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别装了,你就是这样的变态!

作者:应离 更新时间:2022/5/23 11:54:51 字数:2933

上午的空气极为的凉爽,不时有一阵微风吹过,吹得树叶哗啦啦的响。

晴空万里,远山雾气已散,远远望去一片青翠。

明亮却不炙热的阳光洒落下来,又被大树所遮挡,只稀疏落下斑驳的光影。

大树下,宫水凛一袭红白巫女服,满头冰蓝色的秀发如流云披散,微风吹过时,几许凌乱的发丝在风中飘摇。

大树枝叶间投落下的斑驳光影被宫水凛冰蓝色的发丝衬托得极为明亮,刺眼得有栖川悠不敢直视。

好吧,有栖川悠不敢直视宫水凛其实不是刺眼的原因,而是因为——

宫水凛正红着小脸,怒气冲冲的瞪视着他。

起因是他刚才过来吃饭的时候,下意识的多瞄了几眼宫水凛的大腿......

好吧,其实不是腿,而是是在更上面的、不可描述的地方。

虽然被布料遮挡住就是了,嗯,还是两层,一层白色,一层黑色,还带蕾丝......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看也就看了,宫水凛顶多瞅他一眼,不会和他多计较。

问题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宫水凛可都还记着呢,有栖川悠这下意识的反应,更是佐证了她的猜测。

于是就有了眼前的这一幕。

宫水雪里在一旁旁若无人的埋头干饭,吃的腮帮子鼓鼓的。

大人的世界实在是太过复杂了,她不懂。

姐姐大人明明之前让自己去叫有栖川哥哥吃饭的时候虽然语气凶恶,眉眼之间却隐有温柔之色,结果,真等自己把人叫过来了,却变成现在这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了,变脸速度之快,让她都忍不住有些惊叹。

这大概就是恋爱?

算了,管这么多干嘛,干饭要紧。

想到这里,她又努力的往嘴里扒拉了一口饭。

今天的饭可真好吃鸭,哼,姐姐大人就是偏心,明明有栖川哥哥不在的时候,吃得那叫一个清淡,就差餐风饮露了,结果等人家一回来,饭菜做得那叫一个丰盛,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都不过分。

有了男人就忘记了妹妹了,姐姐大人这个笨蛋。

想了想,她又骂了有栖川悠一句,有栖川哥哥也是笨蛋,姐姐大人对他这么好,竟然还敢和别的女人不清不楚的,也难怪姐姐大人生气。

宫水凛此时生气的原因当然不是这个,不过,两人都默契的没透露出半点口风。

无他,太丢人了!

瞪视了有栖川悠一会儿,宫水凛也累了,于是没好气的对宫水雪里命令道:“吃饭。”

宫水雪里:“???”

姐姐大人,我一直在这奋力干饭,你不知道吗?

为什么还要让人家吃饭啊?

完了完了,姐姐大人坏掉了。

有栖川悠忍住笑,明白宫水凛是不想和自己直接对话,但不说又不行,所以索性对着宫水雪里这么说。

表面上是在对宫水雪里说话,实际是在和自己说话。

宫水雪里这只蠢狐狸不懂就算了,他还能不懂?

“好的,学姐。”

有栖川悠促狭的应了一声,学着宫水雪里的样子,往嘴里扒拉了一大口饭。

宫水凛红着脸瞅了他一眼,抿了抿嘴,终究还是没说什么。

那欲言又止的小模样可爱极了。

要不要这么可爱啊,学姐?

眼见宫水凛这么可爱,有栖川悠起了捉弄之心,佯装讨好的称赞道:“宫水学姐不仅人长得好看,穿衣的品味非常好,就连做饭的手艺也非常不错。”

穿衣的品味非常好?

是在暗示自己穿黑色蕾丝很好看吗?

这个下流的家伙!!!

宫水凛终于受不了了,再也没法维持冷静,怒气冲冲的对有栖川悠骂道:“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在一旁奋力干饭的宫水雪里一脸困惑的发问:“姐姐大人,有栖川哥哥不是在夸奖你吗,你干嘛这样子说他?”

宫水凛:“......”

有栖川悠:“......”

眼见两人尽皆陷入沉默,宫水雪里更加困惑不解了:“姐姐大人,有栖川哥哥,你们今天好奇怪。”

宫水凛红着小脸恶狠狠的瞪了有栖川悠一眼,意思很明确——都是你这个满脑子只有不正经想法的下流生物的错。

有栖川悠尴尬的摸了摸宫水雪里的小脑袋:“小雪,都是我的错,你姐姐喜欢骂就骂吧。”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宫水凛气鼓鼓的刺了一句:“要不是你自己讨厌,我会骂你吗?”

有栖川悠缩了缩脖子:“是是是,是我讨厌,不是宫水学姐喜欢骂人。”

“哼。” 宫水凛气呼呼的喝了一口汤:“你知道就好,你确实很讨厌。”

话音刚落,宫水凛才反应了过来,刚才,两人这算是直接对话了吧?

开了这个头,还想再以什么“不要用你那和别的女孩子接过吻的嘴来和我说话,我不想听。”来作为冷战的理由,已经不行了。

有栖川悠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

于是眉开眼笑的应道:“学姐教训得是。”

宫水雪里:“???”

有栖川悠的表现让宫水雪里满脸问号。

被人骂了还一下子这么开心?

有栖川哥哥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啊?

她想起了以前看过的杂书中描绘的一些变态,越是受虐,越是开心。

有栖川哥哥该不会是这种人吧?

啊这.......简直太好了!

如果有栖川哥哥是这样的变态的话,那岂不是只要自己想吃棒棒糖了,就狠狠的骂他一顿就好了?

这样的话,还哪里用得着像之前那么麻烦。

变态太棒了,变态赛高!

越想越开心的宫水雪里当即将内心的想法付诸了行动——用看垃圾的眼神板着小脸对有栖川悠骂道:“有栖川悠哥哥,你这个讨厌鬼,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多带几颗棒棒糖。”

宫水凛:“???”

有栖川悠:“???”

宫水雪里:“???”

两人满头问号的表现同样让宫水雪里满头问号,不对啊,为什么有栖川哥哥没有像书中所写的那样一下子兴奋起来,像狗一样呼呼喘气?

歪着头想了想,宫水雪里得出了结论——一定是自己骂得不够狠的缘故,变态之所以是变态,就是因为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自己还是格局小了啊。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宫水雪里决定加大力度。

于是,她继续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有栖川悠,站起身来用高高在上的姿态骂道:“有栖川哥哥,你这个变态恶心下流花心的死渣男,本小姐命令你,下次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多带几颗棒棒糖,懂了吗?”

看她这一番表现,有栖川悠算是明白了,感情这只蠢狐狸是把自己当成喜欢被骂的变态了?

可恶,风评被害啊!!!

他强忍住将这只蠢狐狸按在地上打屁股的冲动,黑着脸道:“雪里,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奇怪的误解?我才不是喜欢被人骂的变态好不好。”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宫水雪里吃了一惊,反问道:“难道不是吗?明明刚才姐姐大人骂了你一顿之后,你就一下子高兴了起来。”

“那当然是因为,那当然是因为......”

有栖川悠说着,说着,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这里面的缘由太复杂了,说了也没用,这只蠢狐狸肯定听不懂。

有栖川悠无话可说的表现让宫水雪里坚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测,她气呼呼的跺了跺脚,鼓着腮帮子道:“有栖川哥哥,你别装了,快承认吧,你就是这样的变态,下次记得多给我带点棒棒糖回来哦。”

一旁看戏喝汤的宫水凛终于忍不住笑意,一口汤直接喷到了有栖川悠的脸上。

“......”

空气静止了一秒。

下一秒,有栖川悠挥手从远处招来了一截树枝,然后用神兵咒化为了大棒的模样,对宫水雪里露出了极为“核善”的笑容。

宫水雪里当即害怕的往后缩了缩:“有栖川哥哥,你要干什么?不、不行的,人家还只是个孩子。”

有栖川悠无视了这只蠢狐狸装可怜的表现,切齿道:“雪里,棒棒糖没有,棒棒倒是有一根,你要不要尝尝?相信我,味道一定会很好的。”

听到有栖川悠这么说,宫水雪里一下子跑到了宫水凛的背后,将小脸趴在宫水凛的肩头瑟瑟发抖道:“姐姐大人救我,有栖川哥哥想用棒棒插.我的嘴。”

有栖川悠看向护住宫水雪里的宫水凛:“宫水学姐,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你能理解我的吧?你也很想揍她一顿的吧?”

宫水凛强忍住笑,用清澈的美眸瞅着有栖川悠,意有所指的道:“有栖川同学,小雪还是个孩子,不能插的。”

闻言,有栖川悠瞪大了眼睛,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

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宫水学姐看起来温柔可爱,却忘记了,在刚认识的时候,宫水学姐本来就是一个腹黑!!!

【求月票,求月票,目前月票数量太惨淡惹~】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大小:
字体格式:
简体 繁体
页面宽度:
手机阅读
菠萝包轻小说

iOS版APP
安卓版APP

扫一扫下载