己向下压,刘易斯虽然自信能够承受这股压力,但扫帚却开始狂抖不止,就在刘易斯达到这个过弯的顶点时,只听咔嚓一声——

训练扫帚的强度终究不如运动型,包裹风水晶右侧的一块导流木片猛的折断、离刘易斯远去。使得喷射风压从刘易斯的右侧溢散而出,突然出现的横向力让刘易斯随扫帚在一片惊愕中整个横滚着飘离了赛道,沿着转向弧线的切角飘向了高空。

刘易斯尝试恢复姿态,但危险的情况出现了——为了恢复姿态刘易斯向扫帚中注入更多魔力,但更多的魔力却导致横向的喷射愈发强烈,刘易斯渐渐进入了不可控的尾旋中并开始下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