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这件事,你也不想让姐姐知道吧?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22 8:44:58 字数:2693

虽然这次无功而返,但有栖川悠的心情很不错。

一来是发现了宫水学姐性格的另一面——小本本记仇,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二来是发现了宫水学姐的穿衣喜好——性感的黑色蕾丝,还真是看不出来,不过,真的好漂亮。

而与此同时,宫水凛也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以有栖川悠刚才的糟糕角度,自己的裙下风光肯定被他一览无余了。

看到就看到了吧,问题是,自己今天穿的那么糟糕......那个讨厌的男人肯定在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吧?

一想到这一点,宫水凛就面红如血,内心羞不可抑,更加气恼了。

想了想,她又在小本本上记了一笔——目无尊长,不敬仙师。

————

明白了宫水凛和自己冷战的目的的有栖川悠内心没那么惶恐不安了,于是开始打坐修炼了起来。

山中无岁月,修炼更是如此。

时间很快匆匆而过。

“咚咚咚——”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沉浸在修炼世界中的有栖川悠被敲门声吵醒了。

是宫水学姐来主动找自己有什么事吗?

学姐原谅自己了?

这样想着的同时,有栖川悠心情大好,起身满脸笑意的打开了房间门,结果,门外站着的人让他大失所望——是宫水雪里那只蠢萌狐狸。

眼见有栖川悠这番表情转换,宫水雪里极为不满的跺了跺小脚,鼓着腮帮子道:“什么嘛,有栖川哥哥,你那是什么表情?讨厌死了。”

这些表现完全是下意识的。

有栖川悠也知道自己这样有些那个啥,于是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还以为是宫水学姐来找我了。”

“哼。” 宫水雪里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冷着小脸道:“自己做了那样不知羞耻的事情,还想得到姐姐大人的原谅?”

她这副板着脸的小模样,要是被不知道的人看了,还以为是正在生男朋友气的小女生呢,那嘴噘得,都快能挂上小油壶了。

虽然有这样奇怪的感觉,但有栖川悠可不敢多说什么。

他轻咳了一声:“雪里,你来找我干嘛?”

宫水雪里这才想起了正事,依旧冷着小脸:“传话。”

“传什么话?”

“姐姐大人叫你去吃饭。”

“宫水学姐的原话是什么?”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宫水雪里歪头想了一会儿,模仿着宫水凛的嫌弃语气说道:“小雪,去叫那只满脑子只有女孩子的大腿和胸部的下流生物来吃饭,过时不候。”

“......”

有栖川悠老脸一红,早知道就不问了......

以前被宫水凛这么骂的话,他还能反驳一下,可这一次,他确实有些无话可说。

有栖川悠无话可说的表现让宫水雪里小脸更冷:“哼,你这么渣,姐姐大人居然还对你这么好,想想就让人生气,以前怎么没发现姐姐大人这么恋爱脑的?”

恋爱脑好啊,恋爱脑赛高。

有栖川悠心中为宫水凛疯狂打call,面上不动声色:“宫水学姐对我这么好,我受之有愧,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报答回来。”

“报答?呵呵。” 宫水雪里冷笑起来:“你和你外面那些讨厌的女人断绝关系,就是对姐姐大人最好的报答了。”

“......” 有栖川悠被哽得说不出话来,先不说自己能不能做到,就算能做到,断绝关系什么的,哪有那么容易的?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这又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事情。

可不是他说断绝关系就能断绝的。

凉月花音和雪野穹,可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看吧,看吧,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报答。” 宫水雪里冷着小脸刺了一句,继续嫌弃道:“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还说什么好好报答姐姐大人,呵,男人~”

“我的错,我的错。”

有栖川悠差点没哭出来。

“哼,一点诚意都没有。” 骂完之后,宫水雪里对有栖川悠摊开小手:“拿来。”

“什么拿来?” 有栖川悠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宫水雪里跺了跺小脚,气鼓鼓的瞪视着有栖川悠:“答应给我的棒棒糖呢,你该不会想赖账吧?”

今天的少女依旧是赤足。

雪白莹润的小脚丫就那么不遮不掩的暴露在空气之中,足尖趾如串珠,小巧可爱,皮肤看起来娇嫩无比,散发着独属于清纯少女的可人气息。

有栖川悠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小脚丫看起来这么娇嫩,还跺脚,不疼吗?

不管有栖川悠怎么想,眼见他没有回应,宫水雪里清澈的美眸里迅速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噘着小嘴道:“呜呜呜,有栖川哥哥,你总不能因为我骂了你就想赖账吧?你、你要是敢赖账,我就和姐姐大人说你欺负我,还偷偷看人家的脚。”

“别别别,千万别。” 有栖川悠差点没哭出来:“宫水学姐本来就很生气了,要是你再去添油加醋一番,我肯定要被杀掉的。”

“哼,添油加醋?” 宫水雪里突然飞了起来,然后将粉嫩的小脚丫凑到了有栖川悠的面前:“你别说刚才你没看。”

有栖川悠偏过头去:“是、是看了一点,但只是一眼......”

听到有栖川悠承认,宫水雪里反而红了小脸:“看、看一眼也不行,谁知道你会不会想什么很失礼的事情。”

“喂喂喂,为什么要把我说得像是一个变态?”

宫水雪里抱着手臂,斜睨着有栖川悠:“是你自己承认的吧,只要足够好看,无论是锁骨、肩膀、腰、腿、脚还是胸部,只要足够好看,你都喜欢。”

有栖川悠面色一黑:“这句话我是说的宫水学姐......”

“哦?” 宫水雪里小脸上露出了小恶魔一般的微笑,用莹润的裸足轻轻踹了踹有栖川悠的脸:“有栖川哥哥的意思是说,人家的脚不好看吗?”

被威胁了的有栖川悠只好苦着脸说道:“好看。”

“很好,很好。” 宫水雪里高兴的鼓了鼓掌,笑容极为愉快:“有栖川哥哥,你喜欢我的脚这件事,你也不想让姐姐大人知道吧?”

“......” 有栖川悠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下了套。

有栖川悠的无话可说让宫水雪里更加得意,坏笑着道:“唔,让雪里想想看,要是被姐姐大人知道有栖川悠哥哥敢对我图谋不轨,有栖川哥哥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呢?”

有栖川悠额头隐现青筋:“雪里,我明明什么也没做。”

“有栖川哥哥,你是笨蛋吗?” 宫水雪里鼓着腮帮子道:“就是因为摸脚、摸腿这种事,做了和没做没有区别,所以,你才找不到证据证明你自己没做过啊。”

还有这种操作?

有栖川悠强忍住将污蔑化为事实的冲动,切齿道:“雪里,你的条件是什么?”

闻言,宫水雪里笑嘻嘻的摊开了两只小手:“二十颗棒棒糖。”

就知道是这样。

有栖川悠头疼的叹了口气:“雪里,想吃棒棒糖就直说,用得着这么麻烦吗?”

“哼。” 宫水雪里哼唧了一声:“谁让有栖川哥哥不主动给我的,不然我也用不着这么麻烦了。”

就为了吃棒棒糖就给人下套?

有栖川悠以手扶额:“宫水学姐竟然有你这么坏心眼的式神,真是难以想象。”

“哼。” 宫水雪里不满的踢了踢小脚:“人家哪里有坏心眼了,不过是想吃棒棒糖而已。”

“为了吃棒棒糖就污蔑我,这样还不是坏心眼?”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宫水雪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样好像确实是有点坏了?

歪着头想了想之后,她红着小脸,将莹润的玉足踩到了有栖川悠的脸上,缓缓摩挲道:“有栖川哥哥,这样就不算污蔑了吧?二十颗棒棒糖,你可不许赖账,不然我就向姐姐大人告状,说你对我始乱终弃。”

说完之后,宫水雪里又红着小脸补充了一句:“如、如果有栖川悠哥哥觉得这样不够的话,也可以动手摸摸的......不、不过,只能摸脚,不能摸人家的腿......”

始乱终弃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有栖川悠满头黑线。

还有,哪里有这样色.诱主人男朋友来换取棒棒糖吃的式神?

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