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庐书市

作者:邪神锅巴 更新时间:2022/5/25 23:57:42 字数:3200

屈子晨的家,并不是在庆伯市,而是在同省的庐书市,离这里有大约三百公里的距离,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也是一个经济并不怎么发达的地方。

要去庐书市,有三个选择,一个是自驾,一个是坐大巴,另一个则是走铁路。

而由于屈子晨极易晕车,且驾车走公路过去,需要大约四个小时的时间,皇甫鸿轩便毫不犹豫地将这两个选项PASS了。

只剩下铁路了。

去的时间并不知道要多久,皇甫鸿轩思量再三,还是向上层议事会提交了自己那一年二十天的公休申请。

这不算什么事情,上层议事会那五人只道皇甫鸿轩想休息一下,想都不想就批复了,还在心中暗想,等皇甫鸿轩离去,就尝试把屈子晨体内的血族血脉进行强制剥离。

只是他们完全没料到,皇甫鸿轩就是要拿公休去陪屈子晨去调查她身世的,而屈子晨的出行也正好符合上级对于屈子晨的监管规定:有退魔会人员跟随。

这把上层议事会气得够呛,当然这是后话不提。

皇甫鸿轩得了这批复,便开始着手安排工作交接,而这买火车票的事情,自然得是屈子晨自己去买了。

只是发生了这么一件事,去火车站取票的时候,屈子晨才发现,之前办正式身份证的时候给的那张临时身份证是无法被读取的,所以无法取票。

而她的正式身份证是早就已经做好了的,只不过由于那次信息素扩散的事件,导致她一直呆在退魔会,没有能去领。

皇甫鸿轩便与她一起去到了公安局的户籍科。

“等会儿等会儿!这个是怎么回事?”屈子晨瞪着眼睛,指着身份证上的名字问道。

“不是屈梓晨吗?有什么问题?”接待窗口的那个民警疑惑着反问道。

屈子晨比划了一下,这才发现一个问题,当初她报名字的时候只说了“qu zi chen”,却没说是哪个“zi”,子也是念“zi”,梓以是念“zi”。

当时为她进行登记的退魔会的工作人员没有想别的,见到她是一个女性,于是就给她填了“屈梓晨”这三个字,然后报了上去。

所以现在连屈子晨的户口本上,都是“屈梓晨”三个字了,非要进行更改的话,那也得她本人持户口本与其他材料到户籍所在地去进行办理了。

“啊…………为什么会这样啊…………”她抱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显得很是沮丧的样子,“为什么会改了一个字啊。”

皇甫鸿轩则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说道:“其实都是念做‘zi’,也没差太多吧?”

“不是啊,差老了啊,”她立刻一眼瞪过去,“屈子晨这个名字,可是我父母留给我的仅有的念想之一了,这能改得了?让你改,你试试?”

虽然很想说自己可以改,但是皇甫鸿轩转头便想到,屈子晨的父母已经是不在人世了,所以这个名字对于她来说,可谓是意义非凡。

所以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屈子晨了,只能看着她在那椅子上纠结。

只是过了一会儿,屈子晨自己反倒是冷静了下来,虽然“屈子晨”这个名字是父母给的,但是现在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女性,暂时用一下这个“梓”也比较符合自己的身份。

更何况要改名字,还有个非常麻烦的手续要走,一时半会儿也改不回去,所以暂时就用着这个名字好了。

皇甫鸿轩则是感觉很微妙,毕竟前后改完的读音还是一模一样的,感觉毫无区别。

屈子晨,从今以后就暂时叫做屈梓晨了。

这一段时间的退魔会的众人是有些无奈的,皇甫鸿轩这才去了帝都多久时间,又要公休,再加上一次周六周日,总觉得这个月他没来上几天班似的。

不过这些想想也就算了,毕竟好些工作其实最初都是皇甫鸿轩帮他们担下来的,现在只不过是交还到了自己的手上,没什么好抱怨的。

就这样,皇甫鸿轩与屈梓晨乘上了前往庐书市的高铁。

庐书市并不大,比起庆伯市这个德山省的省会来说,小的就不只是一点半点了,整个城市的面积,大约也就是庆伯市的一般大小。

屈梓晨便在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的。

“话说,你回来这里,有什么调查的方向没有?”走出车站,皇甫鸿轩问道。

屈梓晨摇了摇头,她之前虽然是想着要回来这边进行调查,但是真当回到了这里的时候,她却心乱如麻,不知道从哪下手了。

“你的爷爷奶奶呢?”

“不知道,”屈梓晨又是摇了摇头,“从我记事起,我就不知道我自己的祖父祖母那一辈的人是叫什么,而是哪里的人,也不清楚。”

她摸了摸下巴:“我记忆里对父母印象最深刻的,只是他们的那场葬礼,而在葬礼之后,我就一直随着我的叔叔一起生活了。”

“你叔叔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叔叔他啊,”屈梓晨笑了起来,“是个很好的人,以前和我父母的关系是非常不错的,而在收养我之后,就一直的供我生活与读书。”

“叔叔他一直对我很好,虽然他工作很忙,也并不怎么会做饭,但是有机会的时候,他总要亲自下厨给我做饭,明明他做饭的手艺还没有我好。”屈梓晨笑着,脸上却浮现出一丝阴霾,很显然是想起她这位叔叔逝世时的情况了。

皇甫鸿轩叹了口气,眼下聊到这个份上,这话题便不太适合继续下去了,于是他主动地提起了另一件事:“说起来,你得先和我去一个地方。”

“啊?”屈梓晨很是惊讶,“按理说,你和我来到这里,应该是我带你在这个城市里逛才对,怎么我还要跟你去一个地方?”

“庐书市退魔会。”

“好吧。”

庐书市的退魔会与庆伯市的不太一样,这边的退魔会总部距离火车站并不太远,大约只有两公里的路程,屈梓晨便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与皇甫鸿轩一道前往。

屈梓晨今天穿着的,是一身休闲的连衣长裙,裙摆直直的盖过膝盖,仍旧是那一头的银丝,仍旧是那一副与众不同、令人惊艳的绝世面容,就仿佛是一个仙子一般。

只是如今在这人来人往的车站,竟没有几个人有将视线投向她,甚至好些人在与屈梓晨擦肩而过的时候,都不曾有注意到她的存在。

这算是怎么回事?皇甫鸿轩很是惊讶。

而察觉到他的视线之后,屈梓晨便很是得意地抬起头:“这是我掌握了力量以后的结果,怎么样?”

“怎么做到的?”皇甫鸿轩问道。

屈梓晨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有这么一种的感觉,我觉得我可以变成这样,于是我就做到了。”

望着周围来往的人群,皇甫鸿轩仍旧是十分的惊讶,这算什么?唯心主义的力量吗?

“其实我还能这样。”屈梓晨说道,随后闭上双眼,静静地站在火车站广场上。

仅仅是几秒钟之后,周围的人群便自动地向着周围分开了,形成了一个以屈梓晨为圆心、半径两米的圆形空地。

人们一旦靠近到屈梓晨两米的范围的时候,便自然而言地向着旁边的方向走去,就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存在于她的周围一样。

“卧槽!”皇甫鸿轩想了想,但无论是怎样的词句,都不能形容他此时的心情,千言万语终究还是化作了两个字。

屈梓晨笑嘻嘻地戳了戳皇甫鸿轩的胳膊:“我现在说不定比你还强了,说不定以后你会反过来需要我的帮助了。”

“是吗?”皇甫鸿轩也笑了,“那很好啊。”

“说起来,这次你陪我来调查我的身世,这算用掉你欠我的那个补偿好了,”屈梓晨一边走着,一边回头说道,“这实在是麻烦你了。”

“不,这个不算,”皇甫鸿轩摇了摇头,“老头子叫我也跟过来的,所以我对你的补偿承诺,还有效。”

“真的?你说的?”

“对,我说的。”

一路之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虽说是皇甫鸿轩说,要屈梓晨和他去本地的退魔会先打一转,但是从未来过庐书市的他,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的地址。

而作为庐书市本地人,屈梓晨便承担起来向导的责任。

“这边是我以前一个朋友住着的地方,以前小学初中的时候,我经常是跟他在一起玩的,”屈梓晨指着旁边的一处老小区说道,“不过上了高中以后,他就和他家人搬走了,至此,我和他的联系便断掉了。”

她的语气有些怅然,庐书市是一个给了她很多回忆的地方,只是如今,在这日新月异的发展之中,她的回忆则随着那老旧城市的翻新,一并化作了风中的烟云。

“那边……那边是我叔叔和我住的地方,”屈梓晨指着远处的几栋高楼说道,“那里是我曾经的家,只是原来的老房子已经不在了,我再也回不去了。”

屈梓晨的话语说得很轻,但其中却藏有着极其沉重的感情,很难想象,她当初究竟是得到什么样的对待。

“要不要我……”皇甫鸿轩犹豫着开口,他很想帮屈梓晨一臂之力。

但屈梓晨只是摇摇头,银色的马尾在空中摆动着:“不用了,谢谢,现在就算是给我那里的房子,没有我叔叔在,那里也不会是我的家。”

还没有等皇甫鸿轩继续开口,她指着不远处的一栋楼房说道:“哦,到了。”

在那门口旁边,有一块很大的石板,上面用阴刻法刻着几个字:

庐书市退魔会。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