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伤的就是你

作者:啊里嘎多抠大姨妈 更新时间:2022/5/8 22:19:47 字数:2239

锦宜酒楼外。

张宇格、张清遥和王泉三人站在阴影处。

此时街道上的商贩已经开始收摊,路上也没有多少行人了,酒楼里面的小儿已经开始拎着抹布收拾桌子了。

几人在药铺门口分别后,王泉邀请了张宇格一行人来府上做客。

歇息了许久后,三人悄悄摸了出王府。

其实张宇格本不想带上张清遥来的,但张清遥执意要来,说要报那一掌之仇,张宇格拗不过她,也就把她带上了。

过了一会儿,只见陈彬从酒楼里走了出来,来到三人身边。

“张公子,姓吴的和茉莉姑娘已经在房间里待了两个时辰,期间没有再出来。”

张宇格点了点头,说道:

“着实委屈茉莉姑娘了,要她陪那种÷生。”

“张公子......”陈彬面带犹豫,“我们真的要赎茉莉姑娘吗?

毕竟我们要杀的是五灵门的长老,事后五灵门必然过来追查,肯定会查到茉莉头上。那我们会不会很危险?

而且,我爹比较迂腐,要是让他知道我赎了一个青楼女子回家......”

“那就只能把茉莉杀了。”

“......嗯?”

张宇格叹了口气,说道:“茉莉姑娘甘愿冒如此大的风险帮我们,无非就是为了陈公子许诺的事后赎身。

要是我们最后反悔了,难保茉莉姑娘不会由此记恨于我们,从而向官府告密。

我们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事成之后替茉莉姑娘赎身,要么把她和姓吴的一起杀了吧。”

闻言,陈彬沉默不语,他陷入了纠结。

“都这么晚了,怎么刘荣还不带人来清场?”一旁的王泉焦急说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只见刘荣带了一伙约莫三十多人的御林军,朝酒楼走来。

也不知刘荣对御林军中领队的人说了些什么,说完后,他与御林军分开,来找张宇格几人。

而御林军,则进入锦宜楼,以莫须有的理由清场赶人。

很快,酒楼里的人都被赶得差不多了,御林军分别把守在酒楼得各个出口,只许出,不许进。

“该我登场了。”

张宇格正要进去,张清遥拦住了他。

“少爷,让我去敲门吧。那人见到是少爷,肯定会变得很警觉,见到我的话,应该会放松警惕。”

张清遥其实是就白天那一掌的事怀恨在心,她觉得,吴德熏了两个时辰的迷香,又喝了不少的酒,肯定整个人站都站不起来。

哼,我对付不了张宇格,难道还对付不了你这个狗东西?

某种程度上,张清遥也把吴德看作是半个张宇格,这段时日所受的委屈,一并趁这机会发泄出来。

然而,张宇格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她。

“那个姓吴的,虽然看上去仅有炼气十层,但实际修为,估计已经达到了筑基期。

他很有可能是故意压着境界,让你打头阵,还是太危险了。”

张宇格轻轻用手抚着少女的秀发,动作温柔。

“你守候在大门即可,万一我不小心让姓吴的跑了,你可以补刀。

那时候的他,大概率是身受重伤的。”

张清遥低着头,轻轻嗯了一声。

由于天色暗淡,张宇格没有发现,少女的脸庞带有羞色。

被张宇格摸头的这几下,很舒服。张宇格拿开手的瞬间,她竟还有些不舍。

随后张宇格轻呼了口气,便单手背负在身后,朝锦宜楼大步走去。

很快,便来到了五灵门接引长老的屋外。

之所以今天晚上就行动,是因为张宇格不知道云澜给自己的一身修为,什么时候就突然消失。

他拖不得,必须在今晚就弄死吴德。吴德不死,死的就是他张宇格。

“砰,砰。”

张宇格食指和中指微微蜷缩,轻叩了两下房门,在屋外开口道:

“长老,今天多有冒犯,特来向长老请罪。”

“滚!”

屋内传来一声阴沉的咆哮。

张宇格眼睛微微眯起,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后,不由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看来花魁茉莉已经昏睡了过去,这姓吴的却没有因此生疑。

他该不会以为是自己把花魁弄晕的吧?

听他的叫声,似乎已经有些中气不足了,外强中干。

这么多的药量下去,也该有点效果了。

“长老,我是今天冒犯您的那位道友,想送一件法器给长老作为赔礼。”

很快,屋门便被打开。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长裤光着膀子的男人面色阴沉将房门一把拉开,声音嘶哑。

“你最好不是在糊弄我,不然,后果自负。”

今天就是看了这二世祖的贴身侍女,搞得老子欲.火焚身,老子正爽的时候,这王八蛋居然又来了。

吴德知道自己杀不死张宇格,不然已经一掌拍过去了。

见吴德走出,张宇格微微低下头,以示恭敬。

“我有一件宝贝,想要献与长老。”

说着,张宇格便从储物袋里掏东西。

吴德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也没多想,这是喝了太多掺有迷.药的酒,以及熏了两个时辰的迷香,导致的症状。

如果是白天的他,早就见势不对,立即往后撤了。

现在的吴德,无论是战斗力,亦或是应变能力,都遭到了极大的削弱。

该说真不愧是修仙之人,换做是其他的凡人,早就晕了不下八次。

只见张宇格从储物袋拿出一把锋利的钢刀,这是刘荣从自己府里带给他的。

张宇格直接朝吴德砍了过去,吴德反应不及,被张宇格深深的砍了一刀,血流不止。

“你tm的找死!”

吴德下意识的伸手摸向自己储物袋的位置,却发现空空如也。

糟了,储物袋在道袍那。

没有法器符箓可用的吴德,只能用手掌硬接张宇格的攻击。

然而,拳脚岂能与刀剑抗衡,被张宇格来上那么几刀后,他要撑不住了。

该死的,我居然打不过这个二世祖。

“来人啊,快来人!有人要杀我!”

吴德顾不得回房取物,只是往走廊楼梯跑去。

“没用的,酒楼已经被清场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个。

而且,你觉得,其他房间的人会帮你吗?”张宇格阴冷的笑道。

吴德惊慌不已,但他还是看到酒楼的一楼大门还是开着的,他连忙朝大门逃去。

“你完了,你给老子等着吧,五灵门不会放过你和你的家人!”

吴德跑路之前还不忘回头对张宇格放狠话。

只见张宇格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吴德还没来得及揣摩对方的笑意,突然,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早上见到的那个非常漂亮的丫鬟,手里正拿着一把长矛,刺穿了自己的腹部。

“你......竟敢伤我?”

话音未落,背后又来一刀。这一刀,从他后颈一路切到尾椎。

张宇格一个扫堂腿,将吴德踢到在地,一脚踩在他的头上。

“伤的就是你。”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