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也有系统?

作者:啊里嘎多抠大姨妈 更新时间:2022/5/9 23:58:02 字数:2068

被张宇格踩头的吴德破口大骂。

“你给老子把脚拿开!”

从来只有他踩别人的头,现在居然被别人踩头了,吴德接受不了。

但他发现自己现在有些提不上力气了。

吴德想起那个花魁,只喝了一会儿酒,身子就摇摇晃晃的。还没等正式开始,那花魁就晕了过去。

然而吴德一想到那白天见到的张清遥,就念念不忘、饥渴难耐,只想赶紧泄火。

难道是......

“卑鄙小人,下药算什么本事?有种跟老子单挑!”

“哟,你可算察觉到了,还真是个**上脑的蠢货。”张宇格冷笑道。

“张兄,先把这家伙带走吧,这儿人多眼杂。”王泉劝道。

张宇格点头:“嘴堵住。”

待王泉堵了吴德的嘴,他又轻描淡写地落下四刀,挑断了吴德的手筋脚筋。

“唔——!”

张宇格收起钢刀,挥了挥手:“带走。”

临走前,张宇格自然是将吴德遗漏在房间里的储物袋拿走。

姓吴得今天在酒楼赚得盆满钵满,里面肯定存了不少宝贝。

留下刘荣断后,打点御林军,陈彬被安排去带走花魁茉莉,以及清理现场。

张宇格、张清遥、王泉三人,则扛着装进麻袋的吴德赶到京城西边城门脚下的当铺里。

这当铺是王家的私人产业,这会儿没人。

“少爷。”

“少爷,这......”

跟随张宇格来到京城的那些下人,还有丫鬟绿珠,都被安置在这里。

他们只是听从张宇格的命令,在当铺里边随时待命,等少爷回来。并不知晓张宇格的一系列计划。

绿珠看到张宇格手里拎着一个浑身鲜血的男人,不由愣在原地,有些茫然。

“少爷,这是?”

“绿珠,你去沏茶吧。本少爷先去洗漱一番。”

张宇格一把将手中的男人摔到一旁地上,甩了甩略微酸痛的右手。

“遵命,少爷。”

“你们几个,搬他到密室,等我过来。

这家伙是修仙者,他要是想搞什么小动作,只管砍过去,先斩后奏。”

等张宇格走后,剩下一堆人神情谨慎地盯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吴德,围了上去。

虽然吴德明显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一副马上快嗝屁的样子,但没有一个人敢放松。

毕竟是修仙者,谁也不知道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会不会下一秒就突然暴起。

——

张宇格简单洗漱了一番,将自己身上的血迹都洗干净后,对着铜镜满意的收拾了下自己。

毕竟要送人上路,庄重点总归是好的。

整理了下衣服,推开房门回到密室。

“少爷。”

“少爷。”

“张兄。”

一众下人见张宇格走下来,将刀架在被绑起来的吴德脖子边上不敢移开,只是望向张宇格微微低头示以尊敬。

今天的少爷,着实让他们刮目相待,无论是带着张清遥完好无损地走出叶府,亦或是带了个重伤的修仙者回来,都是他们以前没见过的二少爷。

“嗯。”

张宇格随意的点了下头,拎起门口的一把椅子,径直走向被绑在柱子上的吴德面前。

放下椅子,悠然坐下,打量着面前的吴德,忍不住笑了起来。

侍女绿珠端着托盘走了过来,上面放了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

拿起茶杯,张宇格望了眼站在一边的王泉:“也去给王少爷斟一杯。”

毕竟王泉不是自己张家的下人,自己现在反客为主,总归要给回他一点面子。

望向浑身血迹的吴德,张宇格轻笑道:“吴长老,我来给您赔罪了。

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眼前的吴德,不止是手筋脚筋被挑断,他身上的每一个关节,都被扎了一根钢针,约莫有三十余根,血迹从皮肤表面顺着钢针渗透出来。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突然暴起。

就算抬一下关节,也会感受到难以忍受的剧痛。

一般人在这种剧痛下,连求饶的力气都没有,只想一死了之。

更不用说一众家奴下人,将吴德围成一圈,每人手里都提着一把钢刀,架在他的脖子边上。

整整十几把大刀,就这样围在吴德的脖子附近。

纵使来个系统帮他开挂,也已无力回天。

“系统、系统、系统,狗系统,快出来帮帮我,快帮帮我......”

没有办法,吴德只好在心中不断地呼唤系统来。

“叮,检测到当前环境,现为宿主提供以下选择。

选择一:向对方求饶,为自己先前的所作所为道歉忏悔。失败概率:90%。

选择二:虚张声势,放狠话以及动用背景,给对方施压,达到威慑效果。失败概率:95%。

选择三:利益谈判,用优厚的条件,换取对方放宿主一马。失败概率:80%。”

尼玛。

怎么失败概率都这么高?我还选个屁!

听到系统的三个选择,吴德只想在心中破口大骂,真特么坑。

事到如今,他没有其他选择了。

“选择三。”

下一刻,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流淌过身体,缓解了些许身体的疼痛。脑海之中多了不少关于谈判与演技的知识与经验。

“呼!”

被绑在柱子上的吴德,神情艰难的呼了口气,谨慎的避开脖子边上的刀刃。

缓缓抬起头,他望向张宇格。

“老子认栽。

放了我,五灵门你进定了,还能让你当内门弟子。

杀我对你没有好处。

我是言语调戏过你的侍女,也当众辱骂过你,但也只是一些口舌之争。

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深仇大恨,我活着肯定比我死了对你利益更大。”

“是嘛......”

张宇格不以为然,品了一口茶水,徐徐道来:

“王泉是我张某人的手足兄弟,你今天当着所有人的面骂他打他。

这笔帐,又该怎么算?”

闻声,吴德盯着面前的张宇格,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

“他的资质太差,注定与修仙无缘。”

“有灵根,就代表能修行,资质只能决定快慢。”

“你想让他进五灵门?”

“是。”

“不可能。”

“你命在我手里。”

“我知道,但我明确告诉你,即使我让他进了五灵门,师尊也不可能会同意的。”

吴德停顿了一会儿后,继续道:

“实话跟你说吧,如果我死了,五灵门不可能不管不问的。

你逃到天涯海角,也会把你揪出来。”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