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Lewis Project(上)

作者:鲁肃先生 更新时间:2022/1/4 19:40:35 字数:2569

科斯穆的开放日,是配合卡斯佛伦全境秋末冬初的“收获祭”而举办的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

三天的时间内,校园将会对外部开放。在这段时间内,授课暂停,而外来的访客可以自由进出参观校园。

学生们被学校提供免费的摊位以展示她们的学习和业余爱好的成果,包括魔法表演、自制美食、占卜算命等项目——正是刘易斯的枪械产品对外公开的大好时机。

这一天,校园的东操场和西操场上仿佛千军会师,遍地都扎着尖顶,涂着条纹彩饰或单色的的中世纪帐篷。

帐篷之间则是人山人海,这也是每年唯一一次在学校中出现了男孩子身影的时节。男孩子们争相品尝着学生们自制的腌菜、鱿鱼圈、苹果糖之类的美食,或者排着队让装神弄鬼魔法师们测算自己的桃花运——只为暖味地和漂亮的女孩子们搭上一句话。

而历年最数热闹的歌舞看台、阿米达拉的歌舞秀场今年却显出颓势——看台上的阿米达拉虽然在表演,但蹩脚的舞步和半假唱的无力唱词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

可以想象即便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阿米达拉还是没能从与刘易斯争执的阴影中走出来。

加之今年主配乐师尼尔旷工,副配乐师时不时磕绊的配乐更让人缺乏观赏的欲望。

刘易斯承包了一间位于林场边沿,占地约有一百二十平米的大帐篷作为自己的射击体验馆,这个位置比较安全,向西森林射出的子弹不会打到任何人。

店标便是刘易斯一直以来标榜的广告词“男人魔法;步枪体验馆。”

此时的步枪体验馆一个访客都没有。因为没有一个人知道所谓步枪是什么意思,而男人魔法又歧义过多。只有罗姆、尼尔和刘易斯在这座似乎完全不受欢迎的店铺里看摊。

罗姆左顾右盼地等待着访客,尼尔则是兴致盎然地练习着射击——她似乎会在瞄准时微微睁开眼睛,但似乎又没有。

罗姆不断焦虑地抱怨着这样挣不到钱的事情——一天前,商机敏锐的卢卡斯想借刘易斯的档口售卖他的油炸食品,但是被刘易斯以一句“我要卖的东西可比你的零食值钱多了。”推了回去。

拒绝了卢卡斯的刘易斯如今似乎是被打了脸,她的脸上贴着一大块白纱布——但这并非卢卡斯所为——之前刘易斯原本计划今天便将Omni步枪作为压轴戏搬到台面上,没想到第一发试射就出了故障,枪栓被猛烈地喷出,撞在了刘易斯的脸颊上,使她被迫挂彩上阵。好在此时大概是不疼了。

刘易斯像个将军一样正坐帐中,双手扶着步枪,闭目养神,尝试着无视罗姆的闲言碎语,她知道自己要吊的大鱼还没上钩——她已经拜托伊碧塔利用她的名声去游说那些可能感兴趣的贵族、商人和校委了——虽是又废了好大一番力气劝说,但伊碧塔终于是答应了。

现在只需,也只能静等。

除了调动伊碧塔这一员大将,刘易斯先前还拜托尼尔等人前来帮忙,一方面是经营摊位确实需要人手,另一方面尼尔的体力和身高是进行枪械展示必不可少的,她可以展示一个标准身高的士兵对后坐力的耐性,而不是像刘易斯一样受后坐力影响较大,让人误以为步枪是一种不如弩箭、难以操作的不可靠武器。

最初尽管以为尼尔会拒绝操作这种武器而不抱太大希望,但尼尔竟然答应了刘易斯的请求并且表现得兴奋而热心。刘易斯自然是又惊又喜,也有了下面一段让刘易斯感到世界真奇妙的对话。

工房中——那天的刘易斯脸还是好的。

“我很好奇,你作为一个音乐家,为什么会对我的这堆破坏性武器感兴趣呢?”在刘易斯与尼尔签订了一份短工合同后问道——刘易斯坚持为每个帮助自己的人付钱,这样他们就会为了钱继续帮助自己。

“因为它们看起来破坏力十足。”尼尔打趣地说。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你或许不知道,其实我很喜欢破坏,不然我也不会跟石茉莉老师结成导师关系和校园警戒小组——石茉莉老师负责把坏东西变成石头,我来负责砸石头和坏东西,譬如坏人。”尼尔用天真的语气微笑地说。

“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居然好这口。那你为什么要做吟游诗人?”刘易斯问。

“正确的叫法是‘战斗诗人’。我的父亲是一位正经八百的吟游诗人,不掺一点魔力的那种。他年轻时随同一把名贵的鲁特琴吟游四方,各大贵族都给过他赏钱。后来他希望也将我培育成吟游诗人,带着我四处乱转,教我吟诗作赋,直到我们在戈尔贡森林里遇到了一匹狼。”

“然后……”刘易斯感觉一阵紧张。

“然后我父亲为了保护我抡起那把鲁特琴就把狼的脑袋砸开了花。”

“……这反转出乎意料。”

“然后那把鲁特琴就此声消玉殒,变成了两块破木头。”

刘易斯原本还要为那鲁特琴感到惋惜,剧情却又再次翻转:

“不过鲁特琴和头骨撞在一起的声音绝对是我一生当中听到的最棒的天籁。所以我一直致力于研制一种能够反复殴打的战斗用乐器。”

“噗……”刘易斯大概是弄懂了尼尔的初衷——因为崇尚父亲用昂贵乐器殴打敌人的英勇行为,所以励志打造殴打敌人而不会损坏的昂贵乐器。

“但你现在却在做残疾人康复事业?”刘易斯顺便问道。

“那是因为欧打用乐器已经做成了。这个就是。”尼尔笑着递出手边的魔杖。

刘易斯接过尼尔的魔杖,仔细端详——这把魔杖与通常的不同,除了半米多长的出格长度外,仔细端详会发现这是一根全金属魔杖:杖柄虽是铁树材质,但却是包木,金属芯是上下连通完整的。刘易斯摸了摸金属部分,发现质感和秘银差不多,但要重一些。

“这是秘银做的?”刘易斯问。

“这是奥利哈钢,只要不断就能自动修复损伤的金属。”尼尔说。

交换了一下材质信息后,刘易斯继续端详——杖端完全覆盖在一个柱型金属帽之下,只能靠镂空雕文看到内部的绿宝石。

魔杖的整体呈哑铃状,与其说是魔杖,不如说是铁锤。

“啊,还有个功能。”尼尔伸出手,在杖端的底座一拧——四向十字排列的十二根大刺便开花般从杖端旋出——锋利异常,“砸硬物的时候收起来,打人的时候放出来。”尼尔这样说着。

这东西煞是唤醒了刘易斯前世的记忆——这与堑壕奇兵使用的奇兵棒相差无几。

可以想象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手持这样一根大棒的法国大力士,穿着钢板背心顺着狭窄的战壕冲来,将放哨的战友们一棒一个打倒在地。

而仅持有低射速步枪的战友根本拿他无可奈何,只能任凭他“冰冰棒,棒棒冰”地屠杀小朋友。

好在当晚那个堑壕奇兵向刘易斯冲来的时候,一脚踩上了他放的拌雷,大叫着:“都多大人了还玩拌雷?”就地螺旋升天。

果不其然,当刘易斯浏览它杖柄时,看到如此刻字:“断骨声,战歌声,声声入耳;蹒跚步,追杀步,步步惊心”横铭文:“鏖杀音杖”而“鏖杀”,便是万物皆杀的意思。此段铭文仿佛描述了一个可怜虫被手持此杖的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打断腿骨,倒地之后一边爬行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凶手舔着杖上的血朝自己走来的恐怖场面。

刘易斯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幸亏尼尔是自己人,有这样一位战力超高的猛士在身边还是让人感到可靠的。别中拌雷就好。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