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对话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18 23:57:23 字数:2593

屈子晨又来到了退魔会地下的房间之中。

二进宫了属于是,屈子晨如此想道。

虽然被带走的时候,自己是有些不舍,愤怒和无奈的,但是屈子晨还是选择了默默地接受皇甫鸿轩的安排。

一来是屈子晨其实没有太多的所谓,她隐隐地感觉到自己其实有可能变不回去了,二来是她相信皇甫鸿轩的话。

她在皇甫鸿轩的眼中能看到他同样也有着不舍与无奈,她相信眼前这个给她安排了住处与工作的男人,绝不会因为一己私欲而行动。

话说自己最近是不是对皇甫鸿轩依赖的太多了点?还有他的不舍是要闹哪样?因为少了个厨师吗?

如果是这点的话,那就是对她厨艺的肯定,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挺不错的。

屈子晨一边想着,一边环望着四周。

这次是比之前第一次来的时候更大的房间,大约四十平这样,看起来方方正正的房间。

靠门这边的墙角有个小的房间,里面是厕所,比之前马桶直接裸露在房间中的待遇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这让屈子晨感到很是高兴。

除此之外,里面就是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而已了。

还行,就是有些无聊了,她想。

但这个房间和之前的不同的是,这个房间明显是一间用于隔离的房间,门口明显的是一扇气密门,在有人过来给她送血包的时候,可以听到泄压的声音。

话说自己这有这么恐怖吗?

屈子晨并不太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直到过来给她做检查的技术员跟她说明了以后,她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那你们还不快点把我体内的这个血族血脉抽取出来?”屈子晨抱着头嘟囔着,面前是穿着一件封闭式防护服的退魔会技术部部长,也是之前一直为屈子晨做检查的人。

“抱歉,这里恐怕是不太行了,”技术部长耸了耸肩表示着自己的遗憾,“其实昨天晚上你被送来以后,我们就已经尝试着按照计划对你体内的血脉进行牵引了。”

“啊?”屈子晨震惊了,昨晚自己送来以后他们就行动了?什么时候?难道是在自己已经睡着之后做的吗?

“我们首先是对你进行了麻醉,不过你耐性实在是太好了,好一会儿才睡着,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候行动的,”部长解释道,“不过我们失败了,那血脉在你体内扎根的是在是太牢固了。”

“根本就不像是外来的力量在你体内扎根,简直就像是你天生就是如此一样。”

“不不不,不可能的事情,”屈子晨摆手道,“最明显的就是我以前上学的时候,虽然我那时候并不喜欢大太阳的天气,但是即便是在烈日之下,我也是可以行动自如而不需要担心被晒伤的。”

“而现在,”她伸出自己那白皙的胳膊,“如果是被阳光直射到,就会非常不舒服,阳光强度大一些甚至可以直接晒伤我,让我皮肤溃烂,甚至伤口要到晚上才能愈合。”

“这怎么解释呢?”

那部长沉思一会儿,还是抬起头说道:“那我们就必须去更上一级的退魔会才有可能解决你的问题了,这里的设备功率应该是不足以满足抽取你体内血脉的需求。”

“什么时候可以?”

“不知道,这个看圣者的意思吧,最近他比较忙一些。”

屈子晨知道对方口中“最近他比较忙一些”是什么意思,是由于她无意识下散发出的信息素而致使那些异人失控而发生的案件。

以前她和皇甫鸿轩闲聊的时候,就了解到过,作为退魔会的裁决圣者,不仅要负责当地异人的稳定,还有包括因为异人而引发的案件,都要他过手处理。

她可以想象到,最近一段时间的案件激增,对于皇甫鸿轩来说,是怎样的一种压力呢?

只怕是每天都要加班到半夜才能回家吧?

想到这,屈子晨不禁有些愧疚起来,于是开口问道:“他最近怎么样?”

“谁?圣者吗?”部长答道,“挺好的,现在庆伯市一百来号裁决者都在和他一起处理这些问题,不至于太累。”

“抱歉……”屈子晨低下了头。

“别这样想,”部长伸手拍拍对方的肩膀,“毕竟这也不是你的错。”

他站起身来,今天本来就是过来查看一下对方的状态,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他便要回去处理他手上的那堆事情了,其中最为重头的还是眼前这个屈子晨的血脉问题。

上面可是发了话要尽早解决的。

“我可以帮得上什么忙吗?”屈子晨抬头问道。

“就好好在这配合我们做调查就好了,”部长摸摸后脑勺,但摸到以后才想起来自己是穿了一件防护服的,手又有些尴尬的放下来,“毕竟我们现在关于血族的资料都是残缺不全的。”

屈子晨顿时振奋了精神:“那我可以帮你们翻阅一下古籍啊。”

“得了吧,”这位部长显然也是知道屈子晨真实情况的一人,“就你那考古学能帮得到什么?调查古代遗物的时候检定值+10?”

“不过说实话,我们这边确实是有几件血族的遗物,倒是可以让你尝试接触一下,不过在此之前,我得去问问皇甫那家伙的意见先。”

“嘭,嗤————”

气密门关上了,一阵声响之后,屈子晨再一次被独自一人封闭在这房间中。

“咚咚咚。”

“进。”

“皇甫,你还在处理那些案件吗?”一进门,技术部部长便看见在皇甫鸿轩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那文件量令他看着都有些心惊肉跳。

“不,没有,”皇甫鸿轩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这个人,随后又埋头下去,“郑卢,你怎么上来了?”

“上来找你还是为了那个血族的事情,”郑卢坐到皇甫鸿轩的桌前,“她现在状态很好。”

“然后呢?”

“你咋的就不关心一下对方呢?”郑卢显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来,“大家都看得出来你俩互相之间好像有点意思。”

“胡说八道,她之前是个男人,变回去以后也是个男人,你说我对她有意思,你难道觉得我是个南通吗?”皇甫鸿轩丝毫没有波动的样子。

“不不不,没这个意思。”

“有话快说。”

“仓库里那几块血石我要取用一下。”

皇甫鸿轩再次抬起头来,盯着对方的眼睛:“你认真的?那几个血石的等级可不低的,可能是伯爵那一级往上的。”

“毕竟真的没辙了。”

“那我也不同意,”皇甫鸿轩低下头去继续处理文件,“风险太大,不予批准。”

“好吧好吧,话说你不处理那些案件,那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搞完?”

皇甫鸿轩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敲了敲自己桌上那两摞几乎有三四十厘米高的文件,郑卢便露出匪夷所思的神情出来,震惊道:“都处理完了?”

“对。”

“好吧你NB……”郑卢脸上很是复杂,敬佩、震惊、畏惧等神情不一而足,“顺便还有件事。”

“说。”

“上层议事会在催着要把她送到省里去抽取血脉了,你的意思呢?”

“这件事我来处理就行,你不用管他们说什么,”皇甫鸿轩头也不抬,“他们从知道的那天起就在觊觎这血族的力量,你不必在乎他们,早晚我得把那几个家伙弄下来。”

“你厉害。”

“说起来,我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

“啊”郑卢有些疑惑。

“加强你技术部的安全保卫力度,人手不够的话,我可以从裁决者这里借调几个人给你。”皇甫鸿轩抬起头,看着郑卢的眼睛认真地说道。

“为什么?”

“我怀疑我们这里有内鬼,可能最近一段时间就会行动起来。”皇甫鸿轩认真地说道。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