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黑色蕾丝,好漂亮!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21 8:16:18 字数:2623

回到属于自己的木屋,有栖川悠想及刚来的那天——

同样是这间木屋内,月色朦胧,光影斑驳,身姿曼妙的宫水学姐为自己亲自铺设被褥。

以前还不明白什么叫作睹物思人,现在算是明白了。

有栖川悠鼻子一酸,宫水学姐对自己这么好,自己却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未免也太渣了。

虽然他也有他的苦衷是没错,但对不起就是对不起,不是有苦衷就能蒙蔽过去的。

只能以后尽量对宫水学姐好一点了......

不过,要说对宫水学姐好。

恐怕对现在的她来说,大概再也没有比努力修炼,少给她添麻烦更合适了。

说起修炼,有栖川悠脑中灵光一闪。

有了。

他想起了神兵咒的妙用。

自己是暂时进不了宫水凛的房间没错,但不代表其他的东西不能进啊。

用神兵咒幻化一个小人,然后自己再将神念依附在小人之上溜进去,不就可以了吗?

而且这样还可以进行交流了。

嗯,用神念控制木头小人说话的话,大概不算用嘴吧?

想到就做。

有栖川悠当即起身从屋外拿了一截木桩回来。

将木桩放到桌子上之后,有栖川悠身上冰蓝色的神力鼓动,口中念念有词:“世间万物,听我号令。”

伴随着话音落下,木桩开始变化了起来,很快就变成了有栖川悠的模样。

看着那与自己极为神似的木头小人,有栖川悠试着将神念附着上去。

很快,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传来,这木头小人好像变成了有栖川悠的第三只眼睛,可以和有栖川悠共享视野。

这一招,战斗的时候用来探视野应该很不错。

当然,要是落到某些心思不纯的家伙手里,用来偷看女孩子洗澡,也很有用,根本就不用担心被发现。

说起偷看女孩子洗澡,有栖川悠才想起了那天系统发布的任务就是偷看宫水凛洗澡来着。

可惜当时他还不会这一招,不然就能获得那丰厚的任务奖励了。

不过,以宫水凛的实力,这么拙劣的应用,应该会被她第一次时间发现吧?

......咳咳,想什么呢,像自己这种正经人,怎么可能会做出偷看女孩子洗澡的事情来?

就算当时自己会这一招,也绝对不会付诸实践的。

有栖川悠发誓,他这句话是真心话,真的,才不是因为怕被发现(认真脸)。

抛开乱七八糟的思绪,有栖川悠控制附着在木头小人身上的神念来说话。

结果让他很满意,吐字清晰,音色也和他的一模一样。

这下子总算是有第二张嘴来和宫水学姐说话了,也不知道到时候宫水凛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一定会很有趣吧。

想到这里,有栖川悠一时也忍不住笑了笑,要是被创造这个咒法的前辈知道自己将神兵咒用来哄女孩子开心,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不管别人会作何感想,对于有栖川悠来说,逗宫水学姐开心,让她消气,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再次试用了几遍,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有栖川悠开始控制着木头小人鬼鬼祟祟的往宫水凛的房间而去。

虽然之前被赶出来了,但有栖川悠还是趁机瞅了一眼,知道宫水凛的房间窗户是打开的。

于是他打算直接控制着木头小人从窗户跳进去。

刚跳到窗台上,他就见趴在桌子上似乎在写写画画什么的宫水凛头也不抬的说道:“小雪,你来干嘛,不是让你盯着那个坏家伙,不让他过来打扰我的吗?”

“......”

被当面说坏家伙的有栖川悠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见没有回应,反应过来有些不对劲的宫水凛抬起了头来。

“学姐,早上好啊。” 有栖川悠控制着木头小人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见是有栖川悠,宫水凛小脸一冷,冷冰冰的道:“我说过了吧,不要用你那和其他女生接过吻的嘴来和我说话,我不想听。”

有栖川悠厚着脸皮道:“学姐,你看清楚,现在在你面前发音的是木头小人,我没有动嘴。”

宫水凛被有栖川悠的无赖气笑了,板着小脸道:“我教你神兵咒,你就是这样用的?”

有栖川悠模样的木头小人叹了口气,幽幽道:“学姐,我觉得这样用挺好的,至少可以和你说话。”

“哼。” 宫水凛轻哼了一声,偏过头去道,“是你自己沾花惹草,还怪我生气咯?”

有栖川悠控制着木头小人跳到了宫水凛面前的桌子上,叉着腰,正对着宫水凛偏过去的头说道:“学姐,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不想和你冷战。”

宫水凛不满的瞪了有栖川悠一眼,冷哼道:“你以为我想?”

“既然都不想,那干嘛还要冷战?”

木头小人的脸上人性化的浮现出了困惑的表情。

感觉木头小人看上去有些呆萌可爱的宫水凛伸手将它托到了胸口,一边打量一边说道:“不冷战,对你温柔有什么好处?让你更加肆无忌惮的去勾搭其他女孩子吗?”

老实说,这个位置真的很糟糕。

从有栖川悠的位置看去,宫水凛衣领里绝美的风光完全可以说是一览无余。

那一条深不见底的雪白沟壑让有栖川悠忍不住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总感觉,宫水学姐比看上去还要有料啊......

见有栖川悠不说话了,宫水凛当即冷笑了起来:“怎么?被我说中了?哑口无言了?呵,男人~”

听到宫水凛这么说,有栖川悠艰难的移开视线道:“学姐,我向你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主动勾搭女孩子,你消消气,好不好?”

“不好。” 宫水凛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有栖川悠的提议,冷声道,“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还不知道你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有栖川悠面色一黑:“学姐,在你眼里,我就这么没法信任吗?”

“信任?呵?”

宫水凛没好气的瞪了有栖川悠一眼,意思很明确——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没点数吗?就你这样还想要信任?

知道自己这次的遭遇确实有些那个的有栖川悠被宫水凛哽得说不出话来。

眼见有栖川悠无话可说,宫水凛颇觉无趣似的将有栖川悠放回了桌上,然后下了逐客令:“好了,废话说完了,你赶紧滚吧,看着你就觉得生气。”

被宫水凛放回桌子上的有栖川悠注意到,宫水学姐刚才似乎是在写日记。

正经人谁写日记啊?

有栖川悠连忙瞄了一眼日记的内容,然后......面色极为古怪。

那日记本上的内容,与其说是日记,倒不如说是记仇。

上面罗列了有栖川悠的诸多“罪证”,比如说“和妹妹有不良关系”、“和青梅竹马勾勾搭搭”、“夸自己漂亮时太过敷衍,不像是发自内心。”等等,等等。

宫水学姐竟然这么记仇?

真没看出来。

有栖川悠感觉自己似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注意到了有栖川悠的异常,宫水凛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看到了吧?”

宫水凛一把将日记抢过去,颤抖着声音问。

“没有,没有。” 被有栖川悠控制着的木头小人头摇得像拨浪鼓。

宫水凛绝美的小脸上当即浮现出了清理门户的残忍微笑:“如果没有看到的话,你干嘛急着否认?”

啊这——

有栖川悠面色一苦,过犹不及啊这是。

“说吧,你想怎么死?”

宫水凛直接一把抓起木头小人放到了地上,接着微微抬腿。

看那架势,似乎是准备将有栖川悠一脚踩死?

啊这——

以有栖川悠现在的这个状态,如果宫水凛抬腿踩他的话,绝对会被他将裙底风光一览无余的。

“学姐,等等。” 他连忙出声制止。

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讨厌的男人,去死吧。”

宫水凛已经抬腿踩了过来。

视线变暗前的最后一刻,有栖川悠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黑色蕾丝,好漂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