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内鬼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4/19 23:55:23 字数:3041

“吓——!皇甫!你说什么?!”郑卢惊得站起,“我们这里面有内鬼?这……你确定吗?”

皇甫鸿轩对着郑卢招招手,明明没有接触到对方,郑卢却感受到一股力量将他下压,让他坐回椅子上。

这是独属于皇甫鸿轩的那份强大的念力。

“确实是有,我已经察觉到了,上次提屈子晨来退魔会的时候已经有信息泄露出去了。”

“那怎么办?”

“别那么紧张,你们技术部的安保系统已经够完善了,我只是要提醒一下,你那人手不够可以找我借调几个裁决者。”皇甫鸿轩说道,直视着郑卢的眼睛。

那眼神中蕴藏的坚定信念与意志,令郑卢不由自主的信服了皇甫鸿轩的话。

“总之你放心好了,这事交给我,”皇甫鸿轩挥挥手,示意对方不必再担心,随后从抽屉中抽出一本书扔给郑卢,“麻烦你帮我带给她。”

“谁?”

“屈子晨。”

郑卢眼神怪异地盯着皇甫鸿轩,直到把他盯得有些不自在以后才开口:“皇甫,你是不是迷上她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皇甫鸿轩竟真的慎重地思考了几秒钟,随后答道:“老实说,我不知道。”

“啊?”

“我不确定我是真的有可能倾心于她,还是由于荷尔蒙的吸引作用,”皇甫鸿轩脸上的一脸真诚的表情,但郑卢不确定他到底是出于玩笑还是认真的,“到底是为什么呢?我也在正在找原因呢。”

郑卢一脸别扭的离去了,只留下皇甫鸿轩仍旧坐在他的办公室里。

他起身走到窗边,从窗户往外看去,可以看到这栋退魔会大楼前面的那一片人民广场,在中间那一大片的水池边上,有几个小朋友正手持着一些食物往里投喂着。

窝也打好了,现在就看看那边上不上勾了,皇甫鸿轩一边想着,一边露出了微笑。

作为退魔会的裁决圣者,皇甫鸿轩下达的指令很快就被下属执行了。

一道命令之下,几个精英级的裁决者很快地就赶了回来,来到了这退魔会地下的技术部,开始了他们的安保任务。

而隔着那气密门的玻璃窗,屈子晨看到外面那几个裁决者背靠着她的房间门,间隔着坐在几张椅子上的时候,她总有种莫名的自己像是要被处刑一样的感觉。

这什么顶上战争?

她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书,那是皇甫鸿轩托技术部部长给她带来的一本精神力的锻炼指南,供她在这退魔会的地下观看学习打发时间的。

虽然不知道他这么做是不是合规,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够锤炼精神力,但屈子晨拿到这本书的时候,心中仍旧是涌起了一股暖流。

算了,就练习一下呗。

如此想着,屈子晨坐到了桌前,慢慢地翻着这本厚厚的书,一边按照上面的方式来锤炼自己的精神。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之间就又过了一个多星期。

退魔会的周边仍旧是十分的安静,没有一丝的波澜,就像是一杯放置了不知道多久的水一样。

郑卢已然开始怀疑皇甫鸿轩说的话是不是正确的了,毕竟这么些时间过去了,都没有一丝的动静与可能。

那几个裁决者却每次都要例行公事一样,对接近屈子晨房间的人进行检查,已然是眼中影响到了技术部的正常工作。

皇甫鸿轩则坚决的不同意他的观点,甚至两人为此是争论不休。

大家早就已经习惯了,皇甫鸿轩对任何人都是平等相待的,哪怕是意见有冲突,皇甫鸿轩也不会因此用自己的身份去压别人,最多也就是和对方讲道理。

但是这次情况似乎不大相同了,皇甫鸿轩和郑卢的争吵是愈演愈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是急转直下,几乎到了要大打出手的地步了。

联想到之前屈子晨身上的信息素能让他人失去判断力,再加上皇甫鸿轩又和屈子晨近距离的相处了一段时间。

所以大家很容易的就联想到,皇甫鸿轩可能还处在被屈子晨影响的后遗症之中,都在劝阻着两人。

只是两人之间的矛盾是越来越大,之间的关系剑拔弩张,除非关系到了其他的工作,两人甚至于见到对方都不肯应答一声。

不安的气氛在退魔会中弥散着,这甚至连被关在房间之中的屈子晨都有些感受到了。

阎梦涵在皇甫鸿轩那里知道了屈子晨现在的情况,偷偷跑了下来几次,但郑卢倒是没有阻止,毕竟阎梦涵是这里整个退魔会里的一个吉祥物一样的存在,没有人会和她过不去。

两人便隔着这气密门,用着电话互相的聊着,这倒是排解了屈子晨不少的烦闷。

在地下待久了,甚至还没有了以前的放风时间,终归还是会让人难受的。

皇甫鸿轩和郑卢之间的矛盾已经升级成了冲突,在一次会议之上,两人已经再一次就着屈子晨的问题再次的争吵起来。

这次的争论尤其的激烈,郑卢怒斥着皇甫鸿轩的裁决者不近人情,不管什么人,哪怕是经过,都要进行一番搜查,对于他的工作是一种严重的扰乱。

但皇甫鸿轩则一反常态,十分强硬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他认为再过两天,屈子晨马上就要被送到上层议事会去了,这两天必须坚守住。

“去你吗的!我忍屎忍尿也忍不了你!你惹龙惹虎也不该惹到我呀!”郑卢已然发飙起来,气得整个脖子带脸都是通红的,伸出的手指几乎要指导皇甫鸿轩的脸上。

“你个屎忽给我下任务要我完成就算了!你又让你的人他吗地拦我的路,阻我做事,你是何居心!”

皇甫鸿轩也并没有什么好气的样子,被人当众指脸让他看起来十分难堪,极为少见地运起念力将郑卢一把推出去。

只是幸好在会议室的角落里摆了之前装文件的一堆空纸箱,郑卢落在上面,这才没有受伤。

但这却让郑卢彻底的爆发开来,他一把推开围着他的人群,带着那几个技术员离开了这楼上的会议室。

没过几分钟,那几个被派到下面驻守的裁决者就被赶了出来,通往下方的通道也被锁了起来。

“由他去,”皇甫鸿轩示意大家不必再去,“让他多做两天英雄,把守卫给他撤了,看他嚣到几时。”

地下部分被封闭起来这件事情,屈子晨不知道,但她却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那几个守在她门口的裁决者在经过一番冲突之后,被下面的技术员用着抢一样的东西击倒了,然后被抬了出去。

随后守着她门口的,就变成了几个手持枪型物品的安保人员。

话说刚才击倒裁决者的那是泰瑟枪吧?屈子晨扒在窗口,有些不安地想道。

“嗤————”

仍旧是气密门的泄压声,一个人穿着防护服走了进来,屈子晨一看,原来还是那位技术部的部长。

他走到屈子晨的面前,依然是像往常一样,递出一个血包,然后在她桌子对面坐下。

“呃,那什么,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屈子晨率先开口,小心翼翼地问道。

郑卢一挑眉,看着眼前这个女孩,随后叹了口气:“没什么,这两天就要送你去省里去了,不过这不是皇甫鸿轩那家伙的命令,而是直接来自上层议事会。”

“哦……”屈子晨点点头,谁的命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自己现在这个情况,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话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郑卢开口问道。

“那还能怎么样?挺无聊的,要是可以让我看看电视或者玩玩手机就好了,”屈子晨挠挠头,头上的银丝被她挠的有些发乱,“如果不是你们跟我提醒吃饭睡觉,我都不知道过了多久。”

郑卢默默地看着她,眼下在这地下呆了一个多星期,没有报纸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的,这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了外界,她竟然能忍得下来。

他都有些佩服她了。

“抱歉,按规定,现在不行,”郑卢遗憾地表示道,随后指了指屈子晨手上的血包,“你快点喝了吧,垃圾我好给你带出去。”

“哦,稍等。”屈子晨反应过来,拿起血包并咬开了一个口子,却并不像之前那样把牙插在上面吸,而是捏着血包闭上了眼。

郑卢有些奇怪:“你这干啥……我焯!”

没有回答,也不需要回答,郑卢看到那血包中的血液颤颤巍巍的,如同一个史莱姆一样,缓缓的从血包被咬开的接口处渗出,颤抖着漂浮在空中,凝成一个血球。

屈子晨小心翼翼地一口咬在血球之上,很快,那血球就消失不见,被她吸入体内。

“总算是做到了,”她显得有些兴高采烈,“我总算是可以用念力操控液体而不是用本能来操控血液了!。”

该说不愧是血族吗?这精神力的进步太惊人了,郑卢想着,默默地拿着那空血包出去了。

“嗤————嘭!”

气密门锁上,郑卢经过消毒后换回自己的衣服,拿起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

“OJ8K。”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