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醒来之后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5/24 23:44:09 字数:4427

屈子晨做了个梦,梦里是一片的混沌,而自己便是在这片混沌之中不断地行走着。

没有任何目的,只是这么浑浑噩噩地前进,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一开始还有着一片光芒伴随着自己,照耀着自己,但这些光很快的就暗淡了,消失不见,最后还只剩下了自己,在这片混沌中踽踽独行。

孤独。

只剩下孤独。

无边无际的混沌,几乎令屈子晨想停下自己的脚步。

忽的,一道光芒出现在屈子晨的前方,驱散了屈子晨身边的混沌,除去了屈子晨身上那孤独的感觉。

光,温暖的光。

屈子晨忍不住向前,直直地走入那道光芒之中……

“吓!?”

猛然睁眼,屈子晨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在做梦。

而随着她的睁眼,刚才自己梦境里的记忆很快地就消失了,再也回想不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很是温暖一样的,她这么想着,爬了起来。

屈子晨四下看了看,这里……好像是一件病房?

窗口上拉着窗帘,但可以看到的是,在窗帘之后有着非常强烈的阳光;房间里开着空调,温度并不低,但是很是舒适的感觉。

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还有些许的疼痛,并不太舒服,身上也有着一种疲倦已久的虚弱感觉,仿佛是透支极深一般。

我这是?

屈子晨抱住脑袋开始回想,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渐渐地想起来,那天晚上与蓝瞳瞳他们分别之后,在等待皇甫鸿轩的时候,制服了几个正在施暴的异人。

话说五个都是什么种族的?屈子晨想道。

握了握拳,虽然感觉到很是虚弱,但更能够感觉到,自己已经能够完全地掌握住自己的力量。

不论是克制住自己的吸血冲动,还是控制住自己无意识外放的信息素,她都能够做得到。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现在的屈子晨尽管很是疲惫,但就算之前的自己来三个,也不可能是现在的自己的对手!

总算是不用再住在退魔会的那个隔离间里了,屈子晨有些高兴地想着。

往下看看,自己的身上那套衣服已经不是那套哥特式裙装了,而是换成了一套蓝白色长袖长裤的病号服。

这衣服是谁给换的?

屈子晨记得那天晚上自己好像是倒在了皇甫鸿轩的面前,那送自己来的,大概是皇甫鸿轩这家伙,那难道说……是他给自己换的衣服?

她的脸忽的红了。

等会儿!自己之前算是个男人!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再说他皇甫鸿轩也算得是一个正人君子,他应该是没有对自己有想法的!

屈子晨脑中本来还有很多的想法与事情,但突如其来的被这想法一打断,脑子便烧开了锅,里面就像是一团浆糊一样。

本就没怎么清醒的她,脑子更糊了。

“哦,醒啦?”房屋拐角过去一阵嘎吱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屈子晨便扭头过去,见得是皇甫鸿轩,于是脸上腾儿的一下就红的发烫起来。

“啊,啊……我,是的,醒了。”屈子晨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皇甫鸿轩走了过来,并没有拉开窗帘,而是伸手打开了房间里的灯:“还好吗?”

“我?还,还好啦……”屈子晨突然间不知道如何的面对皇甫鸿轩,于是下意识地将腿缩了起来,两手抱着膝盖。

“那天晚上你昏倒的时候给我吓坏了,后来送你回退魔会的医院,让人给你检查没问题以后,我才放下心来的,”皇甫鸿轩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屈子晨床铺旁边的一张椅子上,“你没事就好。

“哦。”屈子晨讷讷地应道。

“对了,我让阎梦涵给你换了病号服,那套衣服我拿去洗了,你要换衣服的话,我给你带了其他的来,”皇甫鸿轩一指床铺的另一边,“就在那个箱子里。”

“啊?这样啊,好吧,我知道了。”屈子晨点头应着。

虽然知道不是皇甫鸿轩给自己换的衣服,心中松了一口气,也没有刚才的那么羞耻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屈子晨感到有点失落。

面对这失落,她有点不知所措。

“鸿轩,”屈子晨想了想,开口问道,“今天是什么时候了?”

“你睡了整整三天了,今天是第四天早上,所以准确的说,你躺了有三天四晚,”皇甫鸿轩看了过来,眼中很是关切的样子,“饿吗?”

“饿?”

屈子晨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皇甫鸿轩是问她要不要吸血这件事情。

只是她似乎是有段时间没有吸血了,从帝都回来以后,屈子晨就已经没有再对血液产生需求了。

不过现在被皇甫鸿轩提起,屈子晨突然觉得,自己那奇异的饥饿感似乎久违的升腾了起来,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皇甫鸿轩便从盒子中拿出一颗再生药,化入水中,一饮而尽,随后把自己的胳膊伸到了屈子晨的面前。

“还吸你的血吗?”屈子晨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这并非是羞耻,而是出于对皇甫鸿轩的关心,在最近的一段时间之中,似乎自己在他身上吸血的次数太多了。

但皇甫鸿轩则是理解错了:“哦,抱歉,医院的血在之前你回到庆伯市,说不需要再吸血以后,我就没再给你申请血包了,今天你就将就一下,先吸我的吧。”

“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屈子晨立刻就知道皇甫鸿轩理解错了,连忙摆手道,“其实你(的血)更好吃一些,我只是……”

沉默了,两人间因为屈子晨这奇怪的回答而沉默,几秒钟以后,屈子晨才再度干笑着开口:“我觉得总吸你的血好像并不好。”

“没事,”皇甫鸿轩摇了摇头,“再生药是没有任何副作用的,倒不如说,因为你这段时间从我这里吸血的行为,我好像现在身体更好些了,大概是适应了这失血的感觉吧。”

这……屈子晨无言,那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吸他不就完了呗!

“对了,你吃早餐了没?”下嘴前,屈子晨仍旧不忘再问一句。

没有回答,皇甫鸿轩从旁边拿起一个封装好的袋子展示给屈子晨看。

好家伙!里面装着的,是一整个的大大的猪扒包,以及肠粉和豆浆之类的食物,是一个普通人的早餐加午餐的量了。

“你是吃这么多的吗?”屈子晨疑惑起来,“之前我在你家,给你做早餐的时候,可没见你吃这么多啊。”

皇甫鸿轩摆了摆手:“只是这三天准备这么多而已,想着你是有和别人用能力打过架,怕你有消耗,睡起来了要吸血,所以就这么一直准备了。”

啊这……

听得皇甫鸿轩这么说,屈子晨的心中顿时涌起一种温暖的感觉,一种被人关心的温暖的感觉。

“每天早上我就在你这吃早餐,如果你没醒的话,就把剩下的当午餐吃了,反正也没差。”

屈子晨顿时翻了白眼,心中涌动起的某种深刻的感情,一瞬间就像被戳了个洞的水球一样,瞬间泄了。

“嗯?你怎么了?”

“没啥,恰饭!”

很是熟练地张嘴,屈子晨一口咬在皇甫鸿轩的胳膊上,随后缓缓地吸取着,而皇甫鸿轩便用着剩下的那只手拿起食物,塞进口中。

“嘶————哈————”吸足了血,屈子晨松开嘴,心满意足地长叹,“吃饱啦。”

“吃饱就好。”皇甫鸿轩摸了摸手臂,仿佛屈子晨那轻柔的嘴唇的触感仍旧停留在自己手臂上一样。

收拾了地上的垃圾,皇甫鸿轩很自然地凑到了屈子晨的面前,随后伸手触碰了一下她的额头,感受了一下她的体温:“你如果还觉得累的话,你就再休息一下,我先去工作了,你要是好了的话,就来找我。”

“嗯。”

皇甫鸿轩离开了,屈子晨便从床上跳了下来,虽然自己还感觉到有些虚弱,但这种虚弱是属于睡久了而导致的那种疲劳,如果要以睡眠来消除的话,只会让自己变得更累。

打开衣服箱子,屈子晨便看到里面满满的,装着之前皇甫鸿轩在她去他家第一天借宿的晚上,带她去买的那些衣服。

全是裙子。

屈子晨心情有些复杂,在穿了几天的哥特裙装之后,这种衣裙感觉上居然可以接受了。

总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什么不得了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回不了头了呀。叹了口气,屈子晨如此的想着。

而当她走到这病房拐角走廊的时候,便愣住了,在这里有着一张折叠床固定在墙上,很明显是给陪护的人来睡觉用的。

只是这床并没有收拾,上面睡过的痕迹还很明显,难道皇甫鸿轩这家伙就这么一直的陪着自己,连续三天?

有这个必要吗?他家里好好的大别墅不睡,跑来睡这里?这很舒服吗?

屈子晨在心里吐槽着,只是一股暖流却缓缓地淌过她的心间。

走出病房,在护士站那里登记了一下以后,屈子晨便转身离开了这里,直奔皇甫鸿轩的办公室而去。

皇甫鸿轩刚刚开始工作没几分钟,便很见到屈子晨拖着她的衣服箱子过来了,感到很是意外的样子:“我以为你会多休息一下的。”

“算啦,越睡越累,”屈子晨把箱子往旁边一放,便坐在皇甫鸿轩对面的椅子上,“话说你这工作好像很多的样子啊。”

不是好像,就是很多,皇甫鸿轩桌面上的文件左右各堆了有三四十厘米的高度,旁边的柜子里也塞满了各种文件与文件夹,整个办公室里,这些东西便占了百分之二十的程度。

“还好吧,”皇甫鸿轩摇摇头,“处理起来很快的,你先等我一下。”

屈子晨翻了个白眼,他的很快比起常人来说那根本就是迅捷,寻常人要看两分钟的文件,他只要三十秒就能做出判断并处理好。

简直就像是圣德太子一样的人物。

不过既然皇甫鸿轩这么说了,屈子晨便照着做,只是安静地等了几分钟,皇甫鸿轩便将一打厚厚地文件看完,并写上了自己的处理意见,盖了公章,丢在了一边。

“那么,你要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的吗?”屈子晨问道。

皇甫鸿轩点点头,拉开自己桌子的抽屉,从中拿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屈子晨:“这个是我向上级的释放申请,已经得到了批复,等会儿你拿这个去找郑卢做个技术鉴定,证明你能掌握力量之后,你就自由了。”

“这个啊……”屈子晨拿着这个信封,感慨良多,“说起来,这个「自由」,应该也不是绝对自由吧?”

皇甫鸿轩苦笑了一下,点点头:“是的,尽管如此,你还是要处在退魔会的监视之下。”

“也不差,”屈子晨的嘴角却挽起一丝笑意,“反正要住也是住你家,又得叨扰你咯。”

“呃?嗯,是啊,”皇甫鸿轩愣了一下,脸上也露出笑容,“那之后还得麻烦你,再给我准备一日三餐了。”

“按之前约好的?”

“嗯,按之前约好的。”

“对了鸿轩,那天晚上的暴力事件,之后是怎么处理的?”屈子晨问道,那天她为了掌握力量,而透支了精神,之后是直接的晕倒,所以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不得而知。

皇甫鸿轩知道屈子晨说的是她昏倒的那天晚上,她遇上那五个壮汉发疯的事情,于是答道:“在那次事件里,除了你之外,还有两个女孩受伤,但是并无大碍,只是一些软组织挫伤,外加受到了一些惊吓,而那五个猿人族异人已经被控制起来了。”

“虽然血液采样表明,那五名猿人族异人是被注入了大量的血族信息素以至于失去了判断能力而发疯,但是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五个家伙涉黑,所以还要另外再算账。”

“被注入了大量血族的信息素吗,”屈子晨轻声说道,“那应该是那个家伙了吧?”

“对。”皇甫鸿轩点头,根据调查,背后确实是存在有另一个血族在参与,而符合条件的,只有那个人。

“那天我就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原来真的是那家伙,”屈子晨仔细回想着那天的情况,忽的咬牙切齿,“这家伙可能是想要我体内的血脉完全觉醒,所以才制造了这些事情,故意来逼迫我!”

“我们不排除他想要在你完全觉醒以后,将你血脉抢走的可能,”皇甫鸿轩说道,“所以家里那个老头子对此也很重视,他要我二十四小时的监管保护你。”

“啊这。”屈子晨吃了一惊,帝都之行后,她从皇甫家族长那里得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信息,本来还想说这自己得到释放以后,稍微的去调查一下自己的身世的。

“也就是说,我要去调查身世的事情,得往后稍稍了?”屈子晨喃喃着,这事情在她的心中就像得了慢性咽炎一样,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这要二十四小时的监管她,那她怎么去调查自己的情况?总不可能让皇甫鸿轩一起跟去吧?

“关于这点,老头子也有交代我,”皇甫鸿轩笑了,“他让我协助你。”

“诶?”

“老实说,这次回老家,我也尝到了摸鱼的快乐,”皇甫鸿轩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很是促狭的样子,“就让那些家伙再忙一阵子吧。”

(第一卷,完)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